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抓你坐牢
    “卧槽,这不是我挖矿挖出来的石头吗?!难道,它就是我的穿越大礼包?”

    听着这飘渺的提示音,江枫这一瞬间被幸福包裹了!

    ……

    ……

    “石头、石头!你说话啊!你怎么不理我了?!”江枫无奈的敲打着自动变成一个手链挂在了他手上的至尊神石,喊道。

    那声提示音之后,至尊神石说了句江枫获得了一枚召唤神石和基础操作权限就像得了老年痴呆了一样,对江枫不理不睬。

    “什么玩意!”江枫气愤道。

    按照国际惯例,得到了系统后不就应该有个老爷爷、小美眉什么的出现在系统里吗?

    然后,老爷爷或者小美眉教导自己修行、帮助自己寻宝,让自己这个穿越者吊打四皇五帝、诸天神佛。

    再不济,也先给自己个三五百万金币,让自己挥霍一番啊!

    然而至尊神石不说话,江枫只得收起这些念头,凭借记忆向事务处走去。

    他打算去领取几个身份令牌和羊皮卷。

    因为江枫还想在收一些学生,普通的学生。

    不是江枫贪图低阶教师收满三名学生有奖励,也不是江枫有了当老师的瘾。

    而是江枫翻看记忆后知道,凭借自己这两把刷子也只能教授学员最基础的东西,解决宋雪仙宠变异的情况实属吹牛。

    因为惧怕一百皮鞭就昧着良心耽误一个心地善良、孝顺可爱的女孩子的事情江枫还做不出来。

    “或者,如果没有收到普通学生,我就用自己全部的教学资源为宋雪再找一个老师!哈哈,就这么定了,我真是个天才!”

    江枫想着,一抬头,事务处到了。

    “呦,这不是咱们归一仙宠学院唯一的低阶教师江枫嘛!怎么来事务处了?领鞭子的话可是走错地方了!”

    刚进门,江枫就听到了一阵尖锐的讽刺声。

    是王方,一个尖酸刻薄的马脸瘦子。

    “哈哈哈!方哥,江枫这小子明天才挨鞭子呢!我觉得他是来给咱们哥俩请安的。”又一个声音讽刺道。

    这次声音的主人叫张圆,王方的狗腿子。

    看着这两个记忆中就经常欺负自己的事务处干事,江枫怒道:“你们两个有病吧?大清早的吃屎了?我是来领身份令牌和羊皮卷的,两份!”

    “卧槽,方哥,我没听错吧,江枫这小子居然骂人了?!他居然敢骂我们!”张圆瞪大了眼睛对王方结巴道。

    “妈的,老子听见了!”王方“啪”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对江枫吼道:“江枫、你tm活腻歪了吧!敢骂我!”

    “活腻歪?”江枫不屑道:“是你们tm活腻歪了吧!敢跟我堂堂低阶教师这么说话?!”

    “你,你不就是一个低阶教师,牛什么牛?上周的那顿揍你忘了吧?信不信爷爷再给你松松皮!”王方吼道。

    江枫道:“我可是王国认可的低阶教师、也是你这种杂碎能打的?根据仙宠大陆教师工会条例,凡殴打教师者罚监禁半年!信不信老子抓你去坐牢啊!”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一下仙宠大陆教师职业的特殊性了。

    在仙宠大陆想当老师是需要一种叫“师资”的天赋的。

    原因无他,只有拥有这种师资天赋才能教导学员和仙宠。

    而这种师资天赋相当稀有,要不然七城王国也不会只有四座仙宠学院了。

    物以稀为贵,所以就连江枫这种师资较差的低阶教师都能享受到不错的福利待遇和相关的律法保护。

    只是之前的江枫性格孱弱,屡屡被人欺负不说、就连自己应得的福利被人吃卡拿扣也不敢去申述。

    但现在的江枫不同了,他可是个知法懂法、守法用法的好青年,区区两个个事务处的干事就想欺负他?不存在的!

    而且,在江枫心里:“我不凭借自己高贵的身份欺负你们就算了,你们还敢找麻烦?找死吧!”

    “你,你,你要抓我?你不自量力!看我不揍你!”王方不明白江枫怎么忽然像换了个人一样,但是他还是没有放弃江枫好欺负想法,准备动手了。

    圣经有云——当别人要打你左脸的时候,请你把右脸也伸过去。

    所以,看着要动手的王方,江枫一下子就贱嗖嗖的把自己的脸凑了过去。

    他张狂道:“来来来,打啊,你往这打!使劲打!打完我,你看我能不能让你坐牢!”

    “你,你,你!你欺人太甚!”

    王方怒不可遏,但他身边的张圆却死命的拉住了他。

    “方哥,方哥!你别急,这家伙是唯一的低阶教师,肯定收不来学生!咱们等他挨一百鞭子的惩罚时再去看他的笑话!”张圆道。

    王方也怕江枫真的去举报他,收了怒火,对江枫开口道:“哼!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收不到学生的家伙也好意思自称老师,羞不羞?不要脸!”

    “你们就这么肯定我收不到学生?”江枫看着二人道。

    “当然,你江枫可是学校出了名的弱鸡老师,师资差、能力差,傻子才拜你为师呢!”王方得意道。

    “方哥说的一点没错,说不定你就是收不到学生故意来恶心人的。卑鄙!”张圆附和道。

    如果说刚刚是王方在发怒,那么现在就是江枫在发怒了。

    “真是!我就来领个羊皮卷和身份令牌你们怎么就这么多事呢?从刚进门嘲讽到现在,没完了是吧?好,那我就好好陪你们玩玩!等等你们别哭!”

    冷声笑了笑,江枫开口道:“好啊,既然你们这么肯定我收不到学生,那敢不敢来打个赌啊?唉,就怕你们两个小小的事务处干事,没种赌啊!”

    “卧槽!你说谁没种?!”王方暴怒道。

    张圆也喊道:“就是,谁怕谁啊!我还就不信你个弱鸡老师能收到学生!但是,就你每个月领到的那点工资,你赌的起吗?!饭都快吃不起了吧!哈哈哈!”

    “切!”江枫不屑道,“谁说我要跟你们赌钱了?!”

    “不赌钱?那你想赌什么?”王方疑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