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天显异象
    “心不在焉?造诣颇深?神tm脑回路!”被点名要求作诗的江枫诧异。

    他开口道:“哈哈,白大人,我不会作诗,你们玩!”

    白岚一心想拉拢周质,又听江枫说自己不会作诗,哪里还会放过江枫,他开口道:“小友不必过谦,不如这样,你跟周贤侄谁作的好,我这刚得来的蓝星镯就归谁了!”

    看到白岚手中泛着点点淡蓝星光的蓝星镯,台下一片惊叹,连沐晴也忍不住道:“好美啊!”

    更有王霞跑到周质身边,道:“周质哥哥,你可一定要把镯子赢回来送我啊,我这一套首饰就差手镯了。”

    众人恶汗,你手上金银玉三个镯子是什么啊?咋撒谎不眨眼呢!

    周质对王霞点了点头,白岚以月为题是有深意的,因为他昨天刚拿了一首关于月亮的诗让白岚指导,莫说江枫不会作诗,就算会作诗又能怎样!

    上前一步,他开口道:“江枫,是个男人就拿诗词分高下,还是一个响头,一声爷爷,你敢不敢?!”

    江枫算是看明白了,这又是威逼利诱,又是激将赌斗的合着就是为了坑自己啊!

    咱可是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少先队员,唐诗宋词三百首背了不知道多少!真真老虎不发猫,你当我是病危!

    “既然你这么想磕头叫爷爷,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咯!”江枫耸了耸肩膀道。

    众人:“……”

    喂,你刚刚不是还推辞自己不会作诗吗?怎么一磕头叫爷爷就来劲了呢?

    还有,你这蜜汁自信哪里来的?周质可是我们圈里数一数二的诗词高手啊!

    沐晴关心的看着江枫,只是她的思绪已然跑偏:“难道江枫是因为我喜欢这镯子才答应赌诗词的?他真的为了我甘愿冒这下跪的风险?说起来,这几天我还总是有意无意的想起江枫呢……真是羞死人了!”

    ……

    “除非我脑子被门挤过,不然你等着磕头吧!”站在了挂在墙上的宣纸前,周质狠狠道。

    江枫也站在了宣纸前,翻找了好一会记忆才明白这里为何只有墨汁和宣纸却没有毛笔了。

    因为,仙宠大陆写诗都是拿自己的仙宠或者兵器引动墨汁去写字的,至于为什么这样做。

    呃……这样比较帅。

    好吧,不去理会这种风俗,江枫取出了自己的长枪。

    “切,区区一杆精品长枪!”周质把玩着自己比江枫高一个等级的极品毛笔不屑道,这毛笔是他为了作诗花了大价钱请匠人做的。

    “怎么,你想比划比划?”江枫轻挑枪尖道。

    “哼!”周质一哆嗦,道:“莽夫,打打杀杀算什么本事,咱们诗文上见真章!”

    “哎呦,孙子,你敢骂我!”江枫顿时不乐意了。

    周质吓的急忙跳开,白岚不解,这周质平时也没这么怂啊!

    但他也阻拦道:“诗文比试,你们成何体统,好好作诗!”

    白香儿在一边倒置了沙漏,道:“限时十分钟,过时做不出诗词者为负!”

    “当……”一声锣响,这次诗词比斗正式开始。

    早已经有了成品的周质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一会,冲江枫轻蔑的笑了笑,提起笔来再宣纸之上龙飞凤舞。

    一轮孤月鸟惊人

    倩影幽幽何处寻

    此地若为兰若寺

    平生甘做宁采臣

    片刻,一首七言跃然于纸上,台下众人无一不拍手叫好。

    白岚满意的点评道:“好!周质贤侄首联以月入题,颔联在清幽的环境中点明情伤,颈联和尾联借用倩女幽魂的典故诉说衷肠,哀伤婉转地透出佳人难觅、甘心等待的情殇。此诗当为上品!”

    周质得意的看着呆呆的江枫,道:“傻了吧,被哥的才华震惊了吧!别羡慕哥,哥只是个传说!”

    江枫挠挠头,震惊个毛线,他只是没想到仙宠大陆居然也有关于倩女幽魂的传说。

    当即,长枪一挥,挑起墨汁,灵力引动下在纸上凝成文字。

    “明月几时有?”众人跟着念了起来。

    白岚心中菲薄,小儿发问也能叫诗?眯着眼等待批判江枫这首诗,好让周质赢得赌斗。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众人念着,白岚也睁开了半只眼睛,这词似乎有点意思啊!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又欲又恐,寒裘湿透,这是何等的嗟叹!”周质的手抖了起来。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何似在人间……似……”就连骄纵不已,居高临下的王霞也被这等意向震惊了。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沐晴朱唇微启,木然而立。一问青天月有几时,二问为何总在别时圆,这人究竟经历了什么才如此感伤。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全场肃然,说静偏偏却人人都反复喃喃“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说有声,除此之外却别无它声。

    众人正思忖着,这时透过窗格,淡淡洒下一抹凄清的月光,不偏不倚,正正照在江枫作诗的宣纸之上。

    顿时,这诗情阁中如同一锅煮沸了的水,原本儒雅的骚客一个个不顾形象的指着这首“明月几时有”叫喊道:“异象,天显异象!此诗乃是流芳千古的佳作啊!”

    周质“咚”的一声坐在了地上,我跟江枫比诗?在他面前,我写的东西算的上渣滓吗?

    “江枫,你……”沐晴走到了江枫身前,一下说不出话来。

    江枫笑了笑,问沐晴道:“他们都犯病了?还有这抹月光是怎么回事?”

    众人呕血三升,你才犯病了,你全家都犯病了!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是这种人写出了传世之诗啊!

    沐晴向江枫解释了一番,江枫这才明白,他对白岚道:“那白大人,是不是我赢了?”

    白岚猛咽了一口口水,豁然起身,把蓝星镯塞到了江枫手里,热切道:“当然,当然是江枫贤侄,哦不,是江枫兄弟赢了!”

    说着,他搓着手,自怀中取出了一张宣纸道:“那什么,江枫兄弟,我这有首诗,正打算投给七城文报,您看能不能品评品评?”

    “白大人,你太无耻了!”

    “江枫,你也帮我看看诗吧!”

    “江枫,你先帮他们看,晚上,我去你房里咱们详细聊聊诗词歌赋好不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