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吟诗一首
    “你放开我!”禹桐吼道。

    江枫看着戚雨桐唇红齿白,身娇力小,便放了手。

    却不想,戚雨桐一个闪身再次扑向了江枫,并且诡秘的踢翻了江枫的凳子腿。

    醉醺醺的江枫一个不妨,竟被暗算。

    但江枫也不是吃素的,临跌倒之前一把拽住了戚雨桐,要死一起死。

    二人齐齐跌倒在地。

    终究戚雨桐没醉酒,反应快些,一下治住了江枫的双手,喊道:“快说,你不是江枫!”

    江枫咧嘴一笑:“呵呵!”

    一个懒驴打滚翻了身,死死的把戚雨桐压在了身下。

    “你,你快放开我!”戚雨桐哪经历过这些场面,急忙面红耳赤的喊道。

    “放开你?”江枫坏笑着,道:“小子,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江枫是谁也就敢来闹事!刚刚看你话里话外很看不起烧烤,吃!”

    江枫把串放到了戚雨桐嘴前。

    戚雨桐被江枫压着,动弹不得,只得把头扭向一边,道:“不吃!”

    “呵!你还是这世界上第一个拒绝烧烤的人!”

    江枫来劲了,一手捏开了戚雨桐的小嘴,把羊肉串送进了她的嘴里。

    戚雨桐从来没吃过这种路边摊,被迫一尝之下,咦,还挺好吃的。

    不怪戚雨桐没出息,烧烤确实好吃,特别是对一个风雨兼程了半个月的穷鬼公主来说。

    “哈哈,知道好吃了吧!”江枫又往戚雨桐嘴里放了一串骨肉相连。

    戚雨桐嚼着脆脆的脆骨,眼睛都亮了,口齿不清道:“再来点,再来点!”

    江枫起身,做回了凳子,道:“瞅把你惯的!自己吃!”

    “切,多少人想服侍本公主还没机会呢!”戚雨桐小声道。

    “你说什么?”江枫没有听清。

    戚雨桐赶忙岔开话题,撸着串道:“好吃!好吃!”

    卖烧烤的老板摇了摇头,刚刚还打的不可开交呢,这会就勾肩搭背了,真是搞不懂。

    戚雨桐撸着串道:“今日结识江兄真是三生有幸,没想到江兄是个不做作的性情中人啊!”

    江枫咧了咧嘴,道:“你要是不这么文邹邹的,我还能更性情点。”

    几人笑了起来。

    戚雨桐蹙了蹙眉,虽然我接受了你的放荡不羁,但是聊了半天一点诗词歌赋都不见,你真是个诗人吗?

    “呵呵,小弟习惯了……不知道江兄最近有没有什么新作,能让小弟拜读一番?”

    江枫醉了大半,想也没想,问道:“你想听诗?”

    戚雨桐点头。

    江枫喂了自己一口酒,把酒碗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吼道:“好,那我就吟诗一首!”

    酒量不行,早已趴在桌子上的司空达和林毅有气无力的喊道。

    “好!亲师要吟诗了!”

    “亲师等我,我拿本子记一下!”

    江枫对二人微微摇头,拎着酒壶起身,一脚踩在板凳上,看着凄清的月光,忽地开口了。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两句诗,无限的意境,戚雨桐微微痴了。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戚雨桐拍手叫了起来,道:“好一个须尽欢,好一个复还来!潇洒,潇洒!”

    江枫微微笑了笑,灌了自己一口酒:“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吾之友,吾所爱,将进酒,杯莫停。”

    戚雨桐狠狠的喝了一大口酒,不顾烧心的感觉,跟道:“将进酒,杯不停!”

    话毕,她又是一大口酒入肚。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接下来的《将进酒》江枫一气呵成,诗毕,酒壶空。

    戚雨桐微微愣着,又是一首传世之诗!

    而江枫目光微微眺望远方,千金散尽还复来,可沐晴在哪?沐晴何时复还?

    他又开口了,悲伤哀婉。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个绝美女子的形象跃然于戚雨桐眼前,她不禁好奇,江枫口中的佳人是谁呢?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兮!”戚雨桐蹙了蹙眉,真的有这样的美人?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戚雨桐的心震惊了,这是怎样的追寻?甘愿为心中佳人举倾城倾国之力?!

    她摇了摇面前的酒壶,也空了。

    江枫还没有停下,他用灵力摄来了烧烤摊老板身边的两个酒壶,轻轻抛给戚雨桐一个唱了起来。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

    一个心情忧闷,一个千里而来;一个愿唱,一个愿听;不觉,江枫心中的烦忧随着一首首传世诗词流了出来,不觉,戚雨桐傻傻伤怀。

    他们两个都没注意到的是,江小玥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了外面。

    “坏人,你来干嘛?”江小玥问黑衣人道。

    黑衣人干笑两声,道:“我来自然是催促你完成任务的,你难道不想救你父母了?”

    江小玥想了想,道:“我已经很努力在做了。”

    黑衣人点了点头,道:“你做的不错,不过还不够!”

    说着,他取出了一个小瓶子,道:“这里面有一颗药丸,江枫吃下之后必会忍不住兽性大发,你参到他的酒里,晚上与他同处一室即可!”

    江小玥问道:“春药?”

    黑衣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边走边道:“江小玥,若是你想救父母就乖乖听话!”

    江小玥拿着药瓶走了,她没有听到黑衣人碎碎的话语。

    “江枫啊江枫,虽然不知道沐晴为什么失踪了,但是没了沐晴跟你站在同一战线,要算计你岂不是更容易了!等你要了这江小玥,老夫看你‘猥亵幼女’的罪名怎样逃脱。”

    ……

    “哥哥,还喝酒吗?”江小玥抱着参了春药的酒问江枫道。

    这会,她的心绪只怕比江枫还要多。晚上,究竟会发生什么?

    江枫向小玥伸出了手,道:“小玥抱来的酒怎么能不喝?”

    江小玥一下躲的远远的,弄的江枫不知所措。

    江枫道:“你怎么又不舍得了?!”

    江小玥闭上眼睛,想着父母,把酒壶递给了江枫,道:“哥哥,你,你少喝点!”

    江枫哈哈一笑,与戚雨桐碰杯,一壶酒牛饮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