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赏画
    江枫还未问完,沐晴却像知道了什么一般。是了,哪个少女不怀春!她朱唇轻启,道:“我……”

    “呦,沐晴妹妹,你还真想跟这个低阶教师搅合到一起去啊?!”王霞的声音自二层情路传来。

    “是啊,沐老师。追你的人那样多,这江枫……口味也太重了吧!”周质在一旁道。

    情路在诗情画意阁每层都有一条,每条每次只能进入一对情侣,所以不存在打扰的事情。但是王霞、周质这种探着头往下看就着实恶心人了。

    沐晴听见他人声音,急忙收回了手,口边未说出的话也不敢继续说了。

    江枫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脾气好的人,但现在看着二层嘲笑他的王霞、周质,觉得有必要让他们见见自己脾气不好的一面了!

    “我日你姥姥!”江枫黑着脸喊着,一枚灵气炮轰出。

    “咚!”一声,二楼情路炸裂,王霞、周质摔了下来。

    “混蛋,你干嘛!”周质扶起王霞,喊道。

    但他光嚷嚷,却不敢跟江枫动手,黑着脸的江枫一身七重天的修为可是显露无疑,捏死他不比捏死一只蚂蚁难多少。

    王霞也傻了,说好了这江枫是低阶教师呢?七重天修士算怎么回事?!

    沐晴更是不可思议,江枫大前天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四重天呢,这修炼速度,开挂了吧!

    江枫似笑非笑的凝着下一个灵气炮,道:“你们问我干嘛?问的真好啊!”

    “砰!”又是一炮打出,炸了王霞、周质一个人仰马翻!

    “江老师,停手吧!”沐晴急忙劝阻江枫道。

    江枫正欲收手,一声爆呵传来“谁敢在我诗情阁闹事!”

    随着爆呵,一个大胡子的黑脸男冲了进来,不由分说召唤出仙宠斧子朝江枫砸来,他这一身修为赫然达到了修士六重天。

    “是诗情阁大守卫,孙将!”有人认出,喊道。

    江枫可没功夫管这人是孙兵孙将,一句不问就动手当我好欺负是吧?!

    将沐晴拉到身后,江枫从空间戒指中召出长枪,一枪抽在了孙将的斧子上。

    众人傻了眼。

    守卫诗情阁数十年从未失手的孙将竟然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

    “好大的力气!”孙将爬了起来,他的仙宠斧对自身可是有力量加成,所以才敢在差了一个境界的情况下跟江枫硬碰硬。

    “大惊小怪!”江枫拉着沐晴淡淡道。

    他修行可是《超越神级的修炼功法》,这还是手下留情没有用七重天的灵罡之力呢。

    否则,秒杀!

    “再来!”孙将吼着,再次向江枫袭来。

    “呦,找抽是吧!”江枫原本还想收起长枪找王霞、周质再说道说道,现在只得继续迎敌。

    换个说法,就是继续吊打孙将。

    “砰!”

    毫无悬念,孙将飞出去了第二次,这次江枫加大了几分力道,摔的他筋骨疼痛。

    “我不信!从来没人再力气上赢我!”孙将又跳了起来,朝江枫打来。

    “没完了是吧!”江枫倒提长枪,主动出击。

    这时,似天籁一般的靡靡之音传来“公子手下留情!”。

    随着声音,一道身影挡在了二人中间,是白香儿。

    二人无奈收手,江枫不乐意了,道:“老板娘,只许你守卫打人,不许我江枫自卫是吧?”

    白香儿面对江枫的质问,心惊了惊,她说话时已经使上了《媚音天籁功》,还从来没有男人能在这招之下不被她迷住!

    “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真有如此定力?”白香儿好奇起来。

    腰肢轻摇,只看的全诗情画意阁男人眼睛都直了,白香儿道:“江公子说的哪里话,孙将,你不分青红皂白就乱打一气,快给江公子道歉!”

    孙将张嘴想辩解什么,最终冲江枫一抱拳,道:“江公子,是我鲁莽了!”

    一边的王霞急忙叫道:“老板娘,孙将没错,是这江枫先对我们动手的!”

    江枫笑了笑,抖了个枪花,道:“我为什么动手,你心里没点b数吗?”

    王霞一下说不出话来。

    白香儿步履轻盈的走到了江枫身边,轻道:“江公子,方才的事情我也看到了,现在诗情画意阁已经被轰了两次,就此作罢如何。”

    沐晴也扯了扯江枫的袖子,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江枫,一切尽在不言中。

    江枫收起了长枪,点了点头,想去拉沐晴的手,却被沐晴躲过了,只隐隐听到“人多”两个字。

    “人多?那岂不是说人少的时候就可以?……”江枫消了怒气,不敢再往下想。

    虽然江枫这里的气氛和好如初,但诗情画意阁中其他情侣经这么一闹却没心思约会了。

    白香儿见状,手一扬,三幅画轴悬在了阁楼上空。

    “诸位才子佳人,香儿前些日子得了三幅画卷,不知可否请诸位掌掌眼?若哪位见识卓越,说出了画的来历,今日诗情阁费用全免不说,诗会之时坐上宾。”

    白香儿这么一说,众人来了兴致,单说免单能省去一大笔钱不说,等等的诗会在全七城王国都能排上号啊!坐上宾可是一种荣誉。

    最重要的是能在自己女伴面前表现自己啊,指不定就芳心暗许、**一刻了呢!

    “好!老板娘,快开始吧,我可是赏画高手!”

    “就你?还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自己懂画!”

    “菜鸡互啄!想必你们都听过我画中高高手王一山的名号吧。”

    ……

    见现场气氛热了起来,白香儿长袖一卷,扯开了第一幅画轴。

    只见画中高山巍峨,一颗擎天的松树下穿着宽大衣衫的潇洒浪人手执棋子,双目微闭,似乎在思考残局,又似乎在神游天外。

    “好一副苍松浪人图!”众人为这意境赞叹起来。

    “不知哪位看得端倪,可不要不好意思说啊!”白香儿打趣道。

    但现场仍然交头接耳的多,起身观摩的多,猜出画的来历的少。

    一会,站起了一人,正是刚刚自称画中高高手的王一山。

    他向白香儿一揖,神色得意道:“既然诸位谦让,那我画中高高手王一山就来说道说道,如有不妥之处,还请多多指教。”

    众人心中诽谤,你都高高手了还指教个屁啊!装,接着装!

    白香儿一笑,道:“有劳王公子解惑了。”

    王一山离席,在画卷前踱步道:“依我之见,此画乃四百年前七城王国玉山城吴上人所做。众所周知,吴上人行事放浪又喜苍松之美,所以,应当**不离十了。”

    众人点头称是,虽然这王一山有点狂,但是还有两把刷子!

    “一派胡言!”这时,周质的声音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