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你是我的大侄子
    “很好,年轻人意气风发,喜欢逞一时之快。我就同意你的要求,这里一共有十四个人,除去你们两个还有十二个人,一人二十,一共是两百四十,加上你自己的五十。所以你总共要受两百九十军棍。”

    “不行,他一个人受那么多刑罚会死的。”慕容安反对。“我愿意替他分担一半。”

    “他自己说的他要一人承担的,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他既然敢说,就应该想到后果。”张统领并没有答应慕容安的请求。

    周奇受了五十杖责已经是疼的死去活来,而慕容澈是硬生生的扛了一百一十三下,终于扛不住的失去知觉,晕了过去。

    “剩下的一百七十七,先欠着。把他抬回去,去找军医给他看看。等他伤养好了,再补回来。”张统领说道。

    张强其实主要就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让他们明白有时候需要量力而行。更想让他们明白,一个团体需要的是团结一心的力量,而不是个人英雄主义。

    这么大的事情,慕容烨自然也会知晓。慕容烨也只是让白幕悄悄的给他们送去上好的伤药,其他的他也没有过问。军营训练自有其制度,他经历过,自然也不能去破坏。而且他也知道张强统领的为人,张强自有做事的分寸。

    第二天,慕容澈才悠悠转醒,稍稍一动,就觉得浑身疼,嗓子也疼。慕容安端了一碗药过来了,看见慕容澈终于醒了。

    “你终于醒了,昨晚你发了高热,差点就以为你熬不过去了。”

    慕容澈沙哑的嗓子说道。“我也以为我死掉了呢。那么多的板子,我都扛过去了,我太佩服我自己了。给我杯水。”

    慕容安给他倒了一杯水。“把药喝了。”之后将那一碗药放在他旁边,有些不忍心的打击他道。“你想太多了,你只挨了一百一十三下。张统领说,剩下的一百七十七下先欠着,等你伤好了再补回来。”

    正在喝水的慕容澈,听到这里,呛到了。他不停的咳嗽着,“咳咳咳,你说什么,还有一百七十七!干嘛不打死我算了,再来一次。我会扛不住的。他也太狠了吧。”

    “九叔让人给你送了上好的伤药,说是不出半个月,你的伤就能好的差不多了。”慕容安拿出慕容烨让人送来的药,准备给慕容澈换药。

    当他准备掀起慕容澈的衣服时,才刚刚碰到他的衣角,慕容澈忍着疼痛远离他,“你干嘛?还想掀我衣服。”

    慕容安嫌弃的看着他。“你说我干嘛,当然是给你换药了。你以为我愿意啊。要不是因为怕你死了,我的良心会过意不去,我才懒得管你呢。”

    好吧,慕容澈心里承认是他想多了。可是嘴里却不会承认的。“那你提前说一下啊,不然我哪知道你想做什么。”

    慕容澈乖乖躺好,让慕容安给他上药。沉默许久,慕容安终于忍不住开口。

    “你为什么要帮我,这明明和你就没有什么关系的,还要为我受罚。你明明就那么讨厌我。”他以前很清楚慕容澈不喜欢他,而且有时候他也会因此故意和慕容澈作对的。

    “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你是我的大侄子,我是你的小叔,是你的长辈。我在这里那里还轮得到外人欺负你,不知道我们家的人都是护短的吗。”慕容澈理所当然的说道。

    慕容安走神了片刻,手下的动作也没轻没重,痛的慕容澈直叫唤。“嘶,你轻点。”

    慕容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心道:护短吗?我看护的是皇室颜面吧。慕容家的人,没有人情,他们只会护对他们有价值的人,对于那些卑微到尘埃里的人,他们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的。皇室毫无亲情可言,尤其是那身居高位之人。

    自古以来就是锦上添花者居多,而雪中送炭者少。皇宫就是无情之地,捧高踩低已是常态。要想自己不被欺负,就只能是自己必须努力爬的更高。

    慕容澈是幸运的,他是先皇最小的儿子,老来得子,自然备受关注,先皇驾崩之后,他又有哥哥们护着,他根本就吃不了什么苦。身处皇宫,有些事情他可能知道,但他并不能切身体会。他根本就不能体会到那些黑暗的生活。

    慕容安内心承认,自己就是妒忌慕容澈,同样都是皇室子弟,可偏偏慕容澈就是如此幸运。真是可笑命运的捉弄。

    “好了,我先走了。”慕容安上完药,收拾好之后准备离开。

    慕容澈在他身后大喊。“别忘了,顺便给我带点吃的。我都快饿死了。”

    “知道了。”慕容安没有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回道。

    当天夜里,夜黑风高。军营不远处的一片树林里,四处一片寂静,只有一片虫鸣声。

    周奇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黑衣面具男子。

    “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周奇也顾不了身上的疼痛。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的太多的。”男子冷漠的说道。

    “老子死也要死个明白,你凭什么杀我。老子什么时候得罪过你。”周奇很恐惧。

    “去地府问阎王去吧。”男子掏出一把匕首走进周奇。

    “求求你放过小人吧,小人上有老,下有小。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周奇顾不了身上的疼痛,拼命的磕着头。然而男子根本就不理会他的任何求饶之举。

    不到一盏茶之后,男子擦擦带血的匕首,收好,眼神没有一丝波动的离开了。身后的周奇已是一具尸体。他到死也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哪一号大人物。

    黑衣面具的男子向着面前负手而立的男子行礼,男子冷声说道。

    “你来的有些晚了。”这个男子赫然就是七杀。

    “属下该死。”离楼单膝跪下请罪。

    七杀没有说话,离楼也不敢擅动。许久之后,七杀才开口,“本座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回禀门主,楚慕然的手段太深,我们什么都查不到。对于柳潇潇的过去,也没有什么发现。她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我们唯一查到的,就是她可能是齐思源两年前死于那场大火的侧妃。”

    “本座不想听废话。”七杀的耐心告罄。

    “属下该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