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丈母娘的‘关怀’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赵夏兰把杜川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也假惺惺地关切问道:“映安?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甘映安就坐在对面看她老妈演戏,明明在心里都恨透杜川了,但是老妈愣是把情绪伪装的天衣无缝,咋一看还真的是一个关心女儿的好母亲。

    杜川闻着这股子芹菜味,差点白眼一番要吐出来,颤抖着打商量道:“妈,这个……这个……”

    “怎么?不喜欢喝了?没道理啊,你以前最爱喝这个了!”赵夏兰立即把杜川的话堵回去。

    映安喜欢喝这玩意???他怎么不知道!他从来就没有见到她喝过!

    杜川顿时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床边的甘映安,只发现甘映安冷眼看着他,眼神里写着:敢不喝你就特么死定了!

    光是闻着味他都要吐了,别说还要喝下去,究竟是什么人发明了这种反人类的吃法!?

    可如果不喝的话……

    他弱弱地问:“妈,我今天没有胃口喝这个,还有别的吗?”

    赵夏兰似乎老早就看穿他的借口,便默默打开另一个保温杯,这时候飘出来一股芹菜和香菜混合在一起的气味,浓郁地让杜川直接翻白眼。

    甘映安坐在床对面都觉得有些绷不住,光是芹菜味的就已经很恐怖了,现在还添了香菜味,就连她都不得不佩服人类的脑洞,还能更黑暗一点吗?

    吃瓜产妇们闻到味儿都好奇地往这边张望,一边被气味熏的不行,一边还想看好戏。

    “喏,这个呢,是加了香菜的升级版,闻起来是不是就没那么难以忍受了?为了把口味调好,妈还特地往里面多加了点盐。妈不是那么不开化的人,坐月子还是要稍微补充一点盐分,保证你喜欢!”赵夏兰说的煞有其事,差点甘映安都信了她的邪。

    而且甘映安非常清楚,杜川是不吃香菜党,她对香菜属于中立态度,吃也可以不吃也可以,但是其实坐月子其实也不能吃香菜……

    她老妈这是在欺负杜川不懂吗?

    杜川都快放弃治疗了,最后再挣扎一下:“还……还有别的吗?”

    喝蔬果汁助肠道蠕动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要弄这些?完全没有加其他配料调味!

    赵夏兰立即十分难过,“映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不喜欢妈妈给你准备的蔬菜汁?可是这些蔬菜汁都是你爱喝的,我还特地选了营养价值比较高的。为了你自己的身体着想,不要任性好不好?”

    她像是很无奈,透露一种‘真是那你没办法’的态度,打开最后一个保温杯。

    才打开盖子,杜川就已经绝望了。

    这次不只是有香菜芹菜的气味,还夹杂了一股青椒味……

    杜川还是一个不吃青椒党。

    “因为你现在不能吃正常的食物,可是你也确实很喜欢吃青椒,妈也是绞尽脑汁才想到这个办法,能让你嘴里有点青椒味,你现在想喝哪种?妈倒给你。”赵夏兰做好了倒蔬菜汁的准备。

    甘映安震惊了,妈妈还真是把杜川讨厌的食物都集中到了一起,坐月子第一周也是最好不要吃青椒……

    杜川痛苦地指向最初浓郁的芹菜汁。

    赵夏兰已经倒了满满一杯芹菜汁,非常温柔地对杜川道:“喝一口也是喝,最好喝小半杯左右,你躺在床上肠胃最容易不好了,喝完啊,我们一定要下地走一走了。”

    杜川点点头,接过这杯墨绿色的蔬菜汁,觉得自己仿佛举着一杯毒/药,只要一小口他就可以光荣赴死了。

    只要一小口而已!他一定可以忍耐的!这也是丈母娘的一片好心,他这次一定要在映安面前好好表现,让映安对自己改观!

    做好了心理建设,杜川打算一口闷,结果嘴唇才接触到一丁点那墨绿的汁/水就差点被生猛的芹菜味呛晕。

    于是原本计划着一口喝完,结果现在只喝了一小口就觉得脑袋几乎一片空白,全身的感官都在消失,只剩下嘴里这股有苦又涩还咸的味道。

    为什么还有苦味?

    杜川觉得自己的味蕾都快被毁掉了,真的差不多一口就能让他失忆。

    赵夏兰看到杜川不舒坦,她就放心了。

    突然,她十分自责地叫道:“我给忘了,这分芹菜汁里我加了一小块苦瓜。哎呀!我这是什么记性啊!夭寿了,不过应该还好只是一丁点,你别喝了。”

    她一把把杯子抢了回去,看起来十分紧张,万分懊悔。

    杜川觉得自己胃里一阵翻涌,他不吃苦瓜!

    这一口下去,杜川整个人都恍惚了。

    “妈,为什么……不加点水果蜂蜜什么的调一下味道?”精神恍惚的杜川声音都轻飘飘的,面如菜色,这才想起来哪有人喝蔬菜汁只喝原汁原味的?肯定要加其他东西调整味道吧?

    赵夏兰诧异地反问:“可是这样比较原汁原味啊,而且你不是喜欢纯正原汁原味的吗?说这样才健康啊。你坐月子很多东西都不能吃的,也加不了什么东西,为了身体着想,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杜川在心里默默吐槽,那刚才为什么又是加香菜又是加青椒的??

    不过他也不敢直说,只是讪笑。

    “别傻笑了,休息十来分钟左右啊,就下床走动一下。”赵夏兰才不跟他笑嘻嘻开玩笑。

    就算是切除子宫这样的手术,术后也要鼓励下床走动的,就昨天杜川就被护士催着下床稍微活动了一下,那种经历杜川简直不想再回忆,比走在刀尖上还痛苦。

    现在丈母娘一提下床走动的事情,杜川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哭丧着脸道:“妈,可是我觉得很疼……浑身都在疼。”

    赵夏兰一脸无奈,当然同时也在庆幸还好现在在这个身体里的人不是映安,不然映安还得遭多大罪啊!

    “不要偷懒不走动,你刚做了手术,久卧不动很有可能会导致肠粘连,到时候更有的你受。”赵夏兰可不希望恢复期间女儿的身体还出别的问题。

    甘映安对老妈的手段简直要拍手叫绝,看杜川憋屈的小样子就觉得爽快!

    “杜川啊,你先回去吧。”赵夏兰突然看向甘映安,称呼上都特地注意了一下,“这里有我照顾就行了!你快点回去忙工作吧!”

    甘映安点点头,现在她确实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那我到中午再来送饭。”她妈妈早上就已经把午饭做好了,所以她中午只要热一下再带过来就好。

    而杜川则有些不舍地望了甘映安好几眼,仿佛有话要说,却碍于丈母娘在这里不敢说。

    **

    十分钟后,赵夏兰非常不留情面一直催杜川下床走动,只是杜川却不愿意动弹,一直哼哼唧唧说自己身上疼。

    这让赵夏兰更看不起杜川,一个大男人居然还怕疼,还没她家映安能撑。

    吃瓜产妇们都一起劝说:“你妈这可是真心实意为了你好,你还不领情。”

    “现在疼是疼了一点,总比后面遭罪好太多了!”

    “这种人就是活该,真正对你好的人你不信,那些对你凶巴巴的人你一个劲儿去讨好,就是一个字,贱!”

    杜川老感觉这些产妇就是在针对他。

    但是在丈母娘的压力之下,他就算再不情愿也得动起来了。

    在赵夏兰的搀扶下,杜川艰难地下了床,差点头一晕直接昏过去,有一种被从中间腰斩的感觉,所有疼感都主要集中在腰部和腹部。

    最让杜川心酸的是,被扶着走了几分钟后,丈母娘似乎是看他已经适应了,便松开了手,让他一个人扶着墙慢慢走。

    其实他很想直接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但是丈母娘一直在后面盯着他,像一头猎豹锁定了猎物,不容许他有一刻的松懈。

    这让杜川总觉得丈母娘好像特别针对他,可是一个母亲为什么要针对自己的女儿?在气映安嫁给了他?或者气映安不听话?

    活动了大约有二十分钟,赵夏兰看着差不多了,这才允许杜川回到床上。

    一回到床上,杜川就连手指头都不想动弹了。

    可偏偏就是这个时候,赵夏兰在她带过来的布袋里翻翻找找,居然找出了几根棒针和两卷毛线,毛线细细小小的。

    “现在你住院也没什么好做的,天天玩手机有辐射对身体不好,也没什么好处。你以前也学过织毛衣,给我小孙女织小袜子小帽子吧!”赵夏兰把棒针递过去,眼神示意杜川接过去。

    杜川都快疯了,织什么鬼的毛衣?他根本什么!都!不!会!

    他现在只想躺着什么都不做,为什么还要织毛衣!

    他脸色难看,推脱道:“妈,我,我已经很久没有织过毛衣了,我都忘了怎么织了。”

    “那没关系,妈重新教你,很容易的,你以前看我示范了一遍就学会了。”说罢,赵夏兰拿出老花镜,开始起针,那粗糙的手指做起这些活,非常灵活熟练,看得出来经常打毛衣。

    不过一会就数够针数,起针结束。

    杜川觉得他只是眨了一下眼睛,然后丈母娘就说:“好了,看明白了吗?”

    明白个屁啊!!!根本不可能会有天赋异禀的人看一次就明白好吗!

    “看不懂?没道理啊,你这么突然变得这么笨这么蠢了?”赵夏兰非常嫌弃。

    “我,我姑且先试试吧。”杜川最受不了别人瞧不起他,主要是想到映安居然看一次就会了,那他也绝对可以做的比映安好!

    于是,当他接过几根棒针之后,他连棒针要怎么抓都不懂,还因为失误不小心自己用棒针戳了一下伤口。

    疼到仿佛要爆炸,这种酸爽简直媲美刚才喝下的那口芹菜汁。

    “戳到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怎么会连棒针怎么拿都不知道了?”赵夏兰语重心长,这次示范的速度慢了一点。

    杜川硬着头皮继续观摩学习。

    在杜川接下来的住院时间里,他的身体是在一点点的恢复,但是丈母娘每天都能找到新的招数让他不得安宁,让他每天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唯一欣慰的就是只要忽略味道不好的原汁原味蔬菜汁,伙食真的很不错,跟最初那几天比起来,也没有糟糕到令他无法忍耐的地步。

    而甘映安这边,为了能够顺利完成翻译任务,她也暂时没有去理会婆婆那个疯婆子。

    当然令甘映安意外的是,吴艺莲居然也没有再主动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既没有找她目前住的酒店闹,也没有再带人去医院找杜川的麻烦,突然之间就销声匿迹了。

    这样也好,甘映安才能更加专心做事。

    月底到了,甘映安把翻译完成品交了上去,上面还需要审核等等,到结算还需要一段时间。

    她的心情舒畅了许多,开车的时候都哼着小调子,有工作的感觉真的太棒了,她自己都觉得专注工作时的她简直帅呆。

    甘映安开车去医院,今天就是杜川出院的日子了。

    既然出院了,那就该回家去住,刚好也看看这段时间婆婆不吵不闹的原因何在,房子又不是婆婆买的,总不可能让婆婆一直占了去。

    接了杜川,甘映安就直接带着他们开车回家。

    几人聚集在门口,确认了门牌号,甘映安正要用钥匙开锁的时候,里面刚好有人打开门。

    可开门的人竟然不是吴艺莲,而是一个穿着围裙手里提着垃圾袋的陌生女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