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咫尺天涯
    柳潇潇忙不迭的点头,开心的挽着男子的手,指着寻仙楼说道。“看,这就是我的酒楼,我厉不厉害。”

    男子笑着点头。柳潇潇指着对面的一品阁说道。

    “我要超过它,然后,慕容烨就会把它买下来送给我。”

    突然,提到了慕容烨,柳潇潇停了下来心里一阵落寞。男子敏感的感觉到了。

    “怎么了?慕容烨是谁?他为什么要送你酒楼?”男子笑着问道。

    柳潇潇摇摇头,甩掉那些想法。“他是谁不重要,我不要了。我有自己的酒楼就够,我才不要他的。”柳潇潇嘟着嘴说道。男子笑而不语。

    柳潇潇拉着男子进去。“师兄,我们进去吧。”

    沈方海看见了,来打招呼。柳潇潇很开心的和他介绍。

    “我跟你介绍,这是我的师”男子咳了一声提醒着柳潇潇,这小丫头真是不长心。柳潇潇看了他一眼这才反应过来。

    “这是我的义兄,楚慕然。怎么样厉害吧。”

    由于身份特殊,在外人面前,柳潇潇都不能叫他师兄,只能管他叫哥哥。其实楚慕然早让柳潇潇改口,只是柳潇潇叫了那么多年,一时不是很想改口。私下没人的时候楚慕然也就随她,但是有外人在的时候一定不能叫师兄。

    柳潇潇虽然不愿意,但是师兄的话,她都会听。

    沈方海已经见识过柳潇潇认识的人都是大人物的经历。听见她认识楚慕然,他已经很淡定了。他尊敬的向楚慕然问好。“楚公子好。”

    楚慕然点头,算是回应。沈方海向柳潇潇打招呼表示去忙,柳潇潇也心情好的大方同意。

    柳潇潇带着楚慕然去了后院。“师,”柳潇潇一看楚慕然看了她一眼,连忙改口。“哥哥,”柳潇潇有些委屈,她还是很不习惯嘛。

    楚慕然无奈的摸摸她的脑袋。不明白,这小丫头总喜欢在一些小事上纠结。我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吗?这要是让其他那些属下知道,肯定都会点头称是的。

    “你想说什么?接着说吧。我不生你气。”还好,这小丫头很好哄的。

    柳潇潇这才开心的接着说。“哥哥,你看,这是这是我的院子,好不好看。”

    楚慕然点头,却说着另外一件事。“可是,我听说,你之前不是住在这里的。”

    柳潇潇迟疑了。楚慕然也不急,就这么慢慢的等着她。他环顾四周,感觉到了藏在暗处的人,武功不低,不止一个,看来他还真是对小丫头上心啊。看来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烨王府。

    “王爷,楚慕然来了。现在就在寻仙楼。柳姑娘和他很是亲昵,柳姑娘一见楚慕然很开心。和之前的状态完全不同。”白幕低头说道。

    “楚慕然。”慕容烨听到这名字不是很开心。他连查到的东西也不多,全是摆在明面的东西,他藏得太深了。他的过去一片空白,他什么都查不到。

    “楚丞相大驾光临,我们怎么能够不去好好迎接一下呢。不要让人家说我们失礼怠慢。”慕容烨慢慢起身说道。

    寻仙楼后院。

    柳潇潇瞪着楚飞廉。“哥哥,你听谁说的?是不是飞廉告的秘。”

    “傻丫头,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傻吗?”楚飞廉拍着她的小脑袋。柳潇潇委屈的捂着头,她哪里傻了。

    梁洛明走出来看见柳潇潇和一个男子在一起聊天,那男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阿潇,这位公子是?”

    柳潇潇开心的说道。“梁大哥,这是我的义兄楚慕然。”然后指着梁洛明和楚慕然告状。

    “哥哥,他是梁洛明。我跟你说,我要认他做哥哥,他竟然拒绝了,他不让我叫他哥哥。你说气不气人,他就怕我叫他哥哥,会和他蹭饭,好小气哦。所以,我就把他家酒楼买下来了,我就可以随便吃了。”

    梁洛明有些尴尬,又无奈的笑着,没有解释。他其实早就将柳潇潇当作妹妹了。只是他觉得自己担不起柳潇潇叫他哥哥,毕竟他出来做饭,什么都不会。

    楚慕然摇头。“阿潇,是不是很会胡闹。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梁洛明连忙说道,“没有,她反倒是帮了我很大的忙,我还要好好的感谢。我才是给她添了不少麻烦的。”

    “哥哥,我也是很会做事情的。”柳潇潇摇着楚慕然的手臂,不满的反驳。

    “是,我们家小丫头最厉害。你能不能别摇了,我头都要被你摇晕了。”楚慕然按住柳潇潇的手。

    “哥哥,我们去看个人啊,我真的帮不了她,她的要求太高了。”柳潇潇看了梁洛明一眼,说道。

    “好吧,带我去看看。”楚慕然说道。

    楚慕然看过之后,摇头。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竟然无缘,何须誓言。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哥哥,你干嘛念诗?”柳潇潇不太懂,这种情况下师兄怎么就诗性大发了。

    “你知道这是什么毒吗?”楚慕然问。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它名字不就是叫陌路。”

    楚慕然说道。“那你知道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吗?”柳潇潇摇头。

    “咫尺天涯。”

    “咫尺天涯?”

    “一念起,天涯咫尺。一念灭,咫尺天涯。一朝逢,亘古匆匆,一朝别,匆匆亘古。这世上大多是自己看不透吧。”

    “叫陌路已经很奇怪了,咫尺天涯更奇怪。那它为什么会叫这么奇怪的名字?”柳潇潇问。

    “传言,这个一个女子给自己丈夫所研制的毒药。

    据说,他们本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可是后来男子变心了,不在和女子恩爱了。曾经的亲密爱人,转眼间成了陌路。她放不下,她潜心研制出了此毒,并把它取名陌路。

    此毒让人没有痛苦,中了此毒还会像平常一样,只是服下此毒之人均活不过半年,她本就不希望男子活下去,又怎么会研制解药。她与男子均服下了此毒,在最后的日子里,与男子互相折磨,直至死去。

    有时候心理的折磨比**的折磨来的更是痛苦。他们每天生活在一起,可是心又离得很远。所以,后来有人起了一个别名叫咫尺天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