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真相大白
    “你们说江枫和谢亚、良歌谁对谁错啊?”

    “肯定是谢亚、良歌啊!从身份到地位、从地位到人品,江枫全部都被完爆啊!”

    “嗯,看来江枫要被流放了,边域那块不毛之地想想都恐怖!”

    “何止恐怖,曾今我邻居去边域采购商品,啧啧啧,后果我就不说了,你们自己猜吧!”

    ……

    群众的议论呈现了一边倒的形式,偶尔几个同情江枫的人,也马上被口水湮灭。

    江枫摸了摸鼻子,心中好笑,等等你们的脸被打的不要太疼哦!

    “轰隆隆……”

    随着城辖白岚的操作,一阵巨响,自广场中央升起了一个祭坛。

    在一边,又有两个大力士抬着一百块蕴灵石出现。

    他们一块一块的将蕴灵石填充在祭坛下方的凹槽,至尊神石也很没出息的开口了,道:“欠我十八块蕴灵石的主人啊,你放了我吧,我不跟你要那十八块蕴灵石了!”

    江枫加大了按住至尊神石的手劲,道:“你tm想的美,我还得用这无错谷惩治谢亚、良歌呢!”

    至尊神石挣扎无果,只好赌气不理江枫。

    冗长的咒语过后,祭坛上方泛起了淡淡的绿光,绿光凝聚渐渐形成了山谷模样。

    完成了无错谷开启的陈行有些虚弱,他冲白岚抬了抬手。

    白岚会意,朗声道:“无错谷已经开启,几位快进入祭坛吧!”

    “快进去,江枫快进去!还敢诬陷我们良歌老师!哼!”良歌的脑残粉喊了起来。

    “我们可是听过谢亚老师的课,江枫你居然说谢亚老师为了蝇头小利诬陷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江枫没说什么,冲众人竖起了中指,对谢亚、良歌道:“几位,愣着干什么啊,你看这么多人支持你们呢!”

    谢亚的脸黢黑黢黑的,无错谷他才不敢进呢。

    忽地,他眼珠一番,“咚”一声,直挺挺的栽倒在地——装死!

    良歌暗骂谢亚老狐狸,自己刚刚想到装死这一招,他就用出来了。

    于是他喊道:“我,我尿急!哎呀,憋不住啦!”

    喊着,良歌不顾形象的向外冲去。

    江枫摸了摸鼻子,跑的了么?

    先是拎起了谢亚,再是抓住了良歌,一跺脚,喊道:“哎,走你!”

    三人就这样来到了祭坛上。

    见谢亚和良歌都在上面了,谢坤、夏文光几人也知道躲不过,硬着头皮走了上来。

    “江枫,你粗鲁!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良歌!”

    “江枫,我等着看你被流放!”

    “肃静!肃静!”陈行恢复了力气,喊了起来,一百块灵石马上烧没,哪有功夫跟你们闹!

    陈行问无错谷中的江枫道:“我问你江枫,你可曾欺侮过江小玥。”

    神态迷离的江枫神智则是清醒无比,刚刚他明显的感觉到了有一股精神力要支配自己,但是小石头呵了一声“滚”之后,精神力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询问之后,小石头骚包的对江枫道,咱可是至尊,自己称老二,天都不敢称老大的主。

    江枫内心一阵激动,mmp,这么说自己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但是,好像没啥用……自己实话实说就能把谢亚、良歌玩死……

    “小玥是我妹妹,我每天只关心她、爱护她!”江枫学着谢亚的神志不清的样子道。

    陈行点了点头,问谢亚道:“谢亚老师,你为何诬陷了江枫老师猥亵江小玥?”

    谢亚神色明显挣扎了一番,茫然道:“我是为了江枫的宝贝!”

    “啊……假的吧!”

    “不可能,谢亚老师可是出了名的高洁啊!”

    “会不会是无错谷错了!”

    “肃静!肃静!”陈行问良歌道:“良歌老师,你来说说你们为了诬告江枫老师都做了什么?”

    良歌挣扎了更久,最终茫然道:“我们找到了江家村,绑架了江小玥的父母用以威胁江小玥为我们办事,昨天还给江枫下了春药,只要他强奸江小玥,我们就能得到宝物了!”

    “良歌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粉转黑,我要粉转黑!太可恶了,居然威胁小玥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陈行也被这几个败类气的浑身发抖,他喊道:“你们快说,把小玥的父母藏在哪里了?!”

    谢亚的思维已经完全被无错谷支配,他阴桀的笑道:“江小玥的父母被我杀了,两个臭乡巴佬还想逃脱我的掌控,做梦!我一刀砍在了他们的喉咙上之后,他们的眼睛瞪的那叫一个圆啊!”

    “……”

    台下静了,直到江小玥撕心裂肺的喊着爹娘,往祭坛上冲众人才反应过来。

    守卫拉住了江小玥,又恨不得亲自上去干了这个谢亚。

    而江枫若不是怕暴露了至尊神石,早就拆了这个谢亚了,他不住安慰自己道:“别发疯,别发疯,若是律法不制裁这玩意,老子一定下手!”

    “谢亚,无耻!”

    “比良歌还道貌岸然,你有什么资格当老师!”

    “杀人犯,小玥还这么小就没了爹娘,你让她以后怎么活?!”

    陈行被气的都站了起来,他吼着问白岚道:“白大人,不择手段、严重诬陷、杀人夺宝、按律如何?!”

    白岚紧紧的攥着椅子把手,道:“按罪当诛!”

    “来人!”陈行喊道,“将这无耻败类下入大牢,明日问斩!”

    谢亚立即被五花大绑,压了下去。

    众人的怒气这才消了一些,看了看手里的公文,陈行继续道:“夏文光,王方、张圆,我问你们江枫抢夺蕴灵石此事是真是假?”

    王方、张圆一点反抗也没有,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道:“是我们欲取江枫性命,结果不但没打过江枫,还被揍了一顿。所以拿出了夏处长的蕴灵石诬陷江枫!”

    “咦……”

    众人唏嘘不止。

    陈行一拍桌子,道:“欲取人性命、栽赃陷害、苦役五年,带下去!”

    祭坛上只剩下良歌、谢亚、夏文光、江枫四人,此时谁好谁坏一目了然。

    “我们都错了,是江枫真的帮助了江小玥。”

    “江枫老师对不起,你是好人!”

    “从此对江枫老师路转粉,还有,你们知道吗?水调歌头和卖拐都是江枫老师创作的呢!”

    “就是这么有才华的人我们怎么能怀疑他呢!路转粉、路转粉!”

    “大言不惭,你们明明就是黑转粉,哪像我,一直都是江枫粉!”

    “嘿,你找抽是吧!我就黑转粉了怎么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