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当他成为‘儿媳’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熙熙攘攘的车站候车厅内, 甘映安买了一瓶饮料和一些零食,接过火车站超市收银员找的零钱,正转身要走出便利店, 就感觉到放在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她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看到上面备注着‘老婆’的联系人, 扯了扯嘴角, 又默默把手机放回去,任由它震动个不停。

    在家里被自己母亲盯着的杜川, 额头冒着冷汗,为什么她不接电话?他们一直冷战,现在他主动找她, 她不是应该老早就等着了吗!不是应该迫不及待接电话吗?

    甘映安回到候车厅的时候, 她们买的那趟车已经开始检票了。

    赵夏兰抱着兰兰正在紧张的张望着, 一看到甘映安回来马上就松了一口气。

    甘映安抱歉地走过去, 主动拿行李并且牵着谷谷的手,兰兰就让母亲抱着, 一起过去排队。

    她这次买的是高铁票, 一张票票价大概是八百块, 车程为八个小时,相对于坐普通火车要坐二十多个小时来说, 已经大大缩短了时间,不必长时间坐车累的太过分。

    早上十点钟的车, 刚好可以在下午六点多的时候到站, 回到娘家就可以吃上晚饭。

    赵夏兰被女儿告知会送她一起回去的时候, 即有些担忧也有些欣喜,马上就用她那个老人机打电话跟老伴儿说一声女儿要回家。

    甘映安跟杜川现在这种情况,赵夏兰也早就已经暗中跟老伴儿说好了,甘映安的父亲甘哲被告知这个消息后,也花了不少时间消化。

    这种事情对于年过半百的人来说,真的有些难以理解,可是真的发生之后又不得不信。

    但是消化了之后,这个不善言辞的老男人马上从早上就出门去逛菜市场,想着女儿和老伴儿还有外孙女喜欢吃的菜,打算一个人做一桌好菜等着她们回来就可以吃上热饭热菜。

    赵夏兰当然是知道丈夫的德行的,因此正在跟甘映安排队的时候,就喜上眉梢地说着:“你爸说,知道你要回去,他让他在乡下的朋友给他送了一只土鸡上来,还是乌鸡,用来炖汤最好了。”

    “还有你爱吃的我们家那边特产的水果,也都给你买好了,等你回家一并吃个够!”

    甘映安心里涩涩的,轻轻点头。

    她其实并不是要远走高飞,只是真的不放心让母亲一个人回家,再加上她也确实太久没有回家了,所以趁这次学校安排她到老家那边附近的城市出差大概半个月,她就顺便计划回家一趟。

    原本并不打算把谷谷和兰兰也带上,毕竟带上两个孩子会有些麻烦,可是甘映安一想到杜川的德性就不放心。

    自从她妈妈过来之后,杜川的日子就过的滋润大于痛苦,兰兰基本都是她母亲在带着,杜川连起夜喂奶都不需要,对于照顾孩子这件事,他根本就不熟练。

    而且家里还有一个恶婆婆时时刻刻等着欺负杜川,杜川只怕照顾自己都顾不过来了,还照顾兰兰和谷谷?怎么想都很悬。

    杜川做父亲的不心疼孩子,甘映安可不行,一丁点不确定因素她都不允许存在,因此才会狠下心把刚满月的兰兰也一起带了出来。

    反正杜川对他母亲这么孝顺,就算她跟孩子们不在家里,他大概也会心甘情愿去捧着他自己的母亲吧。

    **

    上车后,赵夏兰抱着兰兰,谷谷坐在甘映安的腿上,被她虚虚搂着,过了一会,谷谷就不舒服的挪了挪屁股,“爸爸,有东西在震动!”

    甘映安立即抱歉地把手机拿出来,笑道:“是爸爸的手机在动,现在拿出来了。”

    赵夏兰在一旁看着,分明就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联系人‘老婆’的来电,甘映安却毫不犹豫拒绝了这通电话。

    她憋着没说话,等到谷谷经不住困意睡着了,她才轻声问甘映安:“杜川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呢?”

    “接了干嘛?”甘映安轻轻阖着眼睛,反问道。

    “那你现在是打算要怎么样呢?”赵夏兰也没具体问女儿是打算跟她回家长住还是有别的想法。

    赵夏兰虽然真的很希望女儿能回娘家那边长住,但是现在她对外还是‘杜川’,怎么能在娘家那边长住?而女儿跟女婿互换了身体这种事情,也不能说出去的事情,怎么算都不好。

    “反正我现在不想理他。我这次回家还要出差,等果断时间就回去了。这段时间,就让他自己跟他老妈对着干吧。”她才不信当杜川变成儿媳的身份之后,被他母亲各种折腾,他还能无怨无悔地孝敬婆婆。

    “唉,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啊。”赵夏兰也知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但到底不能一劳永逸,这事儿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发了。

    “那就先走一步是一步了,对了,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等杜川的哺乳期过了,我就看看他愿不愿意老老实实签字去民政局办离婚,如果不愿意的话,我就起诉离婚。”甘映安倒不至于觉得离婚很麻烦。

    麻烦的是他们互换了身体的现状。

    杜川花了十分钟给甘映安打电话,但是打了这么多次电话,一次接通的都没有。

    期间,他母亲走开了一小段时间,等到他再准备继续打电话给甘映安的时候,母亲又回来了,“你怎么还没开始做早饭?存心气我的是不是?我可告诉你,现在就剩不到十分钟了。”

    杜川动作僵了僵,苦笑着问道:“十分钟根本就做不好一顿早饭吧,能不能再多给点时间呢?”

    他现在只想马上就让映安接他的电话,哪里还有心情做什么早餐,更别说他根本就不会做早餐,能熬个粥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杜川从小被教育的就是男人不需要会做家务,不需要进厨房,这些都是老婆的事情。

    在追求甘映安的时候,他勉强下过厨,但那也都只是为了讨好甘映安而已,根本就不是真心实意想学做饭。

    婚前是母亲给他做一日三餐,虽然不好吃,但是总不至于饿死;婚后就是甘映安给他做一日三餐,每天都会不同的花样,味道也很好,可以说结婚后杜川的饮食质量顿时提高了好几个台阶。

    “时间不够那是你的事情!”吴艺莲觉得自己已经够仁慈了。

    别人家的儿媳都对婆婆言听计从,也不会怂恿老公对付婆婆,家务全包还能自己带孩子,更能出去工作赚钱,怎么她家的就这么懒?

    “要不我出去给您买一份早餐吧?”杜川很为难地问,哪怕到了现在,他都没有想过让他母亲自己做饭,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跟映安结婚后,他很多事情都是让甘映安做,认为母亲养育自己已经辛苦了,应该享福了。

    “外面的东西能吃吗?你知不知道那些有多不健康!你存心气我的是不是?”吴艺莲马上发作,声音都尖锐了许多。

    “可是现在做早餐已经来不及了啊。”虽然他不会做,但是他知道每天映安为了给一家人做早餐,就得提前半个多小时起床。

    “来不及你也得做!”吴艺莲就是存心要作弄儿媳,就是看不惯儿媳闲下来,“坐了一个多月的月子,你能耐了是吧?都忘了你原本应该做的事情了!赶紧做了早餐,去洗衣服,地板脏死了,也不拖一拖,懒死你算了!”

    “别人家的儿媳就没你这么懒的!别以为我是你妈,我可不会惯着你!”吴艺莲骂骂咧咧地又走出去了,突然门外传来门铃声,她又扯着嗓子让杜川去开门。

    杜川看着仍旧没有接通的手机,默默去开门。

    门外是陆小蕊,杜川理解拉下脸,想把门甩上。

    陆小蕊手里提着保温盒,很小声地问:“吴阿姨在家吗?我给她送了点我熬的瘦肉粥。”

    屋里的吴艺莲听到陆小蕊的声音,马上就笑着走出来,挤开杜川,对陆小蕊夸奖道:“诶!在家呢,小蕊你可真是贤惠,还特地给我送早餐,比我这个不中用的儿媳好太多了!快点进来坐,别站在外面说话。”

    杜川心里不太舒坦,觉得被贬低了,原本想把陆小蕊直接赶出去,这会儿人家被他母亲亲自请进去,他哪里敢说什么?

    但是既然陆小蕊都送早餐过来了,那他应该也不用再特地做一次了吧?

    杜川侥幸的想着,乐呵呵地走到餐桌边上,闻到香味肚子咕噜了一声,“妈,既然路小人都给您送早餐了,那我就不用再麻烦再做一次早餐了吧?”

    “你想地倒挺美的。”吴艺莲动作顿了顿,冷笑一声,“还不赶紧给我去弄!偷懒你还理直气壮了!我吃饱要出去一趟,等我回来,你没有做完家务,你就等着瞧吧!”

    杜川被唬的一愣一愣的,他不明白为什么母亲都已经吃过早餐了,他也可以出去买点吃的随便凑合一下,怎么还要多此一举再弄一次早餐?

    “可是您已经吃过了啊,我也可以去外面吃早餐,再做一次又没有人吃。”杜川不解地问。

    “让你弄你就弄,你还这么多问题?”吴艺莲也发觉这儿媳最近是不是太嚣张了一点?

    杜川一看母亲生气了,不敢再多说,纳闷地回到厨房,望着这些厨具,不知从何下手。

    他拿出手机打算查一下如何煮粥,虽然他真的很不情愿,但是如果母亲生气了,对母亲的身体也不好……

    正查到一半,母亲的声音又从厨房门外传来,“甘映安,你给我听好了,现在已经十点多了,等会十二点多,我家若初要过来吃饭,你把饭菜准备好。懂了吗?”

    杜川愣住了,这早餐他都搞不定呢,还弄午饭??

    吴艺莲是正在跟女儿打电话,便照着女儿那边点的菜继续吩咐道:“要弄一份红烧排骨,酸辣土豆丝,可乐鸡翅,家常豆腐,再弄一个鱼汤,还有炒一碟青菜,听明白了没有?”

    这些菜名他听起来很熟悉,毕竟他也经常吃,平时想吃什么菜都会提前跟映安说好,映安也都会很贴心地按照他说的菜色去准备一天三餐。如果遇到不会炒的菜,映安还会特地去学。

    映安确实能把菜做的很好吃,可是问题在于,现在在这个身体里的人是他,他根本就不会做菜!连最简单的菜都不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