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南城区
    “等一下!”原本想让江枫出丑的夏文光喊了起来。

    江枫也不打算给这个坑害自己的小人脸,道:“夏文光,你从刚刚开始就煽动众人,等着看我出丑,是何居心啊!”

    夏文光逃避话题,道:“王掌柜,我看不是菜出了问题,是这江枫刚刚趁乱换了菜品!”

    王掌柜眼前一亮,一口咬定道:“江枫,没错!你要是知道这些,一开始为什么不说,肯定是你做手脚了……”

    江枫心道幼稚,正打算反驳,忽的一声重重的拍桌子的闷响响起。

    “谁呀,摔桌子砸板凳的,不想混了吧!”王掌柜正在气头上,喊道。

    众人向声响处看去,一个带着斗笠的人正慢慢摘下斗笠。

    没人认识这个人,王掌柜看到这人却跟见了鬼一样,哆嗦道:“薛老板!薛老板您什么时候来的?!”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正是听雨小楼的主人,薛天华。

    薛天华径直的走到了王掌柜面前,“啪”一个耳光打的王掌柜眼冒金星。

    “我早就接到下面的人举报,你偷换菜品坑害顾客,今日来查。没想你被当场揭穿还有执迷不悟啊!”

    “薛老板,你听我解释啊,是这江枫前来捣乱啊……”

    王掌柜哀嚎起来,但薛天华在角落里把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哪容得王掌柜胡闹,又是一巴掌抽了上去。

    “打的好!”众人喝彩。

    “善恶有报啊!”江枫对沐晴道。

    沐晴点头,道:“没想到江老师美食方面还有如此造诣呢,及时薛老板不现身,咱们也不用刷盘子了!”

    江枫嘿嘿笑了两声,继续看薛天华惩治王掌柜。

    王掌柜实在被打怕了,他指着夏文光、王方、张圆三人道:“老板,我知错了!是他们给了我好处让我这样干的!”

    众人看着夏文光三人,脸上表情一下很精彩。

    “卧槽,原来还有幕后黑手!”

    “怪不得他们三个刚刚一个比一个蹦哒的欢呢!”

    三人见事情败露,转身欲走,江枫、沐晴、薛掌柜齐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三位要去哪啊?”薛天华道。

    夏文光老脸一拉,道:“怎么,你还想留下我?”

    江枫笑了笑道:“不光他,还有我跟沐老师!”

    “哼!就凭你们?!”夏文光道着,一身五重天巅峰的修为展露。

    “妈的,又是五重天!”江枫倍感无奈,似乎全归一仙宠学院的五重天都跟他过不去,这可怎么打!

    “呼!”

    两股更强的灵气涌动,站在江枫身边的薛天华和沐晴赫然显露出了六重天的修为。

    “夏处长!”沐晴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今日为何坑害于我?!”

    夏文光一下蔫了,胆怯道:“江枫无故抢夺我蕴灵石,我想坑他,不小心连累到沐老师了……”

    “这么说,你败坏我听雨小楼的名声也是不小心了?!”薛天华黑着脸道。

    “正,正是!”夏文光支支吾吾道。

    “靠,谁抢你蕴灵石了?而且这么说,就是我好欺负了是吧!”江枫吼道。

    “没事,我们帮你报仇!”

    薛天华和沐晴齐齐道了一句,二人同时出手,乒乒乓乓的拳头如同雨点一样砸到了夏文光、王方、张圆三个人身上。

    两名六重天修士对两名四重天、一名五重天,这架打的可以说是毫无悬念。

    半个小时后,鼻青脸肿的夏文光三人被赶出了门外。

    “打的好!”

    “过瘾,这种小人就该乱棍打出!”

    众食客喝彩不止。

    江枫无奈的照着镜子,长得帅,看起来真的就那么好欺负吗?

    “江老师,沐老师,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对不住。”薛天华拱手道。

    夏文光和王掌柜都已经被惩治,江枫的气早就消了,摆手道:“没事。”

    “哈哈,江老师大度,这两坛酒是我的私人珍藏,就当给小兄弟赔罪了。”薛天华说着,取出了三坛酒硬塞给了江枫两坛。

    抱着剩余的一坛,薛天华对众人道:“诸位,今个听雨小楼叫诸位看了笑话,这坛珍藏就分与诸位赔罪,还望诸位见谅!”

    众食客看到薛天华手中的酒眼睛都直了,纷纷叫好,拍着胸脯保证逢人就夸听雨小楼天下无双!

    更有甚者,直接到了江枫身前,想购买这两坛酒。

    江枫无语,不就两坛酒?用得着这样?

    但价格一路攀升,竟然到了一万金币一坛,江枫这才知道这是宝贝赶忙收入了空间戒指。

    众食客开怀畅饮,薛天华又给了江枫一块写有薛字的牌子,道:“以后江兄弟尽管来我听雨小楼吃饭,一概免单!”

    江枫笑了笑,寻思着以后要不要每天都来打打秋风后,向薛天华道了谢,带着沐晴走出了听雨小楼。

    “沐老师,没想到吃个饭都能遇到麻烦,这坛酒给你!”江枫道。

    沐晴瞪大了眼睛道:“这酒刚刚可是喊价一万金币了,你真的给我?”

    “那当然!”江枫道,“见者有份嘛!你不要,我可收回去了!”

    江枫手一缩,沐晴赶忙将酒抢夺了过去,道:“哼!虽然我不喝酒,但是一万金币一坛的酒怎么也要尝尝!”

    “哈哈哈!”江枫笑了起来,跟沐晴闲聊着,朝西城区的居民区走去了。

    据沐晴说,她遇到过的又便宜,又舒适的房屋,就在西城区。

    ……

    黄昏,南城区。

    江枫拖着疲惫的身躯,跟在气呼呼的沐晴身后。

    “江老师,你快点!我说的那个房子一定就在前面了!这次是真的!”沐晴对江枫道。

    江枫张了张嘴,扶住了路边的护栏道:“沐老师,不行了,歇会……今天下午,你都说了三百多次前面了,可咱们连房子影还没见到啊!”

    沐晴小嘴一撅,道:“可是,我明明就是记得房子在西城区太阳左边,怎么就不见了呢!”

    江枫两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太阳左边?大姐你这是搞我的吧!

    “沐老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真的心领了!”江枫道,“我也真的走不动了,咱们明天在去吧,我现在想找个客栈休息!”

    “江老师!你不信任我?”沐晴掐着腰道。

    江枫都快哭了,道:“沐老师,我怎么会不信你呢?只是,一下午了,你也累了不是?咱们歇歇……”

    “我不累!不找到房子,我决不罢休!”沐晴又撅起了嘴,说好的带江枫找房子,找不到岂不是很没面子。

    江枫心道:“您不罢休折腾我干啥啊?我上辈子是造什么孽了啊!”

    “江老师,快走吧,前面那个一定是……”沐晴自信道。

    看着沐晴的背影,江枫一咬牙、一跺脚跟了上去。

    “沐晴!你等着,等我有一天也带你找房子的……呜呜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