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我叫沈风华
    此为防盗章

    跟她那个因为第一胎坐月子没有休息好, 而落下病根的身体比起来,好了不知多少倍。

    她都有点担心如果有朝一日两个人身体换回去,她还能不能适应自己原本的身体。

    把保温盒放在床头柜上, 甘映安把盖子打开, 汤的香气立即溢满病房, 杜川闻到后立即立即咽了一口口水, 眼带绿光盯着保温盒里的汤。

    甘映安从另一个小盒子里取出餐具, 还有一次性小碗, 为他盛了一碗汤,让他先喝一点暖暖胃。

    把小碗送到杜川手里的时候,杜川狼吞虎咽一口喝完, 又把碗还过来。

    甘映安继续为他舀汤,他又是一口闷,如此重复了三四次,杜川终于饱了。

    看他已经喝饱,甘映安就去抱起被放在枕头边上的小女儿,动作熟练。

    “二宝还没有起名字, 等会我们商量一下给二宝起个什么名字。”甘映安突然出声说,盯着她那具身体的胸口, “二宝出生到现在都过了几个小时了, 你有没有喂她吃东西?有没有涨奶的感觉?”

    她说话的时候语气也不冲, 就是很正常的询问。

    只是可能问题太多, 听起来像在质问, 而且开口闭口说的都是宝宝, 没有问过杜川的身体如何,杜川心里有些不平衡。

    他面红耳赤,没好气地顶回来说道:“我浑身都在疼,又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我怎么知道怎么给她喂奶!”

    “哦。”甘映安对他莫名其妙的怒火反应冷淡,抱着二女儿,一只手轻轻托着二女儿的小脑袋,面无表情地站在床边。

    杜川被她盯着有点不自在,“你看什么?”

    “我教你给孩子喂奶,可能会有一点难受,你忍着点。”甘映安解释道,俯下身来把二宝轻轻放到杜川怀里,手把手教他应该如何抱这个柔软的新生儿。

    这个体验对于杜川来说非常新奇,他笨手笨脚地尝试着用甘映安所教的办法抱着孩子,然后……病号服被扯了下来,露出圆润的肩头,这一幕杜川有些不敢看。

    明明他跟甘映安在结婚这么久,对对方的身体也非常熟悉了,但此时因为在这个身体里的是他,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反观甘映安,此时虽然用着男性的身体,却对眼前的风光仿若未见,认真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嘶!”孩子吮/吸过度,疼得杜川呲牙咧嘴。

    甘映安端正地坐在一旁,适时解释道:“孩子刚开始喝奶的时候,会因为没有吸到乳/汁而用力吮/吸,会把那处咬破,我也不知道二宝会不会这么粗暴,但是你做好这个准备。”

    她语气十分平淡,没有任何幸灾乐祸的意思。

    可杜川听着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为了能让对方更好照顾孩子,甘映安继续嘱咐:“大概每隔三四个小时喂一次,每次十到十五分钟。如果乳/头被咬破了,也不能停止喂养,不然宝宝会挨饿。而且也会让宝宝跟你不亲近,不愿意喝奶。晚上孩子哭了也要起来喂奶,不然孩子挨饿对孩子身体非常不好。”

    这言下之意就是晚上可能会无法得到充足的休息。

    只是杜川暂时还没听出,听着觉得似乎还算轻松。

    “你还需要在医院住至少十天……在你住院期间,我会来照顾你的。”她决口不提之前杜川说婆婆回来照顾他的事情,以免显得她太小气计较。

    杜川沉默良久,心情复杂。

    她越是平静,越是让他心里没底。

    刚才他的态度很不好,说自己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可反过来一想,当时生谷谷的映安又知道什么?她都是一个人摸索出来的,也不知道期间吃过多少苦头。

    而原本承诺好会在映安坐月子期间过来照顾的母亲,现在也不见踪影。

    杜川低头看着被自己抱在怀里,还在喝奶的婴儿,乳/头疼得好像马上就要被咬下来,让他再坚持一分钟,恐怕他都受不了。

    “嗯,我知道了。你快去上课吧。”杜川还是惦记着自己的工作。

    甘映安干脆一屁股坐下来,“我请假了,今晚就留在这里陪你。”

    “请假!你请假干嘛?我根本就不用你陪我!我都说了,我妈会过来的!她现在只是在生气你打了她一巴掌。”杜川有些生气,这根本就不影响工作。

    临时请假又会给学校带来很多麻烦。

    甘映安望着杜川,也不说话。

    他妈会来?只怕要等太阳打西边出来吧。

    因为她知道自己一个人瘫在病房里有多寂寞多难受,才不想让他也忍受这种难忍啊。

    他却什么都不懂。

    今晚婆婆可能跟杜若初回家了,谷谷被她放在朋友家玩,等晚点去接谷谷就好。

    杜川被她悲戚的目光盯的浑身不自在,恍然想到刚才自己的处境,突然无话可说。

    甘映安拿着手机低头看新闻,在病房里倒是较为自然,反倒是杜川浑身不自在。

    或许是因为手术原因,他感觉到双/腿之间粘乎乎的,非常不舒服,可是让他自己起身去擦拭,他也做不到。

    他的自尊心让他无法主动向甘映安提出这个要求。

    十分钟过去后,甘映安立即放下手机,俯身弯下腰查看小宝宝的情况,宝宝已经安静的睡着,从表现来看,是喝饱了。

    把小宝宝放到旁边,甘映安转身回来想把杜川扶起来。

    杜川有些警惕,瞪圆了眼睛,“你干嘛?”

    “你身上黏黏的会不舒服吧?擦一下身体比较好。你先坐好,我去打点热水过来,用温水湿毛巾,再擦拭比较好。”甘映安对于孩子刚出生卧床的感觉一清二楚,因此会主动提出为对方擦拭身体。

    一般来说,如果有产妇被丈夫这样照顾,不知有多开心,多幸福。

    可杜川却觉得这是对他的侮辱,有损他的自尊。

    “不用,你去忙你的吧。”对于甘映安请假一事,他还是不太满意。

    他们住的单人病房,也没有其他人,甘映安实在不明杜川哪里不满。

    “你别这样,不擦一下,不仅你自己不舒服,对我的身体也不好。”甘映安都想哭了,无奈苦笑道:“请你稍微爱惜一下我的身体好吗?”

    杜川愣了一下。

    是啊……这是她的身体。

    一具伤痕累累的身体,此时他最清楚这具身体在承着受怎样的痛疼。

    他的心好似被人用无数根针同时刺中,密密麻麻的揪疼,有什么话哽在喉咙,说不出来。

    被别人帮自己擦拭身体原本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但是这样的事情放在一对夫妻身上,不应该显得僵硬尴尬。

    因为擦拭着的是自己的身体,所以甘映安并没有任何不适,倒是杜川全程红着脸,但是到了后面也因为身上伤口的疼痛而无暇顾忌太多。

    忙完这些,甘映安就要回去了。

    但她实在不太放心杜川照顾宝宝的能力,一再叮嘱对方晚上听到孩子哭一定要起来抱抱孩子,给孩子喂奶,要时刻注意孩子的状况给孩子换尿布等等。

    杜川听的多了不耐烦地说:“我知道了!你怎么这么啰嗦!我平时可没这么啰嗦,罗里吧嗦的别人会怀疑的!”

    其实就是嫌她啰嗦呗,后面那些不过是说起来好听罢了。

    甘映安虽然不放心,但另一头还有谷谷要照顾,不走也不行。

    临走前,甘映安看着杜川那张不耐烦的脸,犹豫片刻还是拿出杜川的手机,“你手机密码我不知道,可以告诉我吗?或者,我们各用各的手机?我们总得想一下,要怎么样度过这样的非常时期吧,况且还不知道会不会换回去。”

    杜川拧着眉头,很不情愿的样子。

    只是最后还是跟甘映安互换了信息,这让甘映安感到有些可笑。

    他们明明就是夫妻,当某一天互换了身体,却还需要交换信息,他不知道她的朋友都有哪些,不知道她平时的生活是怎么样的;而她也不知道他的交际圈如何,不在家的时候都去做什么。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这样,爱情跟婚姻真的完全不一样。

    从医院出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甘映安回到家,换下皮鞋,穿着干净的拖鞋转身就拐进厨房里,开始做饭。

    他们的家是一个一百二十平的房子,三室一厅一厨一卫有阳台,主卧附带卫生间浴室。

    平时房子是这样安排的,她和杜川睡主卧,谷谷睡一个房间,婆婆睡一个房间,刚刚合适。

    现在有了二宝,二宝可能就要跟谷谷挤一个房间了。

    甘映安一边做饭,一边乱七八糟想了很多,做好简易的晚饭,刚好去叫谷谷起来吃点东西。

    谷谷看到叫自己起来的居然是爸爸,而且爸爸还做了饭菜,高兴的在家里蹦蹦跳跳。

    看到谷谷这么开心,甘映安也非常欣慰。

    看来身体互换,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父女’俩一起吃饭,谷谷异常乖巧,也不挑食,抓着勺子开心地说:“爸爸第一次给谷谷做饭饭吃!菜里有妈妈的味道。爸爸,谷谷明天可以去看妈妈吗?妈妈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呀?谷谷有妹妹了对吗?谷谷一定会保护妹妹,对妹妹好的!”

    谷谷说话一直不离妈妈,甘映安一哽,鼻尖发酸,带着一丝鼻音“嗯”了一声。

    吃过饭,甘映安睡前想了想,用杜川的手机给自己发消息,提醒他夜里一定要记得起来给孩子喂奶。她明天早上会早起做早饭送谷谷去幼儿园,然后去医院看他。

    但是等了十来分钟,也没有回复。

    可能是睡着了吧,甘映安如此安慰自己,希望杜川别睡的太沉忽略了宝宝。

    当然,现在这种情况,他就算没点明,甘映安也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甘映安冷哼一声,因为她周围没有别人,便直言道:“那又如何?谁让我们的身体互换了呢?这大概就是天意吧。”

    “我们就不能心平气和地好好聊一聊吗?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杜川痛苦地反问。

    他不明白怎么身体互换后,他跟映安的关系会变得这么僵硬。

    这种时候难道不是更加应该团结起来互相理解吗?为什么她浑身都是刺,以前她明明不是这样的。

    “杜川,在你问我这个问题之前,先问问你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吧。以前我想跟你沟通的时候,你都说了什么,请你自己好好回忆一下。”看了一下时间,甘映安发现出来的时间超过五分钟了,“我要跟我妈进去看你了,就先这样。”

    之后就学着杜川以往的态度,径直挂断了电话。

    杜川把手机放好,茫然地看着天花板,越想越不平衡,想着能有什么办法让甘映安改变主意,他也不是不让她给丈母娘钱,但是有必要给这么多吗?

    吃瓜产妇们都在试图通过刚才他们的通话来猜测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十几分钟后,病房的门被敲响,甘映安提着跟她气质严重不符的编织篮子,一边照料着谷谷和赵夏兰走进来。

    赵夏兰因为急着见女儿,一进病房就东张西望,之后总算锁定的目标,几乎小跑着跑到床边,打量了杜川几秒,抖着唇喊了一声:“映安诶!你这傻孩子,怎么生孩子还瘦了呢?”

    女人怀孕生子会长胖这是众所周知,就算体质特殊多多少少也会胖一点点,只是明显不明显的差别。

    生了孩子之后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瘦下去,再说月子被伺候得好还要继续长肉。

    可赵夏兰第一眼看到自己将近一年未见的女儿,却看到女儿比以往还瘦了许多。

    这绝对不是老母亲慈爱滤镜之下的那种‘瘦’,是实打实地瘦了,脸上捏不出一点肉,脸色惨白,唇上几乎看不到血色,像那种被拐卖后解救回来的被拐妇女。

    赵夏兰心疼不行,一个劲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弄的?孩子呢?是不是难产了?动手术了吗?你总是说杜川对你很好,婆婆也不错,你是不是一直都在骗我!?你这个样子哪里不错了?”

    一连串的问题把杜川问的不知从何答起,不禁有些疑惑,映安现在这具身体,看起来有这么糟糕吗?虽然他确实饿了一天,浑身都在疼,但是……

    他试图仔细回想映安平时的样子,却只得出了一个模糊的轮廓,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跟映安坐下来好好交谈了。

    自然也没有再好好观察过妻子跟他结婚六年多,都发生了那些变化。

    他扯了一下嘴角,试图扬起一个微笑,娇俏道:“妈,我哪有你说的这么糟糕啊!”

    这么一笑,眼角的鱼尾纹就凸显出来了,看起来更显老。

    赵夏兰侧过身,抹了一下眼角,急忙吆喝甘映安:“杜川,你快把篮子提过来。”

    这时候赵夏兰的语气已然没有之前那么客气了,细听一下还暗含怒火。

    甘映安苦笑着提着篮子过去,牵着谷谷的手,谷谷有点好奇为什么外婆突然凶巴巴的。

    她老老实实把篮子放在母亲脚边,赵夏兰立即弯腰去找给甘映安特地准备的小吃。

    “妈,让我来吧,您找什么呢?”甘映安看不下去,想帮忙。

    赵夏兰一言不发,却把篮子护紧了,不让甘映安碰到。

    很明显的排斥着对方。

    甘映安有些无奈,她明白妈妈是对杜川不满意,而不是在针对她。

    同时,甘映安也在反思,她瞒着妈妈说自己在这边过的很好,真的做对了吗?她自以为是的报喜不报忧,真的是对父母好吗?

    赵夏兰终于把钵仔糕拿出来了,小心翼翼地举着钵仔糕就要往杜川那边递过去。

    甘映安连忙解释道:“妈,映安动了手术,不能吃这些东西,她只能喝一些流质食物,不然对她的身体恢复不好。”

    赵夏兰的动作顿了下来,恋恋不舍地收回钵仔糕,非常遗憾地问:“真的吗?映安,你老实跟我说,你动了什么手术?怎么会这么严重?为什么这么严重的手术你也不跟家里说一声?”

    她确实很想劝女儿吃点自己带过来的小吃,可是如果这样会影响到女儿的身体恢复,她就算再遗憾也不能勉强对方。

    杜川全程保持沉默,垂着头不知道怎么回话。

    “妈问你话呢。”甘映安出声催促道。

    杜川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因为在他看来,直接坦白映安现在的身体状况就好了,不明白映安为什么非要隐瞒,没准丈母娘随便去问一下医生,就什么都知道了。

    “你这个倔孩子!妈当初就不应该让你嫁这么远,你有点三长两短,我跟你爸都不知道。”赵夏兰止不住地掉眼泪,絮絮叨叨地说:“既然不能吃这些小吃,那就不吃吧。等你可以吃了,妈再给你做新鲜的。你以前最喜欢吃妈妈做的小吃了,每次做多少,你就吃多少。这么久没吃,一定馋了吧?”

    甘映安轻轻仰着下巴,“抱歉,我出去一下。”

    她不能继续待在这里。

    绝对会崩溃的。

    她狼狈地走出去,躲在走廊的尽头,轻声抽泣。

    **

    杜川不太习惯跟丈母娘独处,尤其是他现在以一个‘女儿’的身份面对丈母娘。

    丈母娘说什么,他都以敷衍的态度回应,但他能感觉出来丈母娘对映安的爱渗透在她说的每一个字之中。

    “刚才杜川在这里,我也不敢说的太直接,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杜川平时真的对你好吗?他会不会帮忙带谷谷?”赵夏兰现在是一点都不信女儿说的什么在这边过的很好的鬼话了,一定要盘问清楚。

    杜川支支吾吾,心虚地不敢说话。

    倒是谷谷天真地说:“爸爸以前都不抱谷谷!可是妈妈生了妹妹之后,爸爸就变好了!就像妈妈那样,会抱谷谷,给谷谷做好吃的,送谷谷去幼儿园,大家都说谷谷的爸爸好温柔啊。”

    童言无忌,想到什么就说,但也最容易暴露问题,赵夏兰虽然很淳朴,但该有的小心思还是会有的。

    她眯起眼睛,注意到谷谷所提到的两点。

    第一,以前杜川都不抱谷谷,那就说明以前杜川根本就不会帮映安带孩子。

    第二,映安生二胎之后,杜川突然就转性了,对谷谷给予无微不至的照顾。一个以前不会带孩子的人,怎么会突然就对带孩子这么熟练?

    赵夏兰正在思索其中的异常时,杜川有些恼怒谷谷多嘴,便呵斥了一声:“谷谷,你不要乱说!”

    谷谷睁大眼睛,被印象中向来慈祥的妈妈吼了一声,有些委屈,奶声奶气地说:“谷谷才不是乱说呢!爸爸除了上班什么都不做,妈妈要在家里做好多好多事情!可是爸爸总说妈妈在家里当全职主妇哪里累了。”

    虽然有些名词的意思谷谷也不懂,但听的多了,照搬说出来也完全不是问题。

    “谷谷觉得妈妈好累好累的,扫地的时候妈妈过一会就要停下来捶捶腰。”谷谷是被妈妈带大的,知道心疼自家妈妈。

    赵夏兰慈祥地摸了摸谷谷的小脑袋,“谷谷是个好孩子,那谷谷知道妈妈动了什么手术吗?”

    一直问也问不出来映安做了什么手术,赵夏兰一看谷谷就爱说大实话,便打算从谷谷口中套话。

    谷谷不太懂手术啊的是什么意思,眼神有些茫然。

    “妈,你就别问了!我现在身体已经在恢复了,那些过去的事情一直纠结有什么用?”杜川不耐烦地出声。

    “哎嘿,我说你这个人就不对了,你妈妈千里迢迢过来看你,你就对你妈妈这态度?”吃瓜产妇们看不下眼,晴姐鄙夷地出声。

    胡语哼了一声,“阿姨,我跟您说啊,您可千万别信您女儿说的什么在这里过的很好的鬼话。你都不知道她那个婆婆有多奇葩哦!今天中午的时候……”

    “闭嘴!”杜川忍无可忍吼了一声,“今天我就想说了,你们这些女人也太八卦了吧?我家的事情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张嘴闭嘴就对别人的情况评头论足,你们烦不烦啊!可难怪你们的老公对你们不好呢!活该!”

    吃瓜产妇们都没想到这叫做‘映安’的产妇会突然发飙,但他说的话也太难听了。

    吕佳呵呵道:“我老公对我好不好大家有目共睹,你这个被婆婆虐待被老公骂还要帮着老公说话的贱女人有什么资格对说我这种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