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云州城第一美人
    柳潇潇离开慕容烨之后,就跑到陆子衿的院子里。陆子衿为了更好的培养感(情qing),非要和白石住在一起,所以白石没有办法只能让她住在一个院子。

    柳潇潇双手捧着脸,撑在桌上垂头丧气,再次的叹了一口气。

    “潇潇,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一直叹气,刚刚不是好好的,难道是王爷不喜欢你送的衣服”陆子衿忍不住的问道。

    “我觉得我又有(情qing)敌了。哎,”柳潇潇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低落的(情qing)绪仿佛会传染一般,陆子衿本来还不错的心(情qing),仿佛被柳潇潇给感染了,心(情qing)也变得低落了起来。她也撑着桌子开始叹气。

    “你叹什么气”柳潇潇眼皮也没抬的问道。

    “白石哥哥为什么还不愿意娶我。他什么时候才愿意娶我呢”陆子衿愁眉苦脸。

    “哎,人生太难了。”柳潇潇感叹着。

    “对啊。”陆子衿附和着。

    白石从外面回到院中,就能明显的感觉空气中到不一样的气氛。他见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幅场景,两者女子坐在院中,相顾无言,只是时不时的叹口气。

    “你们俩怎么了天要塌了吗”白石开着玩笑。

    柳潇潇和陆子衿只是抬头看了白石一眼,就又低下头,接着同时叹了一口气。白石不自在的摸摸鼻子。

    “你怎么俩打算一直这么叹气叹到天荒地老吗”

    “我需要冷静,我受到的冲击比较大。”柳潇潇开口。

    “那你呢”白石看着陆子衿的头顶问道,不过在听到陆子衿的回答之后他就后悔问她了。

    “我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和白石哥哥成亲。”陆子衿认真的说道。

    白石不自在的咳了一声后,开始转移话题。“你到底受到了什么冲击,说出来听听。”

    “阿烨有一个那么漂亮的表妹,为什么他从来都没有和我提过呢”

    “惜荺郡主来了”白石问道。

    柳潇潇直起(身shen),抬头问道,“你也知道她”

    “她每年都会来府上住上一段时间。今年怎么来的早些。”

    “每年都来那去年我怎么没有看到过她。”柳潇潇问道。

    “去年好像是说她娘亲病了,所以就没来。”白石找了一个位子坐下。“你是不是觉得她特别漂亮,你觉得和她一比完没有胜算。”

    “我,”好吧,柳潇潇承认自己至少在外表上小小的自卑了一下。不过白石接下来的话,对柳潇潇的冲击更大。

    “她是武南侯的女儿,云州城第一美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女红刺绣更是云州城一绝。她小时候第一次见到爷的时候就说长大之后要嫁给他,长辈只当是一句稚语。

    哪知她渐渐长大,那份(情qing)谊并未有所减少。她渐渐长大,去武南侯府提亲的不在少数。她统统拒绝,或明示或暗示的表达非我们爷不嫁。其实,在王妃过世之后,武南侯就和皇上有过提议,皇上也同意了。”

    “果然,自古以来表哥表妹,青梅竹马,总能扯出一段(情qing)。”柳潇潇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qing)。

    “那后来呢,王爷拒绝了”陆子衿猜测到。这也不难猜,要是王爷同意了,叶惜荺早就是烨王妃了。

    “爷以让惜荺郡主做继室恐是委屈了郡主为由拒绝了。爷还说,王妃才刚刚过世不想那么快娶妻。”白石总结道,“其实,爷只是不喜欢她,只是因着当年爷母妃的面子上,才会对她照拂一二的。”

    “看来她还是没有死心。”柳潇潇抬头看天。

    白石总归和是柳潇潇关系好些,他安慰道。“莫不是你觉得她那么优秀,你自惭形秽了。其实,你不用自卑的,爷最多就是只当她是妹妹。对你才是真正的喜欢。”

    “我为什么要自惭形秽,我也是很优秀的。”柳潇潇抬头给自己勇气。

    “论琴棋书画,你也就棋能够勉强拿的出手了,要论诗词歌赋,你更无一是精,那女红刺绣更是没得比。”白石打击着柳潇潇。

    “我医术厉害,她不会。我能治病救人。”柳潇潇底气有些不足。

    “惜荺郡主在云州有人称仙女下凡,菩萨心肠,就是一个活菩萨。她经常赠衣施药,请大夫给那些没钱治病的穷人免费诊治。”

    “这么完美,难道她就没有缺点吗”柳潇潇记得师兄说过,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十十美的人,区别在于他们会不会隐藏自己不完美的一面。

    “她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太完美了吧。”白石点点头,她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高不可攀。

    “哼,她那么完美又能怎么样,阿烨还不是喜欢我。”柳潇潇不服气的说道。

    “对啊,你只要知道爷只喜欢你就好了,那你还愁什么。你只要有爷的喜欢,这一点你就是比她厉害了。”白石笑道。

    柳潇潇突然觉得心口一疼,她捂住(胸xiong)口,皱着眉头。白石和陆子衿一看觉得事态不对。

    “潇潇,你怎么了”白石担忧的问道。

    柳潇潇摇摇头,“我没事,大概是晚上没睡好吧。”

    “要不要找个大夫看一下”陆子衿建议道。

    “不用了,我就是大夫啊。整个京城还有几个的医术比的上我的。我说没事,那就是没事,你们不要大惊小怪了。”柳潇潇给自己把了一下脉象,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你们别这样,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自己注意一点吧,都这么大,还像个孩子,总叫别人担心。”白石说道。

    “行了,你就别说教,我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们俩慢慢温存了。”柳潇潇走前都还不忘调戏一下他们俩。

    柳潇潇走出院子,轻轻的捂着自己的心口位置,凝眉思索,怎么会突然疼,明明脉象没有问题的。究竟是怎么了柳潇潇怎么也想不通,决定还是回去好好翻翻医书,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柳潇潇走后,白石想了想还是去了书房一趟,将此事告诉了慕容烨。

    夜晚慢慢降临。柳潇潇想了想还是回了汀兰苑。

    她觉得表妹在,她总归还是不好意思的,毕竟她和慕容烨还没有成亲。而且那个表妹还喜欢他,表妹可能是觉得柳潇潇在示威吧,柳潇潇表示自己要低调做人。表妹在的时候她就勉强低调一些,免得刺激到她。

    虽然说他们住在一起,最多也就亲亲抱抱,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这么说出去别人有几个相信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外人只会觉得他们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肯定都做了。

    柳潇潇也懒得解释,慕容烨就跟不会进去解释了。有些事(情qing)他们自己知道就好。

    柳潇潇坐在自己原来的房间的(床chuang)上,难得认真的翻看着医书,而不是那些(情qing)(情qing)(爱ai)(爱ai)的话本子。就连慕容烨推门进来她都没有发现。

    慕容烨走到(床chuang)边坐下,将柳潇潇揽到怀中,拿过柳潇潇手中的书。“再看什么这么着迷。”

    “阿烨,”柳潇潇挣扎着,要夺过自己的书,“我就随便看看。”

    慕容烨扫了一眼书的内容,“心跳心慌,时作时息,并有善惊易恐,坐卧不安,甚则不能自主”是和心悸之症有关的。

    “怎么想到看医书了”

    柳潇潇抢过书,收了起来。“我忽然觉得我的医学知识还有待提高。多学学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是吗潇儿,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慕容烨问道。

    柳潇潇心虚了一下,“我能有什么事(情qing)瞒着你。我都被你盯成这样了。”柳潇潇心虚的推着慕容烨,“你赶紧回去休息吧,这么晚了,我要睡觉了。”

    “你怎么突然又回来住了。”慕容烨见柳潇潇完没有要提的意思,遂也不((逼))她了。只是心中决定要看的更紧点,要是再有下次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你表妹来了。我们这样住一起,她会难过的。她那么喜欢你。”柳潇潇别过头。

    “你都知道了”

    “又不是什么秘密。要不是我的出现,说不定她已经成功嫁给你了。”柳潇潇撅着嘴。

    “不会的。要是没有你,我也不会娶她的。”

    “为什么”柳潇潇转头正视着慕容烨,“难道你真的舍不得她做继室,怕委屈了她”

    慕容烨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摸摸柳潇潇的头,“这些都是谁和你说的”

    “小白啊。”柳潇潇不假思索的就将白石给卖了。慕容烨心中暗暗给白石记了一笔。

    “我只是不愿意再娶一个我不(爱ai)的女人回来了。”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她她长得那么漂亮,有那么有才华,什么都会。我看着都喜欢。”柳潇潇低头,难得自卑着。

    慕容烨抬起柳潇潇的下巴,直接以吻封缄。从一开始的带着微微的惩罚意味,慢慢的变成了(爱ai)意满满。

    良久唇分,慕容烨抚着柳潇潇的脸,“现在你还怀疑我对你的(爱ai)吗”

    柳潇潇总归是觉得不好意思,一头扎进慕容烨的怀里,搂着他的腰。“你就会欺负我。”

    慕容烨抱紧着柳潇潇,在她耳边低语,“我还想欺负的更多。”

    柳潇潇从他怀里出来,恼羞成怒的推开慕容烨。“赶紧走,要是让别人看见了就不好了。”这个别人自然就是指叶惜荺了。

    “看见就看见吧。”知道是他的人,这样别人就不敢打柳潇潇的主意了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柳潇潇这才注意慕容烨穿着的是自己白天送他的白衣。

    “阿烨,你穿的真好看,比苏苏还好看。我的眼光就是好。”柳潇潇夸着慕容烨,顺带着也夸了自己一把。

    “那你以前觉得我不如苏子熙”

    “不是,我是觉得苏苏穿白衣应该是最好看的,现在我觉得你穿的比他还好看。”柳潇潇目不转睛的看着。

    慕容烨对于柳潇潇的回答还算满意。“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柳潇潇看着慕容烨脱衣的的架势,“你要睡这”

    “不然,我睡哪”慕容烨理所当然的表(情qing),“长夜漫漫,孤枕难眠。”

    “滚。”柳潇潇拿起一个枕头就朝着慕容烨扔了过去,慕容烨的手轻松的接住了。他将枕头拿起来放到(床chuang)上,拍拍柳潇潇的头,笑道,“早点休息,我等你睡着了,我就走。”

    第二天,柳潇潇去书房找慕容烨,就看见叶惜荺已经在那里了。正想退出,叶惜荺叫住了她。

    “柳姑娘好。”叶惜荺温婉一笑。

    柳潇潇颇为尴尬的笑着,这下好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去,“郡主好。我没打扰到你们吧”

    “怎么会,惜荺也是刚刚到,没想到柳姑娘也来了,真是好有缘啊。”

    “对啊,好有缘啊。”柳潇潇内心只想哭,她一点都不想有缘。

    “这是我前一段时间临摹的辋川图。今天特意拿来给表哥看看,希望表哥能够指点一二。柳姑娘不防也来指点一下,好像惜荺能够更多的进步。”

    明明叶惜荺的笑容好看,声音也好听。可柳潇潇就是心里觉得怵得慌,柳潇潇把这个归结为(情qing)敌见面分外眼红。

    柳潇潇看着图中绘群山环抱中的一处别墅,庭院中有亭台楼阁,树木掩映;庭院外有云水流肆,舟楫过往。

    “这是临摹的吗好厉害,我完都看不出来。”好吧,柳潇潇根本就不懂画,在她眼里的画,只有好看与不好看的区别。

    “柳姑娘过奖了,我一直都觉得自己临摹的画中缺少了什么。现在总觉得是形似而神不似。表哥在书画的造诣比我高的多,所以这次是来特意请教表哥的。”

    “山谷郁盘,云飞水动,意出尘外,怪生笔端。其诗中的山水,化而为画,并非一概的黑白水墨的素雅,有时也会显得如此的鲜艳浓烈。”慕容烨说道。

    “辋川图的无论是主题还是构图设色,都是特别出彩。画中的表达的淡泊意境,更是让人不忘。”叶惜荺对着旁边发呆的柳潇潇问道。“柳姑娘觉得呢”

    柳潇潇觉得自己完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正心里盘算着找个机会悄悄溜走。忽然被点名,柳潇潇迷茫的应答着,“啊不错不错。你们研究就好,不用问我的。”

    慕容烨看不出了柳潇潇的不自在,“潇儿,累了吗累了就去里面歇会。”

    “不用了,我回去歇息就好。”柳潇潇很尴尬。她暗骂慕容烨,叶惜荺还在这里,我们这样不好的。看看叶惜荺那不可置信的受伤的表(情qing),柳潇潇觉得自己很罪过。

    柳潇潇正愁着该怎么解决才好。一个人的到了拯救了她。柳潇潇松了一口气。

    “王爷,灵枢阁苏阁主来了。求见柳姑娘。”白幕在门外说道。

    “苏苏来找我做什么”柳潇潇疑惑的指着自己,“难不成是来发喜帖的。”

    “他找我什么事”柳潇潇问道。

    “苏阁主没说,只说找姑娘有要事相商。”

    “还这么神秘。”柳潇潇摇摇头,然后看看慕容烨和叶惜荺。“那我先去看看了,说不定是什么急事,要不然苏苏也不会亲自跑来找我。”

    慕容烨点点头,叶惜荺微微一笑。柳潇潇却该死的觉得这是一幅郎才女貌的画面。

    柳潇潇拍拍自己的脑袋就离开了。

    前院的凉亭中,苏子熙等候多时了。看见柳潇潇走来,笑道。“阿云,你可真够慢的。在这里见你一面可真难。”

    “你找我有什么事”柳潇潇直接开门见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