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故人来访
    “哪里,你取得自然是不一般的。”慕容安又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刚刚的他仿佛都是错觉。

    “这还差不多。”柳潇潇满意的转身。“仙儿姐姐,我说的是小名,你还是给她取一个大名呗。”柳潇潇凑过去看着她们。

    “我想不到什么好的。阿潇,她的命是你救的,不如你来取一个吧。”梁仙儿看向柳潇潇。

    “我,乳名我都取了,大名应该留给父母吧。”柳潇潇认真的说道。

    “不知安王殿下有何见解?”楚飞廉似笑非笑的盯着慕容安。

    “本王不喜欢插手别人的家事。”慕容安眼神中带着冷漠,和平时他有所不同。

    “是吗?”楚飞廉说完便也不再多言。

    “哎,飞廉,他又不是孩子他爹,你问他做什么。”柳潇潇用狐疑的目光上下看着楚飞廉。“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难道孩子真的他的?”柳潇潇凑近楚飞廉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不过就是随口一问。你觉得我有那么大本事吗?”楚飞廉白了她一眼。

    “也是,哪有那么多的巧合。”柳潇潇没有过多的怀疑的点点头。

    楚飞廉压下想要揍她的心情,说道,“好歹孩子出生了,你打算准备什么礼物送给她?”楚飞廉纯粹的就只是想要分散柳潇潇的注意罢了。

    “你说的有道理,可是送什么见面礼比较好呢?”柳潇潇想了一会,眼前一亮,“有了。”

    柳潇潇走到床边,蹲下来看着孩子,“虽然你现在丑了点,但是我勉强不嫌弃你,但愿你会越长越好看。”梁仙儿倒也没有生气,听着柳潇潇孩子气的话,只觉好笑。

    柳潇潇从身上拿出一个长命锁,梁洛明和梁仙儿一见这个长命锁,对视一眼,神色激动。梁仙儿开口道,“阿潇,你这个??????”

    柳潇潇拿着长命锁逗弄着小婴儿,“仙儿姐姐,你会不会嫌它不值钱?”

    柳潇潇突然心虚了,“我现在也没想到什么礼物比较好,这是我从小带着身上的东西。师兄说,捡到我时,它就在我身上,大约是我父母留给我的吧。我现在把它送给她,希望保佑她长命百岁。”

    “这个既然是你父母留给你的,那就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东西。我们又怎么能收呢。”梁仙儿说道。

    “现在不重要了,与其执着于未知,还不如把握好当下。珍惜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柳潇潇将长命锁塞到婴儿的手中,忍不住戳戳她的小脸。

    今天的慕容安好像格外安静,沉默许久的他终于开口了,“柳潇潇,本王今天回王府了。”

    “啊?”

    “他们的假都放完了,也该回来了。”慕容安说完,自己从轮椅上站起来,往门外走去。

    反应过来的柳潇潇喊道,“可是你的伤还没好。”早就没有了慕容安的背影。

    “你就别管他了,不是早就好的七七八八了。”楚飞廉冷淡的说道。

    “哎,飞廉,我觉得你好像很不喜欢他。是不是因为他长得比你好看,所以你嫉妒了?”柳潇潇看着楚飞廉,笑道。

    “我看你是欠揍。”楚飞廉毫不客气的说道,惹得柳潇潇朝着楚飞廉做着鬼脸。

    夜晚降临。

    ——幕间——

    七杀斜靠在塌上,喝着酒。他看着酒杯,月光下银色的面具反着光。

    “都已经这么久了,本座让你查的事情,不要告诉本座还没有答案。”

    跪在地上的另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正是之前的离楼,他说道,“门主,属下多方查探,柳潇潇她,”离楼顿了一下,心中做了一个决定,他说道,“她不是门主要找的人。她不是柳云舒。”

    七杀戴着面具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周身气场更冷了一些,“真的不是她吗?”可为何感觉如此之像。

    “门主,既然她不是您要找的人,那不是要除掉她?”离楼提着建议。

    “本座自有决断,你无需多言。”七杀沉默,真的需要除掉她吗?

    “可是,她要是不除,恐怕会是一个麻烦,与门主大事不利。”离楼不放弃的继续进言。

    “够了,”七杀一个用力,酒杯在手中尽碎,“本座如何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教。”

    “属下该死,是属下越距。”离楼低头。七杀却不在言语。

    ——幕间结束——

    慕容烨来到汀兰苑。刚进院子,楚飞廉抱着剑站在院中,像是在等着他一般。

    “烨王爷,我还在这里,总该收敛一些。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的夜宿阿潇的房中,这样不好吧。若是传扬出去,总归是影响不好的。”

    慕容烨并未回答,只是看了他一眼,不做停留的径直往前走。楚飞廉拔出剑,拦在慕容烨的面前。

    “在往前一步,我就不客气了。”

    “是吗?本王倒想看看你能如何?”慕容烨一派冷静从容。

    “王爷还真是自信。”楚飞廉笑道,“听闻烨王爷剑术不错,我倒是很想讨教讨教。”楚飞廉执剑冲向慕容烨,慕容烨侧身躲过剑招。

    眼见打斗有越加激烈的趋势。这时柳潇潇从里面打开房门,看着院子打斗的他们。他们俩也停下了打斗,看向柳潇潇。

    柳潇潇不满的说道,“你们俩干嘛呢?大晚上的不睡觉,跑这里打架,要打去别的地方打。你们不睡,我还要睡觉呢。”

    “阿烨,你怎么会在这里?”柳潇潇看着此刻应该在听风院中的慕容烨,现在却在她的院中,还和楚飞廉打起来了。

    好吧,其实在楚飞廉没来之前,他基本天天都来的。她以为碍于楚飞廉,慕容烨不会在深更半夜溜进她的房间。看吧,肯定是想溜进她的房间,被楚飞廉逮住了。

    “睡不着,过来看看你。”慕容烨看着柳潇潇笑道。

    因着楚飞廉在这里,柳潇潇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红。

    “那你看过了,烨王爷还是请回吧。”楚飞廉此刻有一种自家种的大白菜被猪的感觉。

    柳潇潇跑到楚飞廉身边,推着楚飞廉的背。“飞廉,夜深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有阿烨在,我不会有危险的。”

    “你啊,还真是女大不中留。”楚飞廉摇头叹息。

    “好了,好了,赶紧睡吧,祝你好梦。”柳潇潇推着楚飞廉。

    “我警告你们,不许做过分的事情,我可是会听见的。”楚飞廉说完,摇着头走进自己的房间。

    “楚飞廉,你胡说什么,什么叫过分的事情。”柳潇潇羞红的脸,跺着脚。

    “你们行鱼水之欢就是过分的事情。”楚飞廉从房里传来这么一句话。

    “我们清清白白的,才不会像你想的那样。”柳潇潇又羞又气。

    “好了,潇儿,你不冷吗?当心着凉,要是受了风寒就不好了。”慕容烨将柳潇潇拉近怀中。

    柳潇潇这才想起,自己本来就是准备睡觉的,忽觉外面的动静吵到了自己,也只是随意的穿了一件外衣。这下觉得冷风呼呼的。柳潇潇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柳潇潇揉揉鼻子有些心虚。

    “进屋吧。”慕容烨无奈的看着柳潇潇。

    “好啊。”柳潇潇笑道,“我走不动了,我要你抱我。”柳潇潇说着,张开双臂。

    慕容烨很自然的打横抱起了柳潇潇。柳潇潇搂着慕容烨的脖子,“阿烨,你今晚怎么想起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孤枕难眠。想你了就过来了。”慕容烨说道。

    “那你之前就不想我了?”柳潇潇歪头看着他。

    “之前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

    “那现在事情处理完了?”柳潇潇嘟起嘴,“原来我还没有你的工作重要,我才排第二啊。”

    慕容烨低头吻了柳潇潇的唇一下,“谁都不能和你比。”慕容烨将柳潇潇放在床上,细心的为她盖好被子,起身。

    柳潇潇拉住他,“你去哪?”

    慕容烨摸摸柳潇潇的头,“傻丫头,我去把门关好。难道你想开着门睡觉。”

    “哦。”柳潇潇尴尬的松手,将头埋进被子里。好丢人啊。

    慕容烨勾唇一笑。慕容烨转身关好门,熄完灯后,除去外衣,掀起被子一角,躺在床上,轻车熟路的将柳潇潇揽进怀中。

    柳潇潇打了一个哈欠,在慕容烨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渐渐睡着了。黑夜中,慕容烨听着柳潇潇均匀的呼吸声,睁开了双眼。脑海中回想着楚飞廉对他说的话。“你们现在的感情越好,将来她受到的伤害就会越大。”

    楚慕然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慕容烨一直都想不通。他知道楚慕然做事都是有目的的。他知道楚慕然将秦婉兮嫁给他,并不单单只是为了保住秦婉兮这么简单,这背后可能还有什么其他目的。

    如果不是因为立场不同,慕容烨想他会很愿意交楚慕然这个朋友的。

    慕容烨的手抚上柳潇潇的脸,心中说道,你说我究竟该怎么办才能不让你受到伤害。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第二天柳潇潇醒来伸着懒腰,发现身边早就没了慕容烨的身影。哎,又走了那么早。柳潇潇心中叹息。醒来没有看见慕容烨她还是有一些失落的。

    上午,柳潇潇坐在院中发呆。楚飞廉依旧在院中练剑。

    “你怎么了,这可不像你。”楚飞廉难得还能分出心来和她聊天。

    “小兮也抛弃了我,不跟我玩了。”柳潇潇托着腮,手指无精打采的玩着茶杯。

    “不是你自己让她去楚葵一起学习的,还说什么同龄人之间比较有共同语言。”

    “可是安安也走了,现在都没有人陪我玩了。”

    “你可以去骚扰骚扰他呗。”楚飞廉“好心”的建议着。

    “他出门了,不知道在忙什么。怎么就我是最闲的,人生没有目标啊,太空虚了。”

    “不是还有我陪着你。”

    “你是在陪着剑,毕竟你是要和剑过一辈子的人。”

    “阿潇,你这么说就显得没有良心了。”楚飞廉收好最后一个剑招。

    柳潇潇猛然站起来,“走,我们出去溜达溜达吧,都没人陪我,我要闷坏了。”

    “你怎么说风就是雨的,就不能有点女儿家的矜持。”楚飞廉收剑入鞘。

    “去吧,飞廉。我要发霉了。”柳潇潇摇摇楚飞廉的手臂。

    “走吧,我要是不去,我的耳朵都能被你磨出茧来,真是怕了你了。”楚飞廉指着自己的耳朵说道。

    “我就知道飞廉你最好了。”柳潇潇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很满意的夸赞着楚飞廉。

    “那你还走不走?”楚飞廉看着她。

    “走走走。”柳潇潇拉着楚飞廉往外跑。元霜默默的跟在他们身后。

    柳潇潇走在大街上,柳潇潇在一家青楼前停下。云梦居,名字起得再风雅,也改变不了它是青楼的本质。

    “飞廉,我之前说过带你去见梦烟姑娘,这个云梦居可是花了大价钱才把她请来的,便宜你了。怎么今天有没有兴趣陪我去看看?”柳潇潇调笑着看着楚飞廉。

    “你一个女儿家喜欢逛青楼。你还有这种嗜好?”楚飞廉斜眼看着她。

    “当然不是闲着没事了。我要去讨债了。这么出名的一个人物,应该能挣不少钱吧。”柳潇潇自言自语着。抬脚就毫不犹豫的进了云梦居,楚飞廉自然是跟着,元霜犹豫了片刻也跟着进去了。

    老鸨一看见柳潇潇就拦住了她,“哎,这可不是你一个姑娘家该来的地方。来我们这里的姑娘都是来卖的,难道你也是想。”

    “放肆,”元霜喊道。

    “元霜,”柳潇潇制止着。

    “姑娘?她对姑娘不敬。”元霜认真的说道。

    “左右不过几句话,影响不到我。我只是来找人的,不是来吵架的。”柳潇潇心情不错的解释了一句。

    “找人?你来这能找什么人?”老鸨看着柳潇潇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姑娘,脸上挤着笑。“莫不是姑娘想要找小倌,那你可是来错地方了,我这里可没有。”

    柳潇潇浅笑着,“我找梦烟姑娘。”

    “梦烟?那不巧,我们梦烟姑娘可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梦烟说今天谁也不见。”老鸨圆滑的笑着。

    “你去跟她说,故人来访,”柳潇潇想了一下,补充道,“哦,对了,我姓柳。”

    “姑娘莫不是说笑,你以为这样我们梦烟就会见你。我们梦烟姑娘可不是有钱就能见到,更别提你这一句话就想见到她。”老鸨嘲讽的笑道。

    “你只管传话就好,她肯定会愿意见我的。”柳潇潇笑的更欢了,“你要是不愿意传话,我就只好打进去了。到时候拆了你这里可不好了。我这话可不只是威胁哦。”

    老鸨看着柳潇潇身边的楚飞廉,凭她多年摸爬滚打的人精,自然看出楚飞廉的不简单。“我只是去传话,到时候她要是不愿意见你,就不能怪我了。”

    梦烟正坐在梳妆台前,脸色惨白,手指用力抓住,泛白的指节,似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忽听见门外一阵敲门声。

    “什么事?”梦烟强忍着痛苦,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像平常一样。

    门外传来丫鬟的声音,“姑娘,有人要见您。”

    “我不是说过了,今天不见客,谁也不见。打发他走。”梦烟咬着牙说道,额头全是冷汗。

    “姑娘,她说她姓柳,让我们和姑娘说,是故人来访。”丫鬟说道。

    难道是她?“是不是一位姑娘?”梦烟惊喜的问道,就连身上的疼痛也似减轻了几分。

    “是的。”丫鬟疑惑,难道真是故人。

    “快请她进来。”梦烟连忙说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