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我真的很想你(捉虫)
    外面正要出门的吴艺莲等了好一会也没等到儿媳的回应, 便不耐烦地吼了一声:“听到了没有!聋了还是哑了!你还有脾气了是不是?”

    杜川现在是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了, 期期艾艾地应道:“唉, 听到了。”

    虽然他是确实不会做, 但是现在还是先稳住母亲的情绪, 等一会再看看有什么办法。

    但是他刚才因为根本就没有专心听, 所以根本就没有记住母亲都说了什么菜名,又连忙问:“妈,你可以再说一下都有哪几个菜吗?我刚才没记住。”

    吴艺莲正在玄关处换鞋子, 刚才女儿打电话过来, 说跟老公闹矛盾了,才气的要回娘家, 正急着去接女儿呢。

    刚才她都已经说过一次菜名了, 儿媳居然根本就没记住!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认真听她说话, 再进一步不就是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吗?

    “你自己想!菜别做错了!如果做错了,那你今晚别吃饭了!”吴艺莲才懒得再重复一次, 这儿媳就是不能惯,都惯了她一整个月子了,现在果然要踩她头上。

    杜川无措地站在厨房门口, 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就只记得一个红烧排骨和一个酸辣土豆丝,还有什么就不记得了。

    这让他怎么想!根本就没记住的事情再怎么回想也不会想起来的好吗!

    杜川急的宛如热锅上的蚂蚁,这会儿还没有离开的陆小蕊开始刷存在感, 弱弱地说:“现在就剩不到两个小时准备, 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的。我今天休假, 要不,映安姐,我帮你吧?我刚好记下了吴阿姨说的菜名。”

    他一听到陆小蕊的声音本想一口回绝,但是想到他是真的没记住那些菜名,也就忍着厌恶违心点点头:“好的,那就麻烦你了。”

    吴艺莲没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对话,门一摔就出门了。

    这门一关,屋子里就是杜川跟陆小蕊的独处空间了,这还是杜川第一次跟这个陆小蕊单独相处,此时他浑身散发出排斥对方的敌意。

    陆小蕊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他对自己的厌恶,但是她不介意,反而对此感到沾沾自喜。

    杜川的正牌老婆都对她如此忌惮,不就说明了她对于甘映安来说,确实是存在威胁的吗?

    甘映安越是不爽,她就越是因为镇定,保持笑脸,只有这样才能衬托出她的贤良淑德。

    “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准备吧?”陆小蕊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友好地主动问道。

    杜川哼了一声,转身就回自己的房间,根本不打算搭理陆小蕊。

    陆小蕊忍了又忍,依旧好声好气地跟在杜川的身后,“现在没多少时间了,不快点准备,等吴阿姨跟若初姐回来就忙不完了。到时候被吴阿姨骂可怎么办啊?”

    最后一句是故意说给杜川听的,陆小蕊看的出来,这人虽然看起来傲气的很,但其实还是很在意吴阿姨的话,并不想被吴阿姨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顿骂。

    杜川的脚步果然顿住了,几秒钟后,绷着脸往玄关走去,开始换鞋子。

    **

    距离小区步行需要十几分钟菜市场里,杜川跟陆小蕊一前一后来到一个猪肉店,让老板切了几根排骨。

    猪肉店老板切了排骨又剁好后放到称上称了一下,说道:“一斤十五块,三斤半,收你五十二块五,给现金还是刷微/信?还是支/付/宝?”

    陆小蕊没有动作,杜川也知道这钱应该是要让他来付的。

    他记得这个月月初映安往用于放家用生活费的卡里打了五千块,正如之前他之前做所的那样。

    这五千块有一半是要用于房贷的,他们的房贷还有一两年才能还完,没有车贷,之前是全款买的车。

    房贷月初就已经扣掉了,不过剩下的钱还是勉强够用的。

    杜川拿出手机,打算用支/付/宝付款,因为那个卡是跟映安的支付宝关联的。

    可是当他扫完码,输入金额然后输入密码进行支付的时候,手机却提醒他余额不足。

    这让杜川顿时有些额头冒汗,急忙退出这个页面,登录电子银/行查看这张卡的余额,发现里面居然只剩下不到五十块钱了!

    不是应该还有两千多的吗!怎么就不见了?

    此时是猪肉店老板等的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杜川立即歉意地笑了笑,马上翻找自己身上的衣兜,发现他坐月子期间一直都待在家里,身上还是一分钱现金都没有。

    陆小蕊在一旁翻了个白眼,她可不想跟这个蠢女人在这里一起被别人围观,她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钱包,给老板递了一百块钱现金。

    老板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不过还是非常谨慎的多看了几眼看看这是不是假/钞,确定是真钞之后,他才开始慢条斯理地找钱。

    杜川此时还在不停的查看自己账户上的流水账,终于发现早在房贷被自动扣除之前,就用人用这张卡在atm机取走了一半的钱。

    卡被盗用了?可是如果真的是小偷盗用了,那为什么只取了一半的钱而不是全部取走?杜川察觉这事儿有蹊跷,一时间连继续买菜的心情都没有了。

    陆小蕊慢悠悠地在前面走,自然是不会负责提东西的,可杜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居然也没主动提东西。

    猪肉店老板在后面吆喝了一声:“喂!?你们的排骨不要啦?”

    陆小蕊立即转身,发现身后的‘甘映安’居然就这么神游天外地走路,根本就没有主动提东西,她笑的有些勉强,说道:“映安姐?快去提着排骨啊,我付了钱的。”

    杜川茫然的抬起头,转身去提了排骨,接着他们又一一去买了土豆,鸡翅,鱼等等食材,也全部都是陆小蕊出钱。

    最开始陆小蕊还能客客气气的,但是当她要代付的钱越来越多后,她直接沉着脸开始记账,等到从菜市场出来后,她便直截了当对杜川说道:“这次买菜,我帮你付了一共两百块,记得还我,你老公这么有钱,不可能这点钱都不给你吧?”

    杜川手里提着一袋袋沉甸甸的食材,手臂有些累,想到这次让陆小蕊代付,确实是占人家便宜了,便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之前他联系映安,映安一直不接电话,如果现在是有事情要找映安,映安应该不会再不接电话了。

    **

    光是买菜就已经花了大概大半个小时,回到家里的时候,杜川才发现距离母亲规定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了。

    杜川从来不知道只是买个菜居然会这么浪费时间,他甚至从来就没想过映安在家里当全职主妇的具体活动都是怎么样的,所以就没想过买菜这个项目。

    反正他只关注他是否能够在下班就吃到可口的饭菜,只要自己回来不能马上吃到晚饭,就会发脾气,言语之中对映安在家里当全职主妇还不能按时提前做好饭菜非常不满。

    “还愣着干嘛呀?没多少时间了!快点开始做饭吧!先把米饭煮了,然后洗菜切菜,红烧排骨的做法比较耗时,先做红烧排骨……”陆小蕊只是光说不做,站在一旁像个工头指挥工人干活。

    杜川僵硬着身体去装米,洗米,洗完后他才发现他不知道要放多少水,只是让他去问陆小蕊他又拉不下脸,因此只是凭着自己的直觉放水。

    放了水再盖上电压力锅的盖子,问题又来了。

    电压力锅前面一堆奇奇怪怪的按钮,上面虽然有标注,但是同样是‘煮饭’的选项有两个,他不知道要按哪个。

    他僵在原地,一动不动,让陆小蕊看着也有些着急,“干嘛呢你?就剩五十分钟了!等会你婆婆回来,你被骂了可千万不要怪我啊!”

    一再被催促时间不够了,杜川干脆一咬牙,按了一个叫做‘喷香米饭’的按键,看到电压力锅上面开始倒计时,他松了一口气。

    这样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

    饭算是放下锅了,接下来就是要处理那一堆食材了。

    什么红烧排骨,杜川根本不会做,他不知道现在这排骨放在这里要先怎么处理,也不知道要加什么佐料,对着被放在盘子里的排骨沉默两相对。

    “你到底会不会啊?”陆小蕊左看右看,发现这人好像根本就对这厨房一点都不熟悉,煮个饭都磨磨唧唧的。

    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厨艺超群,把这个家打理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甘映安吗?

    怎么看起来跟个傻子似得。

    陆小蕊轻蔑的目光让杜川浑身不舒服,他自诩自己能力不凡,这些女人家做的活儿,只是他不愿意做,并非他学不会!

    凭着一股硬气,杜川用手机搜索了红烧排骨的做法,认真的看了一遍,认为不过如此,很简单嘛!有什么难做的!

    他很有信心,便开始按照上面的步骤先洗干净排骨,放锅里焯水。

    第一步洗排骨他就做不下去,他这双手向来都只用来写教案,办公务,现在居然要用手去碰这些生排骨,杜川心理有些抵触,不喜欢这种生肉软黏的触感,感到有些恶心。

    他下不去手,就这么磨磨蹭蹭地,又是十分钟过去了。

    陆小蕊一边看手表,一边着急的催促:“你能不能动作快点啊?跟个蜗牛似得!可别连累我被你婆婆骂啊!”

    杜川本来就被恶心的不行,这会儿还要被陆小蕊一个外人催,更火大了,“你这么能,那你来啊?一个劲儿催别人算什么意思?”

    “我来是吧?那好,等会你可千万不要邀功!这可都是我的功劳,你敢抢了我的功劳,我跟你没完!”陆小蕊也恼了,撸起衣袖就开始忙活。

    她对厨房这些活儿还是很熟练的,三下两除二就把刚才杜川一直不敢下手的排骨都过水洗干净了。

    之后她又马上去洗土豆和菜心,等这边的排骨已经滴干水分,就煮沸水放进去焯水。

    趁着排骨在沸水里翻滚的短短一分钟,陆小蕊又去准备好姜丝等等配料。

    杜川在一旁都看呆了。

    看着陆小蕊熟练的动作,他竟然生出了一股深深的自卑感。

    只是这种自卑只是刚刚冒头就被他强行压回去了。

    他不应该感到自卑,也不应该感到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原本就是一个男人,男人不懂下厨有什么奇怪的?女人多数都是要下厨的,对这些家务活比较熟练又有什么奇怪的?

    于是,杜川这么一围观,就看到了十二点,陆小蕊还差一道青菜没有炒好,其余的菜都已经处理好了。

    可这时候,吴艺莲已经带着杜若初回来了。

    吴艺莲一看到桌上还差一道菜没好,厨房还传来炒菜的声音,顿时脸色就不好了。

    杜若初一边手牵着一个小孩,大的大概五岁,是个女孩,小的约莫三岁半岁,是个男孩。

    两个小孩一看到桌上满桌好吃的,立即两眼放光,非常没有教养的直接挣脱杜若初的手,就要往桌上爬。

    五岁的女孩仗着长得高一些,爬上了椅子上,用她满是汗水的手就去抓盘子里的排骨,抓了一块看了看觉得上面肥肉太多,就嫌弃的放了回去,又换着抓另一块。

    杜若初和吴艺莲看见了,竟然没有批评小女孩,反而美滋滋地夸奖道:“哎哟,我家璐璐真聪明!知道这个好吃!”

    吴艺莲也非常纵容地说:“璐璐,多吃点,这个你嚼不动,来让外婆帮你嚼碎再给你吃……”

    吴艺莲这个人也挺双标的,对甘映安的孩子就重男轻女,可对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却非常宠爱。

    一听母亲说要帮女儿嚼碎了喂女儿吃,杜若初就皱起眉头,不悦地说:“妈,你别老是自己嚼烂东西喂孩子,这个非常不干净,很不健康不安全的!”

    吴艺莲连连称是,“好好好,妈只是习惯了,一时半会儿改不掉嘛!”

    完全忘了她之前一时兴起想帮甘映安带孩子,也这样对孙女的时候,引起甘映安不满,她跟甘映安大吵一架的事情了。

    这态度真是天差地别。

    “我去看看甘映安怎么还没把饭菜做好,你带着璐璐和小庄先吃吧。”吴艺莲说罢就往厨房那边走,刚好这会儿陆小蕊已经炒完菜,正在装盘。

    吴艺莲来到厨房看到的就是陆小蕊忙活出一身大汗,而甘映安只是站在一旁抱胸观看的场景。

    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儿媳还真是要上天了啊,她吩咐儿媳做的事情,儿媳居然让另一个人做?

    其实她原本也不是非常在意究竟是谁做的饭菜,只要能做出一顿饭就好了。可这次女儿在老公家受了委屈,她是特地让甘映安亲自做一顿好吃的,补偿一下女儿。

    杜若初也是知道这个嫂子的手艺的,因此老早就开始期待了。

    结果现在全部菜都是陆小蕊做的?这让吴艺莲能不能生气吗!

    陆小蕊的厨艺远不如甘映安,甘映安做的饭菜那叫一个好吃,能让人想把舌头都嚼下去,而陆小蕊的厨艺呢?也就比她好不了多少!

    吴艺莲气的像只准备战斗的公鸡,冲到杜川的跟前,直接上手拧住杜川的耳朵:“我让你做菜!你居然让客人做?啊?你现在能耐了啊?连你婆婆的话都不愿意听了是吧?”

    杜川觉得他的耳朵都快被拧下来了,一边喊疼一边道:“我,我,我只是跟陆小蕊一起做饭而已,我没有全部都让她做啊!”

    他不敢反抗自己的母亲,只是任由对方拧着自己的耳朵,疼的呲牙咧嘴。

    疼到深处,他不禁开始想,难道映安也曾被母亲这样对待过吗?

    他开始回想自己是不是有看到过映安身上出现过淤青,却发现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好好看过映安了,哪里知道她身上哪里疼了哪里青了又或者哪里肿了?

    杜若初听到厨房的声音,走了进来,往垃圾桶里吐了刚才吃的排骨骨头,有点嫌弃的说:“不是嫂子做的啊?难怪不好吃……”

    话还没说完,陆小蕊马上说道:“只有这道青菜是我做的!其他都是映安姐做的呀!”

    比起自己的功劳被甘映安顶替了,陆小蕊更不想被嫌弃厨艺不够好。

    这样还能让杜若初和吴艺莲认为甘映安的厨艺退步了,简直一举两得。

    陆小蕊甚至怀疑甘映安以前做的饭菜恐怕都是从外面买来的,不然看甘映安今天这样子,就像一个没进过厨房的人,她才不信甘映安真的能做出让吴艺莲满意的饭菜。

    杜川被陆小蕊变脸的速度惊呆了,仿佛刚才那个怒气冲冲威胁自己不要邀功的人不是陆小蕊似得。

    当然,也因为陆小蕊这话,吴艺莲马上就松了手,有些怀疑地问:“真的?”

    陆小蕊忙不迭地点头,开始花式夸奖甘映安的模式:“真的是映安姐做的,映安姐一直忙活,真的很辛苦的,我也是看映安姐太辛苦了,所以才会提出帮炒最后一个青菜,让她休息一下。”

    杜若初也不太信,“可是这排骨做的一点都不好吃,嫂子?真的是你的手艺吗?你退步了,太难吃了!”

    不管做的饭菜好吃还是难吃,好歹人家做出来了,受了人家的恩惠还嫌弃别人做的不够好,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杜川垂下眼帘,有些茫然的想。

    他现在觉得他实在看不懂身边这些人了。

    想映安,非常想她。

    哪怕她故意跟自己对着干,在母亲为难自己的时候,不帮他,但他现在就是疯狂的想念她。

    “可能是因为映安姐才出月子,已经很久没有下厨了,所以手生了吧?”陆小蕊又善意地为杜川开脱。

    吴艺莲想了想,觉得这还真有可能,便冷笑一声:“说的也是,都一个月没有下厨了,厨艺退步也不奇怪。小蕊啊,你就是太善解人意了,谁能娶到你,真是他的福分啊!”

    好说好歹,一家子总算是坐到一起准备吃饭了。

    只是杜川一坐下就看到他的外甥和外甥女直接用他们油腻的小手去抓碟子里的菜,而且红烧排骨已经差不多被抓完了。

    他们都是咬了一口就不想吃了,然后就把排骨扔到杜若初或者吴艺莲的碗里,等到他落座后,外甥可能觉得好玩,竟然把咬过的排骨扔他的碗里了!

    杜川气的血气上涌,立即抓住外甥的手腕,非常小心的不被沾到油,“小庄!不把你咬过的东西往别人碗里放,非常不礼物!”

    “你干嘛啊?你抓我儿子干嘛!?当妈的都还没说什么呢,你管的着吗?”杜川才说完,杜若初就叫了起来,立即用力拍掉杜川的手。

    杜川吃疼松开手,看着饭桌上一片狼藉,都被这两个小孩弄的乱七八糟的,深深呼了一口气,站起来转身回房。

    还没回到房里,他就能听到身后母亲和妹妹的对话。

    “嫂子这是生气了?我好像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吧!”

    “别管她,让她气,看她能气多久!居然敢对我的宝贝外孙动手,我还没骂她呢!她还敢先闹脾气了?她妈和杜川都不在家,看谁会惯着她,快快,我们先吃饭,一丁点都别给她留!”

    ……

    ……

    杜川只觉得浑身脱力,关上房门后,靠着门板无力的滑落跪坐在地板上。

    **

    火车已经前行四个小时,还有四个多小时就到站了。

    因为要守着东西,甘映安并没有午睡,而是让母亲和谷谷兰兰好好休息。

    杜川一开始疯狂打电话过来,之后突然就没有再继续打电话了,她以为杜川应该死心了。

    不过,临近一点钟,她收到了杜川的短信。

    [你现在在哪里?快点回来可以吗?我真的很想你,我再也不跟你冷战了,好不好?我们和好吗?]

    甘映安盯着这条短信,无声地笑了。

    冷战?果然只要不爱了,在冷战中就绝对不会先败下阵。

    她才看完短信,杜川的电话又过来了。

    甘映安刚好有些好奇杜川态度突然转变的原因,手指便划过接听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