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神秘的中年男子
    “滚,”慕容安背过身。

    梁仙儿这才发现慕容安的右手还在流血。“门主,您的手受伤了。”

    “与你无关,不要多管闲事。”

    “可是,它在流血,如果不包扎的话,可能会很严重的。”梁仙儿关切的说道。

    “来人,”慕容安不想与她废话。

    侍从赶来,推门进去,“王爷有何吩咐。”

    “将她带出去,不要让她在踏进王府半步。”慕容安放过了她,因为他知道她若是死了,柳潇潇醒来肯定会很难过的。

    “是,”侍从答道,之后走到梁仙儿身边,“姑娘请吧,不然奴才就只能找人来抬您了。”

    梁仙儿看着慕容安流血的手臂,咬着唇跟着侍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她知道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她知道他是因为柳潇潇才放过她的。她没想到他对柳潇潇的感情竟然已经这么深了。

    一个是自己的亲妹妹,一个是自己最爱的男人,梁仙儿不知该如何怎么办,两个她都放不下,她也不希望他们中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

    慕容安听见关门的声音,一下子整个人瘫坐下来,他手臂上的伤是他自己拿匕首划出来的,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一点自己心中的痛苦。他任由自己的手臂鲜血淋漓,这点伤和云舒比起来算得了什么。

    南门。

    慕容烨成功的围困南门最大的一个乱匪的山寨,只差最后一步就能成功攻克下来了。和训练有素的军队相比,这些乱匪实在是一盘散沙,不足为惧。

    晚上,慕容烨倒是稍有歇息的时候,这几天太忙了,他都没有时间过问柳潇潇的情况。

    “京中那边怎么样了?”他端起一杯茶水,掀起茶盖刮刮上面的茶沫。

    “小王爷和小郡主一切安好,每日和长宁公主相处也好。”白幕如实禀告着,只是柳潇潇的消息他不敢说。他自前天收到消息,就一直在犹豫,王爷要是知晓肯定会不管不顾的冲回京城的。

    “嗯,”慕容烨没有太意外的喝了一口,“她呢?”

    白幕自然是知道慕容烨说的是谁,“柳姑娘前段时间一直忙着帮一位叫冬灵的姑娘相亲。”

    慕容烨轻笑一声,“她倒是闲的。”

    “王爷,柳姑娘她”白幕知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他也不能瞒着主子,很有可能主子会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慕容烨意识到柳潇潇出事了,“她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白幕跪了下来。

    慕容烨将茶杯扔到地上,碎了一地的瓷片。“说。”

    常年跟随在慕容烨身边的白幕,他知晓自家主子是在隐忍着怒火。“柳姑娘身受重伤,生命垂危。灵枢阁束手无策。”

    就连灵枢阁都束手无策,足以说明柳潇潇伤势究竟是有多么严重。慕容烨恍如晴天霹雳般,很快就起身,急急的走向门外。

    “王爷,您现在不能回京,这是擅离职守,皇上知道会怪罪下来。”白幕急忙跟上阻拦着慕容烨。

    慕容烨一掌打开白幕,白幕当场就吐出一口血。慕容烨奔向马厩,骑上一匹快马向京城方向飞奔而去。“潇儿等着我,我马上就来见你了。”

    白幕早就料到会这样,如今主帅不见了,只怕是这样下去会很难赢了。

    旁边有侍卫过来扶住白幕,“白大人,王爷走了,现在该怎么办?只怕他们知道王爷离开了,会死灰复燃,到时候他们士气大振,这场仗就会难打很多了。”

    “王爷离开这件事先压下去,能拖多久是多久。”白幕捂着胸口说道。他知道王爷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忽听的一阵马蹄声,他们惊喜的以为是慕容烨去而复返。他们看见马背上的慕容澈笑着对他们说道。

    “你们怕什么,九哥走了,不是还有本王在。”

    慕容澈一得知柳潇潇出事的消息,就快马加鞭的赶来了,还好赶上了。他知道的九哥肯定会不管不顾的去找柳潇潇的。刚刚他们就是擦肩而过,慕容烨都没有发现他。

    安王府。

    夜晚的安王府格外的沉静。楚飞廉执剑轻松的落在院中,他朝着慕容安的房间一步一步的走去。一脚踹开慕容安房间的大门,扑面而来的酒气和血腥味,让他直皱眉。

    慕容安淡淡的看了楚飞廉一眼,没有太大的反应。他垂下眼睑喝着酒。楚飞廉也没有想到见到会是这么一番颓废的画面。

    “我以为你会拼死救她,就不会伤害她。我以为是我自己想错了,事实却证明,就是你伤的她。”楚飞廉冷然道。

    “没错就是我伤的她,你要杀我就动手吧。”慕容安没有丝毫的反驳,仿佛一心求死。

    楚飞廉将剑收入剑鞘,“你现在的样子,不配死在我的剑下。”

    “她怎么样了?”慕容安问道。

    “她的情况你不是应该了解吗?毕竟那可是你亲手所为。要杀她的是你,要救她的还是你。你这算是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吗?”楚飞廉嘲讽的说完就消失在慕容安的视野之中。

    灵枢阁。

    苏文昌看着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的柳潇潇,一直叹着气。

    “爹,您不要总是叹气了,叹的我心慌。”苏子熙面色忧愁的说道。

    “小师叔怕是撑不过明天了。”苏文昌又叹了一口气。

    “爹,那你就想想办法救救她。好歹撑到师叔祖来的时候。”苏子熙有些急躁了。

    “你个臭小子,这么跟你爹说话。说的好像我不愿意救她一样。我要是有办法早就用了,还用等到现在。我们那么多人,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实在是小师叔伤的太严重了。能撑到现在已经不错了。”苏文昌气急。

    此时灵枢阁来了一个神秘的中年男子,他目标明确的走到柳潇潇房前。一个小药童看见问道,“你是何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一挥手,小药童倒地。

    “好厉害,他都是这么进来的?”苏子熙看着中年男子的,心中猜测着他是敌是友。

    苏子熙上前问道。“敢问阁下造访有何贵干,为何无顾伤我灵枢阁弟子。”

    “解释起来太麻烦了,这样比较快。”中年男子走进柳潇潇的屋内,看见躺在床上的柳潇潇。

    苏子熙一愣,这是什么理由。这也说明此人非常厉害,无论是武功还是用药。

    “你们都出去。我没出声,谁都不许进来。”中年男子命令般的说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们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如何放心将人交给你。”苏子熙的好脾气都被磨没了。

    “现在除了我,没人能救得了她。一个只剩一口气,吊着命的人,还需要我多此一举来害她?”中年男子坐在柳潇潇的床边开始查探她的脉象。

    “走。”苏文昌说完,带着苏子熙出门,带上那扇门。

    “爹,你知道他是谁?”苏子熙问道。

    “不知道,不过他说的没错,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只能让他试试了。”苏文昌又开始叹气。苏子熙当然知晓这是唯一的办法,可是他总觉得没那么简单,一个陌生人平白无故的出现,然后只为救人。

    “看看吧,说不定他真的能救小师叔。”苏文昌自觉自己的医术真的是毫无天赋,他不免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楚飞廉回来时,就看见他们站在柳潇潇的门前。“你们怎么都站在门口,是不是阿潇有事了。”说着楚飞廉就要推门进去。

    苏子熙拦住他,“有人在救她,他不让我们靠近。”

    “谁?”

    “不知道。”苏子熙摇摇头。楚飞廉怒道,“不知道是谁,你们也放心将阿潇交给他。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办?”

    “他说现在他是唯一能救阿云的人。”

    “他说你们就信。”楚飞廉愤怒着。

    “我们不得不信。那个伤她的人是下决心要她的命,阿云的伤真的很严重,我爹说她恐怕撑不过明天。”苏子熙语气沉重。

    楚飞廉没想到真的会这么严重,听到了这里,一下子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身体。随后出现的慕容安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陷入无边的绝望。

    “你满意了,这个结果。”楚飞廉说道。

    苏子熙看着他们,只觉波涛暗涌,看来这事和慕容安脱不了关系。

    他们都没有离去,一直守在门口。月落日升,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他们都怀疑,里面是不是没有人。

    “爹,你去休息吧,这里我守着就好。他要是出来了,我会找人通知你的。”苏子熙扶着苏文昌。

    “是啊,苏伯伯您就去休息吧。”冬灵说道。

    “不用了,小师叔一天没有脱离危险,我就一天寝食难安。”苏文昌摆摆手。

    慕容安像是一尊佛像一般盯着门口一动不动,楚飞廉靠在柱子上盯着房门口。

    正午时分,冬灵将凉掉的吃食换掉,他们都摇摇头,还是没人有心思动一下筷子。

    直到黄昏时分,那扇紧闭的大门终于从里面打开。中年男子出现在门后面,“她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至于她什么时候醒那就看天意了。”

    他们顾不得许多,都急急的跑进去查看柳潇潇的情况。苏文昌探上柳潇潇的脉象,眼前一亮,“没事了,太好了,小师叔的脉象终于恢复正常了,不再是微弱无力了。”

    他们这才想到中年男子,一看哪里还有中年男子的影子。慕容安松了一口气,就晕了过去。

    苏子熙让人将他抬到厢房,好在只是失血过多,营养不足,心绪不宁。没有什么大问题。

    柳潇潇就像那个中年男子所说的那般,没有了生命危险,可是却陷入了沉睡,什么时候能醒就真的要看天意。苏子熙派人查了那个男子却还是一无所获,他就像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了。根本就查无踪迹。

    慕容烨骑着不眠不休的骑着快马,终于来到灵枢阁前,他慌张的跌落下马。灵枢阁门口的人一看,慌忙的去扶,慕容烨推开他们,跌跌撞撞的朝里面走去。

    慕容烨用力的推开柳潇潇的房门,把里面正在给柳潇潇喂药的冬灵吓了一跳,手一抖,险些将手中的药都泼到柳潇潇的被子上。

    慕容烨眼神看着躺在床上的柳潇潇,不移动分毫。冬灵看着风尘仆仆的慕容烨,将药放在床边一旁的小凳上,正准备开口询问,站在门口的苏子熙摇头朝着她招手。冬灵疑惑的起身,走到门口。

    “嘘,”苏子熙拉着冬灵走到门口带上房门,将空间留给他们两个人。

    “灵儿,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他肯定会有很多话要说。走,我们去别的地方说吧。”苏子熙拉着冬灵的手,离开了柳潇潇的房门口。

    房内,慕容烨脚步艰难的移动到床边,他看着像是睡着了一样,床上的躺着人儿。他坐在床边,颤抖着手,抚上她的脸颊,不敢相信她历经过生死。

    “潇儿,我回来了。桃花开了,我回来陪你参加桃花节了。你不要睡太久好不好。”

    慕容烨端起一旁的药,慢慢的喂给柳潇潇,也不管沉睡的人儿能不能听见。“潇儿,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我错了,我不该将你留在京城。我要是听你的话,带上你一起,你一定不会出这样的事。”

    在漠北和江南的两个人收到消息全部赶往京城。

    三个月后。

    这三个月,发生了很多大事。

    比如,让人听见就会为之一颤的七杀门从江湖上消失了,据说七杀门门主已经身亡。比如,澈王爷带兵平了南门乱匪,顺便还带回来一个性子泼辣的王妃。据说那个王妃还是一个土匪头子。再比如,纪太傅之女纪水芸被封为公主,与秦国联姻了。

    柳潇潇却还依旧在沉睡,没有丝毫转型的迹象,慕容烨衣不解带的守在柳潇潇的床头亲自照料着。柳潇潇原本圆润的脸庞,消减了许多。

    慕容烨仔细的为柳潇潇擦着手,为她讲着京城中发生的趣事。慕容烨不爱说话,可这三个月对着柳潇潇说的话,比他活的二十多年加起来的还要多的多。

    清嘉看着床上的柳潇潇,“柳姐姐还没有醒吗?”他看着身旁的楚葵,问道,“姐姐,她会不会像七伯母那样睡好久好久。”

    “不知道,可是她不在的时候,王府真的好安静。一点也不热闹。”楚葵怅然道。

    “姐姐会没事的,柳姨不是说了,姐姐很快就能醒过来。我们要相信柳姨和柳叔叔。”秦婉兮坚定的说道。

    “你们又来看云舒了。”冬灵从门外走了进来,笑道,“这里有些点心,你们尝尝吧。云舒要是知道还有这么多人关心她,她一定不会睡太久的。”冬灵将点心放在桌上。

    “灵儿姐姐。那柳姐姐什么时候会才会醒。”清嘉拉着冬灵的衣服。

    “快了。”冬灵更像是对自己说道。

    冬灵将药和粥放在柳潇潇的床边,“王爷,云舒该吃药了。您去休息一下,吃点东西,这让我来吧。”

    “不用了,我来就好。”慕容烨端起药,吹吹,放在唇边试试药温,才将药喂给柳潇潇。柳潇潇怕苦,即使她在沉睡她依旧在排斥,一碗药喂得很艰难。

    冬灵叹了口气,云舒你早点醒过来吧。冬灵看了一眼门外的男子,走了出去。

    “那个笨蛋的情况怎么样了?”那个男子开口,他的年纪看着与柳潇潇、冬灵相仿。

    冬灵摇摇头,“还是老样子。”

    “老头不是说她应该是快醒了吗?老头说话到底有没有谱。”男子皱眉说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