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齐语蓉没死?
    在柳潇潇还没有出现的时候,齐语蓉是齐思鸿最疼的妹妹,齐语蓉之所以会那么讨厌柳潇潇,就是因为柳潇潇的出现,抢走了齐思鸿的关(爱ai),她觉得那本该属于她的,柳潇潇没有资格。

    曾经在齐国,齐语蓉对柳潇潇百般刁难,而齐思鸿总是站在柳潇潇那边,齐思鸿开始觉得,当初那个活泼可(爱ai)的妹妹,突然变得蛮不讲理。

    其实齐语蓉没变,依旧是那个齐语蓉,只是他的心态变了,他不喜欢她了,就会觉得她做什么都是错的。

    齐思鸿沉默许久,“不会的。柳柳,我”

    “如果没有我的出现,齐语蓉依旧是你最(爱ai)的那个妹妹,她死了,你会放过我吗”

    “如果我是齐语蓉,我会很后悔有你这样的哥哥。”

    齐思鸿沉默的回去,他一直思考柳潇潇的话,他会不(爱ai)她吗不,不会的,他忘不了她。除非他死了,否则他是不会放弃她的。

    寻仙楼,当梁仙儿醒来的时候。梁洛明早就准备好的了一切,去帮柳潇潇顶罪,梁仙儿想要阻止却已经晚了。

    梁仙儿想道,大哥已经为他们付出的够多了,也该她做些什么了。她不怕死,她是早就该死过的人,一切该她去。

    梁仙儿急忙跑到了安王府。她去找过慕容烨和慕容澈,可是他们都不在府中,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们,她没有办法只能来求慕容安,赌一把。

    “你又来找本王做什么别以为本王不会杀你,本王有的是办法做的滴水不漏。”慕容安此刻更多的是想着如何救出柳潇潇,根本就无心去应付梁仙儿。他想过了,大不了就是去劫狱。他是不会让柳潇潇有事的。

    梁仙儿跪下来磕头。“盈袖求求王爷,救救我大哥,盈袖愿意去替他。”

    “你大哥的死活与本王有何干系。你求错人,本王从来就没有善心。”

    “大哥去替阿潇顶罪了。”

    “那本王就更不会去救他了。”慕容安目光一沉,有人去柳潇潇顶罪,柳潇潇一定就会没事了,他何必多次一举。

    “求安王救救我大哥,我大哥是无辜的。人是我杀的,你们杀我吧。”

    “你还是去求佛祖比较好。来人,将她拉出去。”

    梁仙儿绝望的被扔出了安王府。她早该想到,他本就不是良善之人,有人能救阿潇,他更不会出手了。她只能靠自己了。

    第二天的早朝格外的(热re)闹。

    内侍拉高着嗓子,“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刑部侍郎上前说道,“臣有本要奏。”

    慕容凛说道,“准奏。”

    “昨(日ri),有两人先后来刑部自首,皆是一口咬定自己就是杀害端慧公主的凶手。臣见此事非同小可,特奏请陛下定夺。”

    慕容凛皱眉,凶手说是柳潇潇就已经够让人头疼的,怎么突然来了两个。“两个”

    “回禀陛下,这两个人还是兄妹。一直都在争执说是自己才是凶手。他们都说柳潇潇只是恰好出现在那里,他们没想到自己会连累到其他人。让无辜之人为他们顶罪,她们于心不安。”刑部侍郎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qing)。

    “争前恐后的赴死,这倒是一桩奇事。”慕容澈好奇道。

    “将他们带上(殿dian)来,朕要亲自审理此案。”慕容凛顿了顿,“去将天牢中的柳潇潇也带上(殿dian)来,还有将齐太子请来。”

    梁洛明和梁仙儿先到,他们跪在地上,第一次来到金銮(殿dian),两边都是文武百官,他们连头都不敢抬。齐思鸿立于一旁。

    “你们是谁究竟是谁杀了端慧公主,还是说你们兄妹俩联合起来杀害端慧公主。”

    “皇上,人是我杀的,”梁仙儿抢先说道,“民女有一(日ri)在街上,偶然看见了端慧公主,民女嫉妒她得天独厚,便起了杀心。那天,民女悄悄打扮成侍女的样子混进去,趁着公主不注意的时候,杀了她。

    却不想柳潇潇突然出现,民女只好躲在门后面,后来侍女们听见动静进来,民女趁着混乱就溜了出去。大哥是不想民女有事才会顶罪的。求皇上放过民女大哥。”

    “不是的皇上,人是草民杀的,她是我妹妹,是为了救我,才会为草民顶罪的。”

    “皇上,是民女,我大哥根本就没有杀人的动机。”

    “够了,不管是谁,你们当真觉得朕是那么好糊弄吗不论是谁,欺君之罪,死罪难道。说,究竟和你们有没有关系。”

    不待梁洛明和梁仙儿开口,柳潇潇的声音传了进来,“他们两个都不是凶手,他们不过都是为了救我。”

    一瞬间所有的视线全部都集中在柳潇潇的(身shen)上,柳潇潇恍若未觉,一步一步的慢慢走进大(殿dian)正中停住,缓缓开口,“若我说死的根本就不是齐语蓉呢”

    “不可能,那就是我们的公主。”齐国使臣怒道。

    “麻烦将端慧公主的尸体抬到大(殿dian)上,请苏子熙进(殿dian)。”

    “我们公主已经死了,你们还想对我们公主的尸体不敬,你们太过分了,真当我们齐国无人。”一时激起全部齐国使臣的愤怒。

    “住口,”齐思鸿制止道,“将公主的尸体带上来。”

    “太子(殿dian)下。”

    齐思鸿眼神制止了使臣的话语。

    片刻之后,“端慧公主”的尸体和苏子熙都来到了金銮(殿dian)。

    “柳潇潇,现在人都来了,你如何证明死者不是端慧公主,如果她不是端慧公主,那真正的端慧公主又在何处。”知道死的不是齐语蓉,慕容凛也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齐语蓉,其他的都好办。

    “子熙,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柳潇潇冲着苏子熙笑道。

    “是,”苏子熙恭敬的鞠躬,看来柳潇潇的(身shen)份是瞒不住了。

    只见苏子熙将一瓶药水倒在一张手帕上,慢慢走进“端慧公主”(身shen)旁蹲下,他将手帕在“端慧公主”的脸上,擦了擦,很快“端慧公主”的脸上换了一个容颜。

    一个使臣惊呼道,“这个公主的贴(身shen)侍女觅荷,那公主(殿dian)下现在在哪”

    “在这。”慕容烨气度非凡的踱步进来。慢慢走进柳潇潇(身shen)边,对着柳潇潇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柳潇潇笑道,“不晚,时间刚刚好。”

    慕容烨这才像慕容凛说道,“皇兄,她就在(殿dian)外。请端慧公主进来吧。”慕容凛眼神默许。

    真正的齐语蓉被带进大(殿dian),她起初还存着一点侥幸的心里,一看地上尸体的容貌脸色都变了。

    柳潇潇伸手,苏子熙很有默契的递上一块已经倒好药水的手帕。柳潇潇含笑的走进,此刻还是觅荷模样的齐语蓉。“公主(殿dian)下,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

    齐语蓉恶狠狠的瞪着柳潇潇,拿过她手上的手帕,擦干净了自己的脸,齐语蓉的真容便显露了出来。“你究竟是怎么发现的。我的计划明明很完美。”

    “你的计划很完美,不过,公主(殿dian)下忘了一件事(情qing),我是大夫,对药草的味道很敏感,千颜草的味道我很容易就闻了出来。两人的(身shen)上都有千颜草的味道,这让我如何不会怀疑。而且,她根本就不让我救她,我就知道这是一个局。”

    “你早就知道死的人不是我”

    “那是自然。”柳潇潇回答的理所当然。

    当时,柳潇潇抱着慕容烨,在他耳边说的就是这么一句话。“阿烨,死的不是齐语蓉,那个请我们来的侍女,才有可能是真正的齐语蓉。去灵枢阁找苏苏,和他说千颜草。”所以,慕容烨才会冷静下来,默默行事。

    “公主(殿dian)下还真是狠心,为了陷害我,竟然不惜牺牲侍女的(性xing)命。我何德何能。”柳潇潇歪头浅笑。

    “那是你该死。因为,我讨厌你,我巴不得你,不得好死。三年前我放的那场大火没有烧死你,算你命大。你不过是我三哥不要破鞋罢了,没想到,你那狐媚的本事那么厉害,一转眼就能勾搭到这么多人对你死心塌地。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原来那场火就是齐语蓉放的,目的就是想要置她于死地,她对她的恨意原来都这么深了,不死不休。

    “语蓉,住口,不要胡说八道。”齐思鸿怒道。

    “怎么,三哥你心疼了。可我说的就是事实,三年前她不知羞耻的跟着你,三年后,她一样的不知羞耻。”

    慕容烨忍不住怒火,柳潇潇一把拉住他。慕容安悄悄的也准备动手,苏子熙压住怒火。

    柳潇潇握住慕容烨的手,示意他不要插手。“公主(殿dian)下怕是认错人了吧。”

    “不可能,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出你的。”齐语蓉怒目而视。

    “我从未去过齐国,又怎么会与你三哥有关系。”柳潇潇笑着,笑意却不达眼底。“我可是去年才第一次出谷历练的,以前我从未出谷半步。”

    “不可能。”

    柳潇潇摸着下巴似在思索,“对了,我还没有说我是谁吧。来,子熙,按辈分你该叫我什么”柳潇潇抬头冲着苏子熙笑着。

    苏子熙微笑着,内心告诫自己,让她得意一下吧,“师叔,祖。”

    朝堂一片哗然。柳潇潇似乎还嫌刺激,“乖,告诉他们我是谁。”

    “师叔祖是无殇谷的下一任谷主,柳云舒,字雨潇。”

    柳潇潇接口道,“柳潇潇不过是我行走江湖的化名罢了。现在你相信了,我从未出谷的话了吗无殇谷的人都可以为我作证。”无殇谷就那么几个人,能证明的了什么,还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可是却没人敢去质疑柳潇潇的话。

    “现在,可以来说说我们的账了吧。不明事实,随意陷害,污蔑无殇谷之人。子熙,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柳潇潇换上严肃的表(情qing)。

    “是,子熙会去通知齐国的林阁主,撤出齐国都城,从此以后,凡灵枢阁内门弟子不得踏足齐国皇宫半步。”

    “不用那么急。太子(殿dian)下,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好好和你父皇商量商量,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否则,就找子熙说的做。”

    柳潇潇转头盯着齐语蓉,“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件事(情qing)必须做,那就是我不想在听见她的声音了。”柳潇潇指着齐语蓉。

    齐语蓉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加强烈,她跪下来求助齐思鸿,“三哥,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救救我。”齐思鸿却没有动作。

    柳潇潇朝苏子熙使了一个眼色,笑道。“子熙。”苏子熙和她是那么多年的朋友,自然是知道她想做什么。

    苏子熙拿出一颗药丸慢慢的走进齐语蓉。齐语蓉抱着齐思鸿的大腿,直摇头,“不要,三哥救我。”齐思鸿没有出言阻拦。

    苏子熙将药丸塞进齐语蓉的口中,药丸入口即化,齐语蓉就是想吐也来不及了。她想开口却也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她只能眼神看着齐思鸿。

    慕容凛自然是一幅看好戏的态度,这可是他们齐国公主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却不想误打误撞的得罪了无殇谷的人,和他们又没有干系,他们乐的看齐国的好戏。

    柳潇潇这才满意的看着齐思鸿,“我等着太子(殿dian)下给我满意的答复了。”

    “不用等了,齐语蓉不知天高地厚,犯下如此大错。当不起端慧公主的名号,从今以后她不在是齐国公主。今天,她就交与姑娘处置,无论生死,都是她咎由自取。我们不会过问。”齐思鸿沉着脸,朝着柳潇潇作揖。

    柳潇潇冷笑着,“太子(殿dian)下真是好魄力,既然这样,子熙,人就交给你处置了。”

    “是,子熙一定会处置妥当。”苏子熙恭敬的回答。

    齐语蓉瘫坐在地上,绝望的看着齐思鸿,她真的没想到,从小疼她、宠她的三哥就这么放弃她了,他竟然真的不管她的死活。

    苏子熙命人带走了齐语蓉,齐思鸿只是看都没看一眼。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跳梁小丑一般,之前还信誓旦旦的在柳潇潇面前夸口,现在他只觉得自己异常可笑。

    齐思鸿沉默的带着齐国使臣出了金銮(殿dian),这是毕竟就是他们理亏,他们根本没有理由反驳。

    齐语蓉的事(情qing)是解决了,可是梁洛明和梁仙儿的事(情qing)还没有解决,柳潇潇心中无味杂陈。没想到他们两个真的跑来为她顶罪。现在这可是欺君之罪,慕容凛又小气的很,柳潇潇微微有些头疼。

    柳潇潇拿出瑞王爷给的令牌,朝堂百官,还有内侍,除了慕容凛,都跪下来山呼万岁。

    “你这是何意”慕容凛沉着脸问道。

    “我用这块令牌,换不追究他们俩的过错可好”柳潇潇指着梁洛明和梁仙儿。

    “一块令牌换两个人,这笔账怎么看都是朕亏了。”

    “那不知我的面子有没有价值皇上,我许你一个愿望,只要不是伤天害理,不违背道义,而我又力所能及的事(情qing),我都会去做。现在一块令牌加上我一个愿望,皇上可愿意放过他们。”

    柳潇潇的个人愿望当然没有价值,但是她现在可是无殇谷的未来谷主,这面子无论如何都要卖。

    “好,朕同意,今(日ri)之事,朕不会追究他们的任何过错。”慕容凛(允yun)诺。

    柳潇潇跪下,“谢皇上恩典。”皇帝的面子还是要给足的。

    事(情qing)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解决了,柳潇潇他们总算是可以松了一口气。柳潇潇的(身shen)份暴露了,看来柳潇潇以后的(日ri)子注定要不平静了。不过,以后的事(情qing),以后再说吧,天塌下还有人帮她顶着,她怕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