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唐初瑶被休
    “夫人莫惊慌,小生有礼了。”这时,从里面的一扇门里走出了那个恶少,看着唐初瑶,满脸赖笑。

    “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唐初瑶惊慌的看着恶少,只见他满脸油光,长得像猪一样,两片薄嘴唇咧开,像恶煞一样。

    “我马上就是你最亲近的人了。哈哈,这里四下无人,夫人就是叫的在大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不过,夫人叫的越大声,小生就越兴奋。”恶少看见唐初瑶满眼惊慌,更觉得可爱,一下就扑了上来。

    “你不要过来,佛门清净,你做着龌龊之事,不怕天谴吗?”唐初瑶拼命的躲闪。

    “我做,哈哈,等会就是夫人与我一起做这龌龊之事了,要天谴都有夫人陪着,小生又有何惧,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恶少追着唐初瑶,说着无耻下流的话,“夫人莫跑,让为夫好好疼疼你。”

    “来人啊,救命啊。”唐初瑶很是绝望,大声的喊着救命。

    恶少扑倒唐初瑶,就在恶少快要得手的时候,窗子猛地被踢开,一个人影闪了进来。只见来人一脚将恶少踢开,迅速的制服了那恶少。

    “姑娘你没事吧,”男子低头询问唐初瑶有没有受伤。那恶少趁机从窗户逃了出去。

    “可恶,让他给跑了。”那个人来不及追恶少,只得先将唐初瑶从屋里救了出来。

    唐初瑶这才看清楚,救她的人是一个气度不凡的青年男子。男子这才看清唐初瑶的面容,呆愣住了。

    “公子?”唐初瑶有些窘迫,视线也无处安放。

    “抱歉,是在下失礼,唐突姑娘了。”男子慌忙的放开唐初瑶,表示歉意,懊恼着自己这样和那登徒子有何区别。

    “在下赵世成,路过此地听见姑娘呼喊,救人要紧,就没有顾及礼数,多有得罪。”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初瑶还要公子出手相救,不然还不知道发什么样的后果。”唐初瑶赶忙道谢,又想到自己刚才差点就惨遭凌辱,不由失声痛哭。

    “姑娘,莫要再伤心,现在不是没事了吗。”赵世成见状急忙安慰。

    “妾身唐初瑶,家夫陆文放,家住越州城陆府。今日本是来上香礼佛,谁曾想遇到这等事情。”唐初瑶就把这事情的前前后后向赵世成说了。赵世成听闻唐初瑶已成婚,心中不住的失落。

    “陆夫人孤身一人,一介弱质女流,若是在一人孤身回去,恐那贼人没有走远,在循着机会加害夫人。夫人若不弃,在下愿护送夫人回家,也好向夫人家人解释情况。”赵世成见唐初瑶一个弱女子,实在不放心她一人回去,便决定亲自将唐初瑶送回陆府,并说明情况。

    到了陆府,赵世成说明了前前后后,陆文放十分心疼。可陆母却指责唐初瑶水性杨花,不守妇道,又埋怨唐初瑶给家族蒙羞。

    又过了几日,陆母又找了一个尼姑给唐初瑶算命,得出的结论是:与陆文放八字不合,会阻碍陆文放仕途上的发展,严重了会给陆文放带来杀身之祸。陆母一听,决定,无论如何,都必须让陆文放休了唐初瑶。陆文放无奈妥协,只得提出说先将唐初瑶送回娘家在做打算,陆母才缓和下来。其实陆文放并没有将唐初瑶送回唐府,而是安排在一个别苑,隔三差五还与其相会,然而纸还是包不住火,这件事还是被精明的陆母知晓。

    陆府。

    满天的乌云黑沉沉压下来,树上的叶子乱哄哄的摇摆,地上的花草却笑得浑身抖动。突然哗哗下起了倾盆大雨,雷声由远处传来,声声作响,雷越打越响,豆大的雨点开始稀稀疏疏,随后越来越大,越下越密,地上的积水越来越多。一条条雨丝编织成一张“雨网”,笼罩着整个越州城。

    “母亲,孩儿错了,孩儿不该瞒着母亲。但是孩儿真的很喜欢瑶儿,母亲你以前不是也很喜欢瑶儿吗?求母亲让她留下吧。瑶儿只是暂时没有孩子,我们以后会有孩子的。”陆文放跪在地上请求母亲。

    “住口,你这不孝子你是要气死我吗。这不是孩子不孩子的问题,她和你八字不合,她会克死你的。她会让我们陆家绝后的,我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陆母很生气的指着陆文放。

    “母亲,求您不要赶初瑶走,只要不要让初瑶和阿放分开,初瑶什么都愿意干。求求母亲。”唐初瑶不住的磕头,头都可破了。

    “喀嚓!”又一个大炸雷!好象炸裂了天河,一道道电光划过,树枝在风雨中发狂的摇摆。房顶腾起一团团白雾,房檐的水流像高山瀑布般泄下来。

    “放儿,她留下来只会害死你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同意她留下来。今天,你要是不把她休了,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陆母激动地指着墙。陆文放赶紧冲过去抱住陆母。“母亲不要。”

    “今天,我和她只能留一个,你自己选。”陆母指着唐初瑶逼着陆文放做出选择。

    “母亲,求求你不要。”陆文放看着满脸泪水,额头血肉模糊的唐初瑶,在看着一脸决绝的母亲,真的无法做出选择。母亲养育他很辛苦,他不能如此不孝至母亲的生死于不顾,陆文放看着唐初瑶,别过头,闭上眼睛不忍心再看唐初瑶,痛苦的喊道,“拿笔墨来。”瑶儿,对不起。

    “不要,阿放不要。”唐初瑶不住的摇头,看见陆文放闭上眼睛的瞬间,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阿放,没有你我一个人还怎么坚持,阿放,不要。

    陆文放流着眼泪写下休书。

    “唐初瑶,有夫陆文放,因其婚后多年无所出,故立此休书休之,此后各自婚嫁,永无争执。恐后无凭,自愿立此文约为照。

    愿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扫娥眉,巧呈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