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不得不防
    慕容烨抬起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颊,轻轻的为她拂去眼角的泪珠。

    “慕容烨,有一个问题我一直都搞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你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呢”柳潇潇问道。

    “不知道,等我发现之时,你早已在我的心里扎根了。这或许就是应了那句(情qing)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那你会不会有一天就不喜欢我了,然后就开始讨厌我。”柳潇潇想起她在楚慕然书房中看见的东西。

    “不知道,未来的路还长,不如我用一辈子来证明可好”

    “一点都不诚心。这个时候你不应该说,你会一生一世都(爱ai)我,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爱ai)我。话本上都是那么写的,花前月下,山盟海誓,共许未来。你这样是哄不来女孩子的,我是怎么就被你哄到手了,太亏了。”柳潇潇的语气颇为嫌弃。

    “那你要不要再去找一个呢现在还不晚。”慕容烨低气压的说道,这丫头就是想气死他。

    柳潇潇很怂的低头了。“嘿嘿,不用不用,会哄女孩子我不一定会喜欢的。你看看安安哄得多少女孩子都喜欢他,我就不喜欢他。我就喜欢你。”

    不知不觉中,柳潇潇的声音渐渐弱了,最后沉沉的睡着了。慕容烨听着她那均匀的呼吸,他小心翼翼的放开她,离开了温暖的怀抱的柳潇潇不满的呢喃着。

    容烨亲了她的额头一下,带着笑意,轻轻的说道,“等我回来。”也不管柳潇潇能不能听见。

    慕容烨仔细的替她捻好被角,转(身shen)走出房间,脸上的笑意敛去。慕容烨披着外衣站在院中。

    “汀兰苑中的人有没有什么动静”慕容烨冷声问道。

    “回禀王爷,目前并未发现什么可疑的动静。”白幕站在他的(身shen)旁回到,(欲yu)言又止。

    “说。”

    白幕看了房间一眼,“属下认为柳姑娘也不得不防。她和楚慕然关系亲密,难保她不会是楚慕然派来的,”白幕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放肆,”慕容烨怒道。

    白幕立马跪下,“王爷,属下只是担心王爷的安危。楚慕然的动机本来就不纯。”

    “够了,本王的事(情qing),本王自有决断,你只要盯好汀兰苑就好。”慕容烨打断白幕想要说下去的话,转(身shen)大步离开,走进房间。

    “王爷。”白幕跪在地方,希望慕容烨能够放下儿女(情qing)长。可是慕容烨决定的事(情qing),几时会因为旁人几句话而有所改变。

    慕容烨走进到(床chuang)边,看到还睡得一无所知的柳潇潇,心中有块地方填的满满的。只要看见她好好的在自己(身shen)边,他就会很满足了。罢了,他早就输给她了,他的心早就在她(身shen)上了,她就算给他喂毒药他也会甘之如饴的。

    慕容烨掀开被子,躺下。柳潇潇觉得一股凉风袭来,不自然的抱着被子往里边缩缩。慕容烨长臂一伸,很自然的就将柳潇潇捞到了自己的怀中,柳潇潇微微挣扎一下,就没了动静。

    慕容烨突然独自懊恼着,要是现在是别的男子,她会不会也是这样毫无防备算了,还是他自己看紧一点吧。

    月落(日ri)升,雪后,那绵绵的白雪装点着世界,琼枝玉叶,粉装玉砌,皓然一色,真是一派瑞雪丰年的喜人景象。

    早上很冷,出来的人不多,只有零零星星的脚印,没有踩过的地方完整的像一块地毯;又像一片银色的沙滩,反(射she)着朝阳的光辉。树枝杈都稀稀疏疏的,乘不了多少雪。

    慕容烨醒来的很早,他看着怀中还在睡熟的人儿,忍不住用手拨开她脸上的发丝。柳潇潇只觉脸上痒痒的,她推开那只手,下意识的叫道,“小白别闹,让我在睡一会。”她睡的迷迷糊糊,以为自己还在无殇谷中。

    小白慕容烨眸光一沉,“你何时和白石这么熟了”

    “白石”柳潇潇听见慕容烨的声音,忽然间猛然惊醒,将看见黑着脸看着她的慕容烨。

    “慕容烨,你误会了,我说的小白是我之前养过的一只白雕,他的名字叫小白,不是这个小白。我师兄喜欢让它来叫我起(床chuang)。和这个小白没有关系的。”柳潇潇生怕慕容烨会误会,慌张的解释着,也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

    “我和小白,不,我和白石是清清白白的,什么关系都没有。我要是要和他有什么关系,早就有了,不会等到现在的。慕容烨,你要相信我。”柳潇潇激动地坐起来,紧张的拉着慕容烨的手。

    慕容烨靠近柳潇潇贴上了她的唇,他的右手掌托住柳潇潇的后脑,左手拦腰拥住她,人更为贴近。他本想小小的“惩罚”她一下,没想到她的唇竟如此美好,他加深了这个吻,(允yun)吸着她的美好。他都不知道就是惩罚她,还是惩罚自己。

    望着她略有些闪烁的瞳孔,慕容烨心里大抵还是有些不舍。轻柔的舌办席卷了她的内心,撬开贝齿,她的脸上浮出了淡淡的红晕。

    良久,慕容烨才松开了柳潇潇。“你又占我便宜。”柳潇潇捂着唇,小声的发着委屈的声音。

    “我相信你,你说什么,我都信你。”慕容烨的手抚上柳潇潇的脸。

    “那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那样吓我。”柳潇潇的手抚上慕容烨的手。“我都快被你吓死了。我觉得我迟早有一天是被你吓死的。”

    慕容烨无奈,他迟早有一天是被她气死的。

    柳潇潇一看窗外,紧张的问道,“糟了,现在什么时辰了”

    慕容烨看了一眼窗外,“差不多辰时了。”

    “完了,完了。”柳潇潇慌忙的掀起被子,越过慕容烨的(身shen)体,慕容烨小心的护着她,怕她一个不小心摔了。“出什么事(情qing)了这么慌张。”

    柳潇潇鞋也没穿,就开始找衣服,“我衣服呢我明明放那的,怎么不见了”

    看着慕容烨直皱眉。他起(身shen)将鞋子拿到柳潇潇(身shen)边,“把鞋穿好。”柳潇潇依言,乖乖穿好鞋子。

    “可是我的衣服不见了。我,”柳潇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只听那个声音由远及近,“九哥,”慕容澈也没有敲门,一用力把门推开,直接走了进去。

    慕容澈被门里的两人惊呆了,九哥房里竟然有女人了。他肯定自己没看错,以他多年的经验,那绝对是一个女人。昨夜可是新婚燕尔之(日ri),难道是他的新娶的媳妇不对,不对,她才多大,肯定不是她。那能是谁

    慕容烨用(身shen)体将柳潇潇护着严严实实,冷声吐出两个字,“出去。”

    慕容澈捂着眼睛,“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

    “慕容澈”柳潇潇探出头,准备从慕容烨的(身shen)后走出来,“继续什么”

    “柳潇潇”听见熟悉的女声,慕容澈松开手,想要亲眼确认一下,可是手还没放下,就被慕容烨一挥手直接飞出了门外。

    只听得门外传来一声惨叫,柳潇潇皱着小脸,“看着都疼,听这声音更疼。”

    “九哥,你有异(性xing)没人(性xing)。我可是你亲弟弟。难得回来,你竟然这么对我。”慕容澈在门外,在侍卫的搀扶下站起来,捂着(屁pi)股对门内喊道。

    只听门内传来一句,“不想死的话,就闭嘴。”慕容澈很识时务的闭嘴了。原来他们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吗原来娶公主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真实目的就是为了把柳潇潇娶回来。

    新婚之夜,他们俩孤男寡女,鬼才信他们俩没发生什么呢。慕容澈内心重新计算着柳潇潇在慕容烨心中的分量。这次慕容澈还真想错了,他们还真的什么事(情qing)都没发生,就盖着被子纯聊天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