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刚出生的小孩都这样
    这个吻是如此炽热缠绵,柳潇潇被他吻得全身发麻,脑袋晕晕乎乎的,开始条件反射地回吻着他。或许是借着酒劲,她比往常更加大胆。柳潇潇以前从未主动回应他,从来都是他主动,她被动接受。

    这次柳潇潇的回吻刺激到了慕容烨,慕容烨只觉脑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断了,他开始不满足了,想要的更多,他想起很久以前的那个梦,那个在他身下的婉转啼莺的她。

    那时候想到竟然是她。曾经为此他曾暗骂过自己的无耻,竟然藏着如此下流的心思。原来他那么早就喜欢上她了吗?不,或许更早,现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他们彼此喜欢。

    这些都在不断的刺激这慕容烨,他只觉浑身热血沸腾。慕容烨的手伸向了柳潇潇的衣带,轻轻一拉,慕容烨的手慢慢滑进了她的衣服里。柳潇潇的衣领微敞,冷风一吹,柳潇潇清醒了大半,她按住慕容烨的手。

    “你这样是不对的,我差点就被你吃的骨头都不剩了。”柳潇潇推开慕容烨,抱怨着。慕容烨的眼里满是**,她水润的唇,泛着红晕的脸颊,显得更加诱人。他沙哑的声音,“潇儿。”他唤了一声柳潇潇的名字。

    柳潇潇直觉现在的他很危险,她下意识的往后退,远离他一步,小心翼翼的说着,“我们还没有成亲的,不可以的。师兄说,有些事情只有成亲了之后才可以做的。”

    慕容烨走进柳潇潇,柳潇潇开始看着慕容烨不停的后退,“阿烨,真的不可以的,我害怕,啊······”柳潇潇没有注意撞到椅子上,眼见就要跌落在地。慕容烨一把拉住她,柳潇潇稳稳的落入慕容烨的怀中。

    完了,逃不掉了。柳潇潇视死如归的闭上眼睛,“听说第一次都会很疼的,我怕疼,你,你轻点。”柳潇潇不用看,也知道她此刻的脸肯定是爆红的,最后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不可闻。

    慕容烨轻笑一声,“傻丫头。”慕容烨没想到自己的良好的自制力,竟然在她这里全部分崩离析,不复存在。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他那么爱她,又怎么会舍得伤她分毫。

    柳潇潇睁开眼睛不解的看着慕容烨,慕容烨细心的帮柳潇潇系好衣衫。慕容烨说道,“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吓到你。”柳潇潇点点头,又摇摇头。

    慕容烨看着她这傻傻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凑近柳潇潇耳边,“我会等到我们成亲的时候的,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不出意外,柳潇潇的脸又红了一度。

    “下流。”柳潇潇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慕容烨只是眉眼含笑。

    当柳潇潇和慕容烨手拉手开心的回到他们那里时。慕容烨的心情很好,柳潇潇的脸依旧红晕未消,只是究竟是因为微醺未消,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慕容澈感叹着,九哥还真是有办法,前一秒还失魂落魄的,这么快就活蹦乱跳了。慕容安看着他们那交握的手,忽然觉得这一幕十分碍眼。

    “九皇叔好,”乐平公主对着慕容烨行了一礼,“时间不早了,乐平也该回宫了。”

    “嗯。”慕容烨点头。

    柳潇潇一听乐平要走,就抽开手,跑过去拉着乐平的手,笑道。“眠眠,下次记得再来找我玩哦。”

    乐平微笑道,“好,有机会我们再一起聊天。”

    “路上小心些。”柳潇潇不忘嘱咐道。

    “既然乐平走了,那我也该回去了。”慕容安低头说道。

    “哎,你急什么。你王府那破地方有什么好回去的,回去连个厨子都没有。你肯定也不会按时喝药的,养伤的。”柳潇潇制止道。

    “确实,小四还真是心善的很。每年一到过年,别人府里都是热热闹闹的,你的府中反而冷清的不像话。”慕容澈点点头说道。

    “那也是我家,我乐意。难不成我还要露宿街头不成。”慕容安瞪了他们一眼。

    “你住我们那里不就好了,反正烨王府空房间那么多。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因为救我而受的伤,就那样丢下你不管,我良心会不安的。”柳潇潇看着慕容安说道。

    “你还真是爱多管闲事。”慕容安白了她一眼。“我在别的地方住不惯。金窝银窝都不如我的狗窝。”

    “你以为我愿意管,要不是你的伤是和我有关,我才懒得管这闲事。”柳潇潇眼神坚定的说道,“要么你和我们回府住,要么我搬过去和你一起住,直到你的病好了为止。”

    慕容安看着如此坚定的柳潇潇,也不知该作何感想,很少会有人这么关心他,很少会有人因为他这么坚持过。

    慕容澈笑嘻嘻的凑过来,打破慕容安的沉思,“小四,我也可以陪你一起住的,只要你肯求我一声。”

    慕容安白了他一眼,对着柳潇潇妥协道,“行了,行了我怕你了还不成。真要你住我那里,九皇叔还不得把我丢到军营呆个三五七年的。”

    “军营里也不喜欢总养闲人的,倒是可以去战场历练历练。”慕容烨接了一句。柳潇潇憋着笑。慕容澈乐的也很开怀,这个时候果然还是看戏比较开心。

    “九皇叔,我可是你的亲侄子。”慕容安委屈的眼神看着慕容烨。

    慕容烨目不斜视的说道,“做长辈的总希望晚辈能够成长。”

    柳潇潇点点头,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做长辈的都是为你好。看我们做长辈的多关心你。”

    “你现在又不是我的长辈。”慕容安挥开柳潇潇的手,他不喜欢从柳潇潇口中说出那个词。

    “很快就是了啊。连嘉儿和楚楚都承认我是他们娘亲了,总有一天你会叫我一声婶婶的。虽然这个称呼会显得我比较老,你叫我的名字也是可以的。但是辈分还是摆在那里的。”柳潇潇得意的说道。

    慕容烨很满意柳潇潇那以长辈自居的状态。楚葵看着直摇头,太幼稚了。

    慕容安被噎的表情很是精彩,“等你们成亲了再说。”

    慕容澈又来火上浇油,他也拍拍慕容安的肩膀,“小四啊,我知道你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摆在那里的。你可以先适应一下她长辈的身份,以后慢慢习惯就好。”

    慕容安很憋屈,虽然他们年龄差不多,但是架不住辈分小。每次慕容澈都是拿辈分来死死地压住他。

    之后,慕容安就在烨王府住下了,周管家很妥当的安排了一间院子给他。

    这一个月里他的生活可算是“丰富多彩”,有慕容澈时不时的过来溜达,有柳潇潇每天都来盯着他喝药,但是她时不时的会恶作剧一下,往他的药里多加一些黄连,还美名其曰良药苦口。

    这一天柳潇潇照常给慕容安把脉,她皱着眉,放下慕容安的手。看着慕容安心惊胆战的,“本王的身体是不是出什么毛病了,好不了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本王的心里素质很好的。”

    柳潇潇摇摇头,“很奇怪。”

    “哪里奇怪?”慕容安问道。

    “按理说,你的身体应该好的差不多了才对。怎么反反复复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柳潇潇凝眉沉思。

    “我看就是你学艺不精。”坐在一边的楚飞廉说着风凉话,但目光确实看着慕容安。

    “楚飞廉!”柳潇潇一听这个就怒了,“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但是你不能质疑我的医术。”

    “哈哈,”楚飞廉忍不住笑道,“原来你还有人品?”柳潇潇被楚飞廉气得直跺脚。可是没办法又打不过他,只能磨着牙瞪着楚飞廉。

    “你与其在这和我斗嘴,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去研究一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楚飞廉看见柳潇潇此刻的表情笑的更欢了。柳潇潇哼了一声就走出了院子。

    “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置身极寒之地的人,拼命的抓住那最后一丝温暖。”楚飞廉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着不相关的话。

    “本王不懂你在说什么?”慕容安疑惑的看着楚飞廉。

    “你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楚飞廉的手轻微的转动着茶杯。

    慕容安盯着桌上的桂花糕,慕容安喜欢带一些桂花糕在身边,但是他从来不吃,这个行为一直被柳潇潇视为是脑子进水了。

    光看不吃这一行为,根本让柳潇潇无法理解,后来她自动的把它当做慕容安想要随时能够用来哄女孩子的,也就释然了。

    “可本王就是不明白。”慕容安依旧笑的那般祸国殃民。

    “对别人狠的人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对自己狠的人。你说我的说的对吗?门主大人。”楚飞廉放下茶杯盯着慕容安。

    慕容安神色不变,依旧在笑,“你怕是认错人了吧。”

    “我有没有认错人,你心里很清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救了阿潇,又是出于什么目的不让自己的伤痊愈。”楚飞廉盯着院子门口,“我只想说,你们之间的皇族争斗不要扯上她。”

    “呵呵,有时候她的选择就注定她无法置身事外。”慕容安嘴角带着笑,看向院子门口的方向,只是这笑容却带着几分嗜血的味道。

    柳潇潇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院子门口。她扶着院墙大口的喘气。

    楚飞廉走进,笑道,“怎么了?莫不是你这个笨蛋又忘了什么东西,跑回来拿。那也不用跑成这样啊。”

    柳潇潇拉着楚飞廉的手,激动地说道,“飞廉,飞廉,飞廉,生了,生了。”

    “什么生了?好好说话。”

    “哎呀,就是仙儿姐姐生了,生了一个女孩。”柳潇潇兴奋的说着。

    “生就生呗,你那么激动做什么,又不是你的小孩。”楚飞廉的目光若有似无的飘向慕容安。慕容安的反应很平淡。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开心啊。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不是很奇妙吗?更何况她的命还是我救回来的,他们母女平安我就是觉得很有成就感。我可是要她干娘的人。”柳潇潇一脸的满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的小孩呢。

    “飞廉飞廉,我们去看看吧。”柳潇潇拉着楚飞廉。楚飞廉耸耸肩,“我无所谓。”他的视线扫向慕容安,“安王殿下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对啊,安安一起去看看吧。”柳潇潇开心的邀请着慕容安。

    “不去,和本王有什么关系。一个孩子有什么好看的,吵得要命。”慕容安嫌弃的说道。

    “安安,走吧,去看看又不会少块肉。”柳潇潇不容反驳,直接就推着慕容安的轮椅就走。其实慕容安好的差不多了,根本就用不着轮椅了,可柳潇潇偏偏说他还没好全,坚持不让他脱离轮椅。

    当柳潇潇来到寻仙楼,她见到了怀里抱着的小婴儿,什么开心的心情都冲淡了。

    黑红的小脸,肿胀的眼睛,塌塌的鼻子,尖尖的脑袋,皱皱的额头。“好丑,像个猴子一样。”柳潇潇嫌弃的将小婴儿塞到梁洛明的手中。

    梁洛明含笑的抱着婴儿,“刚出生的小孩都这样,你刚出生的时候也这样的,等过了满月就会越来越好看的。”

    “梁大哥,你怎么会知道知道我刚出生时候的样子?”柳潇潇疑惑的看着梁洛明。

    梁洛明抱着婴儿的手一顿,“那是因为,我看过小生出生。所以,我就推测了一下。”

    “哦,”柳潇潇也没有多做怀疑,“我才不会有这么丑呢。”梁洛明笑而不语。

    “我觉得这个孩子这么丑,肯定是她爹长得丑。”柳潇潇摸着思考了半天得出了结论。

    “为什么是她爹长得丑?”梁洛生不解的问道。

    “不都说女儿像父亲。”柳潇潇嫌弃的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小婴儿。“我们家阿烨这么好看,以后我的女儿肯定好看。”柳潇潇的语气颇有几分自豪。

    “你一个女儿家,还知不知羞耻。”楚飞廉戳着柳潇潇的脑门,“你还没嫁人呢,就想着生孩子了。”

    “想想还不行啊。”柳潇潇躲着楚飞廉的手。柳潇潇跑去看着小婴儿,“她长这么丑,不如以后就给我们家嘉儿做媳妇怎么样。嘉儿一定不会嫌弃她的。他要是敢嫌弃,我就揍他。”

    “你乱点什么鸳鸯谱,先把自己嫁出去再说。”楚飞廉毫不留情的拍上柳潇潇的头。

    柳潇潇捂着脑袋委屈的看着楚飞廉,“楚飞廉,你今天干嘛老打我。你在这样我要告诉师兄了。说你总是欺负我。我不就开个玩笑,随口说说。”

    “你除了这个,还能说点别的比较有威慑力的话吗?”楚飞廉无所谓的语气。好吧,柳潇潇承认她还真的没有。

    慕容安此时很安静,他看着那个握着小拳头睡得香甜的睡眼,眼神很冰冷,表情很是微妙。

    梁洛明将睡着的小婴儿放在梁仙儿的床边,梁仙儿很慈爱的看着熟睡的婴儿,浑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仙儿,你给她取个名字吧。”梁洛明说道。

    “蜜儿,阿潇说的蜜儿很好,甜甜蜜蜜的蜜,希望她以后的生活都是甜的。”梁仙儿的温柔的看着婴儿。

    “人生总有酸甜苦辣,怎么可能总是甜的。”慕容安嘲讽的笑道。梁仙儿的手几不可查的抖了一下。那种骨子里恐惧的感觉,瞬间涌遍全身。

    “安安,你是嫌我取得名字不好吗?”柳潇潇站在慕容安的面前插着腰,语带威胁的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