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女儿变成‘儿子’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走廊里,倚靠着墙面的甘映安还没有结束本次通话。

    正像上次那样,她想看看杜川会给出一个怎么样的反应,生气吗?还是说会欣然同意?没准还真的会爽快答应呢,毕竟她也不明白这样的婚姻好还有什么存在必要。

    “你?离婚!?你在做什么梦话!你这些年一直都在家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工作的能力,你跟我离婚,你只会饿死!我绝对不会离婚的,你怎么能这么自私,你有没有想过孩子?有了两个孩子,你居然想离婚?”杜川果然勃然大怒,可是说这一番话却让甘映安险些就恶心吐了。

    他有什么立场对她说这种话?到底是谁自私?是谁不管孩子?

    杜川还真是一次又一次刷新她对他的认知。

    当初那个儒雅温和的男人,撕开了所有伪装之后,就是这么一个狗东西。

    甘映安都懒得继续扯下去,轻飘飘怼了一句:“哦。可是你别忘了,现在我是男人,而你,是一个刚生产过、经历过一次大手术、只能躺在床上坐月子照顾新生婴儿的二胎妈妈。”

    正准备挂断电话,甘映安又补了一句:“对了,我好心提醒你,现在你跟我对着干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你以为你的好母亲就会去照顾她的‘儿媳’?打赌吧,我明天不去照顾你,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来求我。”

    说完,甘映安懒得听对方的回复,直接挂断电话长按电源键,点击关机选项,屏幕一黑,世界一片安静。

    她长长呼了一口气,脚步都轻盈了许多。

    互换了身体果然是天意,给了她一个机会好好‘报答’他这些年的夫妻‘恩情’。

    **

    推开房门,甘映安特地平静了一下心情才迈开脚,从玄关拐出来之后,她就看到看到妈妈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正在把编织篮子里的蔬菜小吃等等一一拿出来,就整整齐齐地摆在茶几上,还进行了统一的分类。

    谷谷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小孩子向来睡得早,能撑到现在已经很勉强了。

    她也不知道该不该主动打招呼,毕竟现在她作为女婿这个身份也挺尴尬的,这么一个渣男形象真的不太好。

    可让甘映安非常意外的是,母亲的态度忽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变,居然朝她招招手,笑的非常慈祥:“过来,这些糕点什么的帮吃了吧,不然明天就坏掉了。”

    望着茶几上陈列着的可口小吃,都是她爱吃的,甘映安咽了咽口水。

    虽然母亲的笑容非常慈祥,可是这是对一个渣女婿的正确态度吗?小吃里不会放了泻药之类的要捉弄‘杜川’吧?

    “你杵着干嘛,怕什么?都是你爱吃的,妈可是从计划要过来的前几天就张罗着弄了。”现在的赵夏兰简直沐浴在圣光之下,散发着刺目的母爱光辉。

    甘映安觉得眼都要被闪瞎了,感到非常奇怪,总不可能是因为她以‘杜川’的身份带妈妈过来住五星级套房,所以妈妈很高兴奖励‘杜川’的吧?

    回想一下妈妈扇婆婆的那股儿狠劲儿,甘映安怎么想都觉得妈妈不可能对‘杜川’这么慈祥。

    等等,这些她爱吃的点心小吃,杜川爱吃吗?妈妈怎么会知道杜川爱吃什么?

    甘映安终于发现了疑点,哭丧着脸喊了一声:“妈……”

    赵夏兰马上板起脸,这变脸速度比川剧变脸还快,“谁是你妈!我可不是你妈!不要乱认亲戚!”

    “您,您发现啦?”甘映安低声下气,态度非常温顺,眉毛一挑一挑的。

    “我发现什么?我什么都没发现!我老眼昏花了,好端端的一个女儿因为生孩子被拿掉子宫也就算了,现在女儿都变成儿子了!”赵夏兰就是气甘映安不主动坦白,如果她没有及时发现的话,不就误伤了吗?

    为什么要把所有的痛苦都自己一个人承担?在婆家过的不好也不告诉家里人,身体出了问题跟杜川互换了身体这么魔幻的事情也不主动说,如果不是她留了心,岂不是把敌军当友军?

    甘映安心里一揪,果然是看出来了……竟然一天都没瞒过去,她跟杜川的漏洞也太多了。

    不过,她自己老妈她还是信得过,所以她此时只是委屈地垂着头,老老实实招供:“我也不知道怎么发生的……生二宝的时候在手术台上,疼的晕过去了,睁开眼之后,我就到了杜川的身体……也就是几天前的事情。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妈妈,我错了!”

    “知道错还不主动跟我说清楚?”赵夏兰白了她一眼,很明显还没被哄高兴。

    “因为这种事情,我怕吓着您,而且……我已经让您很操心了,不想再让您担忧。”甘映安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一句都快低不可闻了。

    赵夏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情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到啊!

    可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不信也得信了。

    “那妈劝你跟杜川离婚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其他都好说,跟杜川离婚这事儿绝对不能让步。

    甘映安抓了抓短发,伸手握住妈妈指甲泛黄,满是褶子的手,“妈,你放心,我一定会跟杜川离婚的,只是现在还离不了。”

    赵夏兰对此也非常理解,“毕竟你们现在是换了身体,这种这么玄的事情,没准哪天你们就换回去了。在换回去之前,得好好调养好你的身体,唉!都怪妈当初没有拦住你,如果以前狠心一点死活不让你嫁,就没这么多苦头了。”

    互换了身体这是一个非常蛋疼又现实的问题,是否会恢复原样还是未知数。

    假如换不回去,那离婚后,赵夏兰应该带谁老家?又假如说她把现在的甘映安带回家了,某一天突然换回来了呢?那谁去保证到那时候映安原本的身体就不会被作践到健康严重受损的地步?

    赵夏兰左思右想,总觉得怎么样都不是个办法,皱起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

    “还有另一个这个原因,我现在是丈夫,哺乳期期间,丈夫是不能提出离婚的,离婚的决定权在妻子的手里。我刚才打电话问过了,杜川现在可不愿意离婚。不过没有关系,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甘映安拍拍母亲的后背,“怪我以前被爱情蒙蔽了双眼,只希望现在看清现实还不迟!”

    “不迟不迟!只要坚定信念要离开,什么时候都不迟!”赵夏兰就怕她死脑筋不愿意离婚,“那在离婚前这段时间,也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杜川,我跟你说啊,妈妈已经想好要怎么折腾杜川了,我就这样……”

    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赵夏兰想整人的话那办法可是一套又一套的。

    甘映安听着老妈的悄悄话,都忍不住笑道:“妈,你真是太坏了!哈哈哈!”

    “那是!丈母娘吃过的盐比他吃过的米都多,他拿什么跟老娘斗!”赵妈妈叉腰,非常骄傲!

    **

    一夜过去,很多事情都变了样。

    甘映安起了一个大早,带妈妈和谷谷出去买了一份这边的特色早餐,吃饱后再慢悠悠地回酒店。

    她们都考虑到吴艺莲那边今天可能会闹事,所以并不打算马上就回家,不然这边的酒店退房,那边耍无赖不让她们住进去可就麻烦了,当然也不想看到吴艺莲那张恶心人的脸。

    今天是周末,甘映安也不用去上课,杜川那边有妈妈对付,以她的手段,绝对能在保证让身体好转的情况下对杜川施行精神折磨。

    这不,一大早她妈妈就憋不住打算带谷谷去医院恶心杜川了,所以她有大把时间放在翻译任务上面。

    杜川是要虐的,但是钱更要多赚。

    她要让杜川睁大狗眼看看,离婚后她是不是真的会饿死。

    杜川的翻译水平还没她高,接的这个文稿虽然是专业性比较强的文章,但是开的价格大约也就是千字一百,而且杜川前面翻译的在她看来还没什么水准,就像是在应付。

    这样的态度对待一份还算收入不菲的兼职,很明显是不太行的,所以甘映安会投入更多精力,力图做到最好。

    她跟妈妈讨论过,男性的身份要在社会上立足会容易许多。

    所以一定要趁着这段时间,以‘杜川’的男性身份用最快的速度重新融入社会,并且最大限度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

    这样一来,哪怕最后她会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她也可以靠现在锻炼下来的能力赚足够的钱养活自己和女儿们。

    至于男人,甘映安算是不指望了,她妈妈说的好,女人不管嫁不嫁人,都一定要自己的工作,自己赚钱才会有安全感。

    靠男人给自己安全感,简直就是傻子。

    男人算个屁,钱才是真爱。

    她以前就是傻了才会信杜川的鬼话,尽心尽力伺候他一家老小,还忍气吞声。

    书桌上零散地摆放着印着英文的文稿,因为刚好需要查一些资料,甘映安没注意,下意识就把手机开机了。

    才开机就疯狂传来短信提示声,连续响了将近三十秒钟。

    手机页面被未读短信弹出来的窗口占满,甘映安粗略一看,竟然有一百多条短信。

    最上面那条短信是发送人‘老婆’发过来的,也就是杜川。

    [你躲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所有杜家的亲戚都来找我的麻烦!都说我故意把你妈叫过来撑腰,说我受不得委屈,自家事闹到娘家那边也不知道丢脸,你知不知道他们说的有多难听!]

    哦豁?杜家的亲戚找不到她,这一大清早的就闹到杜川那边去啦?

    这真是……

    喜闻乐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