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什么鬼
    清晨,寒凉的露珠浸透了江枫的衣衫,江枫终于能动了,浑身僵直的他“咚”一声栽倒在地。

    但江枫没有丝毫犹豫,他迅速的爬了起来,朝沐家跑去。

    “沐家一定知道阿晴被谁带走了,我一定要把阿晴抢回来!”

    想着,江枫来到了沐家门前。

    “笃笃笃……”

    叩门三声,江枫等待了一会却发现没有人理会他。

    沐家也算大户,虽然时间还早,但也不会连个守门的小厮都没有啊。

    江枫疑惑,顾不得许多,翻过院墙来到了院内。

    院内一片死寂,江枫前前后后把沐家转了个遍,惊讶的发现沐家一个人都没有!

    “人呢?沐家上上下下也有几百口,人呢?”江枫走出了沐家,错愕的靠在了门前的石狮子上。

    一切来的太过突然。

    霎时间,江枫眼睛明亮起来,他飞也似的抓住了一个行人的腕子,问道:“沐晴呢?!沐家的人呢?”

    行人不是他人,沐晴的表亲王霞,江枫在诗情阁跟她打过交道。

    王霞被吓了一跳,急忙挣脱,躲闪到了一旁,道“什么沐晴、沐家,我不知道!”

    “你说不说!”江枫一股骇人的气势逼近了王霞。

    王霞心惊,赶忙开口道:“沐家昨天来了一些奇怪的客人,说要把人全部带走,我只是个远房表亲,所以提前溜了也没人理我。我现在回来只想捞点好处,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了啊!”

    江枫见王霞的神色不似作伪,便放她离去。

    独自走在去学院的路上,江枫苦恼不已,到底是谁?到底为了什么?

    在脑海中,江枫一遍一遍记忆着一个标记,那标记是一只漆黑的眼睛。

    这是江枫在沐晴上的那顶轿子上隐隐看到的,几乎可以说是他唯一的线索。

    “哥哥,你去哪了?”课室门前,江小玥抱着江枫的教案问道。

    司空达、宋雪、林毅也是一脸关切。

    林毅问道:“亲师,你怎么一夜未归?还有,沐老师怎么了?现在整个明安城都传开沐家人一夜之间全部消失的事情了!”

    江枫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

    上课,江枫的课堂第一次如此沉闷。

    司空达几人的情绪也被江枫感染,他们能理解江枫和沐晴之间的感情。

    前些日子,他们同沐晴开玩笑的时候还喊师娘呢。

    黄昏,下课。

    走在路上,江枫不断的听到有人议论自己,或三石柱,或《水调歌头》,或小品《卖拐》。

    之前江枫听到这些也许会兴高采烈,但现在他一点也不关心了,少了沐晴就好像完整的心缺失了一块,空荡荡、孤零零的。

    “亲师!”

    司空达、宋雪、林毅、江小玥忽然从江枫的身后跳了出来。

    “咱们喝酒去啊亲师!”司空达拽着江枫道。

    江枫哪有心情,正要拒绝,几人却不由分说的推搡着江枫来到了烧烤大排档。

    “或许,现在的自己喝点酒也不错!”江枫想着,一口烧刀子送进了嘴里。

    那感觉又热又辣,江枫的心里竟然好受了一点。

    于是,第二口,第三口……

    司空达见势不妙,急忙耍起宝来,他们是来给江枫解闷的,可不是带着江枫来借酒浇愁的!

    “火眼猴,给亲师翻个跟头!”

    “小雪,你不是会唱歌吗?”

    “林毅,你记录的亲师箴言呢?拿出来念念!”

    “小玥……”

    司空达看着小玥横眉竖目的样子,清了清嗓子,道:“小玥你多吃点,正长身体呢!”

    几人为了自己使尽了浑身解数,江枫都看在眼里。

    刹那间江枫有些清醒了,是了,沐晴被带走了,自己和那老者的实力天差地别,虽然只有缪缪得线索,但是又有谁敢断言自己超越不了那老者,找不回来沐晴呢?!

    “妈的,我命由我不由天,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江枫大大的喝了一口酒,对几人道:“来,喝酒!”

    众人看江枫脱离了悲伤的心境,开心起来,纷纷陪酒。

    哀伤的烧烤摊上终于多了一丝欢快。

    “本宫……不,在下禹桐,请问哪位是江枫?”一个声音传来。

    “谁找我?”醉醺醺的江枫大马金刀的坐在凳子上,嘴里嚼着羊肉串,看见来人是一个衣衫破烂,却白白净净的书生。

    “你是江枫?”书生赶忙摇头,道,“可能是我搞错了,我找的是归一仙宠学院的教师江枫。”

    司空达一听这话不乐意了,站起来道:“归一仙宠学院还有几个江枫?我亲师就在这里,你找他有事吗?!”

    “你真的是江枫?”禹桐不可置信道,“不对,不对,你一定不是江枫!一定是搞错了,再会,再会!”

    江枫一把把羊肉串拍到了桌子上,道:“什么对不对,你这人磨磨唧唧的怎么跟娘们一样,有什么事情快说!”

    禹桐问道:“三石柱是你开出来的?”

    江枫点头。

    禹桐又问:“《水调歌头》是你写的?”

    江枫点头。

    禹桐再问:“小品《卖拐》是你演绎的?”

    江枫还没点头,司空达起身道:“我亲师做这些事情大街小巷都传遍了,你怎么还问个没完了?!”

    禹桐见了鬼一般,指着江枫喊道:“你!你堂堂大诗人怎么能在这种地方吃东西,你一个艺术家怎么能如此不顾形象,你看看你的衣服都是油渍!”

    江枫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禹桐比自己还破的衣服,道:“你有病吧!”

    禹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冲向了江枫,喊道:“我跟你拼了!你知道我为你吃了多少苦头吗?你知道我被骗了多少次吗?你知道我以前从未受过这些屈辱吗……”

    禹桐哪是禹桐,她可是当朝公主戚雨桐!

    当日,她从宫中溜了出来,才发现所带银钱不多,但也管不得这些,她一路上风餐露宿,日夜兼行,只为了早日见到这个做出了传世之词的大诗人。

    一传十十传百之下,戚雨桐越是接近明安城就越是能听到关于江枫英姿的传言,并且不断脑补江枫白衣飘飘,姿态潇洒的样子。

    可现在,江枫啃着串、喝着酒,跟流氓无赖一个德性到底是什么鬼啊!

    戚雨桐的内心是绝望的。

    “乱七八糟说的都是什么!”江枫一伸手,抓小鸡一样抓住了朝他扑来的戚雨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