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楚慕然的夫人
    “本座不想总是听见这句话。”七杀一挥手,离楼只觉喉间一股血腥味上涌,他生生的忍住了。

    “记住,本座不关心柳潇潇的过去。本座只想知道她是不是本座要找的人。下次本座要的答案只有是或不是。”七杀说完转身离去。

    “属下明白,恭送门主。”离楼低头,说道。等到七杀离去,他才忍不住吐出一口血,他捂着胸口,擦擦嘴角的血迹,才飞身离去。

    第二天,周奇惨死在小树林的事情,让整个军营都了。据悉,周奇死状恐怖,不但被人挑断了手脚的筋脉,还被人拔去了舌头,挖掉了双眼,割掉了双耳。最重要的是,他的死因是失血过多而亡的。

    太残忍了,军营的将军震怒了,表示一定要彻查此事,军营旁就敢如此行凶,还有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以后如何立足。军营士兵开始人心惶惶,就连军营都不安全了,他们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就是下一个。

    整个军营中和周奇有直接冲突的就是慕容澈和慕容安。但是慕容澈伤的不轻,下地行走都困难,更别说伤人了,慕容安看着弱不禁风的,也不像是那种能够悄悄把人弄到小树林的。

    最主要的是将军知晓他们的真实身份,以他们皇族的身份,是完全没有必要做出这等事情的。他们完全可以之后问罪,这点矛盾应该是罪不至死吧。将军头疼了。

    慕容澈看见慕容安进来,就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他。“小四,听说周奇死了,是不是真的?”

    “是,听说尸体还放在营房,军医在那验尸,太惨了,有些胆小的都吓病了。”慕容安感叹着将药碗递给慕容安。

    慕容澈皱眉的接过药碗。“他怎么突然就死了。”

    “不知道,谁知道他还得罪了谁。”慕容安漠不关心的说道。

    “听说,死的很惨,那是谁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死前还要那样折磨他。那个凶手也太变态了吧。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好人。小四,你说他杀人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死前那么折磨他?”慕容澈一口气喝完药,苦的他直吐舌头。

    “谁知道呢。”慕容安眼神流转,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哈哈,也是你要是能够猜到,你估计离变态也不远了。”慕容澈笑道。

    后来,此事因为缺少人证物证,就此不了了之。时间一长,人们也都渐渐淡忘了此事。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那边军营里过着枯燥的训练生活,偶尔打打闹闹,叔侄互坑,“两败俱伤”。这边柳潇潇和楚慕然也终于舟车劳碌的抵达了秦国。

    秦国丞相府门口,站着一个看着很温柔的女子,身后站着几个丫鬟和小厮。一个年长的男子过来说道。

    “夫人,还是回去吧,大人不需要夫人这么做的。”

    女子眼神一黯,“我只是想看看大人是否安好。”

    “大人,一切安好,夫人还是赶紧回松香院吧,大人要是看见夫人站在这里会不高兴的。”男子毕恭毕敬的说道。

    “易管家,可是,我”女子正想说什么,就看见一辆马车缓缓驶来,她眼神一亮的说道。“那个是不是大人的马车?”

    男子回头,看了马车一眼,看见了楚飞廉,就知道是楚慕然回来了。

    马车在丞相府门口停了下来,楚慕然挑开车帘,走下马车。女子想要上前问安。她的脚步还未迈出,就见楚慕然转身,笑对着马车里说了一句。“到了,你不打算下来吗?”

    那种眼神是她从未见过的,眼神里都带着笑意,无限的包容与宠溺,语气也很温柔,是对待她完全不同的状态。

    一个女子的手挑开车帘,女子的表情微微有些不满,楚慕然笑着伸出手,女子将手很自然的就搭在了楚慕然的手中,楚慕然扶着她下了马车。这个女子除了柳潇潇,还能有谁。

    “怎么了,这么不开心,都到家了。”楚慕然忍不住打趣道。

    柳潇潇直接抱怨道。“你还说,让我去看看情敌,你觉得我会很开心。”楚慕然只是微笑,并不解释。

    情敌?女子心里一惊,是她吗?那她擅自出现,大人肯定会很生气。女子低头,想要逃离。然而,站在门口这么显眼的位置,柳潇潇自然很容易就看见了她。

    柳潇潇好奇心一下就被勾起来了,师兄府里竟然还有一个大美人。“她是谁啊?好漂亮啊,难怪你不愿意成亲啊,原来是府里早就藏了一个大美人。”她调笑的看着楚慕然。

    楚慕然冷淡的扫了她一眼。女子心中一寒,捏紧手帕,低头答道。“姑娘怕是误会了。妾身人微言轻,入不了大人的眼的。”

    易管家走上前来说道,“大人,按照吩咐,房间已经备好了。”

    “嗯,”楚慕然点头,没看女子一眼,说道。

    “我只需要你在需要的时候出现,做好一个丞相夫人该做的事情。其他的,我想我早就和你说的很清楚明白了。如果做不到,我只能换人了。”楚慕然对待女子真的很冷淡。

    “丞相夫人?”柳潇潇惊呆了,大脑一片空白。“哥哥,你成亲啊,什么时候的事情?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说一声呢,我还没来得及准备好礼物。”

    “进去吧。”楚慕然没有和柳潇潇解释,率先走进府内。

    柳潇潇看看楚慕然,再看看门口的女子,疑惑道。“哎,哥哥,你不等嫂子一起吗?我还没和她说话呢。”

    “不走就算了,今晚的银杏粥没了。”楚慕然避开那个话题。

    “不要,你等等我,你答应要给我做的,不能说话不算数的。”柳潇潇一路小跑的跟上楚慕然。

    女子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声音。脑中回想着楚慕然的话。如果做不到,就只能换人。是啊,她在有什么非分之想,他们之间本来就是一笔交易罢了。他在他们成亲的前夕说的很清楚。

    他只是需要一个丞相夫人,在适当的场合出席。只要无权无势,谁都可以。除了感情,他什么都条件都能答应她。甚至就是她想反悔,他都不会勉强,只要她想离开,他也并不会阻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