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你看看你,多么自私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房门被猛地打开带起的一阵风刚好打在甘映安的后颈, 她有所感应回头瞥了一眼, 杜川扶着门把手, 脸色很臭, 死死地盯着局促不安的陆小蕊。

    陆小蕊茫然地睁着眼睛, 望向杜川, “映安姐?怎么了?您不舒服吗?”

    “谁是你姐!你给我滚出去。”杜川盯着陆小蕊低声吼道。

    在杜川的认知里,好女人是不会化妆的,这个陆小蕊化了这么浓的妆还装什么贤惠!装贤惠也就算了,还企图勾搭别人的‘丈夫’,真不要脸。

    原本他不应该如此草木皆兵, 可就刚刚映安才跟他说过她已经不爱他了之类的话,哪怕他不信映安会突然不爱自己, 可内心的恐慌却挥之不去。

    映安竟然会答应陆小蕊的请求!身为一个女人,她怎么可以对另一个女人笑的如此温柔!就连他都多久没有被她施以如此温煦的微笑了。

    陆小蕊明显没想到‘甘映安’会如此激动, 被吓的小小后退了一步, 眼眶里噙满泪水,“我,我哪里做错了吗?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不是不应该主动包揽这些家务……可是我只是看映安姐你身体不舒服,只是想帮你的忙而已。”

    这陆小蕊哭得也很有技巧,蓄在眼眶里的眼泪要掉不掉的,看起来楚楚可怜, 也不会破坏她的妆容, 甚至连眼线都不会晕开。

    这一副哭相最容易勾起直男的保护欲, 假如杜川现在还是男儿身,没准他就真的被陆小蕊迷惑了。

    只可惜,现在杜川是妻子,跟陆小蕊站在对立的位置,对陆小蕊只有满腔怒火,怎么看这个女的怎么不顺眼。

    站在一旁看杜川跟本应该是她情敌的人对峙,对于甘映安来说,也是一种非常新奇的体验。

    如果她再推波助澜一下,就更好玩了。

    “映安,你对客人什么态度呢?小蕊来我们家做客看你辛苦帮你做了家务,你还有什么不满的?不要闹了,快谢谢小蕊,就去休息吧。”甘映安上前轻轻按了一下杜川的肩头,现在这具身体优势真的太多了,完全可以靠体形让杜川乖乖听话。

    “如果真的为我的身体着想,就马上去休息,别闹幺蛾子。”轻声在杜川的耳边补了这么一句,成功感觉到对方一瞬的僵硬,甘映安满意地笑了笑,看起来人畜无害。

    让他谢过这个虚伪的女人?杜川咬着牙,十分不甘,梗着脖子不愿意动,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反问道:“那你呢?我去休息,你去干嘛?”

    她不会是还想跟陆小蕊出去散步吧!到底知不知道男女有别!用着他的身体就不要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

    两人此时耳鬓厮磨,在外人的角度看去,姿势非常亲昵,像在夫妻俩正在说知心话。

    陆小蕊别过脸,不想看到这种画面,但想到刚才杜川的言语之中都是护着她的,又让她暗含欢喜。

    “当然是出去散步,怎么?你有什么意见?你要一起去?就你现在这个身体,你省点力气吧,嘴上说着珍惜我的身体,我看你只是说说罢了。”甘映安毫不留情地低声嘲讽。

    “我听你的话,你能不能收回你刚才的话?”他突然态度温顺地问。

    “嗯?”

    “收回你那句‘我不爱你了’。”杜川始终受不了这句话,他固执地认为,她只是在说气话。

    既自以为是又顽固不灵。

    “然后呢?我收回那句话,难道就能改变事实了?杜川,自欺欺人很好玩吗?”甘映安真是佩服杜川的脑回路。

    她早该发现的,早该看清的。

    杜川还想多说几句,甘映安朝赵夏兰喊了一声:“妈,映安说她累了,您帮他铺一下床吧。”

    “好嘞!”赵夏兰走过来扯了扯杜川的手臂,“映安,别闹脾气了,身体要紧,来来,快去休息了,睡觉前喝点东西,助眠。”

    说到喝点东西,杜川想到医院的经历,脸色顿时一阵煞白。

    现在就是他不愿意,赵夏兰靠力气也把他扯走了。

    **

    公园里,散步的人很多,有些拉着牵引绳带着宠物,有一些推着婴儿车照顾着孩子,还有一些手牵着手是热恋中的小两口,走两步亲一口。

    甘映安背着谷谷走得很慢,杜川没有用他这宽厚地背背过谷谷,谷谷鲜少感受过父亲的关爱,如今她成了谷谷眼中的父亲,应该尽量补偿谷谷。

    谷谷对公园里的花花草草非常好奇,看到什么都会问这是什么、那叫什么、为什么这个长这样,甘映安非常有耐心,哪怕是非常非常弱智的问题,她也回答地非常认真。

    在陆小蕊看来,就是一个非常温和又很有耐心的男人。虽然他不会做家务,但是会帮忙带孩子,还很会赚钱,工作是大学老师说出去非常有面子,人长得高,相貌也很英俊,脾气也还不错。

    完全符合陆小蕊的求偶标准。

    陆小蕊这人,长得真不怎么样,只是她化妆技术非常高超,化了妆是仙女,卸了妆是女鬼,人长的不高,还有点小胖,综合起来,这条件在相亲市场上可以说非常糟糕了。

    可怪就怪在她的择偶标准高得不行,首先要长的帅还要身高一米八以上,脾气要好性格开朗又温柔;其次自己月薪四千月月光,原生家庭比较清贫不会有嫁妆,却要求男方年薪几十万有车有房,彩礼还要的奇高。

    十分的没有自知之明,万分的不知天高地厚。

    几年前陆小蕊能跟杜川相亲只是因为吴艺莲看中她了,虽然相亲时杜川当场甩手走人,陆小蕊生气归生气,但还是暗暗在心里给这个男人打了一百分,简直就是她理想中的老公。

    只是听说他跟另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很快就结婚了,她想想自己的长相就死心了。

    之后她也跟其他人相过亲,但是每次都不成。

    不是嫌弃她被男方嫌弃工资水平和长相和那些奇葩的择偶条件,就是她嫌弃男方的长相,嫌弃男方样样都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

    结果就是兜兜转转几年下来,她还没有解决单身问题。

    因为偶然跟吴艺莲重逢,陆小蕊才知道吴艺莲原来根本就不喜欢杜川的妻子,巴不得杜川跟甘映安离婚。

    陆小蕊趁着吴艺莲哭诉的时候又得知她才是吴艺莲心中最佳儿媳人选,心里有了妙计。

    她故意告诉吴艺莲自己这几年都没有结婚没有找男朋友,是因为一直在等杜川,以前她是看杜川生活美满不敢打扰也不想争取,但是现在既然杜川跟甘映安的婚后生活不美满,那么她就打算争取一下。

    这些年的经历让陆小蕊深刻认识到,她这样的条件如果想找到像杜川这么条件优秀的男人几乎不可能,只是就算如此她也不愿意降低择偶标准。

    但是如果这个人是杜川的话,哪怕他结过婚,甚至还有两个孩子,那她都不是非常介意。毕竟两个都是女孩子,甘映安对孩子这么看重,离婚后一定会争取抚养权,到时候杜川还是孑然一身,只是多了一个曾经离异的缺点。

    而离过婚的杜川想再婚的话,也得降低标准,基本上只能找同样离过婚的,而她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是好歹是一婚啊。

    如此算计起来,她的机会就来了。

    陆小蕊的一番表态让果然让吴艺莲对陆小蕊更加满意,吴艺莲便开始各种穿针引线,想方设法让她跟杜川有更多的接触。

    只是因为谷谷多看了一眼棉花糖,甘映安就去买了过来,还在谷谷一边舔棉花糖的时候帮她擦去嘴边的残渣,动作轻柔,尽显呵护。

    陆小蕊见此,脸更红了,不禁低声赞叹道:“川哥,你真是一个温柔又有耐心的人。”

    甘映安正专心照顾谷谷,一听陆小蕊的话,再抬眼一看,这女人面若桃花,一脸花痴样,显然被她谜得七荤八素。

    “不,我一点都不温柔也没有耐心,我是一个自私自利,对母亲惟命是从的直男癌妈宝男。”甘映安毫不留情打破陆小蕊的幻想。

    “怎么会!对母亲孝顺怎么能说是妈宝男呢,这是孝顺啊。现在孝顺的男人已经不多了,我就觉得像川哥你这种孝顺的男人挺好的。我很喜欢。”最后几个字,陆小蕊说着说着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了。

    这样的对话,让甘映安莫名地想到她跟杜川刚交往那时候的事情了。

    她应该也发表了自己对于孝顺的男人的看法,跟陆小蕊所说的大同小异。

    只是可惜,杜川的孝顺跟她理解的孝顺不是一回事。

    甘映安看着陆小蕊娇羞的样子,冷笑着扯了扯嘴角,“是吗?希望你某天不会改变想法。”

    陆小蕊没发现甘映安态度的变化,娇笑道:“怎么会,川哥就是爱开玩笑。”

    开玩笑?甘映安有些恶劣的想,假如她某天跟杜川换了回来,又能成功跟杜川离婚,她倒是要看看陆小蕊若是真的如愿嫁给杜川,陆小蕊还会不会说川哥真爱开玩笑。

    原本气氛还算不错,甘映安不太想说话,只是对谷谷有问有答,跟陆小蕊没什么话题,陆小蕊似乎也因为紧张不怎么开口说话,倒是让甘映安自在了一些。

    只是一通电话打破了这样的气氛,甘映安看着来电显示,眉头一挑,杜川的电话,打电话查岗?

    “你怎么还没回来?这都多晚了!你不是跟那个女人做什么苟且之事吧!”杜川一开口就像吃了火/药。

    “我没你这么龌蹉。”甘映安冷声应了一声,“没事就挂了。”

    “谁说我没事了!不许挂!你如果挂电话,我就自残!”杜川急不择言,一时口快,竟然用这样的办法威胁甘映安。

    甘映安眯了眯眼睛,眼神中透出一股寒意,“自残?你打不打脸?说什么珍惜保重身体,结果你就是这样珍惜的?”

    “我只是想让你早点回来,太晚了外面不安全。”杜川语气弱了弱,支支吾吾地道。

    他承认他就是不爽,原本应该跟她出去散步的人应该是他,凭什么陆小蕊可以一起去,他就得在家里养身体?还要被丈母娘用各种保健蔬菜调理身体,苦不堪言。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现在用着他的身份,晚上跟别的女人出去散步,让那些小区大妈大爷看到了,一定会被说闲话的。

    稍不小心他就会被打上婚外情出轨男的标签。

    “现在才刚刚九点,很晚?我一个大男人,还怕晚上不安全?你管的也太宽了。”甘映安已经开始不耐烦。

    一半是因为跟杜川说话确实很烦躁,一半是想在陆小蕊面前演一演。

    “反正你必须马上回来!远离那个陆小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用着别人的身份,做任何出格的事情都会对我的名誉造成损失,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小区大妈有多八卦!”杜川本来就没什么耐心,请求被拒绝后,也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这才是真正的原因。”甘映安算是明白了,说白了,就是为了他的面子呗。

    可是他却没想过他在医院时,用着她的身份所说的那些极品言论,也为她带了一些异样的眼神。

    杜川可以肆意用着她的身份做一些她完全不会做的事情,甚至让别人觉得她是一个贱女,但是她甘映安就不能做任何会损坏他形象的事情?

    双标能不能这么恶心?

    “每次你都能刷新我对你的认知。”甘映安说完径直挂断电话。

    陆小蕊一看她已经说完电话,马上就凑上来,担忧地问道:“是不是映安姐生气了啊?都怪我,川哥不要为了我跟映安姐闹矛盾好不好?”

    甘映安很中肯地点点头,回道:“嗯,确实都怪你。”

    没想到会得到这么耿直的回答,陆小蕊直接愣住了。

    **

    甘映安先送了谷谷回家睡觉,之后又送陆小蕊回家,来回折腾几趟,等到她再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才推开房门,她就看到杜川垂散着头发坐在床边,因为坐月子不能洗头不能洗澡,那一头长发油腻的不行,结成了一条一条,没什么美感。

    甘映安没有主动搭话,而是转身就进入浴室,打算好好洗个澡。

    杜川竟然也没有阻止,只是那眼神多多少少有些哀怨。

    他讨厌现在自己处境。

    讨厌被困在一具女人的身体里。

    讨厌被要求不能碰水不能洗澡不能洗头导致身上粘乎乎的,仿佛快发霉了。

    讨厌被限制饮食,这个会回奶不能吃,那个是寒性食物不能吃,这个催奶要多吃,那个滋补要多吃。

    更讨厌跟映安现在的情感状态,他们似乎在以光速渐行渐远,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远在天边了。

    甘映安从浴室里出来,穿着浴袍,一阵清爽,迈开长腿过去逗了逗躺在婴儿床里的兰兰,兰兰正在吐泡泡,眨眨豆豆眼,可爱极了。

    “我们就不能好好谈谈吗?你故意跟陆小蕊出去的对不对?你这样做真的会造成恶果的,这样你让别人怎么看待我?”杜川还是不长记性,一张嘴说出的话都在指责甘映安。

    甘映安沉默不语,哼了歌谣让兰兰睡着后,就打了一个哈欠,直接往床上一躺,呼呼大睡。

    “你就不能吱一声吗?”杜川走过去,扒开她的眼睛,迫使她看着自己。

    甘映安睁开眼睛,安静地望着杜川。

    “你说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想过我的形象,我的名声?我可是一个教师,我不能有这种污点,不能有任何风言风语。”一看映安没有再继续睡觉,杜川就又开始说教了。

    甘映安面无表情,语调平平地反问:“那你就想过我的形象吗?”

    杜川立即板着脸,“你只是一个家庭主妇,谁会在意你的品行,你的形象如何?”

    “合着你的形象就特别金贵一些,我的形象就什么狗屁都不是。”甘映安干脆直接起身,指着杜川,神色凄凄,低声道:“杜川,你看看你自己,多么自私的一个人。”

    说完,她反手指向自己的胸口,“你再看看我,甘映安,多么可怜的女人。”

    **

    那一晚之后,甘映安就跟杜川彻底冷战了。

    为了避免跟杜川接触,甘映安甚至直接在打地铺睡觉也不上床跟杜川一起睡,早上起很早吃过早饭就去上班,夜里很迟才回家,一回家倒头就睡。因为母亲还在这边照顾杜川,甘映安也不用担心原本的身体会出问题,倒是放心又自在了许多。

    杜川一直很绷着住,因为根据他以往的经验,每次他们吵架冷战,最后都是映安最先受不了主动跟他和好。

    他要等映安主动来跟他和好,只要映安不跟他说话,那他也绝对不会主动搭话。一定是映安最先忍不住,他觉得他了解映安,她不是能忍受冷战的人,跟他比冷战,映安绝对会输。

    这一等就等到了他出月子,冷战状态依旧没有解除。

    大半个月过去,他们同处一个屋檐下,居然真的一句话都没有说。

    这让杜川感到非常压抑,哪怕他这半个多月过的其实非常滋润,丈母娘没有再折腾他,也会帮忙带兰兰,就连那个陆小蕊似乎也很识相的没有出现在他跟前气她,所以他的伤口已经基本痊愈了,只要不剧烈运动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杜川原以为他的身体痊愈了,就会等来映安主动言和,却没想到他睡到日上三竿都没有等来有人叫他出去吃早饭。

    以往从早上七点钟开始,丈母娘就会来叫他去吃早饭了,因为担心他会饿着。

    这次居然这么安静,杜川心里有些发毛。

    等他来到厨房才发现锅里根本就没煮过东西,餐具都被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很有丈母娘的风格,屋子里冷冷清清的,没什么人气。

    ‘砰’一声,杜川受惊立即转身,就看到他母亲拍着厨房的门板,上下打量着他,眼神不善。

    其实杜川也有些日子没看到他母亲了,这些天在他跟前晃悠的都是丈母娘,他也不太清楚母亲每天都去做什么。

    “你是猪吗?这都几点了,你才起来?早饭你也没有做?怎么会有你这么懒的儿媳,还看着我干嘛!限你二十分钟给我做好早饭!”吴艺莲粗着嗓子喝道,可一点都不客气。

    杜川有些茫然,“我丈……额,我妈呢?”

    “回家了!”吴艺莲没好气地回道。

    “那杜川呢?”

    “送你的好妈妈回家了!这个不孝子,到底谁才是他的母亲,那姓赵的老太婆又不是没手没脚,一个大活人还要别人专程送她回去,拦都拦不住!还把孩子都带走了,真是……有病!”吴艺莲气愤的吐槽。

    今早吴艺莲知道这事儿的时候就已经闹过一次了,现在儿媳又提一次,不就是找骂嘛!

    “都怪你,没事你找你老妈过来干嘛?哈?我早就说过,你妈可不能护你一辈子,她这不就是回家了嘛,你为你妈妈走了,我还会像之前那样对你客气?告诉你,没门儿,我劝你早点跟杜川提离婚,他可巴不得你赶紧提离婚呢……”

    杜川根本听不到母亲都说了什么,只记得她说,映安带着她的母亲回家,甚至把两个孩子也带走,觉得浑身血液都快流尽了,颤着声再次确认道:“兰兰也被带走了吗?”

    吴艺莲白了他一眼,“不然呢?不然我为什么会说杜川这次有病!”

    这个回答给杜川造成沉重一击。

    真的没道理,不应该的……

    她怎么会把孩子也带走,兰兰才刚刚满月啊!就算是因为不放心所以亲自送她母亲回家,那也没有必要把两个孩子带走吧?

    这让杜川联想到一个可能,但是马上就被他否决。

    不不不,不可能的,他们的身体互换了,她还有牵挂的,这具身体就是她的牵挂。映安是不可能用着他的身体和他的身份就这么带着孩子远走高飞的,

    一定不会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