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妹妹
    “江枫,这人是谁?”戚雨桐道,“能写出如此诗篇的绝非泛泛之辈,怎么从来没听过!”

    小梅看着自己这个诗痴公主,暗暗庆幸自己拿到词的时候就已经把人也打听明白了,道:“公主殿下,江枫是明安城归一仙宠学院的低阶教师,大概是个淡泊名利的隐士吧!”

    戚雨桐点头,道:“有如此才华,却不崭露头角,想比是个淡泊名利的高人。他多大年纪了?”

    小梅道:“说出来公主可能不信,这江枫只有二十三岁嘞!”

    “二十三岁!”戚雨桐捂住了嘴巴,“那岂不是与我同岁!”

    小梅歪着脑袋想了想,道:“还真是呢,跟花旗王子也同岁。”

    花旗王子是国王为戚雨桐寻觅的夫君,一场实实在在的政治联姻。

    戚雨桐看了看桌上花旗王子送来的狗屁不通的诗文,皱眉又想起了他那猪八戒一样的长相,并且来王城七日就已经有了多次调戏良家妇女的传言,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小梅,我有些累了,你先下去吧!”戚雨桐轻扶额头道,但在小梅走出房门的一刹那,她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随后,她把《水调歌头》轻轻折好,小心翼翼的放到怀里,三下五除二的打点行装,绕过护卫,奔出宫门。

    “江枫会是个怎样的人呢?父王,女儿嫁到花旗帝国之后只怕此生都没机会拜见这位大师了,所以,女儿去玩几天就会回来了,您别担心。”

    ……

    “阿嚏!”徘徊在实验楼门前的江枫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江枫揉揉鼻子,继续探头向实验楼内看去。

    你要是问江枫他为什么在这,他肯定会答你路过。

    虽然,不管是去食堂还是回家他都不必走这条路,但谁叫沐晴就在这实验楼中呢。

    “沐老师,好巧啊!”江枫终于等到沐晴出现,壮了壮胆,打招呼道。

    沐晴一愣,抿嘴笑道:“江老师,好巧……”

    既然遇到了,那自然一起吃午饭不提。

    二人慢慢走着,聊一些趣事、轶闻,江枫一抬头布告栏就在前方,还围了一群人。

    沐晴乐了,道:“上次跟江老师一起路过布告栏,结果江老师被没收了教师小院不说,还罚了三个月的工资。”

    江枫脸一黑,道:“那是个意外,这次总不会在批评我了吧!”

    沐晴蹦蹦跳跳的走向了布告栏,道:“谁知道呢。”

    布告栏的内容不是批评江枫的,是关于迎新晚会的通知,江枫捏了一把汗,就说我最近没犯事。

    沐晴嘟起了嘴,仿佛江枫不被批评惹她生气了一般。

    江枫苦笑,这都哪跟哪啊!

    周围的学生见状都窃窃私语起来。

    “最近沐老师跟江老师同屏出现的时间有点多啊!”

    “不会是沐老师在泡江老师吧!”

    “呸,你是瞎了吗?沐老师可是女神,怎么也得江老师倒追!”

    这些话直听的沐晴害羞不已,拉着江枫想赶快离开,但听在人群中的另一个人耳中,却像被刀子扎心一样。

    是归一仙宠学院荣誉教师之孙、中阶教师谢坤。

    谢坤沉着脸,他追沐晴好久了,沐晴不为所动就算了,现在还跟江枫搅合到了一起,只让他觉得一点面子都没有。

    怎么说呢,其实压根没人在意到谢坤,没面子啥的纯靠他自已意淫。

    越想越生气,谢坤拉着脸来到了江枫面前道:“江老师,迎新晚会你觉得怎么样?”

    沐晴在自己身边,江枫只觉得这谢坤都可爱了许多,道:“谢老师,迎新晚会当然好啊!我跟沐老师商量了,我的节目若是人手不足,就请她来帮忙呢!”

    谢坤只觉得心上又被人插了一刀,想了想,自己打又打不过江枫,师比又师比不过江枫,只得捂住胸口走了。

    边走边愤愤低声道:“江枫,你等着,针对你的计划已经开始了,宝物、三石柱、沐晴迟早都是我的!”

    江枫也不理会这个插曲,兴致勃勃的跟沐晴讨论着晚会节目的事宜。

    并且,作为一名被无数娱乐节目洗礼的地球人,江枫把沐晴唬的一愣一愣的。

    ……

    接下来的日子平淡而温馨。

    有课的时候江枫就上课,没课的时候就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课室跟沐晴、宋雪、司空达、沐晴一起排练晚会节目。

    几日下来,江枫跟沐晴的感情急速升温,但谁也不敢说出捅破恋人这张窗户纸的事情。

    若说心烦,就是至尊神石了,江枫把两块蕴灵石喂给它之后,它便整日念叨十八块蕴灵石的事情。

    吵吵闹闹要再去灵师大会找上一场吃的,幸亏有三石柱这个超级棒棒糖的存在,不然江枫肯定hold不住。

    当然,直叫江枫气的牙根痒痒的还是至尊神石说了,江枫不还清蕴灵石,就不开放系统的新增功能。

    ……

    离晚会还有三天了,江枫哼着小曲迎着夕阳走出了归一仙宠学院,排练一切顺利,他还是蛮开心的。

    “哥哥……”

    江枫身后传来一个娇弱的声音,回身看去,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眼睛明亮、身材早熟、胸脯已经初具规模。

    一身白色裙子,还有些脏兮兮的小脸上,叫人忍不住生出一种保护的冲动。

    咽了口口水,江枫赶忙骂了自己一声禽兽,问道:“怎么了小妹妹?”

    “你是江枫哥哥……”小女孩居然认识江枫。

    江枫错愕,道:“我是江枫,你是……?”

    说着,他拍了拍小女孩的头,小女孩非但不躲闪,还一下抱住了江枫,吭哧吭哧哭了起来。

    “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呜呜……爹娘都病死了,没人要我,呜呜……”

    江枫很想有一个妹妹,尤其是这样可爱的妹妹,但是这都哪跟哪啊?!

    “好了好了,不哭了!”江枫抹去小女孩脸上的泪珠,问道:“小妹妹,你爹叫什么,你从哪来啊!”

    小女孩忍住泪水,带着三分哭腔,道:“我是小玥啊,爹爹江华山,娘是姜翠,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没有人要小玥了……呜呜……”

    江枫终于找到了一段关于小女孩的记忆。

    江华山和姜翠是他在江家村时的邻居,夫妇二人心地善良,在自己还没有显现师资,成为老师之前,没少给自己帮助。

    他们的女儿江小玥,算起来今年十二岁了,打三岁时就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玩,每天都是一口一个哥哥喊着。

    “四年没回过村子,没想到小玥都长这么大了!”江枫抚着江小玥的头道,“没事,没事,爹娘不在了哥哥要你!”

    说着,江枫又心疼起来,江小玥出生时村子里纷纷扬扬下了七天暴雪。

    说来也怪,只有江家村在下雪,隔壁的赵村连个雪毛都没看见,于是村民纷纷认为这是不祥之兆,便渐渐疏远江华山一家。

    现在江华山姜翠二人撒手人寰,江小玥自然无依无靠,很难想象这近百里的山路她一个小女孩是怎么走过来的。

    一下有了依靠,江小玥抹了抹眼泪,心情好了许多。

    夕阳的映衬下,江枫拉起了江小玥的小手朝家走去:“从今天起,江小玥就是我江枫的妹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