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女人可不能惯!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杜川忍着不让眼泪滑下来,却吸了吸鼻子,暴露了他此时正在哽咽的事实。

    丈母娘赵夏兰一听到抽泣的声音,更加紧张地问:“怎么哭了呢?是不是受委屈了?杜川这个人真是的,他没在你身边陪着你吗?你吃饭了没有?现在在哪儿呢?妈这就问问路,看看怎么过去。”

    杜川感到自己仿佛已经长达一个世纪没有再感受过这种温暖了。

    “我在住院呢,杜川工作忙,不能来照顾我也是正常的。”杜川乖巧地回话,虽然在说这话的时候,他内心实际没什么真情实意。

    他根本就做不到这么善解人意!他反而在怨为什么映安不来?难道她真的忍心看着他挨饿吗?

    他妈可能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但她一个做儿媳的为什么非要跟自己的婆婆过不去?一家人就不能和和气气的吗!

    “工作再忙也不能忽略了你啊,哪个医院啊?妈现在就坐车过去。”赵夏兰是正在火车站的公交车站牌上看公交车站。

    她这是第二次来这边,第一次是女儿结婚举办婚礼的时候,因为婚礼匆忙,匆匆过来吃过了酒席又匆匆回家,对这个城市不大熟悉,现在眯着老花眼看了好一会也没看出来哪辆公车可以坐。

    女儿每次打电话回家都是报喜不报忧,一直说自己在这边过的很好,让做父母的不要担心。

    可是赵夏兰到底是过来人,得知女儿一身的月子病,便知道她在这边过的并不是真的好,婆婆可能还不是个省油的灯,杜川在这中间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态度。

    这次女儿生二胎,一直都没有打电话回家,赵夏兰就坐不住了,计划着过来找女儿,照顾女儿月子,让她把身体养好,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

    杜川这边正在跟丈母娘诉苦的时候,甘映安则接了谷谷从学校赶到医院,还是去原本的病房找人,这才被告知这个病房的产妇上午就已经被转移到普通病房去了。

    确定了病房的房号,甘映安抱着谷谷找正确的病房,同时竟然有些窃喜现在在那具身体里的人不是自己。

    动了手术的第二天就要被折腾地搬来搬去,必定很难受,可杜川却好像还是偏袒他的母亲。

    谷谷因为这两天跟爸爸关系亲近了很多,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去了。

    谷谷看到护士姐姐的病房号后就指着说:“爸爸!3012号病房!”

    甘映安其实老早就看到了,但还是像以前那样夸谷谷:“好棒!谷谷居然会看这个了,谷谷现在是不是已经可以从一数到一百了?”

    谷谷非常骄傲:“嗯嗯!爸爸我可以念给你听哦!1、2、3……”

    她耐心地听着,也顺便敲了敲病房的门,推开门。

    一眼就看到正在打电话的杜川。

    “……嗯,你不知道路线吗?那你打车过来吧?打车过来应该是一百多。太贵?怎么会!不然坐公车过来要差不多两个小时呢!您刚下火车,坐公车指不定还要站着,也太累了!”杜川真的是在心疼丈母娘坐车累吗?

    不,他只是觉得丈母娘会来给他送吃的,如果她坐公车过来,坐两个小时的车,他就要多挨饿一个小时。

    只是好听的话谁不会说?说的好听一点,还能博取更多丈母娘的好感。

    甘映安迎着病房里其他产妇怪异的目光,抱着谷谷走到床边,高大的身影在床上洒在一片阴影。

    “在跟谁打电话?”甘映安突然出声。

    杜川专心打着电话,还稍稍背对着甘映安,突然听到声音,猛地吓了一跳,轻呼了一声:“老……老公,你来了啊?我在跟咱妈打电话啊。”

    “哪个妈?”甘映安继续问。

    “你的丈母娘。”杜川老老实实回答,原本一肚子怒火,此时却在映安的气场之下,完全不敢发泄出来。

    “她来了?在火车站?我去接她。”甘映安二话不说就把手机抢了过来,让谷谷在这边陪着妈妈,她则出去打电话。

    病房里又恢复了安静,谷谷好奇的看着病床上的妈妈,又伸手去轻轻的戳一下妹妹的小脸蛋。

    二宝原本睡的好好的,被戳了一下就睁开了黑溜溜的眼睛,张开小嘴咿咿呀呀笑了起来,还晃晃她的小短手小短腿,可萌可萌了,把谷谷逗的双眼发光。

    杜川眼巴巴地看着谷谷两手空空,再看看床头桌,映安来是来了,却没有给他带任何能吃的东西。

    更窝囊的是他竟然完全不敢对她撒气。

    或许就是今天他因为女学生的事情向映安发脾气了,他下午才会有如此下场。

    病房外的走廊。

    甘映安拿着手机,说话声音特地压低了,“妈?你怎么过来了?坐车累不累?坐的是硬卧还是软卧?现在在火车站等我一会,我马上开车过去接您,您也真是的,来之前提前跟我说一声呀,我也早点出发过去等着您。”

    怎么偏偏就在她跟杜川互换身体的时候过来呢?

    赵夏兰对女婿突然对自己这么热情有点惊讶,印象中女婿虽然确实也对他们挺孝敬的,但是没细致到这程度。

    当然,女婿对她关心,赵夏兰也是很欣慰的,“哎呀,本来不想打扰你们的工作,我有手有脚的,出了火车站找对公车就能过去,你们小年轻赚钱不容易,我怎么能麻烦你们呢!”

    “不麻烦!怎么会麻烦!”让自己年过五十的老母亲坐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到她住的城市找自己,已经是她这个做女儿的对母亲的不孝了。

    当初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远嫁他乡,还嫁了这么个男人呢?她是后悔了,但她也认为,现在还不是跟杜川离婚的时候。

    “总之,你在原地等我,我马上就过去!”甘映安不想再浪费时间,匆匆挂断了电话,回到病房把手机放回到床头桌。

    杜川的目光一直锁定在她的身上,看她又要离开,终于虚弱地出声问道:“我……你没有做饭带过来吗?”

    甘映安皱着眉头,“你开什么玩笑呢?我不是找你婆婆过来照顾你了吗?她中午给你送的饭菜不合胃口,你会直接跟她说?让她给你换一份吗?”

    “她……她说有事情要忙。”这话说的明显没什么底气。

    “那我就不忙吗!刚下班就去接谷谷从幼儿园出来,回家一趟,婆婆根本不在家,连剩饭没都得吃!衣服都没收回来,碗碟没洗,地板不拖,那她到底在忙什么呢!”以自己很忙为借口,谁不会?

    甘映安要推脱起来,借口还不是信手拈来?都是跟杜川学的!

    “那……怎么会这样,那你问问她去哪儿了。”杜川好歹还算有一点自知之明,知道现在自己是儿媳的身份,不敢以这样的身份质问母亲。

    但现在用着儿子身份的甘映安却完全可以。

    “好啊,那我就打电话去问问她吧。”甘映安一副拿他没办法的语气,干脆利落拨打婆婆的电话。

    三十秒钟后,电话接通,甘映安特地开了免提。

    首先传来的不是人说话的声,而是搓麻将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人扯开嗓子喊‘二条!九万!’、‘哈哈哈我胡了!’,光是听声音都能想象出那边是怎么一副场景。

    吴艺莲原本可能没注意到打电话过去的人是谁,他们接着听到一声低呼:“你们小声点!我儿子打电话过来了!”

    之后,那边打麻将的声音才顿时隐匿了。

    “杜川,打电话找我干嘛?”吴艺莲的声音透过手机,有点失真。

    甘映安看着杜川冷笑,把杜川看的眉心一跳,接着她对手机说道:“你没有给映安送饭吗?她现在不能吃正常的食物,要吃流质食物……”

    话才说到一半就被粗鲁地打断:“那都是医院瞎讲究!我给她可是送了饭的,是她自己不吃,你妈我还不是这样走过来的,现在的女人就是爱矫情!我跟你说,女人可不能惯,饿她几顿,我看她吃不吃!恐怕给她猪食她都巴不得把碟子舔干净!”

    说罢,就把电话挂断了。

    杜川挫愣地坐在床上,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

    甘映安爱莫能助地摊摊手,挑眉道:“你看,你婆婆是这样说的,老人家的话总不会错的,我也没有办法,我马上要去接你丈母娘,来不及做饭菜了,要不我去给你打医院食堂饭?”

    同病房的产妇们有些看不下去了,晴姐劝说道:“这个……我听你叫她映安,她叫你杜川,杜先生,您妻子已经在医院饿一天了。你的母亲对她真的很不好,你就对她好一点吧!”

    胡语也说:“是啊,多少给她先弄点吃的填肚子吧。真的太可怜了。”

    吕佳比较冲动,对甘映安破口大骂:“渣男!你就向着你妈,看看你老婆在这里多痛苦好吗!针没扎在你身上你不觉得疼是吧!如果不爱她,为什么要让她生孩子!跟她离婚放她自由不行吗!”

    甘映安虽然被产妇们群起而攻之,却不反驳也不生气。

    这一口一个渣男的反而让杜川抬不起头,但离婚这个字眼引起了他的强烈不适,他下意识说了一句:“婚姻不是儿戏,怎么能随便说离婚!”

    甘映安早有预料地勾唇一笑,倒是众产妇们有种好心被当做驴肝肺的感觉。

    吕佳愤愤不平:“活该!活该!我要是再为这种封建女性说话我就是傻x!”

    “可怜之人果然必有可恨之处!哼!真是丢女人的脸!”

    很显然,这个发展是杜川没有预料到的。

    怎么他当男人被骂,当女人还是被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