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狩猎
    齐语蓉低头,虽然戴着面纱,依然可以看见她那含羞带怯的眸子,“语蓉自幼听闻烨王爷的事迹,从小就希望嫁给他那样的大英雄。”她偷偷看了一眼慕容烨,就慌忙低头。

    “自幼听闻,端慧公主是说本王老了吗?”慕容烨冷声道。柳潇潇捂着嘴偷笑。慕容烨瞥了她一眼,柳潇潇连忙正襟危坐。慕容烨一转头,柳潇潇又接着笑。

    “不是不是,语蓉的意思是烨王爷少年英雄,自是大家仰慕的对象。语蓉也一样,要是能常伴左右,语蓉便能心满意足了。”

    “哦,不过可惜本王已经娶妻了,没有纳妾的打算。”慕容烨看也没看齐语蓉一眼。

    纳妾,堂堂一国公主怎么可以为妾。这简直就是在公开羞辱齐国,羞辱齐语蓉。

    齐语蓉眼含泪花,求助的看向齐思鸿。慕容凛也觉得脸上的面子要挂不住了。

    齐思鸿站起来,“烨王爷说笑了。语蓉怎么可能会为妾,她愿为平妻,和长宁公主平起平坐。”

    “太子殿下说笑了,本王不愿委屈了长宁公主。毕竟秦国就这么一位长公主,秦帝唯一的妹妹,本王怎好委屈她,让她受人闲话。”慕容烨拿着秦婉兮说事,毕竟秦国大家多少还是会忌惮的。场面有些尴尬。

    秦婉兮一看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她紧张的拽着柳潇潇,躲进柳潇潇的怀中。柳潇潇轻轻的拍着秦婉兮的后背,安抚着她。

    柳潇潇推开眼前的粥碗。慢悠悠的说道,“端慧公主如此优秀,又不是嫁不出去,为何要执着于一个有妇之夫。晋国的未婚好儿郎多的是,公主可以慢慢挑的。”

    顺着这个台阶,慕容凛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两天后,朕会举行猎场狩猎活动,公主可以看看有没有中意的,届时公主再做选择也不迟。”

    齐思鸿他们只能应下,柳潇潇这话都说出来了,要是此刻他们还抓着慕容烨不放,就是应了她的那句话,执着于有妇之夫,会为人所不齿的。

    两天后,猎场。

    夏千山一袭男装,骑在马上,英姿飒爽。

    柳潇潇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好帅气啊,她这样都把十一给比下去了,十一难道没有压力吗?”

    “他倒是乐在其中。”

    “我也这么觉得。”柳潇潇笑道。

    齐思鸿走进他们,他看见柳潇潇收敛了笑意,悄悄移步,躲在慕容烨的身后,他背在身后的拳头握的更紧了,但还是笑道,“烨王爷,听闻您的箭法超群,能百步穿杨,箭无虚发。不知本宫能否有幸讨教一下。”

    “太子过誉了,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慕容烨握着柳潇潇的手。

    “还请烨王爷赏脸。”齐思鸿说道。

    “既然太子殿下诚心求教,本王岂能过度推辞。殿下请。”

    他们来到一处空地,慕容烨和齐思鸿的身前远处都立着一个箭靶。齐思鸿拉弓搭箭,三箭齐发,全部正中靶心。

    “三哥好厉害。”齐语蓉兴奋的叫道。

    齐思鸿的目光看向柳潇潇,柳潇潇别过头不理会他。

    慕容烨拉弓搭箭,射出一支箭。

    “切,这有什么厉害的,哪有三哥厉害。”齐语蓉觉得慕容烨也不过如此。

    慕容烨沉着拉弓搭箭,放出第二支箭,这第二支箭破开第一支箭,正中靶心。慕容烨继续放出第三支箭,第三支箭破开第二支箭,正中靶心。如此反复,慕容烨一连放出十支箭,箭靶上,始终只有一支箭在靶心上。

    “太子殿下,还要继续吗?”慕容烨问道。

    “阿烨,好厉害啊。”柳潇潇充满崇拜的眼神看着慕容烨,齐思鸿的脸色越来越差。

    齐语蓉始终认为是自己的三哥最厉害,她拿起一旁的三个桃子。跑到靶心那里,她将三个桃子一个放在头顶,两只手分别拖着一个。“三哥,你来,我相信你是最厉害的。”

    “这也太拼了吧,这样太危险了,公主又何必这样。要是一不小心毁容了就不好了。”慕容澈漫不经心的说着。

    夏千山拧着慕容澈的耳朵,“怎么你心疼了。”

    “媳妇,轻点,耳朵要被拧掉了。媳妇,我知道错了。”慕容澈认怂的说道。

    “语蓉。”齐思鸿叫了一声。

    “三哥,我相信你的箭法。开始吧。”齐语蓉说道。

    齐思鸿开始拉弓搭箭,三箭齐发,吓得周围人都屏住呼吸,胆小的都吓得闭上了眼睛。齐思鸿三箭稳稳的射中那三个桃子,齐语蓉毫发无损。齐语蓉得意的看向柳潇潇他们。

    柳潇潇火气也上来了,以为她不会。柳潇潇也拿起一个桃子,跑到箭靶前,握着桃子,顶在头顶。“阿烨,就像刚刚那样,你才不会输。”柳潇潇气鼓鼓的说道。

    齐思鸿想要阻止,慕容烨比他更快。慕容烨面色一沉,将手中的弓往地上一扔,压抑着怒气,“胡闹。”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阿烨,还没比完,你肯定不会的输的。”柳潇潇说道。

    “不用比了,本王认输。”慕容烨冷声说完,就大步走到柳潇潇的身边,拿过那个桃子扔了,怒道,“你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我是人,不是神,我也会有失手的时候。”

    “我相信你的,你很厉害的,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受伤的。”柳潇潇一脸的认真。

    越是这样,慕容烨就越气。他不是在气她,他更多的是在生自己的气。“你究竟知道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我哪里错了?你为什么要凶我?”柳潇潇委屈的说道。

    “你,”慕容烨一甩袖子,丢下柳潇潇转身就走了,他需要冷静一下。

    “慕容烨,你在生什么气?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柳潇潇在他身后喊道。慕容烨脚步顿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

    “那个九哥他不是故意的,他,”慕容澈想要为慕容烨解释一下,可这他也不知该如何解释,毕竟那是他们两个人的感情问题,而且九哥也是真的生气了。

    “他就是故意的。他有脾气,我难道没有。哼。”柳潇潇指着自己说着,说完推开慕容澈往慕容烨想反的方向走开。

    齐思鸿和齐语蓉的脸色都不好,这仿佛就在打他们的脸。

    柳潇潇一个人坐在一棵大树下,暗自烦恼。慕容辰看见独自一人的柳潇潇,正准备走过去,慕容安叫道,“三哥,狩猎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三哥不去准备一下,好一举夺魁。”

    “老四,你怎么不去准备?”慕容辰不觉他会那么好心。

    “我准备有什么用,我再怎么准备也是比不过三哥的。”慕容安笑道。

    慕容辰笑道,“老四说笑了,只要你努力也会有机会的。”一个下贱之人怎么会比的过他。

    这次的机会说不定可以得到公主的青睐,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那我去准备准备,老四你也不要放弃。”

    “我就这样了,倒是三哥如此英勇,端慧公主一定会心仪于你的。”慕容安虚假的奉承着。

    烂泥扶不上墙,慕容辰内心鄙视着慕容安,但是脸上还是挂着和善的笑容,“那我就先去准备。”慕容辰不想将时间在浪费在他的身上了。

    “三哥慢走,提前恭祝三哥马到功成,心想事成。”慕容安弯腰说道,在慕容辰看到的地方,慕容安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算他识相,慕容辰内心得意的离开了。两个人给怀心事的虚与委蛇,总算结束了。

    慕容安直起身,看着慕容辰的背影消失了不见,转身看见柳潇潇,还在那里发呆苦恼着。他深呼吸一口气,脸上挂上笑脸,才走进柳潇潇。

    “你怎么了?还在生九皇叔的气?”

    柳潇潇微微转头,看了他一眼,又将头转回去,没有说话。

    “现在连话都不会说了?”慕容安顿了顿说道,“其实,九皇叔生气,我可以理解的。”

    柳潇潇这才有些反应,“那你说他为什么生我气?”

    “九皇叔其实不是在生你的气,更多的是他在生自己的气。”慕容安严肃的表情。

    “你们男人怎么这么复杂。”柳潇潇抱怨着。

    “遇到你,他的自信也变得不自信了。他还在害怕自己的失误伤到你。”

    “他的箭法那么厉害,怎么会有失误。”柳潇潇反驳。

    “你的医术那么厉害,会有出错的时候吗?”正当柳潇潇要反驳的时候,慕容安抢先说道,“二哥大婚的时候,你因为心不在焉,不也出过错。”

    柳潇潇沉默,她承认那是她的失误,这是对病人的不尊重。她那时候哪怕努力让自己心平气和,还是忍不住的心烦意乱。“那只是极少数的时候。”柳潇潇小声的反驳。

    “我们再打个比方,这个时候有一个医术和你势均力敌的出现,要和你比试医术,有一种毒是你从未见过的,现在需要一个人服下这个毒,让你解毒,你赢的可能有九成。九皇叔自愿试毒,你会同意他冒险吗?”

    “当然不会了,万一是那一成的结果怎么办。输了就输了,何必为了一个虚名让阿烨去冒险。不过就是玩玩,犯得着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柳潇潇说完也愣住了。

    她明白了,慕容烨在气她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哪怕是九成的胜算他也不愿意冒险,因为还有那一成的不确定可能。

    柳潇潇恍然大悟,激动的摇着慕容安,“我明白了,安安谢谢你。”柳潇潇感激的抱了慕容安一下,慕容安小心翼翼的准备回抱,还没碰到她的背,柳潇潇就松开他,爬起来拎着裙子,准备跑去找慕容烨。

    慕容安失落着,还是努力保持着笑脸,“我刚刚看见九皇叔去了马厩。那边。”慕容安手指指向一个方向。

    柳潇潇回头冲他灿烂一笑,“安安,真的太感谢你了,回头请你吃饭。”说完她就冲着马厩方向跑去。

    现在就换成了慕容安独自坐在树下黯然神伤了。

    “小四,我还以为你会乘人之危,要挖你九皇叔的墙角。”慕容澈丢了一小坛酒在他怀中,“我想你需要这个,省着点喝,就这么点,我偷出来不容易的。”

    慕容安掀了盖子,狠狠的喝了一口,辛辣的酒入喉,灼烧的感觉,让他的眼睛微微泛酸。“她开心就好。她开心了,我就开心了。只要每天能看见她的笑容,我就满足了。”

    要是她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她只怕就对他非常厌恶。他对她做的那些事情,她一定不会原谅他的,就是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现在这样就好了,他已经不敢再奢求更多了。

    “这世上还真是为情最伤人。爱而不得,最是折磨人。小四,早点放下吧。你会找到属于你的命定之人的,柳潇潇就只是你生命的一个过客罢了,并不是那个能够陪你终老之人。

    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一定还有一位姑娘在等着你去找她,希望你能快些找到属于自己的真爱。”慕容澈拍拍慕容安的肩膀。

    “要不你找柳潇潇去要杯忘情水吧。忘了或许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了,那样你也就可以重新开始了。遇到新的人,有新的开始。”慕容澈提议道。

    “忘情,忘了的情还是情吗?从前,我只是浑浑噩噩,毫无目标,荒度时光。自从我发现自己爱上她的那刻起,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有了目标,有了方向。

    小时候,在没有遇见她的时候,我觉得人生毫无意义,是她让我重新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就算过了那么多年,我依然能记得她的笑容,仿佛能融化世上一切的坚冰,能够驱散所有的寒冷。那是我感受到的第一份温暖。”

    “小四,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见过,你越说我就越好奇了。说话说一半很不道德的,小四你就告诉我呗。”慕容澈此刻的心情就跟猫爪挠心一般,好奇的不得了。

    “有些事情,你永远的都不会明白的。”心境不同,根本就无法切身体会,他不需要同情。慕容安拿着小酒坛,边喝边走。

    “你不说,又怎么会知道我不会明白。真是一点都不省心。”慕容澈在慕容安的身后不满的抱怨着,慕容安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

    再说马厩那边。柳潇潇气喘吁吁的跑到马厩,还没到马厩就被人拉住。

    “柳柳,”齐思鸿握住她的手臂。“我也不会伤害你的。”

    “你放手就是不伤害我了。”柳潇潇冷着脸看着齐思鸿。

    “柳柳,你不要再和我赌气了好不好,我,”齐思鸿咬牙说道,“我可以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不会追究你和慕容烨发生的一切。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等我登上帝位,我就立你为后。”

    “那江姐姐怎么办?你要过河拆桥了吗?她可是为你生了一个儿子的人,你要如此狠心。要是有一天你不爱我了,我的下场是不是就是和她一样了。”柳潇潇越发的觉得心寒。

    “那个孩子根本就是江蓠的阴谋,他本就不该存在的。我一定会废弃她的,柳柳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齐思鸿用真的表情,说着恶毒的话语。柳潇潇觉得他已经变得很可怕了。

    “你放手,”柳潇潇拉着齐思鸿的手,奈何齐思鸿的力气太大了,她根本就拉不动。

    他们身后有一个人,看着他们如此的拉拉扯扯,浑身散发着冷气,“你们拉拉扯扯在做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