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恶人自有恶人磨
    此为防盗章  “你?离婚!?你在做什么梦话!你这些年一直都在家里, 根本就没有任何工作的能力,你跟我离婚, 你只会饿死!我绝对不会离婚的,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你有没有想过孩子?有了两个孩子,你居然想离婚?”杜川果然勃然大怒,可是说这一番话却让甘映安险些就恶心吐了。

    他有什么立场对她说这种话?到底是谁自私?是谁不管孩子?

    杜川还真是一次又一次刷新她对他的认知。

    当初那个儒雅温和的男人,撕开了所有伪装之后,就是这么一个狗东西。

    甘映安都懒得继续扯下去,轻飘飘怼了一句:“哦。可是你别忘了,现在我是男人,而你,是一个刚生产过、经历过一次大手术、只能躺在床上坐月子照顾新生婴儿的二胎妈妈。”

    正准备挂断电话, 甘映安又补了一句:“对了, 我好心提醒你,现在你跟我对着干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你以为你的好母亲就会去照顾她的‘儿媳’?打赌吧, 我明天不去照顾你, 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来求我。”

    说完,甘映安懒得听对方的回复,直接挂断电话长按电源键,点击关机选项, 屏幕一黑, 世界一片安静。

    她长长呼了一口气, 脚步都轻盈了许多。

    互换了身体果然是天意, 给了她一个机会好好‘报答’他这些年的夫妻‘恩情’。

    **

    推开房门,甘映安特地平静了一下心情才迈开脚,从玄关拐出来之后,她就看到看到妈妈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正在把编织篮子里的蔬菜小吃等等一一拿出来,就整整齐齐地摆在茶几上,还进行了统一的分类。

    谷谷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小孩子向来睡得早,能撑到现在已经很勉强了。

    她也不知道该不该主动打招呼,毕竟现在她作为女婿这个身份也挺尴尬的,这么一个渣男形象真的不太好。

    可让甘映安非常意外的是,母亲的态度忽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变,居然朝她招招手,笑的非常慈祥:“过来,这些糕点什么的帮吃了吧,不然明天就坏掉了。”

    望着茶几上陈列着的可口小吃,都是她爱吃的,甘映安咽了咽口水。

    虽然母亲的笑容非常慈祥,可是这是对一个渣女婿的正确态度吗?小吃里不会放了泻药之类的要捉弄‘杜川’吧?

    “你杵着干嘛,怕什么?都是你爱吃的,妈可是从计划要过来的前几天就张罗着弄了。”现在的赵夏兰简直沐浴在圣光之下,散发着刺目的母爱光辉。

    甘映安觉得眼都要被闪瞎了,感到非常奇怪,总不可能是因为她以‘杜川’的身份带妈妈过来住五星级套房,所以妈妈很高兴奖励‘杜川’的吧?

    回想一下妈妈扇婆婆的那股儿狠劲儿,甘映安怎么想都觉得妈妈不可能对‘杜川’这么慈祥。

    等等,这些她爱吃的点心小吃,杜川爱吃吗?妈妈怎么会知道杜川爱吃什么?

    甘映安终于发现了疑点,哭丧着脸喊了一声:“妈……”

    赵夏兰马上板起脸,这变脸速度比川剧变脸还快,“谁是你妈!我可不是你妈!不要乱认亲戚!”

    “您,您发现啦?”甘映安低声下气,态度非常温顺,眉毛一挑一挑的。

    “我发现什么?我什么都没发现!我老眼昏花了,好端端的一个女儿因为生孩子被拿掉子宫也就算了,现在女儿都变成儿子了!”赵夏兰就是气甘映安不主动坦白,如果她没有及时发现的话,不就误伤了吗?

    为什么要把所有的痛苦都自己一个人承担?在婆家过的不好也不告诉家里人,身体出了问题跟杜川互换了身体这么魔幻的事情也不主动说,如果不是她留了心,岂不是把敌军当友军?

    甘映安心里一揪,果然是看出来了……竟然一天都没瞒过去,她跟杜川的漏洞也太多了。

    不过,她自己老妈她还是信得过,所以她此时只是委屈地垂着头,老老实实招供:“我也不知道怎么发生的……生二宝的时候在手术台上,疼的晕过去了,睁开眼之后,我就到了杜川的身体……也就是几天前的事情。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妈妈,我错了!”

    “知道错还不主动跟我说清楚?”赵夏兰白了她一眼,很明显还没被哄高兴。

    “因为这种事情,我怕吓着您,而且……我已经让您很操心了,不想再让您担忧。”甘映安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一句都快低不可闻了。

    赵夏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情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到啊!

    可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不信也得信了。

    “那妈劝你跟杜川离婚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其他都好说,跟杜川离婚这事儿绝对不能让步。

    甘映安抓了抓短发,伸手握住妈妈指甲泛黄,满是褶子的手,“妈,你放心,我一定会跟杜川离婚的,只是现在还离不了。”

    赵夏兰对此也非常理解,“毕竟你们现在是换了身体,这种这么玄的事情,没准哪天你们就换回去了。在换回去之前,得好好调养好你的身体,唉!都怪妈当初没有拦住你,如果以前狠心一点死活不让你嫁,就没这么多苦头了。”

    互换了身体这是一个非常蛋疼又现实的问题,是否会恢复原样还是未知数。

    假如换不回去,那离婚后,赵夏兰应该带谁老家?又假如说她把现在的甘映安带回家了,某一天突然换回来了呢?那谁去保证到那时候映安原本的身体就不会被作践到健康严重受损的地步?

    赵夏兰左思右想,总觉得怎么样都不是个办法,皱起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

    “还有另一个这个原因,我现在是丈夫,哺乳期期间,丈夫是不能提出离婚的,离婚的决定权在妻子的手里。我刚才打电话问过了,杜川现在可不愿意离婚。不过没有关系,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甘映安拍拍母亲的后背,“怪我以前被爱情蒙蔽了双眼,只希望现在看清现实还不迟!”

    “不迟不迟!只要坚定信念要离开,什么时候都不迟!”赵夏兰就怕她死脑筋不愿意离婚,“那在离婚前这段时间,也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杜川,我跟你说啊,妈妈已经想好要怎么折腾杜川了,我就这样……”

    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赵夏兰想整人的话那办法可是一套又一套的。

    甘映安听着老妈的悄悄话,都忍不住笑道:“妈,你真是太坏了!哈哈哈!”

    “那是!丈母娘吃过的盐比他吃过的米都多,他拿什么跟老娘斗!”赵妈妈叉腰,非常骄傲!

    **

    一夜过去,很多事情都变了样。

    甘映安起了一个大早,带妈妈和谷谷出去买了一份这边的特色早餐,吃饱后再慢悠悠地回酒店。

    她们都考虑到吴艺莲那边今天可能会闹事,所以并不打算马上就回家,不然这边的酒店退房,那边耍无赖不让她们住进去可就麻烦了,当然也不想看到吴艺莲那张恶心人的脸。

    今天是周末,甘映安也不用去上课,杜川那边有妈妈对付,以她的手段,绝对能在保证让身体好转的情况下对杜川施行精神折磨。

    这不,一大早她妈妈就憋不住打算带谷谷去医院恶心杜川了,所以她有大把时间放在翻译任务上面。

    杜川是要虐的,但是钱更要多赚。

    她要让杜川睁大狗眼看看,离婚后她是不是真的会饿死。

    杜川的翻译水平还没她高,接的这个文稿虽然是专业性比较强的文章,但是开的价格大约也就是千字一百,而且杜川前面翻译的在她看来还没什么水准,就像是在应付。

    这样的态度对待一份还算收入不菲的兼职,很明显是不太行的,所以甘映安会投入更多精力,力图做到最好。

    她跟妈妈讨论过,男性的身份要在社会上立足会容易许多。

    所以一定要趁着这段时间,以‘杜川’的男性身份用最快的速度重新融入社会,并且最大限度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

    这样一来,哪怕最后她会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她也可以靠现在锻炼下来的能力赚足够的钱养活自己和女儿们。

    至于男人,甘映安算是不指望了,她妈妈说的好,女人不管嫁不嫁人,都一定要自己的工作,自己赚钱才会有安全感。

    靠男人给自己安全感,简直就是傻子。

    男人算个屁,钱才是真爱。

    她以前就是傻了才会信杜川的鬼话,尽心尽力伺候他一家老小,还忍气吞声。

    书桌上零散地摆放着印着英文的文稿,因为刚好需要查一些资料,甘映安没注意,下意识就把手机开机了。

    才开机就疯狂传来短信提示声,连续响了将近三十秒钟。

    手机页面被未读短信弹出来的窗口占满,甘映安粗略一看,竟然有一百多条短信。

    最上面那条短信是发送人‘老婆’发过来的,也就是杜川。

    [你躲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所有杜家的亲戚都来找我的麻烦!都说我故意把你妈叫过来撑腰,说我受不得委屈,自家事闹到娘家那边也不知道丢脸,你知不知道他们说的有多难听!]

    哦豁?杜家的亲戚找不到她,这一大清早的就闹到杜川那边去啦?

    这真是……

    喜闻乐见!

    她已经去看过二女儿了,是个很健康的宝宝,虽然皮肤还是皱巴巴的看起来像一只小猴子,但是甘映安知道过几天二女儿就会变得非常可爱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病床上的病人醒来。

    甘映安和杜川属于自由恋爱,到今年为止,已经是他们结婚的第六年。

    如今,甘映安二十八岁,杜川三十岁。

    甘映安大学毕业后就和杜川结婚,之后工作一年多发现怀孕了,随着肚子越来越大,之后在杜川和婆婆的劝说下,便开始休产假。

    本以为孩子生下来之后就可以重新回到岗位上继续工作,婆婆也会帮忙带孩子,却没想到因为是女儿,婆婆重男轻女,所以根本不帮带孩子。

    为了孩子,甘映安只好狠心辞了大学讲师这份工作,当时不少朋友都觉得她真是脑子被驴踢了,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年助教时期,才被聘为讲师几个月正是大展身手的时候,居然浪费大好资源去当一个全职太太。

    可是婚姻就是必须有人要做出牺牲的啊,她坚持要去工作的话,谁帮带孩子?没有人牺牲的话,家庭还怎么维持下去?

    甘映安一直都是这样进行自我安慰的。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许多事情都变了。

    自我安慰也无法再欺骗自我。

    甘映安失神许久,久到当她回过神的时候,病床上她的身体已经悠悠醒来。

    经过几秒钟的茫然后,那人猛地弹起来,随后又嘶声叫着“疼疼疼”马上又躺回去。

    甘映安还是第一次用别人的耳朵听到自己的声音,觉得非常新奇,当然现在的重点并不是这一点,而是……

    现在在她身体里的人是谁?

    甘映安俯身把那人的手压住,不想让对方因为情绪激动而把插/在手背上的针头扯掉。

    她也不主动开口说话,就等着床上的人清醒过来询问情况。

    “我……”那人出声了,只发出一个音节,听到不属于自己的声音后,马上就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顿时露出一种见鬼了的表情。

    “这是……这是什么?”这人试图用手摸一下鼓起来的胸口,被甘映安一手拍掉。

    她冷着脸说:“不要乱摸别人的身体。”

    因为用着杜川的身体,说话的声音也是男声。

    她自己都有些不太习惯,而床上的人听到她的声音后,更是惊讶的抬起头,试探性的问:“映安……是你吗?”

    甘映安皱起眉头,也试着问:“杜川?”

    对方痛苦的合上双眼,点了点头。

    所以,果然是互换了身体吗?

    病房里突然陷入寂静。

    她甚至忘了去帮杜川叫医生过来再看一下她这个身体的情况,现在的情况真的太难想象了。

    原本生了孩子动手术要躺在病床上的人,明明应该是她,可现在生了孩子经历手术病怏怏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杜川。

    这就好像她和杜川吵架时说的一句话变成了现实:你说我生孩子疼的要死只是矫情,某一天等你经历了,你再跟我说矫情不矫情!

    甘映安的思绪飞远,杜川的神色也有些茫然,不知在想些什么。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甘映安轻声问。

    这种事情本来就没什么道理,想换回来也看命,除了平静接受,还能怎么办?

    杜川动了动苍白的唇,没能发出声音,刚经历过手术的身体还非常虚弱,再加上生孩子透支了体力,浑身都在疼。

    这具身体……完全不像他自己的身体那般强壮有力,现在连抬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宛如废人。

    那是一种怎么样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痛疼呢?当他恍惚之间接手这具身体的时候,觉得自己仿佛在经历车裂之刑,疼到想马上晕过去,比他平时不小心夹着蛋还要疼上不知多少倍。

    至少在杜川看来,恐怕是人类无法忍受的疼痛。

    耳边有人庆幸的惊呼他听不懂的话。

    -产妇醒过来了!加油,用力!很快孩子就出来了!

    -千万不要再晕过去了!

    这些人在说什么?杜川恍恍惚惚之间,听着这些人的话,试图用力,突然感到一身轻松,周围的声音又飘远,隐隐听到一些类似‘大出血’‘手术’‘切除子宫’之类的字眼。

    还来不及细想……他的眼前就陷入一片黑暗。

    再醒来,面对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局面……身体不是自己原本的身体,自己的身体里面住进了一个未知人士,坐在病床边上,神色迷茫。

    “我生二宝的时候,疼得受不了,撑不过去,晕倒了。”甘映安主动解释道,“然后晕倒再醒来,就到了你的身体里。当时产房外面,你和你妈正在为是否要为我的手术签字而闹矛盾。”

    甘映安觉得,这些事情总要跟他说清楚的,比如说她用着他的身体打了婆婆一巴掌之类的。

    反正不管如何,这种事情都不可能瞒住不说的。

    “我只听到护士说产妇产后大出血,需要切除子宫,否则性命不保,而你妈一直反对,阻止我签字,所以我气急之下,打了你妈一巴掌。”甘映安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杜川的表情。

    果然,在说到打了婆婆一巴掌的时候,杜川的眼里有些不满,但不知道他接下来又想到了什么,竟然轻叹一声,“嗯,我不怪你。”

    哪怕到了现在,手术的伤口还在发疼,双/腿/之间的部位就好像被人用一个倒钩狠狠剜下一块肉,仿佛随时都会流血不止。

    她以前生孩子,住在医院,躺在病床上,经历的种种……就是这样的吗?

    杜川想到曾经在她生谷谷时候,他的所作所为,一时间,竟然不敢面对甘映安。

    当他也躺在手术台上,生死握在别人手里时,他无法责怪甘映安的任何做法。

    甘映安非常意外杜川的回应,自嘲地笑笑:“对,毕竟现在在这个身体里的人是你,如果我不坚定一点,有生命危险的人或许就是你了。毕竟我也不知道在我穿越到你身体之前,你是打算签字还是不想签字。”

    “老婆……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杜川慌忙解释,觉得筹集好像被剥/光了站在甘映安面前被审视。

    她好像看透了许多,突然浑身是刺儿,这种变化让他感到不安。

    他当时确实有一瞬间的犹豫,但是他还是想签字的,只是被情绪激动的母亲推开了。

    跟孩子比起来,很明显她的命更重要,他自认为他是这样想的。

    甘映安摇摇头轻笑,岔开话题,“你先休息吧。想吃什么东西,我去给你做。”

    这么一说,杜川还真的觉得饿了。

    他想也没想就把自己平时爱吃的菜色报出来,“辣子鸡丁,麻婆豆腐……”

    他才报了两个菜名,甘映安就皱着眉头打断,“杜川,你刚做完手术,而且还在做月子,这些你以前喜欢吃的东西现在都不可以吃,辛辣食物吃了对身体不好。而且因为子宫切除手术,你只能吃流质食物。”

    坐月子?子宫切除?他?

    杜川一脸茫然,还没完全适应自己此时的角色,想想又觉得有些丢脸,他一个大男人……竟然穿越到自己老婆的身体里,经历了一次生产的过程,从鬼门关里逛了一圈,最后出来坐月子?

    什么食物对现在的他才是好的?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他从未照顾过曾经坐过月子的她,毕竟有他母亲一个人照顾她已经足够。

    而他的任务就是在外面努力赚钱养家。

    “我,我不知道吃什么对现在这个身体比较好。”杜川颓然地回道,神色讪讪,已然有些愧意。

    甘映安收拾着东西,轻轻推了一下趴在床边睡觉的大女儿。

    大女儿朦朦胧胧醒来,一睁眼就看到病床上已经坐起来的母亲,高兴的要扑上去,及时被甘映安拦住,“谷谷,不可以用力扑上去,现在爸……呃,妈妈的身体非常虚弱,需要我们好好照顾妈妈。”

    她习惯用温和的声音对女儿说话,现在用着杜川的身体,她也下意识这样说话。

    语气柔和,但是并不会显得娘气,谷谷一下子就听呆住了,眼冒星星崇拜的看着甘映安。

    用别人的眼睛去看平时连叫自己爸爸都怯弱的女儿突然之间对他如此崇拜,也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杜川还在感叹,心存侥幸的想着,说不定这次事情会让他跟家里孩子的关系变好。

    谷谷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上去用自己的小手握住妈妈的手,“妈妈终于醒了!妈妈睡了好久好久啊。对啦,妈妈,谷谷有妹妹啦!”

    谷谷平时最喜欢向甘映安撒娇,甘映安也非常宠着这唯一的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

    只是谷谷却很少向杜川撒娇,每次女儿对妻子笑嘻嘻,像个小大人一样,杜川总是有种自己才是外人的感觉。

    但现在谷谷居然主动朝他伸出了短短的手臂,用软绵绵的声音撒娇,让杜川突然之间才体会到做父亲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

    杜川尝试着抬手,摸了一下谷谷的小脑袋。这个动作,他想做很久了,因为女儿每次都不亲近他,他也拉不下脸去主动找女儿,久而久之,关系也就越来越淡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