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所有人都在劝离婚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有这样的好戏,怎么能不过去凑凑热闹?如果能以杜川这个身份再拉一波杜家亲戚的仇恨,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么一想,她都不想翻译了,晚上回来熬夜干活也愿意。

    甘映安从卧室里出来,刚好看到妈妈正在把今早做的一些蔬果汁装进保温杯里,绿油油的看起来像黑暗料理,至少……甘映安自己看着就一点食欲都没有。

    就连谷谷都对这些颜色奇怪的蔬果汁退避三舍,一点兴趣都没有,躲得远远的,生怕外婆会拿她当试吃员。

    足足分类装了三个保温杯,赵夏兰才发现映安从房里出来了,忙问道:“不用忙活啦?”

    “要忙的,但是刚才我看到他发了短信过来,说杜家的亲戚闹到医院去了。我想过去看好戏。”甘映安一脸诚恳地解释道。

    “那倒是也可以,刚好让你也看看他喝下这些丈母娘为他精心准备的食物是什么表情。”赵夏兰昨天特地问了一下杜川喜欢吃和讨厌吃什么,得到杜川喜欢吃荤食,不爱吃蔬果的回答,心里马上就有了点子。

    她特地做了一些营养价值高的蔬果汁,这样杜川必须忍着对这些东西的厌恶喝下去。

    甘映安看了看那几个瓶口拧紧的保温杯,眼角抽了抽问道:“妈,你真的要让他喝这些吗?”

    赵夏兰哼了一声,“他不吃这个也得吃,妈妈的口才你放心!说到他屁都不敢放一个!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妈妈有分寸,一定会一边养好你的身体,一边折磨他的精神。”

    对,没错,现在这种情况对杜川施行肉/体折磨暂时是不太现实的,只能从精神方面入手。

    **

    医院病房里,杜川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床边围着五六个人,都是他的叔叔伯伯,一个两个都在对他进行严厉的批评。

    他的母亲也在其中。

    “怎么不说话?你能耐了是不是?以为有杜川给你撑腰,就给我们摆脸色?嗯?”说话的人是杜川的六叔,是杜川父亲的堂弟。

    当年他父亲还在世的时候,经常找他父亲出去喝酒,借了他父亲的钱一般都不会还。

    哪怕到了现在,要真的算起账来,六叔还欠他们家大几千块钱,不过是被对方借由着‘杜川现在这么有出息一年赚个几十万也不会在意这几千块吧?’为由,就不了了之了。

    偏偏杜川还就喜欢对方这样恭维自己,就默许了六叔的说法。

    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这些亲戚在对待映安的时候,是这样的嘴脸。

    不过 ,他觉得映安现在作为‘杜川’的身份为他撑腰是应该的吧?

    因此,他梗着脖子,声音虚虚地回道:“杜川不能为我撑腰吗?”

    就这么一句,再次点燃了众亲戚的怒火。

    “你竟然还敢顶嘴!你只是嫁到我们杜家的,还没生儿子,别以为我们不会逼杜川跟你离婚!到时候你就带着你的两个小丫头远远的离开这里!”

    “真是太气人了!这是一个后辈对长辈应该有的态度吗?我们哪怕就是说错了,那你也得受着!”

    “你竟然唆使你的母亲对婆婆动手,你以为你母亲能护你一世吗!她迟早都是要走的,你婆婆尽心尽力照顾你,竟然还要被你这样对待,真是白眼狼!”

    ……

    ……

    一张嘴怎么说得过五六张嘴,杜川左右为难,插不上一句话,又委屈又心酸,最让他纳闷的是,他的母亲一直都在一旁擦眼泪,脸肿的宛如猪头,看起来真的很惨。

    亲戚们说的母亲尽心尽力照顾儿媳,他这些天并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啊!

    “儿媳,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哪里做不对,你跟我说就好了,有什么怨气要闹这么僵?”就这委屈巴拉的态度,跟杜川前两天所见到的简直不是同一个人。

    杜川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的母亲……这么多变的吗?

    而且他刚才偷偷给映安发了短信,她怎么还没过来?

    “那现在你们是要我们怎么办?”杜川叹气,跟自家亲戚硬碰硬是没有结果的。

    “当然是要让你老妈和杜川都来给你婆婆磕头认错!杜川现在不是护着你吗?你就给我们好好劝他!想必你妈妈为了你能在这边日子过的好一些,也绝对不会跟我们过不去吧?”六叔带头说道。

    又是磕头认错,刚才‘杜川’护着他还是缺点,现在就变成可以利用的优点了……

    杜川自己都对磕头认错非常抗拒,可是,如果能让母亲揭过这次的事情,或许还是有必要劝一下映安的。

    他压根就没把映安所说的离婚当回事。

    毕竟在他看来,女人一般都是不敢主动提离婚的,更别说映安当了这么多的家庭主妇,就算她现在用着他的身体和他的身份,她有能有什么能力?不把他的工搞砸就已经很不错了。

    杜川认真想了想,便态度温和地打算应下来。

    可就在这时,门口传来冷笑,接着便是丈母娘赵夏兰的声音,“呵呵,磕头认错?我打你都算轻的!如果我的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赵夏兰凶狠地剜了一眼装可怜的吴艺莲,把吴艺莲吓的差点腿软摔倒。现在只要一看到这个人,吴艺莲就觉得自己的脸更疼了。

    不过,吴艺莲现在仗着自己带了亲戚过来,人多力量大,因此硬是挺直腰板,回瞪了赵夏兰一眼。

    当然,因为赵夏兰和甘映安的到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们二人的身上,谷谷抓着爸爸的手不知道该不该叫人,弱弱地躲在爸爸的腿后。

    “亲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三嫂她哪里不对了?你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你还有理了啊?欺负我们三嫂孤家寡人无依无靠是不是?”六叔带头交涉。

    他之所以这么主动,主要还是因为吴艺莲承诺这次教训了儿媳儿子和亲家后,会让杜川给他一大笔钱。

    不然没钱谁爱参合这种破事,他们还巴不得杜家被闹的鸡犬不宁呢,谁让杜川有钱不分点给他们这些亲戚花。

    “喂?你不要搞错好不好?孤立无援无依无靠的人是我可怜的女儿好不好!你们这一群人,围在一个刚生了孩子的产妇身边,一人一句口水都快把她淹没了,你们哪里来的脸说吴艺莲她孤家寡人?无依无靠?”打嘴炮?赵夏兰最擅长了。

    年轻时候她也是跟婆婆一路斗过来的,战斗力可不容小觑。

    甘映安想出声帮怼都被赵夏兰悄悄拦了下来。

    “现在病房里还有其他人,你们评评理,是谁在人多欺负人少?”说着,她望向其他产妇。

    这重点一转移啊,吃瓜产妇们就好像突然打开了话匣子,一个接一个地嘲讽道:“一群大老爷们集中火力骂一个刚了生孩子动了大手术不能动弹的产妇,还真好意思了。”

    “嫁到这边的家族真的是好可怜啊,为什么还不离婚。”

    “离婚吧,离开这家人外面还有更广阔的天空,重男轻女的人最恶心了,这一家子都这么恶心的人。”说这话的是吕佳,吕佳的丈夫在这边照顾她,她才敢这么大胆。

    李剑则冷冷扫了一眼甘映安,十分不屑,“连自己妻子都保护不好,这种男人就是废物。”

    这话明明是在骂‘杜川’,可床上的‘映安’反而显得更加激动,“你才是废物!”

    “哼,果然是渣男配贱女,你就是被这家人逼死,那也是你活该!”李剑已经把‘映安’定为为贱女了。

    眼看着马上就要变成一锅大乱斗了,甘映安头疼地揉了揉额头,拨高音量道:“我说,在病房里还有其他病人,你们稍微有点素质也不要在病房里大吵大闹可以吗?”

    不出声还好,一出声那些叔叔伯伯就把火力集中到甘映安身上了。

    “我们还非要在这里闹!不闹你都不知道你有多不孝,你妈做的再不好,那她也是你的妈!看到她被别人欺负的时候,你也应该义无反顾的上去给她挡着!而不是袖手旁观!”

    “就是,妈妈只有一个,老婆还能再找,你根本就分不清轻重!”

    “我们今天就是来替你妈教育你的,看你还嚣张!”

    甘映安非常淡定地联系了护士,让护士带保安过来把这些人请出去,当然还特地强调一下多叫几个保安过来,不然压不住这群极品。

    他们看到‘杜川’叫了护士,更是疯了一样,“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杜川,你到底被那个女人灌了什么迷汤?”

    “反正她也没生儿子,又没了子宫,趁现在赶紧离婚吧!”

    他们就这么当着一个产妇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杜川听在耳中,虽然不是在骂他,但是他却觉得心里梗的难受,几乎喘不过气。

    为什么不管是他妈这边还是丈母娘那边都在劝他跟映安离婚?说好的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呢!?

    他捂着胸口,费劲儿干咳了好几声,苍白的脸涨的通红,不停地干呕,痛苦地几乎缩成一团。

    “你们这是搞什么呢?病人需要静养,你们在这里吵吵闹闹还有没有公德心--天呀,你怎么了?”护士终于来了,看到病床上的病人蜷缩着身体,十分痛苦的样子,立即撞开围在床边的人,为杜川做急救。

    过了好一会,杜川的脸色才恢复正常,只是整个人看起来懵懵的,好像还没完全缓过来。

    甘映安和赵夏兰都非常紧张,当然她们不是在关心杜川,只是担心那具身体会出事。

    谷谷眼泪都流出来了,可是碍于那些很凶很凶的爷爷不敢上去。

    那些一个亲戚一看可能要闹出事,这才假惺惺地说:“我们这不是才说你一两句,我们也是希望你们家和谐……唔!!!”

    甘映安皱着眉头,毫不犹豫一拳头揍了过去,六叔被揍的差点摔倒,后退了一两步撞在隔壁病床上才稳住身形。

    六叔捂着下巴,目露凶光:“妈的,杜川你个小兔崽子,连你六叔也敢打,为了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你……”

    甘映安嗜血的目光骤然落在六叔身上,目露凶光,仿佛随时都会冲上去把他撕碎,她像一头野兽,低吼了一声:“滚!”

    护士小姐也当媳妇的人了,知道产妇委屈,便很凶地骂道:“都安静地离开,不要再在医院里吵闹,不然我等会就喊警卫过来了。真是的,病人差点就被你们气死了,你们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说罢,护士小姐又小声吐槽了一声:“人渣!”

    **

    短短几分钟,病房就恢复了安静,吴艺莲带着她那一群亲戚灰溜溜地走了。

    这事儿有没有结果?谁也不知道。

    反正甘映安是绝对不可能主动低头认什么错的,大不了就老死不相往来一辈子,就吴艺莲每天都出去打麻将赌钱的劲头儿能有什么钱?还不是要看她脸色过日子?

    看谁熬的过谁,也不看看现在是谁在她儿子的身体里。

    病床上的杜川总算是回过神了,脸上还有未褪去的潮红。

    赵夏兰好声好气地伺候了杜川喝了一碗稠米汤,看到杜川喝了七分饱好似舒坦了,便没好气地从布袋里取出一个保温杯,打开了其中一个保温杯,里面的气味就飘了出来。

    一股子芹菜味,闻着像苦涩的中药味,非常浓郁。

    赵夏兰取了一个一次性杯子,把保温杯里绿色的芹菜汁倒了出来,非常慈祥地说道:“映安啊,吃抱了就喝点蔬菜汁,摄入一些膳食纤维,可以促进肠道蠕动,通便以防便秘。等会啊,你还要下床走动走动。”

    首先杜川不爱吃蔬菜,其次他受不了芹菜的气味,最后,他听说芹菜汁属于魔鬼级别的超难喝饮料,一口让你瞬间失忆,恐怖到令人发指。

    霎那间,杜川目露惊恐,脸上的血色光速褪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