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解谜
    教师工会会长陈行一看说话的是司空家的公子司空达,稍稍想了想,走到白岚身旁坐下。

    他开口道:“诚如司空公子所说,凡是讲求证据,若是证据确凿本会长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若是今日你们干打口水仗,本会长罚你们一年薪资!”

    陈行的意思很明白,有事说事,别tm唧唧歪歪的,烦不烦?

    江枫乐了,从桌子上跳下来,取出了谢亚的状纸,道:“会长,他们告我猥亵、勒索,这些我没从来干过,属于……”

    江枫看向白岚,白岚提醒道:“严重诬陷!”

    江枫继续道:“属于严重诬陷情节,得罚个三五万金币,在关个七八年的!”

    陈行没忍住笑了,这江枫准备的也太充足了,连审判环节都给自己省了!

    他问谢亚道:“谢老师,你说江枫猥亵幼女、勒索财物,有何证据啊!”

    谢亚抚着胡须,站出来,傲然道:“老夫当然有证据。”

    说着,他一指江小玥道:“江枫昨晚酒后乱性,侮辱了这小女孩,还请会长明察!”

    江枫霎时间反应过来,暴怒不止,原来是这老小子下的药。妈的,自己可是处男啊,第一次就这么给妓女了?

    “谢亚老儿,我跟你拼了!”江枫咆哮着,就要跟谢亚干仗。

    谢亚吓了一跳,还好他那边人多,拦住了江枫,不然江枫拎着他的胡子一顿揍,他这老身子骨可受不起。

    “肃静!肃静!”陈行喊道,“都是老师,成何体统?!江老师,你刚刚还好好的,这会干什么?”

    江枫冷静下来,看了看江小玥。

    一个可怕的念头滋生,难道江小玥是谢亚找来特地对付自己的?不然,光有春药没有女人……谢亚又不是傻子。

    “刷!”一切都明了了。

    江枫不禁后退两步,他不敢想昨天要是没有禹桐在,自己会给小玥造成怎样的伤害,也不敢想谢亚用了什么手段胁迫了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

    怒火从心中烧起,江枫不理会陈行的话,冷看着谢亚道:“老东西,要是想惹怒我的话,你成功了!”

    谢亚被江枫的气势吓了一跳,道:“你什么意思?!”

    江枫勾了勾嘴角,道:“等着吧,陈行会长自有定论!”

    一切证据都掌握自己的手里,不把谢亚这种卑鄙小人流放了,江枫都对不起社会主义新中国。

    至于小玥?江枫可没有丝毫怪她,一个十二岁为人所制的孩子能懂什么?

    陈行问江小玥道:“有本会长在此,没人敢把你怎么样,你如实的说江枫都对你做过什么?”

    江小玥不知道说什么,但她看到了谢亚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急忙道:“哥哥他猥亵我……”

    实则,若不是听刚刚几人说过几次,小玥连猥亵都不知道是什么呢。

    暗暗观察谢亚一举一动的江枫当然也看到了这个动作,笑了笑,江枫拍了拍小玥的头,轻声道:“别怕!”

    随后,江枫对陈行道:“会长,我先问一下,为达目的不仅诬陷他人,甚至还胁迫未成年人这该怎么判?!”

    陈行不知道啥叫未成年,但也猜的出大概,当即气道:“还有这种恶徒?不管是在本会长手里,还是其他会长手里,这种人一定流放!”

    谢亚抹了一把冷汗,看江枫的表情事情不对啊!

    江枫冲谢亚挤了挤眼,呵呵一笑,道:“还请会长找个老妈子给小玥验身吧!”

    对啊,猥亵与否江枫说了不算,小玥说了不算,谢亚说了更不算,找个老妈子或者接生婆跟小玥聊聊才是正道啊!

    “江老师思维敏捷!”陈行夸了江枫一句,急忙命人找了老妈子,把小玥也带去了后堂。

    老妈子,领着小玥出来,笑道:“几位大人,小玥好着呢!这么好的美人坯子,也不知道最后会便宜哪家公子哥。”

    “便宜哪家公子哥就不劳您费心了!”江枫笑着,扔给了老妈子十个金币的赏钱。

    老妈子笑的都露出后槽牙不提,谢亚却真的慌了,剧本不对啊!

    小玥被江枫强奸,造成猥亵幼女罪可是他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环啊!

    “不可能,不可能!你昨天明明吃了春药的!”谢亚吼道。

    江枫掏了掏耳朵,道:“老东西,你说漏嘴了哦!什么春药?春什么药?药春什么?”

    谢亚急忙捂住嘴巴。

    陈行看出了事情不对,问道:“谢亚老师,你快解释个明白,若敢欺瞒本会长,决不轻饶!”

    谢亚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他身后的良歌等人也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江枫笑了笑,上前道:“老东西说不出来的话,那就我来说吧!会长,前段时间我开出了根三石柱,无价之宝,估计被这老东西惦记上了。

    这老东西知道打不过我,就想了个歪招,先是把小玥送到我家里,然后给我下春药,好让我强奸小玥,造成犯罪,最后我锒铛入狱,他从中得利!”

    看着谢亚的老脸,江枫就知道自己全部猜中了。

    陈行也是气的不行,无耻,太无耻了,这种事必须发配!

    “等一等!”良歌站了出来,把阵脚已乱的谢亚拉回了人群。

    “你有何话说?”陈行问良歌道。

    良歌笑道:“刚刚大人听的不过是江枫的一面之词,我们之所以告江枫猥亵幼女只不过是忽然发现江枫家里多了个小女孩,至于春药,也是道听途说罢了!

    所以,会长大人,我们都是一片好心啊!现在这小女孩没事自然皆大欢喜!对不对?”

    “呃……”陈行忽然觉得良歌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良老师,你歪曲事实的能力还真是有一手啊!”江枫道,“不过没所谓,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小玥身上!”

    江枫说着,拍了拍小玥的头,道:“小玥,你把这些人胁迫你的事情都说出来!别怕,哥哥会给你做主的!”

    小玥拉着江枫的手,正欲开口,眼角却看到了一张自己父母的画像在良歌手里化为齑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