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世上只有妈妈好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甘映安最终还是放了两盒酸奶在床头,又默默帮二宝换了尿布,这才带换下来的尿布跟谷谷离开病房。

    这一番举动让其他产妇们对这男人的印象又稍有改观,还愿意过来看一眼自己的妻子抱一抱孩子,说明没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倒是那个叫做‘映安’的产妇透着一股子脑残劲儿。

    终于有可以吃的东西了,杜川猛地灌完了两盒酸奶,却觉得喝下去的酸奶是苦的。

    好像哪里错了,可是到底错在哪里。

    他找不到答案。

    **

    甘映安已经有将近一年时间没有见过她妈妈了,她要照顾自己的家庭走不开身,妈妈年纪大了坐车太折腾也没再过来。

    这点反而让她松了一口气,不然母亲过来看到她过的都是什么样的日子,一定会担忧她。

    但这次母亲突然过来,她总有些担心。

    妈刚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是在跟杜川聊天,也不知道他们都聊了些什么。

    因为询问过母亲的具体位置,甘映安直接把车开到公交站牌边上,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佝偻的身影,灰头土脸地在人群里显得格格不入。

    她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一个透明的塑料油桶,里面装满了鸡蛋,脚边还摆着一个大大的藤条编织篮子,里面塞满东西。

    甘映安心里酸酸涨涨的,让谷谷乖乖坐在车上,她下去接外婆。

    赵夏兰还在左右张望着,一下子看到一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顿时露出欣喜的表情。

    “妈!”甘映安重重地喊了一声,顺手就把她怀里的油桶接过来,嘴里念叨着:“过来就过来,还带这些干嘛!这么一大桶,不重吗?”

    赵夏兰笑地满脸褶子,倒是没注意到这个‘女婿’的语气不对,只是喜滋滋地说:“这是给映安补身子的,坐月子要多滋补才能把身体养好。这个可不是一般在超市里买的那些饲料鸡的鸡蛋,是映安他爸特地托乡下朋友带过来的家养鸡的土鸡蛋,营养肯定比饲料鸡的鸡蛋好。”

    甘映安提着沉甸甸的油桶,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她甚至不敢多看一眼母亲,生怕发现母亲又变老了,自己却对此无能力,自己还让母亲一直担忧。

    “这个您别动,您上车,我来拿就好!”她刚把一个油桶的鸡蛋放到车上,只见妈妈艰难地拖着那篮子,一寸一寸地往这边挪。

    她往篮子里看了一眼,在里面看到了一些蔬菜,还有一些粽子之类的小吃,被放在上面的东西挡着,她也看不真切。

    但篮子里面的东西透着一股家乡的气息。

    赵夏兰也不勉强,但看到甘映安把装着鸡蛋的油桶放到后备箱便吆喝起来:“不要放后备箱啊!要是路上颠簸弄倒了怎么办?你给我抱着吧!”

    说罢,她就急急忙忙从甘映安手里抢过油桶,十分宝贝地抱着,生怕磕着碰着。

    甘映安都不敢眨眼睛,一眨眼泪就会掉下来。

    因为害怕带过来给她养身子的营养鸡蛋会因为各种意外撞碎,所以宁愿抱着笨重的油罐吗?

    把一切弄妥当,甘映安让母亲坐在后座,谷谷也可以陪老人家说说话。

    谷谷特别乖巧,一口一个‘外婆’把赵夏兰叫的心都要化了,赵夏兰连忙从篮子里取出一些小吃,慈祥地说:“谷谷,这是外婆做的钵仔糕,快尝尝喜不喜欢。你妈妈最喜欢吃这些小吃,等到家了,外婆给你热一个粽子吃好不好?”

    “唔!好呲!”谷谷吃的腮帮子鼓鼓的,说话都不清楚了。

    在前面开车的甘映安听着母亲的话,抓着方向盘的手攥紧又松开,咬着唇眼眶发红,也不敢抽泣怕被母亲发现。

    “杜川啊,我们先去医院一趟吧?我想先看看映安怎么样,我给她做了一些她爱吃的小吃,坐火车太久,我担心留不到明天了。”赵夏兰担心杜川直接开车回家了,便提醒一声。

    甘映安闷闷地‘嗯’了一声,忍住了满腔的酸涩,带着鼻音问道:“妈,您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再过去医院,医院周边有一家店是做瓦罐汤的,去尝尝怎么样?”

    赵夏兰果断地回道:“先去看看映安吧!我还不饿呢,特地做了一些艾叶糍粑在路上吃,还没有吃完,等会让映安也尝尝。是我今年学会的新样式,谷谷要不要试一试呀?”

    她说着就要在篮子里翻找,找到装糍粑的盒子。

    谷谷当然是什么好吃就吃什么,眼睛亮晶晶地点头:“要吃要吃!外婆做的小吃好好吃!”

    自己做出来的食物被孩子们喜欢,是赵夏兰最欣慰的事情了,非常有成就感。

    这时候,谷谷发现篮子里还装了蔬菜,好奇地问:“外婆外婆!为什么带青菜呀!”

    赵夏兰自豪地解释道:“这可是外婆自己种的菜,你外公让人把泥土运到楼顶去做了一个屋顶菜园,可惜外婆不会拍照,不然谷谷就可以看到外婆种了多少菜了。外面卖的菜农药太多了,自己种菜吃,健康安全,有没有农药,农药有没有过期自个心里有数。”

    祖孙二人在后车座聊的热火朝天,当然大部分时候都是赵夏兰说,谷谷负责听。

    前面开车的甘映安也负责听,听着听着只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

    把车停在医院停车场后,甘映安借口去上个厕所离开一下,让谷谷和妈在车上等她一小会。

    实际上,走远之后,甘映安拿出手机给杜川打了个电话。

    “喂?你还有什么事情?”接通后那边传来的就是不耐烦的语气。

    “我妈要先过来看看‘映安’,等会她进去,你表现尽量好点,我切了子宫的事情……不要让她知道,也别提你妈的那些遭心事。最重要的是,别让她怀疑你,我妈这次来在路上已经吃够苦头了,我不想让她担忧难过。”甘映安絮絮叨叨地叮嘱着。

    杜川那边沉默片刻,这才回:“嗯,还有吗?”

    “她带了很多自己做的小吃过来,你现在的身体情况肯定不能吃,我会跟我妈说明白。另外,我还打算在我妈在这边住的这段时间里,一个月给她四五千块当家用……”

    甘映安的话还没说完,杜川就叫起来:“一个月四五千?太多了吧!两千就够了!你婆婆照顾你月子,也不见你给她钱!再说了,那是你妈,你就是给她钱,她也不会收的,你不要多此一举!”

    她渐渐沉下脸,语气硬朗一字一顿地说:“请你搞清楚,现在是我在赚钱,我想给就给。我不是在询问你的意见,只是通知你一声,谢谢。”

    曾经因为他把钱给他的姐妹被她责怪时,他对她说过的话,现在,她悉数还给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