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想
    “你骂谁人渣!”

    “你给我站住!”

    看着宋雪被江枫拉走,谢坤和沐晴齐齐道,老实的中年汉子也赶忙挡在了宋雪前面。

    “你们没完了是吧?”江枫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吃饱了撑的找自己麻烦,说道。

    谢坤气的说不出话。

    沐晴气的小脸翘红,舒了一口气,她道:“江老师,这个宋雪本来就是要拜我为师的,还请你退掉她的课。”

    老实的中年汉子也赶忙开口道:“对!对!江老师,俺是宋雪的爹,叫宋年。这次带小雪来,就是特地找沐晴老师的。”

    “你不知道,小雪这孩子命苦。明明四等仙宠,但是变异成了六等。还好俺早年帮助过沐老师一次,沐老师愿意还俺个人情,帮小雪解决变异的事情!”

    江枫点了点头,问宋雪道:“是这样吗?”

    宋雪低着头,开口道:“回禀亲师,是爹爹想给我个惊喜,所以才没有提前告诉我沐晴老师的事,后来,我迷路了,才误打误撞拜亲师为师了……”

    “原来如此。”江枫拍了拍宋雪的肩膀道,“不妨事,不妨事!”

    “哼!低阶教师,快把宋雪同学的课退了吧!人家是搞错了才拜你为师的,要不然你一个低阶教师哪里能收得到学生!”一旁的谢坤冷嘲热讽道。

    “请问你tm到底哪位啊?!这有你什么事啊?没有的话麻烦你一边歇着去行吗?!”思索中的江枫冲谢坤喊道。

    退了宋雪就有一百鞭子等着他,事态紧急,他可是一点给谢坤好脸子的心思都没有。

    “你,你,你!”谢坤道:“我可是谢坤!即将晋升高阶,荣誉教师谢亚的孙子,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这次江枫直接无视了谢坤,冲沐晴道:“刚刚我还以为沐老师是来抢学生的,有些误会了!”

    沐老师点头微笑,道:“没事的,现在江老师可以退掉宋雪了吧!”

    江枫道:“可以是可以,只是,沐老师你也知道、宋雪同学情况特殊,水属性的仙宠出现了火属性的变异、沐老师有几分把握解决这个问题呢?”

    江枫说着,看向了低着头的宋雪。

    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妥善的解决,只怕这个呆萌的小女生在修行到了三四重天毕业后,就要回到家乡,草草的嫁给一个小商人或者农夫,过着节衣缩食的惨淡的一生。

    听完江枫的话,沐晴皱起了眉头,开口道:“江老师,这变异中最难解决的就是属性相克的变异,所以我也没有什么把握。不过,宋大叔有恩于我,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的。”

    “啊?”江枫还没有开口,老实巴交的宋年慌张了,他道:“沐老师,你不是高阶教师吗?怎么连解决小雪的问题都没有把握啊?这么严重吗?不会吧……”

    “你这老汉,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沐老师没有把握?水火不容的问题可是延续了好几个纪元的学术难题!哪那么容易?而且沐老师不是说了会竭尽所能,这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谢坤气呼呼的为沐晴出头道。

    “这?好几个纪元都没有解决?”宋年一下子懵了,他一年收一次庄稼、好几个纪元的话他都算不过来自己要收多少次庄稼了。

    想了想,宋年对宋雪低语了几句。

    他转而向沐晴道:“沐老师啊!既然小雪的变异解决不了,那俺们就不上学了!现在俺们退学还能把学费拿回来,真是不好意思,麻烦沐老师了。”

    说着,他又看向了江枫道:“也麻烦江老师了!”

    “……”

    众人都不明白怎么一下子换老师变成退学了。

    谢坤率先发难道:“江枫,都是你!磨磨唧唧不退课,现在好了,宋雪同学直接没学上了!”

    说着,他对沐晴道:“沐老师咱们走!你也别生气,这些庄稼汉就是这样,把钱看的比命还重要、一听说学术难题就不上学了,什么玩意!”

    几乎同时的,江枫和沐晴没有理会谢坤拦住了宋老伯。

    “宋大叔等等!”

    宋老伯拉着几乎要哭出声的宋雪转身,一脸苦笑道:“二位老师,那个谢老师说的对,俺们庄稼人就是把钱看的比命还重要。”

    “你们不知道,小雪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出去干活的时候落下了残疾、老板没赔钱就跑了,还有一个天生就是傻子、快三十了连话都不会说,都得靠人养啊!”

    “俺原本以为,老天有眼,让俺家出了个四等仙宠的贵人,谁知道到头来一场空。所以,这个学俺们现在实在上不起啊!”

    沐晴老师看着就要老泪纵横的宋老伯,急忙道:“宋大叔,你别急咱们想办法,会有办法的。”

    宋老伯道:“有什么办法啊!家里上上下下都要人吃饭、到头来一场空的事情做它干什么呢?还好小雪长的水灵、等回家我去借借嫁妆找个好人家把她嫁了,她平平安安的一辈子我也就满足了!”

    “呜呜……”得知自己的命运,宋雪轻声啜泣起来。

    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女孩,这一切都太过沉重。

    “老汉你想的还挺开嘛!”追上来的谢坤道:“沐老师,这就是庄稼人的命!咱们管他们干什么呢?走吧,咱们快去吃饭吧。”

    沐晴有些踟蹰,命运对宋雪一家过于残忍,她又能怎样呢。

    “狗屁!”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怼向了谢坤,是江枫。

    “你骂谁?”谢坤怒起冲天,对江枫道。

    “谁问骂谁!”江枫回了一句这个话里话外看不起庄稼人的谢坤,转而对宋年道:“宋大叔,我有几句话,咱们说完再走,好不好?”

    “江老师,要是你还想让俺们学习,就不用说啦。从这回村,要走整整两天呢!”宋老伯拉着啜泣的宋雪道。

    江枫对宋年笑了笑,问宋雪道:“小雪,你告诉老师,你想不想上学?”

    宋雪抬起了头,露出了通红的大眼睛,哽咽的声音讷讷的说出了一个字:“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