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打的就是你!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因为产后大出血不得不切除子宫不然就丧命的事情,我以前还只是在新闻里面看过,没想到竟然还给我遇到了……”

    “对吧,而且还这么狗血,婆婆死活都不愿意,还算是老公有一点良心,及时签字了,不过据说原本那个老公好像是有一点点犹豫的……”

    闭嘴闭嘴闭嘴!!!杜川在心里无力地呐喊,喉咙却好像被塞了一团棉花,任由这些人把这几天的事情都抖了出来。

    完蛋了……

    他在丈母娘心里的好感已经全部耗完了。

    怎么补救才好?

    赵夏兰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抓着床单那枯瘦的手几乎要把床单扯下来,极尽忍耐。

    甘映安在外面听到众产妇的对话急急忙忙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因为她的到来,大家都突然噤声不敢不再继续讨论。

    可是又怎么样?她妈妈什么都知道了。

    她明明打电话让杜川注意一点别让妈妈知道这些事情,杜川到底在做什么!

    甘映安狠狠地剜了一眼垂着头的杜川。

    而刚好也是这么一个眼神,彻底激怒了赵夏兰,她‘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像一只护崽老母鸡,气势汹汹地冲到甘映安的跟前。

    甘映安为了让母亲少走两步,还主动往前走了两步。

    两人终于面对面站着,她诚挚地看着母亲,很想知道母亲会做出什么举动。

    赵夏兰眼里蓄着泪水,骤然抬起那只饱经沧桑的手就要往甘映安的脸上胡一巴掌,可却在触及对方温柔的目光时,不由得停下动作。

    这个眼神……

    有那么一瞬间,赵夏兰把这张脸看成了映安的脸,一晃神之后,她定了定睛,确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杜川,而不是映安。

    因为这一瞬的失神,赵夏兰满腔的怒火泄了一半,她挫败地收回干瘦的手,气馁地转身回到床的椅子上,怔怔地看着杜川。

    杜川有一种仿佛被丈母娘看透了内心的感觉,羞愧地不敢抬起头,他真的有那些人说的那么差劲吗?

    映安产后大出血,这是谁也料不到的事情不是吗?大出血又没有其他解决办法,只能切除子宫,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吗?

    “妈……”杜川试图劝说丈母娘,毕竟映安那充满恨意的眼神也让他心里很不舒坦。

    他们毕竟是夫妻,夫妻之间哪里有隔夜仇?

    赵夏兰恶狠狠地抬起头劈头盖脑就是一句:“闭嘴!不要跟我说话!”

    这么凶狠的态度也不知道是对着谁来的,甘映安对此却一点不满都没有,只有满腹的自责。

    病房里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甘映安不敢继续往前一步,杜川也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谷谷则好奇地打量病房里的人,因为大家都安静下来,有些害怕,往妈妈那边靠了靠。

    似乎安静了有一分钟,赵夏兰才动了动干涩的唇,声音仿佛顿时苍老了十岁,苦口婆心地劝道:“映安,妈以前一直由着你选择你想要的生活,因为妈不想看到你因为父母反对而错过自己的爱人,所以虽然我和你爸那时候就不是很满意杜川,但还是同意你嫁给他。”

    “哪怕你要嫁到离家一千多公里之外的地方,可能以后你跟爸妈见面的次数两个巴掌都数得过来,爸妈也都认为只要你过的幸福,就算少见几次,我们都可以忍耐。”赵夏兰声音颤抖,豆大的眼泪终于憋不住,大颗大颗的掉落在床单上。

    甘映安才哭过,现在被母亲这么苦口婆心一说,差点又要哭了。

    她微微侧着头,不想看别人看到她红红的眼睛。

    杜川非常不识时务,他对于这些人对他的重重控诉十分不满,便不满地反驳:“我现在难道过的不幸福吗!?”

    此话一出,甘映安真是恨不得冲上去给杜川几巴掌,他妈/的什么情况也不看看就知道乱说话!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过的幸福?你知道切除了子宫会对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吗?妈不是一个文化人,妈都知道只要稍微不注意就会缩短寿命,内分泌严重失调,提前衰老,更年期提前……每一条可能会出现的危害都可能会要了你的命,你到底懂不懂!”

    她说话的时候没有直勾勾地看向杜川,实在让人很怀疑她说话的对象究竟是谁。

    但这一番话无疑对杜川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他真的不知道。

    子宫不是只有生孩子一个功能而已吗?切除后怎么会有这么多数不清的危害?

    “是,我知道这事情可能不能全部都怪到杜川身上,可是谁让他让你怀孕了呢?你明明就不想要二胎,他们非逼着你要。如果不是这样,你又怎么会遭遇这些?”赵夏兰用粗糙的老手用力擦拭了一下浑浊的双眼。

    “就当作是妈求你了好不好?跟杜川离婚,跟妈妈回家,爸妈好好照顾你和外孙女们,爸妈一定会好好调养好你的身体,我们再也不过这种苦日子了……”她哽咽着几乎整个人都伏倒在床边,直不起腰。

    甘映安动容地上前,‘扑通’一声跪下,意识到的时候,她也已经泪流满面了。

    她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错了,我错了……”

    不管母亲是否能听懂,她都要道歉,对不起,她真的任性了。

    真的对不起,她自以为自己孝顺,没想到她这才是最大的不孝!

    赵夏兰抬起头,不明所以地望着她,眼神有些迷茫。

    杜川则十分震惊,但同时又觉得有些丢脸,映安这到底是在做什么!用着他的身体怎么可以做这么丢脸的事情!

    “就算你跪下来磕头认错,那又有什么用?你能让我的女儿恢复健康吗?不能,你给女儿造成的伤害就能自动痊愈吗?不能。”赵夏兰轻声道,语气稍冷,“你放弃吧。我就是以死相逼也要让映安离婚。”

    谷谷看看妈妈又看看爸爸,非常着急的上前要把爸爸拉起来,眼珠子在眼里打转,“爸爸,爸爸,快起来呀……”

    甘映安垂着头,嘴里喃喃道:“对不起,妈妈……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赵夏兰望着她,心头那一丝异样越来越明显。

    “你给我起来!这样跪着像什么样子!”突然尖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众人望去,竟然是婆婆吴艺莲过来了,她叉着腰走了进来,“打了你自己老母亲一巴掌,老母亲让你跪下来磕头认错你不愿意,竟然去给别人的老妈磕头?到底谁才是你老妈!”

    甘映安心里暗道糟糕,婆婆又过来凑什么热闹?她不是根本就不屑来这里吗?

    很好,吴艺莲的出现让赵夏兰成功转移了怒火。

    女儿受到的伤害有一半是来自这个婆婆的。

    赵夏兰顿时重新燃起斗志,‘嗖’的一下便来到吴艺莲跟前。

    吴艺莲一看这是亲家,真准备打招呼呢,没想到这亲家照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啪!”地一声,光是听声音都觉得疼。

    脸上顿时一片火辣辣,吴艺莲捂着自己的左脸,尖声叫道:“你这个死老太婆!你竟敢打人!我好吃好喝招待你女儿……”

    “啪!”话还没说完,赵夏兰又往吴艺莲的左脸呼了一巴掌。

    吴艺莲崩溃地双手捂着脸,‘啊啊啊’地叫起来,“我跟你拼了,竟然不分青红皂白打人!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吴艺莲要上来抓赵夏兰,可是赵夏兰在家里经常运动,动作可比经常搓麻将的吴艺莲灵敏多了。

    她完全可以一边躲避吴艺莲的动作,还能在吴艺莲分神的时候给她添上一巴掌。

    她一声不吭,就是干脆利落地甩巴掌。

    谷谷还以为这是什么好玩的游戏,竟然在一旁咯咯笑了起来,甚至为自己外婆打气。

    杜川则着急的要起身扯甘映安起来去劝架,却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扯动了伤口,疼得眼泪狂飙,“你快去劝一劝啊!怎么能让她们打在一起!这像个什么样子!而且你婆婆让你磕头认错你为什么不磕……撕!”

    甘映安假装自己不经意碰到杜川的腹部,听到对方倒抽一口冷气后,这才乍然回神,装模作样地道:“哎呀,碰到你的伤口了?真是对不起呢,我看她们打的挺开心的啊,打是亲骂是爱!这不是你常说的吗!劝什么劝,有什么好劝的?”

    以往她跟婆婆吵架的时候,杜川不就是这副嘴脸吗?今天这不正好,让他自己感受一下。

    当然,甘映安也很清楚,她的妈妈已经压抑了太多心酸在心里,需要发泄一下。

    嗯,绝对不是因为婆婆被扇巴掌她心里在暗爽。

    “你!”杜川咬牙切齿,竟然拿对方毫无办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