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喜欢
    来到了学生宿舍区,江枫找到了司空达、林毅、宋雪三人,道:“为师有些事情要出趟远门,过些时日才能回来,你们暂时自学,还有,帮我照顾小玥!”

    司空达、林毅、宋雪:“???”

    这句话貌似前两天刚听过一次。

    江枫苦笑,道:“这件事非同小可,不能带你们去。”

    司空达、宋雪、林毅:“???”

    这句话貌似前两天也听到了。

    ……

    下午,四马并驾出了明安城城南。

    分别是江枫和小玥共乘一匹、林毅、宋雪、司空达各乘一匹。

    不是江枫想带着几人,实在是没法解释啊?

    怎么跟学生说?我被人下药之后把公主上了?这让他的老脸往哪搁。

    “走一步看一步吧!”江枫策马扬鞭,急行赶路。

    还有半个月戚雨桐就要去花旗帝国了,而以普通速度的话到达王城至少一个月。

    ……

    十四天后,王城。

    是的,江枫一行赶在戚雨桐远行花旗帝国前到达了王城。

    十四天的风餐露宿,连司空达这个大胖子看起来都消瘦了几分。

    找到了一家上好的客栈,司空达只恨不得把全王城的厨子都喊来给他做饭。

    江枫笑了笑又给客栈老板扔了两百金币的伙食费,一路上司空达虽然抱怨,但一次也没掉队过。

    “还好赶上了!”江枫在客房里洗着澡想着,当然,这苦兮兮的十几天路程对他来说还是有一件好事发生,《本源战技枪法篇》他已经入门,掌握了第一个枪法技巧“刺”。

    至于来王城,江枫的解释是,知道了禹桐是公主,大家又是朋友一场,所以当然得来观个礼啊。

    几人有些不信,但也想不出别的。

    洗去一身风尘,江枫也打定主意,等等就潜入皇宫,找到戚雨桐,把一切都说清楚。

    至于说什么、清楚什么,江枫一概不知。

    裹上浴巾,江枫打算穿夜行衣了。

    这时,门吱呀开了,江小玥抱着被子走了进来。

    江枫差点滑倒,问道:“小玥,你不是跟宋雪姐姐睡在一块吗?怎么过来了。”

    江小玥已经从父母逝世的悲伤中脱离出来,她撅着嘴可怜道:“宋雪姐姐不会讲故事……”

    江枫一阵头疼,赶路的时候小玥睡不好,他就给小玥讲了白雪公主、夜莺……这些童话故事,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养出了小玥这个爱听故事的毛病。

    “明天在给小玥讲故事好不好啊!”江枫笑道。

    小玥抱着被子不说话,那意思很明显,不讲故事就不走了!

    江枫无奈,牵着小玥的小手坐到了床边。

    小玥一掀被子,盖住了她和江枫,道:“哥哥躺着讲。”

    江枫浑身上下只有一条浴巾,躺?躺下去起不来怎么办?

    千言万语,小玥才百般不愿的靠着江枫听起了故事。

    被小玥贴着,江枫讲着故事,内心崩溃,这才半个月,怎么又觉得小玥发育了许多呢!

    ……

    将近凌晨三点,小玥终于睡熟了,江枫蹑手蹑脚的穿好衣服,从窗户跳出了房门。

    幸好江枫在图书馆里看到过王城的地图,不然跳出来不认识路多尴尬。

    一个小时后,东方已经泛起了点点鱼肚白,江枫成功潜入了王宫。

    接连打昏了十二个守卫之后,江枫问出了公主戚雨桐的所在。

    ……

    跟安静的清晨不同,戚雨桐现在已经忙碌了起来,今天可是她要出行花旗帝国的大日子,从衣服到姿态、从脂粉到头型,都得千挑万选。

    戚雨桐也很享受这个过程,摸了摸胸口的匕首,她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打扮了。

    是的,没有人知道她和江枫的事情,但她知道这件事早晚会被人知道。

    虽然她能跟国王说明情况不嫁,但那样做只会连累了江枫、七城王国也失去了花旗帝国这个盟友。

    所以,她早就想好,出了国界就自刎辞世。

    透过窗子,看着半轮初秋的月亮,戚雨桐忽然想起,第一次遇见江枫那天也是这样的月亮。

    想起江枫横刀塑马,撸串的情形,戚雨桐不自觉笑了出来。

    “什么事情让禹桐兄笑的这么开心啊!”一道声音传来,窗边多出了一个脑袋。

    “江……江枫!”戚雨桐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你怎么会在这?!”

    江枫翻身跳到了屋内,关好窗户,坏笑着打趣道:“我怎么会在这?禹桐兄,你怎么会在这,据我所知,这是公主的房间吧!”

    “你都知道了……”戚雨桐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低着头道。

    江枫乐了,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只不过是听过公主生的美丽动人,过来瞅瞅罢了!”

    “你这人!”戚雨桐气呼呼的打向了江枫,她一身红装,纵然江枫是个瞎子也该知道自己是女儿身了,还故意装作是认不出,太可恶了!

    江枫不躲,抓住了戚雨桐的手腕,一下二人的距离近了许多。

    房间里的温度似乎升高了许多,那晚旖旎的风光一幕幕浮现出来。

    江枫贴住了戚雨桐,道:“我都想起来了,那晚的事情也想起来了!”

    戚雨桐想躲,可是早已经躲到了墙边,躲无可躲了,低声道:“我,我是为了救你……”

    江枫压住了戚雨桐,呼吸有些急促,道:“救我可以,但是把我睡了之后招呼也不打就走了,合适吗?”

    戚雨桐伸手要打江枫,我堂堂公主还把你睡了!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无耻能死啊!

    江枫拦下了戚雨桐,二人身躯扭动,房里似乎到了春天……万物复苏。

    江枫揽住了戚雨桐的腰肢,另一只手也摸索起来。

    “别!”戚雨桐道着,却不希望江枫停下。

    “咚、咚、咚……”一阵仆役的脚步声传来,没有敲响戚雨桐的门,却给江枫二人提了个醒,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两个人分开了些许,有些尴尬,戚雨桐微微道:“你不该来的。”

    江枫拉住了戚雨桐的一只手,笑道:“我只问一件事,你如实回答,可好?”

    戚雨桐心中有些不安,点了点头。

    “你喜欢我吗?”江枫问道。

    戚雨桐愕然,她想到了千百个问题,却没有想到江枫问的是这一个。

    “我喜欢,但是……”

    “没有但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