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醉生梦死
    楚慕然好笑的看着她。却让柳潇潇难得的害羞,她捂着楚慕然的嘴,跺着脚,脸上透着可疑的红晕。她匆匆看向周围,眼睛扫过慕容烨,发现慕容烨也在看着她,她心虚的躲开他的视线。

    “哎呀,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搞得我好像嫁不出去了一下。”柳潇潇嗔怪着楚慕然。

    楚慕然拿下柳潇潇的手,笑道。

    “是是是,我们家阿潇行情很好,只要你一句话,想要娶你的人都能从村头排到村尾了。”

    “哥哥我不理你了。”柳潇潇转头真的转头不在搭理楚慕然。楚慕然也只是含笑的看着她。

    在他们说话间,新娘的轿子已经到了太子府门前停下了。太子在喜娘的指引下,迎下新娘。新娘一身红色礼服,头上盖着绣着龙凤呈祥的红色喜帕遮盖着真容。

    他们在喜娘的一路指引下,经过一系列繁琐的礼节,终于来到早已铺好红色地毯的大堂。皇上慕容凛早已在主位等候,他旁边坐着一个美妇人,想来应该就是皇后娘娘。

    他们走进皇上和皇后的面前站立。

    主婚人高唱,“一拜天地,跪,拜,再拜,三拜,起。”

    “二拜高堂,跪,拜,再拜,三拜,起。”

    “夫妻对拜,跪,一拜,再拜,三拜,起。”

    “礼成。送新人入洞房。”

    太子和太子妃在丫鬟和小厮的帮助下,总算完成了一整套大婚流程。这流程看的柳潇潇是头皮发麻。

    小声的嘀咕着。“我成亲要是这样麻烦,我宁愿不嫁了。”

    “你刚刚不还说想要一场隆重的婚礼吗?怎么这么快就改主意了。”楚慕然失笑。

    “这么繁琐,我可能会累死在这过程中。所以,我的婚礼还是普通一些的好。越简单越好。最好中间的流程全部跳掉,直接送入洞房。”

    “你还知不知羞,还直接洞房,你好歹也是一个女孩子,矜持一些。婚礼是一个女子一辈子的大事,你倒好想着怎么简单怎么来,就怕你以后会后悔。等多少年以后,你老了坐在门口回忆自己的婚礼,发现什么都没有,你就哭吧。”

    苏子熙凑过来,毫不留情的损着柳潇潇,损的柳潇潇是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楚慕然打着圆场,“好了,你不是嚷嚷着自己饿了吗?我们走吧,都要开始上菜了。”

    楚慕然一桌全是各国使臣,魏无极看见他们走过来,笑的有些讨好的看着柳潇潇,想招呼柳潇潇坐在他旁边的位置。

    柳潇潇对着魏无极旁边的傅延年笑了笑,然后推过楚慕然坐在魏无极旁边,楚慕然冲着魏无极公式化的笑了一下就坐在他旁边。

    魏无极是欲哭无泪,楚慕然坐在他旁边他有些慌。柳潇潇很自然的就在楚慕然旁边落座了。

    不远处的齐思源冲她笑着点头,柳潇潇淡淡的回以一笑。然后,开始埋头吃东西,不理会其他人互相寒暄,和其他人的觥筹交错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其他人都是想去和柳潇潇套进乎,毕竟她是楚慕然的妹妹,搭上她不会有坏处的。万一入了她的眼,她长得还可以,娶回去也是不错的。可是所有想借机接近柳潇潇的,只是被楚慕然的目光笑着一扫而过,就胎死腹中了,荣华富贵也得有命享才行。

    当然也有胆子大的,比如魏无极。魏无极端起酒杯,站起来向柳潇潇敬酒。

    “柳姑娘,前一段时间无极多有得罪,无极自罚三杯向柳姑娘陪罪,还望柳姑娘大人有大量能够原谅无极的无礼之处。”

    说完魏无极一饮而尽,接着拿起酒壶自斟一杯,又一饮而尽,如此喝了三杯。楚慕然看着他,能屈能伸,他能坐上太子之位的不能小瞧他的手段。

    柳潇潇纠结了,她就想好好吃个饭而已。寒暄这种事情找师兄就好了啊,本来就是看他面子,才会向她示好。她到底喝还是不喝好,她也不好给师兄丢人啊。

    柳潇潇想了很久还是拿起酒杯,站起来,算了现在暂时给他个面子吧。虽然她不喜欢魏国,但是面子功夫还是要做一下的。

    柳潇潇没有说话,只是回敬魏无极一下,算是回应。她将酒杯凑近唇边,发现了酒里不对,这是“醉生”,单独服用是不会有什么问题,就怕还有“梦”。

    有一种毒叫醉生梦死,是“醉生”和“梦”合起来就是毒药“醉生梦死”,单独就只是普通的药,都不会有任何问题。

    醉生加进酒中可以让酒更纯更香。梦放入熏香中,会有平心静气的功效。一旦同时使用,人的意识开始涣散,开始昏昏沉沉、糊里糊涂,不出一日就会毒发死去。

    “梦”是一种很普通的香,很容易就能得到,普通人也能用来安神。后来发现醉生和梦在一起是毒药之后,为了防止误用,或者被有心人利用,醉生就被禁用了,药方也被销毁了。虽然爱酒人士一度惋惜,有人曾偷偷使用,受了很严重的处罚之后,醉生便消失匿迹了。

    柳潇潇僵在那里,其他人都看着她。楚慕然疑惑的问了一句,“阿潇怎么了?”

    柳潇潇放下酒杯,说了一句。“是醉生。”柳潇潇表情严肃的看着正在敬酒的太子,还有互相敬酒的官员们。如果有梦的话,晋国基本就完了。柳潇潇仔细的闻着空气被各种美味佳肴掩盖的梦的气息。

    她跑到香炉边,仔细确认,楚慕然一桌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的看着。心里都有一些疑惑,醉生不是被禁用了吗?哪来的醉生。当然也有不知情的人在纳闷醉生是什么东西。慕容烨发现了柳潇潇的反常,起身离席,朝柳潇潇走去。

    “醉生?”楚慕然不喝酒,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他是不会碰酒的。他听见柳潇潇的话,不得不郑重端起酒杯闻了一下,没错就是醉生,还有空气中梦的气息。

    “不想死的,就别喝酒了。”楚慕然对着他旁边的几个秦国官员说了一句。惊的一桌子的冷汗。

    “丞相,我们该怎么办?”官员很想哭,只是来参加一场婚礼,却把小命丢了,多划不来啊。

    楚慕然看着柳潇潇察觉不对,心下一紧,不好。可是已经晚了,楚慕然看见利箭射向柳潇潇,想要去救已经来不及了。他顾不了那么多了,大喊道。

    “阿潇,小心,快躲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