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钱光
    江枫一下奇了怪了,太阳打西边升起来了?这个尖酸刻薄的马寡妇居然愿意下血本领养江小玥?

    江枫还没开口,江小玥道:“马大姨,我跟哥哥在一起很好,不用你领养我!”

    马寡妇脸一下拧到了一块,吼道:“什么好不好的,这小杂种都离村多少年了,快跟我回家!”

    说着,她伸手就去拉江小玥。

    江枫换了个位置,不着痕迹的挡下了马寡妇的手,道:“马寡妇,你快走吧,不然在喊两句小杂种,我就忍不住抽你了!”

    “你!”马寡妇想说什么,看了看江枫身后的林毅、司空达只觉得势弱。

    她咬了咬牙,边走边道:“不要脸的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养着小玥是为了什么……你等着,小玥要是不让我养,我叫你连江家村都走不出去!”

    江枫摸了摸鼻子,对江小玥道:“你别怕,不会有事情的。”

    江小玥点头,司空达几人则是为马寡妇祈祷起来,你最好别来了,我亲师你真的惹不起啊!

    丧事班的头头见江枫这边吵完了,走过来抱怨道:“我还以为是你们亲戚呢,一下午指手画脚的,就差把棺材拆了!”

    江枫笑了笑,道:“辛苦牛哥了!这葬礼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牛哥想了想,道:“墓穴找好了,灵堂搭完了,花圈、纸人、元宝都不差了。缺的就是下葬的时候抬棺材的人了!”

    江枫看了看丧事班的一群人,道:“牛哥,抬棺材你这里的人还不够吗?”

    牛哥笑道:“江兄弟,叶落归根、入土为安。客死他乡,抬棺的时候讲究个本家的人抬,不然亡魂不入土啊!这小玥没有本家了,至少也得找几个本村的啊!”

    江枫看着远处跟沐晴坐在一起的小玥,开口道:“好,我这就去请人!当哥哥的总不能连妹妹的父母都安置不好!”

    “六个人就够了!”牛哥冲江枫离去的背影喊道。

    江枫出了小玥家的院子,到村头买了七八包牛肉,七八坛酒,朝还有些印象的人家走去。

    求人帮忙,总不能空着手不是。

    “笃笃笃!”

    “江腾达大叔在家吗?”江枫喊道。

    过一会门开了,一个朴实的农村妇女看着江枫问道:“你是谁啊?”

    江枫笑道:“婶,我是江枫啊!”

    妇女当即想起了江枫,急忙往屋里让。

    客套的家常不提,江枫进屋看到了江腾达大叔,也看到了马寡妇。

    马寡妇瞅了瞅江枫手里的酒肉,掐着腰道:“小杂种,你是来找腾达大哥帮忙抬棺材的吧!”

    江枫看着马寡妇,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自己明明一个指头就能碾死她,她还这样蹦跶,真是不知者无畏。

    “江大叔,明天小玥的爹娘入土,我想请您去帮忙抬棺材!”江枫说明了来意。

    江腾达接过酒肉,笑道:“邻里邻居的帮个忙应该的,你看你还拿东西!”

    江枫笑了笑,走了出去,还有五个人要找呢!

    只是,江枫没有防备阴险的马寡妇再他走之后,就开始跟江腾达说起了江小玥不吉利、克死了父母、谁去抬棺材谁就要倒霉的话。

    马寡妇这么一说,江腾达只差跑出去把酒肉还给江枫了,仙宠大陆不比地球,这个愚昧的村子里人们对于鬼怪还是敬畏的很。

    之后,江枫每出一家门口,马寡妇就进一家的门,真真可恶之极。

    直到江枫找齐了六个人,马寡妇看着江枫离去的背影,道:“小杂种,当了老师就牛气了吧!看你明天会不会乖乖求我!还想抢小玥,我把小玥领养了,卖给城里的达官显贵不知道会赚多少钱呢!”

    ……

    翌日,清晨。

    江小玥穿上了一身孝服,江枫、宋雪、林毅、司空达几人胳膊上裹上了白布条。

    他们同丧事班的人只等着抬棺材的村民到来,就去安葬小玥的父母江华山和姜翠。

    山间小村特有的白雾渐渐退散,江枫还不见有人来,暗暗焦急,这下葬的时间也是定好的,怎么会这样呢?

    正当他准备去村民家催促的时候,马寡妇扭着大跨来了,她身后跟着昨天江枫找的那六个村民还有四五个年轻小伙子。

    马寡妇认为,自己昨天怂了江枫完全是因为江枫那边人多,今天江枫最好识相点,不然自己可就动粗了!

    “小杂种,知道为什么没人帮你抬棺材吗?”马寡妇得意道。

    江枫微怒,昨天不跟你一般见识就算了,今天死者安葬,你tm还敢捣乱,活腻歪了吧!

    “腾达大叔、江路大叔,你们可来了,等着你们起棺呢!”江枫招呼几人道。

    “起棺?你做梦吧小杂种!”马寡妇叫道,“江小玥可是出了名的灾星,谁碰她父母的棺材,只怕也要倒霉了!”

    “啪!”

    江枫一掌抽在了马寡妇的脸上,虽然没有用灵气,但也够她五迷三道的了。

    取出一袋金币,江枫对江腾达几人道:“有劳诸位了!”

    江腾达几人虽然怕鬼怪,但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是,纷纷动心起来。

    马寡妇回过神来,泼妇一般,吼道:“小杂种,你敢打我?!我叫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厉害!揍他!”

    几个青年当即打向江枫,江枫还没出手,这几个人就被司空达和林毅放翻了。

    马寡妇慌了,她终于认识到自己和江枫没有在同一个世界中。

    江枫淡淡道:“赶紧滚,不然今天连你一块埋了!”

    “我,我!”马寡妇连场面话也不敢说了,夺门欲出。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道:“马寡妇,可算找到你了!大清早的你跑白事上干什么了?”

    马寡妇看到来人,眼前一亮,撒泼道:“钱哥,钱哥,你个死人,你怎么才来啊!我都被人打死了你来了!”

    众村民也纷纷议论,钱光是个阔户,逢年过节经常给江家村带点猪油什么的。

    钱光一阵诧异,自己这个相好一向是横着走的人啊,问道:“怎么啦,哪个不长眼的还敢欺负你?”

    马寡妇一指江枫,江枫也看清楚了钱光,奇怪的是,钱光还如同牵着牲口一般牵着四个十来岁的小孩!

    钱光上下打量了江枫一番,忽地又看到了江小玥,惊讶道:“这个孩子就是你说的,死了爹娘的孤儿?”

    马寡妇道:“是!”

    “我的个乖乖,不得了啊!”钱光摸着脑袋上顶大的痦子道,“这一看就是个美人坯子啊,再过个三五年,绝对能迷死一片男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