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杜川,打脸吗?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没有人率先出声, 反倒是屋内传出吴艺莲的声音, 语气温和仿佛是别人假扮的, “小蕊, 谁来了啊?快去扔垃圾准备吃午饭了。”

    说真的, 甘映安都只有在外场或者杜川在场的时候, 才能听到婆婆这么温和的语气。

    婆婆很会装,只要杜川在场就会装出一副对她非常关怀的样子,而杜川不在场,婆婆的真面目就暴露出来了。

    不过最近因为她换到杜川的身体,她不像杜川那样处处向着婆婆, 婆婆因为一直动怒,似乎在‘杜川’的面前也装不下去了。

    或许杜川婚前这么能装也是从他母亲身上学来的?甘映安无从得知。

    眼前这个正准备去扔垃圾的女人, 看起来比她年纪小,年龄应该是在二十五岁左右。

    女人脸上化了妆, 虽然围着围裙, 但是可以看出她的穿着得体,非常时尚赶潮流,化了妆后的颜值大概能打七分,全身上下透出一股贤妻良母的气息。

    甘映安没见过这个女人,但是她不确定杜川是不是见过这个女人,她轻轻瞥了一眼杜川,有些质疑。

    杜川现在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走路已经不需要别人搀扶, 只是气色还是不太好, 走路速度很慢,走了十几分钟就要休息一下,不停地喘大气。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具身体目前还是有些虚。

    杜川最讨厌被怀疑,映安的眼神如此明显,让他很恼怒,于是他张嘴就问那个愣在门口的陌生女人,十分不耐:“你谁啊?怎么在我家?”

    陌生女人弱弱地缩了一下,很委屈地说:“是吴阿姨让我过来的,我叫陆小蕊。你们是……”

    陆小蕊地目光转移到甘映安身上,突然眼神一亮,手里的垃圾袋一松,立即上前挽住甘映安的手,“杜川!好久不见!”

    甘映安倒是没有躲开陆小蕊的动作,任由对方挽着她的手臂,姿势非常暧昧。

    同时,甘映安还深深地望了一眼杜川,很想知道,陆小蕊这句好久不见打不打脸。

    杜川根本就不记得这个女人,这女人长的还算好看,如果他见过,他不可能会忘记。

    对美丽的女人,他总是会印象深刻一些。

    比如说映安,刚进大学的时候,他一眼就相中了这个清纯美丽的同学,费尽心思把人追到手。

    到映安生孩子之前,她都仍旧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

    这可惜女人生了孩子之后身材就算恢复了,腹部的妊娠纹却很难褪去,人也显得憔悴,老了许多,映安原本如此漂亮也不能避免。

    “你要不要脸,怎么随随便便搂别人老公的胳膊?”不管如何,现在杜川对这个叫做陆小蕊的女人非常不满,或许是因为她一上来就套近乎,又或者是因为映安对这个陆小蕊不拒绝的态度。

    映安是不是当男人当的太投入了?是不是忘记她原本是一个女人了?为什么要让一个女人近身!?

    如果传出去的话,他杜川岂不是要被别人骂负心汉?这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搁!

    甘映安挑了挑眉头,倒是没想到杜川要比她想象中还要激动,活像他被三了似得。

    “吴阿姨说我就是杜川的干妹妹,我见到自己的哥哥有点激动……能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干哥哥真的太好了!”陆小蕊为了表示自己的激动,甚至把甘映安的手臂搂的更紧了。

    哦?干哥哥和干妹妹这个套路?这个‘干’字恐怕是另一个读音喔。

    不过,甘映安对此倒是喜闻乐见,对陆小蕊态度温和,还伸手摸了摸陆小蕊的头,“你先松手,既然说了是我的干妹妹,那我跟你一起去扔垃圾,熟悉一下吧。”

    陆小蕊忙不迭地点头:“嗯嗯!太好了!”

    说完,陆小蕊还挑衅一般看了杜川一眼。

    杜川跺了跺脚,满眼妒火,跟一个争风吃醋的女人有什么两样?他甚至上前硬生生把陆小蕊拉开,“孤男寡女的一起去扔垃圾?要扔垃圾就自己去扔!你自己还是小孩子吗?没有手没有脚吗?”

    陆小蕊委屈扒拉地小声道:“哦,可是是杜川哥哥主动要跟我去扔垃圾的,干嘛追着我骂……”

    不追着她骂难道现在的他还敢骂映安吗?这女的这么不要脸还不让别人骂了?

    杜川现在已经充分认识到,跟映安对着干,他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最后吃苦头的只会是他自己。

    所以,不到他真的忍不住的地步,他现在是不敢怼映安了。

    甘映安和赵夏兰等人就在一旁看戏,杜川竟然还像一个女人似得争风吃醋了。如果是她遇到这事儿,她可不会这么暴躁,随便杜川怎么搞,他要能婚内出轨那就更好了。这样作为过错方,杜川还得赔偿她的精神损失。

    这么一想,甘映安突然觉得她多了一个逼杜川离婚的办法。

    “外面吵什么呢?谁来了?”吴艺莲可能是因为等了一会等不到陆小蕊的回应,又听到外面有说话声,因此又喊了一声。

    当然,甘映安还听到了脚步声,几秒钟后,吴艺莲也走到玄关处,看到掉落在地面上的垃圾,还撒了出来,脸色一变,正要发火却在看到‘杜川’的一瞬间顿时把火气都集中发泄到甘映安身上。

    “杜川?你还舍得回来啊!你不是为了你老婆跟你自己老妈冷战,连家都不要了吗?你还回来干嘛?还把你老婆带回来了?有本事你就再去买一栋房子啊!”吴艺莲攒了这么多天的火气,就是为了等杜川回来一起发泄出来。

    甘映安捏了捏下巴,“我没记错的话,这房子是我名下的吧?是我和映安娘家出钱买的。没有你的份吧?你怎么好意思说这种话?”

    吴艺莲差点被气昏,原以为这些天过去,儿子的态度会稍微软化一点,她毕竟还是他的老妈呢!结果现在他反而越来越不把她这个老妈放在眼里,还是不是人了!

    “我可是你的老母亲,你把自己的老母亲从房子里赶出去,让你老母亲睡大街,你看看你会不会别人的口水淹死。”吴艺莲的语气其实已经软化了许多。

    跟杜川闹矛盾的日子里,吴艺莲根本就没有足够的钱去打麻将,可是拉不下面子去找杜川,只能找别人借钱打麻将。

    现在终于等到杜川主动回家,必定是要抓住这次机会,尽量缓和一下母子关系,让杜川孝敬她点钱,赶紧把钱还上。

    每每想到这里,吴艺莲都在心里埋怨甘映安那个扫把星。如果没有那个扫把星,杜川怎么会跟他的老母亲对着干,都是为了那个甘映安,否则她听话的儿子也不会叛变。

    杜川眼皮一跳一跳,他是真的没想到映安跟母亲的矛盾还没有闹完。

    这段时间母亲没有到医院看他,他还以为只是因为有丈母娘照顾就不需要再多一个人过来了。

    不行,一定要劝一下。

    杜川打定注意,便打算做和事佬,轻咳了一声,说道:“妈,你跟老公不要吵了,各退一步好不好……”

    话还没说完,就被吴艺莲狠狠喝了一声:“你闭嘴!”

    杜川被吓了一跳。

    “亲家,你对我女儿这是什么态度呢?”赵夏兰阴恻恻地出声。

    吴艺莲现在是一听到赵夏兰的声音就打哆嗦,虽然现在脸已经消肿了,可是赵夏兰以出声,她的脸还是下意识抽了抽,好似还在隐隐作痛。

    “谁是你亲家!我才不是你亲家!很快就不是亲家了,我家杜川是绝对不会你女儿一起过了。”吴艺莲壮着胆子,怼了一句。

    “胡说!”杜川一听,激动地顶了一句,“我们是不会离婚的。”

    “哼,由不得你!”吴艺莲轻蔑地说了一句。

    甘映安不想在门外站着,便仗着自己现在是男性身体,体能是所有人之中最好的,不由分说地就带着她妈妈和谷谷二宝进屋。

    偏偏就没有管杜川。

    杜川正打算跟在甘映安的身后进门,却不料被自己母亲拦住了。

    “你去楼下扔垃圾。”说完这句话,吴艺莲把垃圾袋往杜川跟前一扔,就扯着陆小蕊回到屋里,‘砰’一声把门关上。

    垃圾袋的质量不太好,被摔了两次,直接破了,垃圾洒了一地,有一块腐烂的苹果芯儿掉在他的脚板上,他被恶心的立即抬脚踢了踢。

    可就因为他这一踢,把原本成堆的垃圾一脚踢散了。已经破开的垃圾袋也不可能再继续用来装垃圾,撒了一地的垃圾,他也没有扫把和簸箕把垃圾扫起来,难道让他用手抓吗?

    望着被紧紧锁上的门,杜川有点绝望,上前拍了拍门,扯开嗓子喊道:“开门!开门啊!”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杜川现在不能久站,久站腰就疼,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动作大一点可能都会裂开。

    察觉到伤口在疼,杜川都不敢喊太大声,只是不停的拍门。

    **

    屋内,望着满桌好菜,甘映安有点发怵。

    她嫁人后还是第一次外出回家后看到有人已经做好了丰盛的午饭,以往为这一家人准备饭菜的人是她。

    定睛一看,饭桌上的饭菜还都是杜川爱吃的,清一色的都是荤菜,看起来非常油腻。只有一小碟菜是青色的,却是甘映安也吃不下的秋葵鸡蛋汤……

    秋葵的药用价值很不错,属于保健饰品,但是口感实在让人不敢恭维,这玩意会有黏黏滑滑的汁/水,吃起来的感觉就像蛋清,吞下去的时候可能还会在喉咙产生非常不适的感觉。

    她记得她以前试着做过一次这道菜,但是杜川和婆婆都不爱吃,她还被婆婆责怪总是买些乱七八糟的菜,浪费钱。

    今天婆婆居然还自己做了一道这样的菜?

    不对不对,甘映安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那个所谓的‘干妹妹’,婆婆的手艺可没多好,做出来的东西顶多算是能吃,也就是说这一桌好菜应该都是陆小蕊做的。

    落座后,甘映安轻咳了一声,问道,“秋葵是谁做的?秋葵不好吃。”

    陆小蕊一听,顿时有些委屈,“川哥,你不喜欢吗?”

    川哥?妹子,这才过了几分钟你的称呼就这么熟稔了??

    甘映安暗中翻了个白眼。

    吴艺莲抢先解释道:“这东西营养价值高,好不好吃那是次要的,重要的有营养,而且这还是小蕊的心意!你不要辜负了小蕊的心意。”

    瞧瞧这个恶心的婆婆,她做这道菜的时候就是浪费钱不会过日子,换一个人做马上就变成好不好吃是次要重点是有营养。

    这婚还没离呢,就把别人当儿媳了。

    “好吧,映安呢?”甘映安像是才回过神,左右看了看,杜川竟然没跟进来?

    赵夏兰马上配合甘映安的表演,苦哈哈地说:“被她婆婆叫去扔垃圾了!我可怜的女儿,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恶婆婆,唉!”

    “你!”吴艺莲被气的不敢说话,生怕自己如果发怒会再次被赵夏兰打。

    陆小蕊则很小声地维护吴艺莲:“这位阿姨,您不要这样说,吴阿姨人很好的。”

    赵夏兰翻了个白眼,“哦。”

    甘映安则主动站起来,“我去看看他。”

    就杜川这种不知分寸的做派,还不知道会不会把她身体的伤口崩开。

    “你去看什么?坐下!好好吃饭,我去看看,看她是不是在偷懒!”吴艺莲正好一腔怒火没处发,非要好好教训一下甘映安不可。

    甘映安有些为难,不过最后还是重新坐了回来,说了一句:“嗯,快去快回。不要欺负映安。”

    她是故意这样说的,特地说这么一句,婆婆反而会变本加厉欺负杜川。

    陆小蕊立即非常体贴地为夹了一块肉到甘映安的碗里,温柔地说:“川哥,快吃菜吧,等会就凉了。”

    赵夏兰则哼了一声,给谷谷夹菜。

    谷谷圆溜溜的眼睛左看看又看看,似乎有些好奇奶奶出去干嘛,想知道妈妈在哪里,谷谷发现最近妈妈变得好奇怪,跟她一点都不亲近。

    幼儿园里有小朋友说,妈妈是因为有了妹妹所以不喜欢她了。

    谷谷很难过,对妈妈很失望,但是爸爸变得很好。谷谷总觉得现在的爸爸像妈妈,现在的妈妈像爸爸。

    **

    吴艺莲出去后又随手就把门关上,不然她骂甘映安的声音就要被屋里的人听到了。

    那个叫做陆小蕊的女孩,就是她一直都很满意的女孩,杜川毕业后吴艺莲是打算安排他们俩相亲的,谁知道杜川竟然把甘映安带回家坚定地说非甘映安不娶。

    她设计骗杜川跟陆小蕊见过一面,却没想到杜川那时候意识到被骗相亲,黑着脸转身就走。

    但是还好陆小蕊一直等着杜川,今年25岁,年纪也算不上非常大,等杜川离婚了,刚好可以嫁进来。

    在吴艺莲看来,这陆小蕊可比甘映安好太多了。首先杜川不算喜欢这个女孩,这女孩也没有甘映安漂亮,不化妆就是个路,根本没有让杜川喜欢的资本。这样一来,杜川就不可能会为了他老婆跟自己老妈对着干。

    其次,那个女孩的脾气可比甘映安好多了,她老早就看出来甘映安不是那种安于当一个家庭主妇的人,带大了大孙女后就计划着出去找工作。

    这种老想在外面工作的女人绝对不是安分女人,而且她也能感觉出来,甘映安有时候看起来对自己恭恭敬敬,实际上还不知道在心里骂过她多少次呢。

    还唆使杜川不把婆婆接过去一起住,简直就是狐狸精。

    吴艺莲只是需要一个好拿捏的儿媳,能安安分分地伺候婆婆跟丈夫,再生两个大胖孙子,就完美了。

    看到母亲出来,杜川顿时心里一喜,虽然他也已经见过很多次母亲对‘映安’不好,但是母亲到底还是关心‘映安’的吧,不然怎么会特地出来呢?

    “妈……”杜川满怀激动地喊了一声。

    吴艺莲双手抱胸,冷眼看了他一眼,看到地面上散落一地的垃圾,顿时大怒道:“让你去倒垃圾,你干嘛去了?怎么弄的到处都是!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看我不爽?所以拿垃圾袋出气,结果把垃圾袋弄破了?”

    杜川惊呆了,慌忙地解释道:“不,不是,我没有……”

    “你还敢顶嘴!还不把这些垃圾弄起来等着被邻居投诉吗?”吴艺莲更火大了。

    杜川都要哭了,可毕竟这是他的母亲,她再生气再过分,他还是不可能跟母亲吵起来。

    更别说,可能就是映安总是跟母亲对着干,才会导致母亲心情不好拿儿媳出气。

    像他以前对母亲如此尊敬,母亲跟映安相处起来不就很和谐吗?杜川觉得自己找到了原因,并且打算找个时间跟映安好好说一说。

    “可是,我没有扫把和簸箕,可以让我进去先拿扫把和簸箕出来吗?”他真诚的问。

    吴艺莲立即道:“没有扫把和簸箕,你不是有手吗?用手抓起来不行啊?”

    这话说的杜川瞪大眼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再看看那些垃圾,有零食包装袋,有已经发霉的水果皮,还有不知道用来擦过什么的纸巾,馊了的剩菜……

    杜川杵着没有动作,吴艺莲不满地催促道:“动手啊,怎么你的手比较金贵,干不了这种脏活是不是?”

    他对上母亲挑衅的眼神,总算是出来,母亲这就是在故意刁难‘映安’。

    让他徒手抓那些脏兮兮的垃圾,肯定是不可能的,他得跟母亲讲讲道理:“可是,这,这不好吧?只要进屋把扫把和簸箕拿出来就可以,又不是难事。妈,您这样可就过分了。”

    杜川还是难得第一次语重心长地反过来教育自己的母亲。

    在他的印象里,母亲还是可以讲道理的,现在这么过分兴许只是因为太生气了。

    “我就是过分,你也得受着,谁让我是婆婆,你是儿媳?你就是得孝敬我。少废话,捡不捡?”吴艺莲出来就是要为难他,哪来的闲情雅致跟他讲什么道理。

    当然在吴艺莲的眼里,她说的就是对的,道理是什么?没屁用的东西。

    杜川为难地看了看那些垃圾,实在下不了手能怎么办?

    “不行,这么脏……”嫌弃之一表露在语气里。

    “不捡?那你就在这里等着吧!”吴艺莲转身进屋,随手就把门反锁了。

    杜川看着再次关上的大门,欲哭无泪。

    **

    房子的隔音很不错,屋子里正在吃饭的众人都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甘映安看了看,发现只有婆婆一个人回来了,便问:“映安呢?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吴艺莲没好气地回:“她自个儿要在外面,我怎么管得了她。”

    陆小蕊则见缝插针,立即给吴艺莲夹了一块鸡腿肉,讨好地说:“吴阿姨,不要跟不值当的人过不去啦,吃块鸡腿肉消消火。

    吴艺莲居然这么生气?

    甘映安有点意外,还以为杜川会把他老妈哄的服服帖帖,这么看来,杜川也忤逆了吴艺莲的要求?

    那她倒是有点兴趣去看看吴艺莲让杜川干了什么,她放下筷子,“我去看看映安,我很担心她。”

    嗯,至少明面上一个关爱妻子丈夫的形象,她得做足。

    说罢,不顾吴艺莲阻挠,甘映安把反锁的大门拉开,就看到门外撒了一地的垃圾,杜川蹲在地面上,捂着肚子,看起来懵逼大于痛苦。

    “怎么了?”甘映安假意担忧地上前问道。

    杜川立即惊喜地抬起头,可脸上那点惊喜却在见到跟在甘映安后面出来的吴艺莲时,一点点褪去。

    “哼,你就装吧。”吴艺莲现在已经放弃在‘杜川’的面前装好婆婆了,对‘甘映安’怎么刻薄怎么来。

    杜川委屈地小声说:“妈让我徒手把垃圾捡起来,可是这些垃圾这么脏……”

    他认为映安一定会帮他的。

    毕竟他们是夫妻,应该互相帮助的。

    他妈这次这么过分,映安是一个明事理的,一定会帮他劝一劝母亲。

    可甘映安说的是:“可是那是我妈,你就忍忍吧!”

    她不仅这样说了,语气还满不在乎,甚至有些不耐烦。

    杜川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直愣愣地盯着甘映安,仿佛第一次见到甘映安。

    “你……可是,她真的很过分。”他觉得很难以理解,委屈吗?很委屈,为什么她要向着他的母亲?

    这时候不是应该明事理一点,站在他这边的吗?

    “我知道她是很过分,可是她是我妈啊,那你想让我对我妈做什么?”甘映安摊摊手,“我不能不孝顺啊。”

    相比较杜川的震惊和失望,吴艺莲现在倒是很满意‘杜川’的反应。

    她的乖儿子又回来了!

    吴艺莲很欣慰地说:“杜川,你能理解妈妈就好。”

    杜川险些被气晕过去。

    但事情在这时又出现了转机,因为陆小蕊等着有些着急,也跟着出来了。

    看到散落一地的垃圾,陆小蕊惊讶地问道:“这是怎么了?我去拿扫把和簸箕出来扫干净。”

    陆小蕊急急忙忙回屋里拿了扫把和簸箕,期间吴艺莲没有阻止,反而浮夸地夸奖道:“哎哟,小蕊真是太贤惠了!”

    说话的同时,目光还若有若无地扫过甘映安,甘映安立即会意,这话恐怕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用杜川的笨拙衬托出陆小蕊的心灵手巧和贤惠,并且朝‘杜川’使眼色,让她会意,这婆婆小心思还真是多。

    杜川则完全懵圈了,他也想不到,对待不同的人,母亲的态度也截然不同。

    在他这边就是各种嫌弃,各种为难,可对上陆小蕊,却各种纵容夸奖。

    怎么可以这么差别对待!

    杜川觉得不公平,看着陆小蕊正在扫垃圾,便站起来从她手里抢过扫把,想表现一番,动作粗鲁地把垃圾扫成堆。

    可惜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因为他动作太大,导致垃圾更加零散,甚至还有一张纸巾飘起来,糊在他母亲的脸颊上……

    吴艺莲尖叫着把扑到她脸上的脏纸巾拍下来,“你这个扫把星,你在搞什么!你一定是故意的对吧!我早就知道你看我不顺眼了!”

    杜川吓的把扫把一扔,刚好扔到母亲的脚边,沾了垃圾碎屑的扫把抖了一堆粉尘在吴艺莲穿着拖鞋的脚背上。

    这让吴艺莲更加生气,反脚一踢就把扫把踢回去,正砸在杜川的小腿上。

    “我就说你果然是故意的!”吴艺莲气的怒吼。

    在这一团乱的时候,甘映安往门内看了一眼,发现她妈妈也在看好戏,正在憋笑,脸都看憋红了。

    陆小蕊很会找时机说话,她手足无措地转圈圈,紧张兮兮地过来劝吴艺莲,用自己的衣袖帮吴艺莲擦脸,还蹲下去为吴艺莲擦去脚背上的脏东西,近乎卑微的讨好。

    同时,她还非常自责地说:“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把扫把和簸箕拿出来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我想映安姐也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动作太笨拙了,虽然把垃圾拨到您的脸上,还把扫把踢到您的脚背上,可是她只是出于好意。吴阿姨,您消消气吧,不要怪映安姐吧。”陆小蕊这一番话说下去,也不知道是什么用意。

    反正吴艺莲不仅没有消气,反而更加火大了。

    “小蕊,你就是这么善良,她故意抢了你的扫把,你还帮她说话。”吴艺莲欣慰地望着陆小蕊,仿佛陆小蕊是她亲女儿。

    甘映安看杜川那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差点破功。

    现在他知道他的老妈是什么德性了吧?

    可惜,还远远不够呢,她吃过的苦头要一点点还给杜川。

    眼看着大家都向着陆小蕊,杜川潜意识里感觉到危机感,便又找甘映安撑腰,“老公,你帮我说两句嘛!”

    甘映安立即沉下脸,“帮你说什么?这次是你不对,你怎么这么笨手笨脚的?扫点垃圾都扫不好,还把垃圾弄到我妈的身上,你到底什么意思?”

    杜川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喃喃道:“可是,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我只是……我只是心情不太好。”

    “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心情不好,只是单纯跟你的婆婆过不去!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心胸狭窄的人,你看看人家小蕊,被你一声不吭抢了扫把,还帮你说好话呢,你多学学人家。”甘映安语重心长,一副都是为了他着想的样子。

    最后那些垃圾是陆小蕊扫起来拿去扔的,为此陆小蕊又刷了一波吴艺莲的好感,被吴艺莲三句话就夸一次。

    相对的,杜川则被母亲明朝暗讽,都快怀疑人生了。

    **

    杜川回到屋里的时候,桌上都是吃剩的饭菜,基本不剩什么能吃的了。

    母亲和陆小蕊正在看电视,映安带着丈母娘和谷谷在书房,没有人来照料他。

    他只觉得自己现在在这里家里孤立无援,谁也不帮他。那个叫做陆小蕊的女人又恶心地不行,虚伪至极,根本弄不明白他母亲为什么要弄这么一个人当什么干妹妹,专门膈应他吗?

    这冷饭剩菜,杜川也吃不下,想去冰箱找点可以喝的饮料,稍微热一下再吃,应该没有问题。

    他记得映安经常会准备好一些饮料在冰箱,牛奶酸奶之类的,他有时候忙到半夜觉得肚子饿了只要打开冰箱就有东西填饱肚子。

    可是现在他打开冰箱,冰箱里面空荡荡的,别说饮料,就连一根菜叶子都没有。

    杜川有气无力地从厨房里出来,刚好遇到路过的母亲,她手里正拿着一盒酸奶,用力吸/了一口。

    “妈,冰箱里没有吃的了吗?”虽然经历了刚才的‘捡垃圾’羞辱,杜川对母亲还是恨不起来,此时的语气还是很随和。

    吴艺莲瞪了他一眼,“饭桌上不是还有吃的吗?”

    “可是那些都是吃剩下的。”杜川为难道。

    “怎么?你的身体比较金贵,剩下来的就不是饭菜了?矫情!爱吃不吃!”吴艺莲说完就一口喝完剩下的酸奶,把空盒子捏扁扔到垃圾桶里,转身又去看电视。

    **

    杜川左右想想觉得这样不是办法,,摸了摸自己的衣兜,又上电子银行查了一下余额,看完后皱着眉头进入书房,看到甘映安正在给丈母娘还有谷谷念故事。

    她坐在书桌后面的大椅子上,捧着一本故事书,把谷谷搂在跟前,让谷谷也可以看到书上的字;而丈母娘则搬了一把摇椅坐在一旁,怀里抱着乳名为兰兰的二宝,听得有些入神,微微眯着眼睛,十分享受。

    这一幕无端让杜川感到非常和谐,他想象中母亲跟映安之间的关系不就正应该是这样的吗?

    可是到底哪里出了错,导致映安跟母亲之间的婆媳关系,跟表面看起来完全相背?

    “妈妈!”谷谷注意力不集中,第一个发现走进来的杜川,开心地喊了一声。

    虽然妈妈现在对谷谷很冷淡,但是谷谷觉得妈妈一定是照顾妹妹太累了,她要做一个懂事的孩子,不能拖累妈妈。

    杜川敷衍地“嗯”了一声,便对甘映安说道:“老公,可以给我点钱吗?我想出去买点吃的。”

    对的,杜川现在才发现,他的兜里一分钱都没有,但是他记得他每个月都会给映安五六千块钱当家用的。他认为一个月五六千块钱当家用已经足够了,甚至每个月应该还能剩下一两千。

    可是为什么他兜里一分钱都没有,这让杜川还有点怀疑映安是不是把钱花到别的地方去了,比如说她之前提过的要给丈母娘生活费。

    甘映安眼睛都没抬一下,继续翻着书页,语气慵懒地问:“要钱干嘛?你没钱了?我每个月给你这么多钱,你花哪儿去了?”

    那语气那神态,就跟以前她去找杜川要每个月生活费被杜川盘问的时候一模一样。

    杜川被噎的说不出话,“我,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甘映安的音量骤然拨高,“这个月月初我就给了你五千块,然后你生孩子住院基本都没有花钱,只有前半个月需要花钱,半个月你就花了五千块?你也太败家了!”

    听到这熟悉的话语,杜川先是一愣,随后有些生气地道:“你干嘛这样说?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我们是什么情况,我还想问你把钱都花到哪里去了呢!”

    “你们只给我吃剩菜剩饭,我怎么吃的下,我要定外卖。”杜川认为这个要求是非常合理的。

    甘映安一口回绝,“剩菜剩饭怎么就不能吃了?那也是食物,你怎么能这么浪费食物?而且外卖都不健康,你现在还没有出月子,要注意饮食。”

    被拒绝的杜川怔了怔,恍然之间觉得这话非常熟悉,不禁想到以前他好像也曾用同样的话拒绝过映安。

    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报应,但他出院到现在,这小半天受到的委屈比他以前受过的所有委屈还多。

    而且还非常憋屈,只能咬碎牙齿往肚里咽。

    杜川被拒绝后,似乎像是认命了,失魂落魄地走出去。他看了看桌上的剩菜,虽然是吃剩下的,但是幸好这些都是他爱吃的菜,这样自我安慰一番,好像也没那么难忍了。

    **

    “诶?你吃什么呢?这个不能吃!这个会回奶的!”正当杜川夹起自己最爱吃的螃蟹,正要开始剥壳的时候,丈母娘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把杜川吓的筷子一抖,螃蟹掉在地面上,滚了几圈。

    杜川觉得可惜,想捡起来拿去扔了,结果还没有弯下腰呢,他母亲的声音又从客厅那边传来:“这可是上好的大闸蟹,刚好剩了两个,是留着等会给小蕊吃的,你竟然敢偷吃?偷吃也就算了,还故意弄掉在地面上,你存心的是不是?”

    现在只要一听到丈母娘和母亲的声音,杜川就一阵头皮发麻。

    他僵持着不知道该怎么办,陆小蕊的声音响起来:“吴阿姨,别这样责怪映安姐,她生了女儿,正在坐月子,很多东西不能吃,嘴馋是肯定的。”

    陆小蕊特别有心机的强调了甘映安生的是女儿,吴艺莲又重重哼了一声。

    说完,陆小蕊又走过来,坐在杜川的身边,贴心地劝说道:“映安姐,就像赵阿姨说的会回奶的,为了兰兰着想,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又是这样的句式。

    她是我妈啊,你就忍耐一下吧!

    为了孩子着想,你就忍耐一下吧!

    ……

    ……

    他就不能有一点自己的想法和决定了?杜川愤懑不平,却没想过映安曾经也经历过这样的委屈。最后他只能就着一点菜汁吃温热的白饭,场景非常凄苦,宛如小白花受虐现场。

    最凄惨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他吃完饭后,吴艺莲就过来命令道:“吃了饭都不收拾碗筷的?你坐月子就把自己当皇太后了?”

    杜川茫然地问:“那我可以稍微休息一会再收拾吗?”

    “不行!”吴艺莲斩钉截铁地回道。

    “可是我现在很累了,而且杜川不是也还在闲着吗?他不能来干这些活儿吗?”一想到映安在书房里那么舒坦,他就有些心理不平衡。

    凭什么这些事情让他一个伤员来做?

    凭什么映安只是上个班,回来就可以什么都不做还不被嫌弃?

    吴艺莲也被儿媳这的话气笑了,说了一句婆婆经典台词,“杜川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做这些家务活儿?他是做大事的人,做这些女人干的活,耽误了他的大好前程,你担待得起吗?”

    是了,这就是吴艺莲往常经常对甘映安说的话。

    一开始杜川还是会帮忙分担一些家务的,但是婆婆来到这里之后,就对杜川帮忙做家务非常抗拒。

    只要甘映安让杜川帮洗一下碗,拖一下地板,吴艺莲就会愤愤不平地说:他可是干大事的人,怎么能做这些女人做的事情?男人怎么可以做家务?你当一个全职太太就应该把所有家务包下来,把老公伺候的好好的!

    一开始杜川还会说:映安忙不过来,我帮她分担一些是应该的。

    久而久之他就为难地说:如果我真的帮你做家务,我妈就要生气了,我也很想帮,可是为了家里和谐,我也没办法巴拉巴拉……

    再久一点,就变成:你一整天在家里还忙不完这点家务,还带不好一个孩子吗?你累什么?我工作更累!

    杜川忘了这些往事,只是固执地纠结着自己是伤员,甘映安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却不来帮忙,因此梗着脖子跟母亲怼了起来:“怎么就不能做了?我还没听说过有哪个男人会因为做家务而耽误了前程的!这种说法真的太可笑了!”

    很显然,杜川全然忘了小半个月以前他自己在医院里发表的极品言论。

    吴艺莲气的跳脚,这儿媳真是胆子肥了?竟然明目张胆的怼她?这是不想过好日子了!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去叫他出来啊,你能叫得动他,那我无话可说!”吴艺莲指着书房,一副‘有胆你去试试啊’的语气。

    杜川还真不信邪了,还真的往书房那边迈开脚步。

    赵夏兰看了一波好戏,也偷笑着跟在杜川的身后,虚情假意地劝说:“映安啊,这个婆婆对你这么不好,杜川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是跟他离婚吧。”

    杜川气愤的回道:“不是的,杜川是个好男人的,他是个好男人的……”

    他从未怀疑过自己对映安的爱。

    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跟映安会变成现在这样。

    赵夏兰看着他的背影,讽刺的勾起嘴角。

    好男人?只怕这好男人要打个双引号吧,等他体会过这种‘好男人’的‘好’,看他是否还能说出这种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