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表白,被拒?
    “既然是柳姑娘赢了傅延年,那无极只好遵守承诺了。”魏无极笑道,本来只是开玩笑,现在正好可是很好的借口呢。“无极就遵守承诺,娶了柳姑娘。”

    柳潇潇正在吃葡萄的,一听这话一不小心被卡着喉咙了,她不停的咳嗽,脸都红了。魏无极走近拍了她的背一下,她将葡萄吐出来了。

    “听到要嫁给本太子,也不用如此激动。”他笑的黠促。柳潇潇生气的推开他。“你做梦去吧。”这次魏无极反而不气了,因为他娶定她了。

    “她不可能会嫁给你的。”慕容烨冷静的出声。

    清嘉和楚葵内心很激动,爹爹威武,就是才不会嫁给他。

    大臣们看着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究竟谁才会赢。当然,他们肯定是站在自家王爷这边的。

    柳潇潇跑到慕容烨那里。“他说对,我是不可能会嫁给你的。”

    魏无极道,“难道你们成亲了?”

    “没有,为什么这么问。”柳潇潇想也没想的回答。

    “既然没有成亲,那姑娘就是未嫁的女子,那我就能求娶了。姑娘的过去,本太子可以不在乎,只要姑娘愿意嫁给我,你就是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姑娘可要好好想清楚。”

    他认为,没有几个女人能够拒绝这样的条件,和慕容烨在一起,顶多就是一个王妃。这种答案还用想。他认定柳潇潇一定会答应他的条件。

    可偏偏不了解她,她要是想做太子妃,想做皇后,她早就嫁人了。

    柳潇潇说道。“哦,可是我不喜欢太子妃之位,也不喜欢皇后之位。我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你想娶我,放不放的下你的太子之位呢?放不放的下你的权势地位呢?”

    柳潇潇笃定魏无极放不下。他要的太多。

    “你要自由,本太子可以陪你出游,给你自由。”魏无极刻意忽视她后面的话。笑话,她凭什么值得他为她放弃一切。

    “也就是说,你放不下你的太子之位了。”他想不提,柳潇潇偏偏提出来。

    魏无极索性不在她这里纠缠,她愿不愿意已经不重要了。晋国皇上必须答应就行了。

    他向慕容凛说道,“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魏国诚意与晋国联姻,求娶柳潇潇为妻,不知陛下以为呢?”

    柳潇潇紧握拳头,气愤的看着魏无极。太过分了。

    慕容烨拉着柳潇潇的手,小声道。“有我在,不用怕。”不只为何,听着慕容烨的话,她竟会有片刻的心安,好像有他在真的什么都不用怕了。

    “这,”慕容凛看着慕容烨,她是老九喜欢的女子,看老九的样子就知道老九肯定不会同意的。“联姻之事,事关重大,还是容后再议吧。”老九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无极许诺输了就会迎娶她,如果不娶,岂不是要失信于天下。这样魏国以后如何立足。

    而且,我魏国诚意与晋国联姻,晋国这样推三阻四,是不把魏国放在眼里,觉得我魏国太子配不上她?”魏无极怒道。

    傅延年也没想到太子会突然要提起联姻,他看着柳潇潇明显的不愿意,他是臣子,也不能阻止太子的任何决定。他有心想帮她,却也带着臣子的无奈。

    这事如果处理不好,可能会兵戎相见,虽然他不怕,但为了一个女子发生战争,太不值得了。

    慕容凛身为帝王自然知道如何取舍,就算老九愿意为她去战,他也不会同意的。太儿女情长也会丧失理智。

    慕容瑞夫妇都很是担忧的看着柳潇潇,毕竟柳潇潇帮过他们,可是他们又无能为力。

    “只要你不想嫁,谁也逼不了你。”慕容烨对着柳潇潇说道。“有我在不要怕。”慕容烨将柳潇潇被风吹在脸上的发丝别到她的耳后。

    “那你们是要因为我,而两国交战了,你也不怕吗?为了我,不值得的。”柳潇潇看着慕容烨的眼睛。

    “你值的。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慕容烨摸摸她的头,很认真的说。柳潇潇恍惚,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开始在她心里扎根慢慢开始发芽。

    “那我不就成了红颜祸水了。”柳潇潇笑着拿下慕容烨放在她头上的大手握住。她说道,“我可不想让你成为千古罪人。因为我,然后背上不顾国家、不顾百姓死活的骂名。”

    “你想做什么?你放心,我不会答应嫁给他?”

    慕容烨抓住她的手。柳潇潇拍着他的手道。

    “放心,他娶我,做梦去吧。我有分寸的。再说,不是还有你愿意为我而战吗。有你在呢,我什么都不怕。”

    柳潇潇冲着慕容烨笑着。慕容烨松手,她要是敢嫁,他就去抢亲。

    柳潇潇慢慢的走到中间,在慕容凛开口前,说道。

    “太子殿下说的没错,婚姻大事是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可是很不幸,我没有父母。”

    “那你什么意思。”魏无极沉着脸说道,他倒要看看她能说出什么来。

    “所以,我的婚事我做主。”

    柳潇潇在他发火之前,话锋一转,“不过,我有一个义兄,算是能算的上是我的长辈了吧。只要他能同意,我一定不会有什么意见的。但要是他不同意。你们谁都不可以逼我。”

    “他是谁?他在哪?本太子去向他提亲。”魏无极说着。

    他不觉的她的哥哥能够拒绝。再说还有晋国皇帝在,就算他有通天的本事,谅他也不敢抗旨。就算他不愿意,也担不起两国交战的罪名。

    她当然知道他们心里都在想什么。真当她傻吗?柳潇潇莞尔一笑,道。

    “秦国,楚慕然。”

    柳潇潇的声音就像一道惊雷炸的平地一声响。现场沸腾了。

    秦国丞相楚慕然。那是一个神奇的存在。笑里藏刀,绵里藏针。言笑晏晏、觥筹交错间,几座城池就没了。为人处世滴水不漏,说话、做事,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行事果断,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谁也不敢去得罪他。不然,不死也脱层皮。

    “天呐,楚慕然是她义兄?怪不得她对他那么感兴趣。”慕容澈惊讶道。

    原来她那句她配得上任何人不是大话。单以楚慕然的身份,虽然他只是一个丞相,但是四国没有几个敢不将他放在眼里的。

    魏无极脸色很难看。“本太子从未听说过他有一个义妹,撒这样的谎,未免也太拙劣了吧。”如果真是楚慕然,那就真的悬了。

    “他很快就来了。我有没有撒谎,到时候一见便知。”

    柳潇潇说道,“而且,我还要告诉他,你无耻逼婚。我从未答应过我赢了就要嫁给你的这种话。你当现场的人都死了吗?我赢了,你不给我好处也就罢了,还要逼婚。我从未见过,你这种无耻之徒。”

    慕容凛有些后怕,幸好他没对她做什么,毕竟楚慕然还是不要轻易的得罪的好。现在魏无极虽然是在不知情的情况得罪了,他也乐的看戏。

    他倒是相信柳潇潇的话,毕竟谁会有胆子在这种场合下,撒这么大的谎,又不是嫌命长。

    魏国本来就势微,一直在秦国面前抬不起头来,若是一个不小心惹恼了楚慕然,发兵攻打魏国那也会吃不消的。楚慕然做事有时候是不讲道理,全凭喜好的。

    他不想得罪楚慕然。魏无极转脸笑道,“一切都是误会,刚刚不过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还望姑娘见谅,无极向姑娘陪罪。”大丈夫能屈能伸。

    “玩笑?我可不认为这是玩笑。你觉得我捅你一刀,在和你说一声对不起,你就能原谅我。”柳潇潇说道。

    “只要姑娘能够消消气,这样有何不可。”魏无极笑道。“来人拿剑来。”

    这下换柳潇潇害怕了,他太可怕了,她就随口一说而已。柳潇潇还是去求助慕容烨。

    她拽着慕容烨的衣服,求助的看着慕容烨。慕容烨低头看着她的手,他笑着握住她的手。“没事,不用怕。”柳潇潇安心的笑着点点头。

    其他则是惊讶的揉揉眼睛,我刚刚没看错吧。烨王爷笑了?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皇兄,潇儿累了,臣弟就带她,先行告退了。”慕容烨向慕容凛道。

    慕容凛知道是托词,不过,点头也同意了,不然这场闹剧不知该如何才能收场。

    “谢皇兄。”慕容烨行礼之后便拉着柳潇潇的手离开了,之后的事情他可管不了。

    等到他们离开宴会,来到一处长廊,柳潇潇生气的甩开慕容烨的手。

    楚葵和清嘉看着也是一愣一愣,刚刚不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翻脸了。清嘉想要过去,被楚葵拉走了。“大人的事情,小孩别插嘴。”清嘉就这么不情愿的被拉走了。

    慕容烨看着柳潇潇,没有说话,就像是在等柳潇潇解释原因。

    “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不想和我做朋友吗?为什么要帮我?”柳潇潇生气问着他,秋后算账还真是她喜欢做的事情。

    慕容烨走进柳潇潇,柳潇潇看着她不自觉的心虚的后退着,直到后面是一堵墙,她退无可退,她正想抬头有底气一点的询问。

    她刚一抬头,就感觉到他俯身探下来。慕容烨的唇贴上了柳潇潇的唇。

    柳潇潇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一时间忘了推开。四瓣红唇紧贴在一起,慕容烨闭上了眼睛,双手抚上她的脸,加深了这个吻。他在柳潇潇反应过来之前,送开了。

    “你现在明白了吗?”慕容烨看着柳潇潇目光灼灼,他不想在等了。“我不喜欢你,因为我爱你。”

    柳潇潇捂着嘴,她这算是被调戏了?还是被表白了?她被强吻了,她应该生气的,不知为何,柳潇潇心里却不是很生气。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不想和你做朋友。”慕容烨看着柳潇潇,眼里的深情毫不掩饰的完全展现出来。“我想娶你为妻。一生一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柳潇潇突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她有些不知所措。她感觉自己根本就无法回应这份感情,她选择了逃避。她需要冷静一下。

    慕容烨看着她,柳潇潇只觉自己无处可避。“我现在心里很乱,让我自己冷静一下,不许跟着我。”柳潇潇走了几步,阻止慕容烨跟着她。

    慕容烨止住脚步,却又担心她会出什么危险。不让跟,他可以悄悄的跟着。

    皇宫很大,柳潇潇就那么漫无目的的走着,在这偌大的皇宫里,柳潇潇突然觉得自己孤立无援。

    她清楚自己不讨厌慕容烨,甚至还有一些喜欢,他虽然从未明说,但她细细想来,就知道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方法宠着她,护着她,让着她。他从未隐藏对她的喜欢,只是他从来不说。

    其实她早该发现了,只是她一直刻意的忽视。她曾经告诫过自己,千万不要再喜欢皇室的人了,有了一次的教训还不够吗。她还能在赌一次吗?她不想在继续了。她不想再赌了,她输不起。

    柳潇潇打定主意,目光坚定。趁着现在还不晚,长痛不如短痛。柳潇潇一路询问着出了宫门。柳潇潇离开皇宫之后,就直接打听着去了寻仙楼。之后,就在没有出来过了。

    柳潇潇连烨王府都不愿意回,直接让梁洛明找人去拿回自己的东西,顺便通知楚飞廉。梁洛明有些担忧的询问,柳潇潇并没解释,梁洛明也只好照做。

    柳潇潇说完一切,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慕容烨看见了,心里觉得很凉,她真的要做的这么绝情吗?她难道就真的一点点都不喜欢自己。

    他料到自己一旦说了,她就可能会和自己划清界限,但他心里还是存着那么一丝侥幸,她也喜欢自己,看来还是自己想多了。慕容烨自嘲的一笑。然后,绝望的离开了。

    柳潇潇就像乌龟把自己缩在壳里那般,将自己关在房里,关了两天,吃的东西也比较少。楚飞廉实在看不下去她那么颓废。

    “你要这样多久?到底发什么事情了?别和我说,你是因为魏无极的逼婚。你连公子的名号都搬出来了,谁还敢为难你。”楚飞廉说道。

    “哎,飞廉,你不懂的。我现在心里乱的很,你让我静静可好。”柳潇潇无精打采的说着。

    “你连烨王府的东西都搬出来,看来是和慕容烨有关了。”楚飞廉说着,“他和你表明心意了。”

    柳潇潇惊讶的抬头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喜欢我的,为什么你不说?还有苏苏也说的是他对吧。”

    “他表现的很明显,你如果不刻意忽视的话,以你的敏感程度应该早就发现了。你只是不愿意去相信,你一直在自欺欺人。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要自欺欺人到何时?”

    楚飞廉的话就像针一样,句句扎心。是啊,自欺欺人,因为害怕被伤害,所以不愿意接受新的一份感情的。将所有的好的、不好的,统统都拒之门外。

    没有期待,不去付出真心,就不会被伤害。

    “你打算就这样躲一辈子。”楚飞廉看着颓废的柳潇潇。

    “我没有躲,我只是在思考一些问题。我的脑子里太乱了。”柳潇潇说道。

    “那你理清楚了没?都理了两天了,都要发霉了。”楚飞廉说道。“你不饿吗?”

    “差不多了吧。”柳潇潇不确定的说着。

    “那我们出去,晒晒太阳去去霉,在顺便吃点东西吧。你要是饿瘦了,公子会说我没有照顾好你的。”

    楚飞廉拉着柳潇潇走出门。与其让她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胡思乱想,还不如让她去外面分分心的好。说不定就想通了。

    柳潇潇吃完饭就被楚飞廉拉出去溜达了。虽然柳潇潇出门了,但是她还是对什么都提不起劲。

    京城一家视野极好的酒楼内,京城景象尽收眼底。

    “九哥,你别喝了,你这两天怎么总在喝酒呢。那个柳潇潇呢?你怎么不陪着她呢?她好像也不在你府里,她去哪了?”

    慕容澈看着不停灌酒的慕容烨,不对劲。

    慕容烨一听见柳潇潇的名字,浑身散发着冷气。明明还是夏天,慕容澈却觉得,很是寒冷。

    慕容澈试探的问着,“九哥,你们吵架了?”慕容烨的眼神射向他,吓的他一抖。慕容澈就明白了,他们俩肯定出问题了。

    “九哥,女人都是要哄的。说几句甜言蜜语,送送小礼物,她们就开心了。时不时的制造一点小惊喜,她都能笑成一朵花的。你不要总板着脸。”

    慕容澈以他的经验开导着。

    “你喜欢她,就去和她说,就去高调的表白,示爱。把她推到墙角,对她深情的说,我爱你。保证她会当场,感动的涕泪纵横,对你死心塌地。信我的总没错。”

    “我试了,没用。”慕容烨喝了一杯酒说道。慕容澈吓得一个没坐好,掉地上了。他爬起来看着慕容烨说道。“你是说,你向柳潇潇表明心意了,然后她拒绝你了?”

    慕容澈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一样。天啊,九哥,第一次表白,竟然还被拒绝了。

    “她为什么会拒绝啊。这样的场景没道理会拒绝啊。”慕容澈想不通。“除非”

    “除非什么?”慕容烨抬眼问他。

    慕容澈站起来在屋子走动着。

    “两种情况?一是她根本就对你毫无感觉,所以你做的一切,都不会激起半点涟漪,反而还会厌恶。她有没有厌恶你?”慕容澈转头看着慕容烨。

    “接着说。”慕容烨没有回答。

    慕容澈只好收起八卦的心思,接着说道。“这第二就是,她有喜欢的人了。女人一般心里有了一个人之后,其他哪怕再好的男人,她都很难心动。

    或者说,她受过情伤,还对之前的男人念念不忘,哪怕他们现在已经分开了。如果再遇,说不定那个男人说几句好话,哄两句,她就回心转意了。”

    慕容澈真的很好奇。“九哥,以你的判断,她是哪一种?”

    慕容烨没有给他答案,只是一个人喝闷酒。难道她还在对他念念不忘?慕容烨想到柳潇潇生病的那次。

    小齐子,是她念念不忘的人吗?就是她无法追上步伐的那个雄鹰吗?

    慕容澈见慕容烨根本就理他,明明叫他一起来喝酒,却偏偏自己一个人喝闷酒,真不知道叫他来干嘛。

    他无聊的看向窗外。说不定还能看到美女养养眼也好。哎,他看到了什么?慕容澈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

    “九哥,你看,那不是柳潇潇吗?”慕容澈叫着慕容烨。

    慕容烨终于不是没有反应了,他起身来到窗边,想看看她朝思暮想的人。

    街边。

    “飞廉,我不想逛了,我们回去吧。”柳潇潇无力的被楚飞廉拉着走。奈何她又打不过飞廉,力气又没他大。

    “我想逛,就当配陪我吧。我都陪了你那么多次,你陪我一次怎么了。”楚飞廉拉着柳潇潇漫无目的的走着。他其实也不想逛,只是动动,也总好比呆在屋子发霉好。

    “好热啊,你看太阳多毒啊,我们找个地方喝茶吧,歇会在逛吧。”柳潇潇指着头顶的太阳。楚飞廉看看太阳,也是,还是歇会吧。他松开了柳潇潇的手。

    “你看,那有个茶棚,我去歇会,你要想逛自己逛去,我在这里等你。”

    柳潇潇不管楚飞廉了,走向茶棚。看着柳潇潇走进茶棚,楚飞廉抬头朝慕容烨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笑了。他们想看就看好了。

    柳潇潇坐在那里以手做扇,“好热啊。飞廉,你干嘛要挑今天出来逛。在家呆着不好吗?你真是的非要出来找罪受。”

    楚飞廉很无辜,他这是为了谁?哎,好人不好做啊。

    “师兄,还有多久才到啊。”柳潇潇随意的问着。

    “还有几天吧。”楚飞廉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还有几天啊,我都等不及了。”柳潇潇无聊的喝着茶。“你说,我要不要去苏苏那个混几天?”

    “随你。”楚飞廉随意的应着。

    “算了,还是不去了,他那么忙,到时候肯定要坑我。我又不是有病,找虐。”柳潇潇不赞同摇摇头。楚飞廉还是决定不说话。

    她们相顾无言的喝着茶,楼上慕容烨就这么看着。

    “九哥,你打算就这么看着?”

    慕容澈看着慕容烨问道。他真的搞不懂他俩到底怎么想的。慕容烨还是没有反应,就像一个望夫石一样的看着柳潇潇的一举一动。她不开心,她因为什么不开心呢?因为他吗?他让她产生了困扰,所以她在烦恼着该怎么委婉的拒绝他,就像她对待白石一样。

    很快他看见远处的一群人,开始磨牙了,“他怎么在这里?他怎么提前回来了?”

    柳潇潇听着不远处的吵闹,一群女子的声音,女子们激动的喊着。“安王,看我。”

    柳潇潇皱着说道,“好像花魁出游的场面啊。这个安王是谁啊?”她来这里时间也不短了,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一个小伙计凑过来说道。

    “姑娘你是才来京城的吧。这安王就是当今圣上的四皇子,是京城第一美男,京城无数女子仰慕者他,多少女子挤破了头为了见他一面。安王爱好美人,府中姬妾美女如云。各个都是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赶都赶不走。”

    “夸张了吧。至于吗?越说越觉得他就像青楼里的花魁了。”柳潇潇怀疑的看着小伙计。

    “姑娘还别不信,当初也有好多姑娘不信的,可是一间安王,都是一见倾心,争着抢着要嫁给他做安王妃。不过,说来也奇怪,安王身边美女如云,就是没有安王妃。”

    “流水的美女,铁打安王呗。”柳潇潇说道,她不喜欢这种女人多的男人,一听描述就对他毫无好感,甚至还有些厌恶。

    “飞廉,我们走吧。这里太吵了。”柳潇潇无趣的打算离开。他对这种男人一点也不好奇,哪怕他真的长得特别好看。

    “走吧,我们换个地方吧。”确实太吵了。

    他们起身离开,正好,安王带着美女经过他们。无奈,他们只好等他们离开再说。柳潇潇就这么随意的一瞥看了一眼安王。好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安王回头看,正好与柳潇潇对视,目光对碰,电光火石之间,似有火星蹦出,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柳潇潇拉住楚飞廉就准备跑。“飞廉,我们快走,别问那么多了。”

    柳潇潇想起他是谁了,毕竟柳潇潇对他可是印象深刻,想忘了都难。

    有人在么会让她如意。“站住,不许跑。”

    柳潇潇捂着脸假装没听见,赶紧跑。

    安王大叫,“你们去围住他们,不要让他们俩跑了。”

    安王可谓是一呼百应。周围人可是连原因都不问的,就围住柳潇潇和楚飞廉。一帮女子,楚飞廉也不好出手。

    “柳潇潇好像有麻烦了,看着样子,她还和小四认识?不过,看她心虚的样子,她更像是得罪了小四。九哥,你真的不管?”

    慕容澈看着底下一群围住柳潇潇的人,看着慕容烨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他决定在添一把火。

    “万一,他们是欢喜冤家,一来二去的产生感情了,该怎么办。毕竟小四可是盛名在外啊,能有几个女人不心动啊。”

    慕容烨终于有反应了,慕容澈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他跟着慕容烨走出酒楼。

    “好巧啊,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慕容安勾出一抹笑,绝代芳华,周围女子看着,都捂着胸口。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啊。”柳潇潇决定装傻到底。

    “不认识本王,那你跑什么啊。”慕容安说道。

    “你不追,我能跑吗?”柳潇潇继续死不认账。

    “那你不跑,本王会追你吗?”好不容易报仇的机会来了,他能不好好把握,下次指不定就要到什么时候了。

    “你到底想干嘛,你一次我一次,我们已经扯平,你还想干嘛。”柳潇潇也懒得和他废话。

    “怎么不继续装了。”慕容安说道。

    “你要是只想和我说这个,那我们就拜拜吧。你闲,我可是很忙的。”柳潇潇准备拉着飞廉离开。

    “站住,本王说了你可以走了吗?”慕容安说道。

    “你说不能走,我就不走,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柳潇潇不想听他的。慕容安伸手想要去拉她,楚飞廉直接拔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别动,你那如花似玉的脸蛋,要是一不小心划花了多可惜。快让她们让开。”楚飞廉说道。

    “飞廉,好样的。”柳潇潇都要为他鼓掌叫好了。

    “哎,你千万要小心,刀剑可无眼,要是伤了我,你可赔不起的。”慕容安一边企图拨开剑,一边挥着手。“你们快让开。”

    “你千万不要伤到安王。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你的。”女子们担忧的看着慕容安,愤怒的看着柳潇潇和楚飞廉,愤愤的让开一条路。

    “看来,我们来晚了,错过了一场好戏。”慕容澈摇着折扇,慢悠悠的走来。慕容安一看见他们走来,欣喜的叫道。

    “九皇叔、小皇叔救命啊,他要杀我。”

    柳潇潇看着慕容烨走过来觉得有些尴尬。她还有想好怎么面对他。她拍拍楚飞廉。“把剑收起来吧。我们走吧。”

    柳潇潇准备离开。可是慕容安就是不想让她离开。“不行,你不能就这么走了。我们的之间的账还没完呢。”

    “你别得寸进尺啊,你要是碰我,我就让飞廉把你的手给剁了。”柳潇潇指着想要拽她的慕容安的手。

    “能不能和我说说,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吗?”慕容澈凑近柳潇潇好奇的问道。

    柳潇潇一提起来就来气,她哪受过那种委屈,当众就被人撕衣服,虽然说是不小心,但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谁让他第一次见面就撕了我的衣服,所以,我就”

    慕容安捂住了她的嘴巴,不让柳潇潇继续说下去。

    慕容澈感觉自己的扇子都要握不住,没想到这么劲爆啊,第一次见面就那么激烈。他缓缓转头看见慕容烨面色铁青的看着捂住柳潇潇的慕容安。

    “冷静点,那是小四。”慕容澈有些慌。

    “啊,你敢咬我。”慕容安哪受过这种待遇。柳潇潇咬完当机立断就退到楚飞廉那里,冲着慕容安吐着舌头。“你活该。”

    “你敢说出去,我跟你没完。”慕容安威胁柳潇潇。柳潇潇还会怕他无力的威胁。

    “我会怕你。你当我是吓大的啊。”柳潇潇叉腰得意的看着慕容安。“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

    慕容安转变脸色,哭着脸说道。“姑奶奶,我求求你了,行行好,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说。不然我以后还怎么混啊。我的一世英名,全完了。”

    柳潇潇摸摸鼻子,有些尴尬,她一向是吃软不吃硬的,这样她反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旁边的女子则是很愤怒,她们英明神武的安王,被人抓住把柄威胁了,她们气愤。她们要为安王讨个公道。

    “不就是撕个衣服,多大事情,安王肯撕你的衣服,那是你的荣幸,你还竟然还敢威胁、报复安王。你太过分了。”

    “就是,我们要为安王讨回公道。”其他女子附和。

    柳潇潇惊讶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还讲不讲道理啊,被撕衣服,被调戏还是她的荣幸。她还不能还击了。

    柳潇潇怒了,她生气的大喊。“你们心中伟大安王被我打扮成美女的送去青楼接客。”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听见柳潇潇的话,都不敢置信。有的挥着小手绢就跑走了,有的咬着小手绢说着,安王我们永远支持你。然后哭着跑了。

    慕容安委屈的看着她们的离去。他真的不用混了,全被她们毁了。他真是欲哭无泪。

    慕容澈忍着笑,他突然觉得自己泡了一下午的凉水,和他一比根本就没得比。他用扇子遮着半边脸,忍着笑拍着慕容安的肩。

    “那个小四啊,你要节哀。你没被人欺负吧?”

    “没有。”慕容安挥掉慕容澈的手,没好气的说道。

    “有什么委屈,别憋着。有什么不开心的都说给小皇叔听听,小皇叔也好开导开导你。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知道吗?”

    慕容澈难得逮到机会看他吃瘪,不好好损一下怎么够本。谁让他一直抢他风头来着。

    慕容安气得直瞪着慕容澈。他敢肯定他就是故意想看他笑话的。

    楚飞廉转头忍着笑。果然像是柳潇潇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慕容安破罐子破摔。“你们想笑就笑吧。不要憋着了,省的憋坏了,还来找我。”

    慕容澈放声大笑。气得慕容安直跺脚,这个梁子算是和柳潇潇结下了。

    柳潇潇则是很淡定的拍拍慕容澈。“我先走了,你慢慢笑,当心笑岔气。”然后眼神复杂的看了慕容烨一眼,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柳潇潇回到寻仙楼就看见梁洛明神色紧张的。

    “你怎么了,慌慌张张的。这可不像你遇事沉稳的性格啊,莫不是仙儿姐姐又出什么事情了?没道理啊,我走的时候,还去看过她,还好好的啊。”

    “仙儿她吃什么吐什么,我很担心她,这样下去身体受不住。”梁洛明很紧张道。

    “怀孕这样很正常的。放宽心,过完这段时间就好了。”柳潇潇安慰道。

    ——幕间——

    “门主,让她跑了。属下无能,现在还未找到她。”离楼禀告着上位的男子。

    “连个不会武功的女人都找不到。本座养的都是一群废物吗?”面具男子轻飘飘的说着。

    “门主息怒。”离楼立马跪下。“属下怀疑门内混入了奸细,有人暗自帮助她离开,不然她不可能逃的出去的。不过,她中了毒,应该也是活不长的。”

    “本座不想听见应该两个字。她知道的太多了,动了不该动的东西,她必须死。”男子用力捏碎了手中的酒杯。他可以适当的宠着,让她活的久一些,可是她偏偏好奇心那么重,碰了他的底线,那就必须得死。

    “是。”离楼低着头。

    ——幕间结束——

    “可是她的毒还没解,她又怀着孕。我真的很担心,我这个做哥哥的一点忙都帮不上。我真是没用,要是我能替他受这个苦就好了。”梁洛明看着一个房间的方向说道。

    “你要是能生孩子还真是天下奇闻呢。”柳潇潇笑道。

    “阿潇,你就别取笑我了。到底怎么样,才能救她?”

    柳潇潇摇头,“我不是说过,保她很容易的。可是她偏偏宁愿死,也要保孩子,比较麻烦,很多药都不能用的。所以,我只能压制毒性。现在只能等我义兄来,看他有没有办法。”

    “真是的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也不肯说。她都这样了,还要护着那个男的,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算了,我还是去看看她吧。”柳潇潇叹了口气。

    那个女子是几天前突然出现在寻仙楼门口的。早上伙计像往常一样开门发现倒在门口她,伙计将她摇醒,她说了一句,她叫梁仙儿是来找哥哥的。

    然后就晕了过去。梁洛明得知之后,慌忙去寻找大夫,结果却是要他准备后事。梁洛明觉得自己的天都要塌了。失而复得,又再次失去。他很痛苦。

    他突然想到了柳潇潇,他不要命的去闯烨王府,差点被乱棍打死。要是平时他也不敢去冒犯烨王府,但是为了妹妹他什么都可以,只要能救她,就是他死了也没有关系。

    幸好柳潇潇去的及时救下了他。柳潇潇也看了情况,解毒没问题,但是要先把孩子打了,才能救她。梁仙儿一听要打孩子很激动,表示宁愿死也要保住孩子,只要让她平安把孩子生下来,她死也没关系。

    所以柳潇潇纠结了,要在保住孩子的同时再保住她的性命,柳潇潇自知以她有限的医术是难以办到的。

    ------题外话------

    不会写吻戏,请自行脑补^_^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