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楼下,柳潇潇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看见那个刚刚传话的丫鬟从楼上跑了下来。

    老鸨也看见了,一副信心满满的说着,“怎么样,小红,梦烟是不是说不见她。”

    小丫鬟摇头说着,“不是,妈妈,梦烟姑娘说,请这位姑娘去她房间。”老鸨的表情像是吞了一个苍蝇。

    柳潇潇笑道,“怎么样,我就说她会见我的。”柳潇潇得意的看了老鸨一眼,对着那个小丫鬟说道,“带路吧。”

    “姑娘请随我来。”小丫鬟走在前面,柳潇潇不紧不慢的跟着。

    在一处房间门口停下,小丫鬟说道,“柳姑娘,到了。姑娘请。”小丫鬟推开门,退至门口一旁。

    “谢谢。”柳潇潇对着她笑道,然后就迈步进去。等着他们进了房间,小丫鬟就将门关上。

    “没想到你还真的认识这闻名遐迩的大美人。”楚飞廉打量着房间,就是一般女子的闺房的模样。

    “飞廉,你这样随便看女儿家的闺房不太好吧。”柳潇潇促黠的看着楚飞廉,“要不要我介绍你当她的入幕之宾?凭我和她的交情,这点面子她还是愿意给的。”

    “要不要我把这话和慕容烨说说,看看他想不想做这个入幕之宾?”楚飞廉斜眼看了柳潇潇一眼。

    “他敢,想都不行。”柳潇潇说道。

    “你还真是小气呢。”楚飞廉笑道。

    “云舒?”一个绝美的女子走进了他们的视线之中,脸上虽然有种妆容的掩盖,依旧看的出脸色不是很好,但却有一种病西子的别样美。

    “是,好久不见,我又来要账了,想必名声在外的梦烟姑娘,肯定能挣不少吧。”柳潇潇笑着点头。

    “自苏州城一别,我们也有半年多不见了。”梦烟怅然道,她拿出一个小匣子,递给柳潇潇。柳潇潇毫不客气的打开匣子,里面有很多银票和一些金银珠宝。柳潇潇也没数,就直接盖上,递给了楚飞廉。

    楚飞廉心下了然的接过了匣子,柳潇潇不说,他也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钱自然都是给楚慕然的。

    柳潇潇走近梦烟,握上她的手腕,摇摇头,“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你的时间可不多了。”

    “我还有多久的时间?”梦烟了然一笑。

    “最多半年。”

    “半年足够了。”梦烟毫不意外的笑着。

    柳潇潇走到香炉旁,打开盖子捻着香灰,放置鼻尖闻了闻。“仙灵脾,服之使人好为阴阳。西川北部有淫羊,一日百遍合,盖食此藿所致,故名淫羊藿。男子久服绝阳无子,女子绝阴无子。”

    柳潇潇放下香灰,重新盖上盖子,掏出手帕擦擦自己的手。“你真的这么不在乎自己了?除了报仇,你想不到其他的事情,何苦为了那样的一个男人搭上自己的性命。”

    “报仇就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我要为我自己报仇,为了我的孩子报仇。”梦烟想着过去眼神充满仇恨。“我是不是让那对狗男女好过。他们怎么对我,我都可以忍,但是他们却害死了我的孩子。”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柳潇潇叹了口气,“真不知当初救你,这么帮你究竟是不是对的。”

    一年多以前,在一个雨夜,柳潇潇偶然遇见了她。那时候的她奄奄一息的她。她的脸上满脸是血,脸上被刀划的血痕交错,身下是一滩血。

    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拽着柳潇潇的衣角。她嘴里喊得不是救她,而是,“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之后便晕了过去。

    她的伤太重了,身体太虚弱了,能够保住她的性命已经是不容易了,孩子自然是保不住。她醒来沉默了三天,决心一定要复仇,一定要为她的孩子报仇。

    她的故事也很俗套,无非就是丈夫飞黄腾达抛弃糟糠之妻,那个男人为了讨好他的现在的妻子,狠心休妻,亲眼看着她被现在的妻子让人毁容,最后让人毒打一顿丢出府门,全然不顾往日情分。

    那个男子明明知晓她怀了他的骨肉,却为了不让现在的妻子生气,口口声声的污蔑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与他人苟合所得。

    她恨,恨他们,恨老天的不公,她要复仇,她要让他们所有人都付出代价,她要让整个侯府为她的孩子陪葬。

    柳潇潇劝过她,没有必要为了他们搭上自己的未来。她哪还有什么未来,他们过得好,她才是怨气难平。

    她求柳潇潇好久,柳潇潇才说出有办法恢复容貌的方法。但是需要忍受极大的痛苦,并且一旦使用就会只剩两年的性命,就是相当于用性命换回容颜。柳潇潇不知道这样为了复仇究竟值不值得。

    梦烟在青楼能够如此快的出名,自然少不了柳潇潇的帮忙。柳潇潇将媚术的修习秘籍送给了她。还告诉她哪些药物有助于乱人心智,使人流连忘返。或者说梦烟能有今天多多少少都和柳潇潇有关。

    “梦烟多谢云舒肯帮我,不然我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复仇,只能含恨而终。”

    “在苏州城的时候,我就问过你,你是否愿意回头,那时候你还有机会的。可现在······”柳潇潇不在说下去,毒以深入五脏六腑了,回天乏术了。

    “如果,不复仇的话,我已经找不到活下去的勇气了。”

    柳潇潇忽然房间里的空气很沉默,她走到窗边,用力推来窗户,冷风吹了进来,整个人稍显清醒,柳潇潇看着街道下人来人往。

    “我听说,定远侯府的小侯爷痴迷梦烟姑娘,为了你一掷千金,不惜要与家人决裂,也要娶你过门。你真的不心动吗?”

    “他,”梦烟眼神微闪,“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我配不上他。”像她这么肮脏的人,又怎么配和他那样的干净的人在一起呢。

    “没有什么配不上配的上,只有喜欢不喜欢。只要他喜欢你,你喜欢他,你何不放下仇恨,重新开始。何苦要为他人的错来折磨自己,自己过得更好,不是对他们最好的报复。”

    “没法重新重新开了。云舒,我们不一样。你能放下重新开始。我不能,我放不下。我之前想过为了我的孩子,我会努力重新开始的,为了他,我会努力的。可是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因为他,我放弃了家人,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绝情。”

    柳潇潇也不知道该如何劝她才好,设身处地的想,要是她遭遇了这些,她只怕会选择和他们同归于尽,甚至让整个城来陪葬也说不定。

    柳潇潇拿出一个药瓶,“这个也只是能减轻你的痛楚。我也只能做到这些了。”都说无殇谷医术高明,可也只是一个凡人,也有很多束手无策的时候。

    柳潇潇心情低落的看着街道的人来人往。忽然看见一人走进云梦居的方向,整个人都不好了,勾起一抹冷笑。

    “你说一个男子逛青楼是会为了什么?”

    “啊?”梦烟不明白柳潇潇怎么会忽然问着这个问题,想了想还是回答道。“男子逛青楼,自然大多是为了寻花问柳。”

    “当然是为了寻花问柳,难不成还是来喝酒找姑娘谈心不成。”柳潇潇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男子没有犹豫的就踏进了云梦居。

    梦烟疑惑的顺着柳潇潇的视线只看到一个男子的背影,看衣着非富即贵。梦烟是一个聪明人,看柳潇潇的样子也能明白七七八八。

    柳潇潇撸起袖子,“他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废了他。”柳潇潇快步走到门口,“我要出处理一件私事,先走了。以后,有缘再见吧。”说让她就拉开房间的大门,走了出去。

    柳潇潇出了房门就看见慕容烨在小厮的指引下,来到一处房门,小厮敲了几下门,门从里面打开了,只见一个身着纱衣,衣不蔽体的姑娘媚笑着说了什么,就侧身让他进去了。

    由于慕容烨是背对着他们,所以柳潇潇也根本看不见慕容烨的表情。柳潇潇看着这一幕,反正是火气又大了几分。柳潇潇带着火气走向那间房间。楚飞廉心中同情慕容烨一秒钟,更多的是乐在看好戏。

    却说那边慕容烨,他皱着眉头走进云梦居,眼神冷然的那些想要靠近他的女子。那些看见慕容烨的眼神,就是有心想要靠近他,也害怕的躲得远远的。

    开门的姑娘,朝他抛着媚眼,说道,“烨王爷,你总算来了,我们都等了你很久了呢。”

    慕容烨目不斜视的走了进去,闻着满屋子的脂粉气,直皱眉。

    “哟哟哟,我们伟大的烨王爷还看不上这个地方了。”一个男子斜躺在榻上,衣衫半漏这胸膛,怀里搂着两个姑娘。一个喂他喝酒,一个喂他吃着葡萄。

    “有什么事情,你最好马上就说。”慕容烨冷声道。

    “烨王爷,你求人的这个态度可不好,你应该有点求人的态度,让我满意才好。”男子笑道。

    男子对着刚刚开门的那个女子,“你去伺候伺候烨王爷,务必要让他尽兴。”

    “是,主子。”女子说完,端起一杯酒凑近慕容烨,整个身子眼见就要贴上他,慕容烨侧身一躲,女子摔倒在地。

    男子摇摇头,“啧啧啧,烨王爷未免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男子做起身来。

    慕容烨冷然的说道,“如果你没什么好说的,那本王就告辞了。”说完就真的转身。

    “哎,你真的就这么走了啊。怎么就这么开不起玩笑。”男子说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究竟是谁派人伤了你家宝贝?”

    慕容烨顿住脚步,转身看着他。“说。”

    男子摸摸鼻子,“你先坐下,我慢慢说说。”慕容烨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

    男子好笑的看着慕容烨,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就开始说起来,“你这叔叔做的蛮失败的啊。两个侄子,都在打你女人的主意,一个想睡你的女人,一个想杀你的女人。啧啧啧。”

    “说重点。”慕容烨的耐心即将告罄。

    男子看着慕容烨隐隐要发怒的表情,也不敢在绕弯子,“好吧,我说就是。重点就是······”

    男子的话还没开始说就被一阵大力的推门声所打断。正准备发脾气了,究竟是谁这么找死,不知道他是谁吗。慕容烨不给面子也就算了,怎么又有不给面子的,正当他是软柿子啊,他也是有脾气的。

    只见一个女子气呼呼的站在门口,插着腰,指着里面的慕容烨,吼道,“慕容烨,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还来这种地方,你这样是想让你嘉儿今后学你吗?你父亲,要有表率作用,上梁不正下梁歪。

    哼。今天的事情你要是不跟我解释清楚,这事我们没完。”

    里面人看到了这一幕愣住了片刻都没有缓过来,被指名的那个男子淡定的起身,“不好意思,今天就谈到这里吧,下次再谈,本王还有一些家事要处理。”

    慕容烨走到门口,拉着女子的手腕就往外走。元霜连忙远远的跟在他们的身后。楚飞廉看见了慕容烨,也就知道柳潇潇不会有什么事情,就转身去处理那些钱。

    “哎,你放开我啊,你别碰我。你能处理什么家事啊。你家的事,你什么都不管。”柳潇潇一边挣扎,一边不满的挣扎。

    “你是我府里的人,处理你的事情,不自然就是家事了。”慕容烨淡定的回答。

    “切,你就会强词夺理,那你为什么去青楼?”

    “那你为什么会在那?”慕容烨不答反问道。

    “我,我自然是在那里治病救人,难不成还是寻花问柳。她们给的诊金高啊,我本着一颗医者父母心的原则,都要治。那你呢?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别想转移话题。”柳潇潇用另一只没有被拉住的手,指着慕容烨。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爱钱,我给你的那么多的钱,你都花完了。”慕容烨说道。

    “那是我的事情,你管不着。更何况没有人会嫌钱多的。”柳潇潇偏头说着。

    慕容烨知道她要那么多的钱是为了什么,但是他并不想纠结这个。他不想她误会,他认真的解释了一句。“我是在里面谈正事。”

    “你诓我呢,谈事情需要去那里,怕不是什么那种事情吧,我跟你说,你这样是教不好你儿子的,父亲是榜样,你要是做不好,还怎么教他啊。万一他学你逛青楼呢。”柳潇潇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是还有你嘛。我觉得你就把他教的很好啊。”

    “什么嘛,有你这样的吗?我又不是他的娘亲。”柳潇潇嘟囔着。

    “我想他是不会介意你做他娘亲的。”

    “他不介意,我介意好吧。”柳潇潇随口说道。

    慕容烨忽然松开手,停了下来,柳潇潇顺势撞上了慕容烨,“你干嘛,好疼啊。”柳潇潇自己的头。

    慕容烨转身,双手握住柳潇潇的手臂,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心里有些紧张,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语气有一些不确定,“你介意他们不是你亲生的孩子?所以,你不喜欢他们?”

    慕容烨仿佛想从柳潇潇的眼中看出什么。柳潇潇被这突如其来的严肃愣了一下,“怎么突然这么严肃?我有点害怕。”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慕容烨严肃的说着。

    “我不介意啊,我挺喜欢他们的啊,多可爱,他们跟是不是我亲生,有什么关系。”

    “那你刚刚在介意什么?”慕容烨心中紧张的问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