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她在怕他
    但是她还是没敢转头看慕容烨,她只想离开,早知道就叫飞廉一起就好了,这样她也会有底气一些的。

    “我不干嘛,就是吃多了,溜达溜达消消食,我真的只是路过,我马上就走。”柳潇潇捂着脸往前走。慕容烨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拉置跟前。

    “你看到了什么?”

    柳潇潇被迫的睁开眼睛看着他,心里很害怕,她从他的眼里什么都看不到,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她慢慢的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一直往身上开始蔓延,让她遍体生寒,如坠冰窖。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真的。”柳潇潇被他看的连慌都撒不下去了。

    “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我发誓,我谁都不说,飞廉也不会说的。”

    柳潇潇用一直手做发誓状,她真的快要哭了。她就怕慕容烨说一句,只有死人才不会说出去。

    慕容烨感觉到了她的颤抖,她在怕他了。他松开了她。握剑的手不自觉的用力。他没有和她开口解释。

    柳潇潇感觉手上的禁锢消失了。赶紧落荒而逃,连句解释都没有。

    白幕出现。“王爷,为什么不和柳姑娘解释一下?”

    “没必要。”慕容烨将剑递给白幕,走回院子,尸体早已被人清理了,地上也清洗过了,根本无法让人想到上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

    慕容烨想着,她害怕他,就会远离他,这样或许对他们都好。

    柳潇潇跑回房间关上房门,背靠着房门,大口的喘着气,慢慢的滑下来坐在了地上。

    她慢慢冷静下来,不对啊,她到底在怕什么?她这么怂的跑什么?慕容烨肯定不会杀她的啊,先不说她救过清嘉,他七嫂的命还指着她救命呢。

    于公于私,他都应该不会杀她,更何况他要是真想杀她早就动手了,就不会在那里和她废话半天了。

    只是当时,慕容烨身上的气息太吓人,就像来自地狱的死亡气息,让她的身体不自觉的充满恐惧,满脑子的只想逃离他。

    她在思考慕容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看来她对他的了解还是太少。

    柳潇潇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慕容烨,不管怎样,她都会觉得有些尴尬。索性就留了一封信,就带着楚飞廉一大早就悄悄离开了。

    信中大致就是讲她去灵枢阁准备一些药材和治疗方案,因为时间紧,所以走得比较急。等治疗完了,她再回来,望见谅之类的。还有寻仙楼的事情,就拜托慕容烨了。

    慕容烨收到信,以为只是柳潇潇逃离他的借口,他想着柳潇潇大概再也不会回来了吧。但是他还是很用心的帮她处理寻仙楼的事情。

    柳潇潇呆在灵枢阁和老阁主苏文昌研究了大半个月,终于解了瑞王妃身上的失心散的毒。

    瑞王妃也慢慢好起来,只是慕容瑞因试毒导致下半身瘫痪,幸而也是保住了性命,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至于诊金,柳潇潇只要了一半,就这一半,她都赞叹慕容瑞的阔绰。柳潇潇要求慕容瑞对外只要说是灵枢阁治好就行了,千万不要提起她。

    慕容瑞夫妇不知道为何,柳潇潇只是解释一句,不想太过出名,只想平平淡淡。她不知道因为慕容烨,她在京城早就出名了。

    一切终于结束了,柳潇潇带着楚飞廉回到烨王府,想着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个好觉了。

    等到柳潇潇出现在慕容烨的面前时,慕容烨心中很讶异。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柳潇潇还会回来。

    柳潇潇回来刚好赶上饭点,当她出现在饭堂时,他们都很是齐刷刷的看向柳潇潇。画面仿佛都静止了。

    柳潇潇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怎么都不认识我了?刚刚我来的时候,门口的人都不认识我了,都不让我进来了。

    后来,还是我和飞廉用轻功飞进来的。一大帮侍卫都围上来了,那阵仗都吓死我了,还以为要打一架呢。后来,还好白幕来了。”

    清嘉揉揉眼睛,使劲的眨眨眼睛,确定不是幻觉。他开心的跳下椅子,奔向柳潇潇,一把抱住她的大腿使劲的蹭着。

    “柳姐姐,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我好想你啊,你为什么都不说一声就走了。”

    柳潇潇扒开他的手,蹲下来看着他,笑着捏捏他的脸。

    “我也想你啊,我不是在信里说过,等把你七伯母治好就回来。你爹没告诉你吗?”

    清嘉摇摇头,“爹爹说,你可能不会回来了。”

    柳潇潇站起来看着慕容烨。“慕容烨,你说过会包我吃住,直到我离开京城的。难不成你想食言?”

    慕容烨盯着她,眼神充满探究,柳潇潇被他看得感觉毛毛的,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慕容烨看到了她的动作。

    “你为什么回来?”声音带着冷冽之气。

    柳潇潇反应过来,她有楚飞廉在还怕什么,这么想着她便有底气多了。她昂首挺胸向前迈了一大步。坚定地说着。

    “我为什么不能回来?我还没有离开京城呢,我是来让你兑现承诺的。你不能因为我治好你的七哥七嫂,你就想赶我走。我们可是拉过勾的,你不守承诺就是小狗。”

    慕容烨放下手中的碗筷,起身慢慢向柳潇潇走来,柳潇潇立马就怂了,她躲在楚飞廉的身后,拿楚飞廉当成盾牌。

    楚飞廉觉得他们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而且,最有可能就是在那一天晚上,至于什么事情,她要是会说早就说了。所以估计他也问不出来什么。

    慕容烨走过他们身边,没有看他们一眼。只是说了两个字。“随便。”脚步也没有任何停顿的离开了。

    柳潇潇看着他离开,深呼吸的吐出了一口气。

    楚飞廉笑着看她,“你为什么那么怕他?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说出来让我帮你一把。”

    柳潇潇激动地说道,“我怎么可能会怕他,开什么玩笑。你眼神不好了吧。要不要我给你开服药,好好的治治你的眼睛。”

    楚飞廉只是笑着看着她,意料之中的回答。

    柳潇潇走到桌边坐下,指挥着丫鬟给她拿副碗筷。等她吃饱喝足准备就准备去睡觉。被楚葵嫌弃,刚吃就睡像猪一样。

    柳潇潇也不在乎,难得没有去反驳楚葵。柳潇潇睡前,特意嘱咐只要她没睡醒,千万不要去叫她,她要睡到自然醒,她要把这些日子缺的觉都给补回来。

    柳潇潇这大半个月来每天都睡得很少,睡得也不是很安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