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一宵春梦
    “咚!”

    一壶酒下肚,江枫重重的栽在了桌子上,睡了起来。

    “哥哥,哥哥!”

    “江枫,江枫!”

    江小玥和戚雨桐摇晃着江枫道。

    “把他抬回去吧,喝了这么多酒,明天能不能醒都不知道呢!”烧烤摊老板好心提醒道。

    宋雪、林毅、司空达因为有门禁已经回了宿舍,所以江小玥带路,戚雨桐架着死沉的江枫往家走去。

    ……

    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江枫,江小玥忐忑的抿了抿嘴,而后,她问戚雨桐道:“你怎么还不走?”

    戚雨桐把江枫放下后松了一口气,但现在,走?身无分文的她能去哪?

    这半个月她都在赶路,从来也没想过找到江枫之后会怎样啊!

    “你们能不能收留我一晚?”戚雨桐低着头道,她可是公主,哪里说过这种求人的话。

    “不能!”江小玥毫不留情的拒绝道。

    不是小玥刻薄,懵懵懂懂的她知道,等等会发生一些隐秘的事情,叫人脸红心跳的隐秘。

    戚雨桐微微一怔,她可没想到小玥会拒绝她。

    正要说些什么,躺在床上的江枫懦声道:“水……”

    小玥赶忙倒水,递给了江枫。

    江枫做起了身,接过水刚喝了一口,忽然觉得浑身一震,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小腹涌来。

    紧接着一种野兽般的**充斥了他的全身。

    “当啷……”江枫手中的茶盏跌落在地,心道:“什么情况?!”

    但还来不及他多想,他的所有心念都变成了两个字——女人!无数的女人!

    “哥哥……”

    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的江小玥低着头道,同时,她也焦灼,禹桐还在呢啊!

    江枫转头看到了江小玥。

    “嗷……”

    江枫一下跳了起来,吼叫着,要把江小玥按倒在地。

    “混蛋,她是你妹妹!”最后一丝清明的理智下,江枫一道灵罡硬生生的打在了自己右胸口上。

    痛觉使他再次清醒了一些,他开口对就要碰到自己的江小玥道:“小玥,别过来!”

    然而江小玥对这句话充耳不闻,不论怎样,今晚,她都要和江枫……

    “嗷!”

    江枫觉得自己的身体又隐隐有不受控制的表现了,咬着牙,“砰”一声,江枫砍在了江小玥的脖子上。

    江小玥当即昏了过去。

    “禹桐,你快把小玥带走,我怕是被人下春药了!”江枫使出全身力气道。

    禹桐见事不对,急忙抱起小玥就跑。

    江枫盘腿静心,但即使这样药性还愈演愈烈,他心道:“怕是这样下去我马上就会满大街找女人了!”

    戚雨桐将江小玥安置完毕,推门回来,道:“江枫,你好些了吗?”

    江枫咬着牙,扔给了戚雨桐一袋金币,道:“禹桐,出门右转三里有一家妓院,快去给我找个妓女回来!”

    禹桐愣了,道:“你要嫖娼?!”

    江枫道:“快啊!春药太强,我压制不了多久,不嫖娼我就要成强奸犯或者太监!”

    至少,在仙宠大陆嫖娼不犯法。

    “可是你是个诗人啊,怎么能做这么龌龊的事情呢?”戚雨桐一边焦急,一边纠结道。

    “砰!”

    江枫从床上弹到了戚雨桐的身边,从牙缝中挤出来了声音道:“你要是不愿,就快跑,不然我怕自己连男人也不放过。”

    看着江枫扭曲的神情,戚雨桐没来由的心中一痛。

    为什么这个男人受了情伤还遭人暗算?为什么他高唱“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却不能去追寻,为什么说他粗俗可又觉得他敢爱敢恨……

    鬼使神差,戚雨桐往前走了一步,她想起了自己。

    难道我真的要嫁给花旗帝国猪八戒一样的王子,完成联姻吗?

    自己贵为公主,可哪怕有一天如同江枫一样洒脱吗?自己如同提线木偶一般的生活不是看到了那句“明月几时有”之后就决心改变吗?

    戚雨桐离江枫又近了一步,他们的身子几乎贴在了一起。

    江枫感受到了戚雨桐身上幽兰似的气味,他如同触电一般,吼道:“快走啊……”

    一句话回声还在,江枫的嘴巴却被戚雨桐的唇堵上了。

    如同点燃了导火索,一切都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戚雨桐醉了,沉醉在江枫酒气夹杂着男人气概的英姿里。

    江枫也醉了,他的双手早已攀上了戚雨桐的身躯。

    二人贪婪的互相索取着,同时又都无私的奉献着,水乳交融,他们成了一个人。

    最后,江枫沉睡了,忘记了,也许只能记起那一张精美的脸,恍惚的灯影,交缠的身姿和床单上的一抹殷红。

    翌日,日上中天。

    “头好痛!”江枫从床上坐了起来,扶着脑袋骂了句mmp,要是让他知道哪个孙子给自己下的药,自己非得弄死他不可。

    一抬头,江枫看到了禹桐和江小玥。

    “禹桐兄,昨天多谢你了!”江枫冲禹桐拱了拱手道。

    戚雨桐早早的就起床梳洗、换了床单一应事物,并且扮的更像男人了,此时被江枫一说,不知道如何是好,道:“你说些什么?谢我?!”

    江枫拍了拍脑袋,也顾不得江小玥在场道:“昨天不是你帮我叫了妓女吗?不然,我可能就完蛋了!”

    戚雨桐听了江枫的话舒了一口气又隐隐有些失望,自己从今以后就是女人了,江枫的女人,但江枫却永远不会知道。

    是的,哪怕一夜疯狂她还是公主,要受到皇家命运的安排。

    而江枫,还是那个诗情横溢的才子、痞子、浪人……与她永远也不可能在一个世界中生活。

    “谢什么,小事!”戚雨桐点头道,心如刀割。

    江小玥这才明白昨天江枫并没有对自己做些什么,卷着衣角,忽地她道:“哥哥、我去给你熬粥。”

    江枫点头,道:“嗯,给禹桐兄也做一份。”

    ……

    江小玥来到了厨房,黑衣人也在。

    黑衣人问江小玥道:“昨天,感觉怎么样?”

    江小玥一阵害怕,道:“昨天,哥哥吃了药,就……”

    小玥没有说下去,黑衣人却以为她是羞于启齿,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等等江枫会被带去审讯,问你什么你如实回答就好了,明白了吗?”

    江小玥点头道:“明白了!”

    黑衣人道:“好,等你乖乖表现之后,我就把你爹娘放了!”

    说着,黑衣人离开了此处。

    只是,他心里想的是:“放了你父母?你的父母早已经死了!可惜你现在被江枫玩弄过了,不然细皮嫩肉的,收下来也挺不错。只是,不得不等完事以后杀了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