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赐婚
    众人汗颜,你刚刚干什么了你心里没点b数吗?说这种话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啊!

    花狂的一只手已经搭在了七城王石的身上,七城王石明显一哆嗦,这是被江枫打出后遗症了。

    “怎么样啊花狂?”花无少问道。

    花狂都惊呆了,道:“好像,七城王石好像不流毒液了!”

    “卧槽!什么情况!你快查查别的!”花无少叫道。

    众大臣看着七城王石,疑惑起来。

    “貌似真的不流毒液了!”

    “难道是江枫把毒液都打出来了?”

    “还有这种操作?”

    花狂拿出了一干花花绿绿的用具,或是挥舞,或是念念有词。

    不一会,这些用具统一显露出了绿色。

    全场先是寂静无声了一会,忽然爆发出了欢呼。

    大臣:“毒解了!毒解了!天佑七城,天佑七城!”

    国王:“江枫,干的漂亮!”

    戚雨桐:“江郎,太好了,你不用被杀头了,我也不用嫁人了,太好了!”

    只有江枫一脸懵逼的喊了停,问道:“这tm是什么意思?你们看见七城王石绿了怎么这么开心?”

    七城王石内心:“绿你mlgb!我跟母石头好着呢!”

    全场瞬间又鸦雀无声了,国王解释道:“绿了就是毒解了!”

    江枫耸了耸肩膀,道:“无聊……我不是说了搞定了吗!”

    众大臣:“……你全程跟闹着玩似的,谁他妈敢相信啊!”

    随即,众大臣看江枫的眼神热切起来。

    “江少侠,英雄少年啊!本官就知道你行的!”

    “江枫,你是七城王国的英雄啊!我有一女,尚未婚配……”

    “你家的女儿都六十了,好意思说?江枫,我家闺女刚十六,那叫一个水灵……”

    江枫看了看撅着小嘴的戚雨桐,急忙扒开了这一群改拉皮条的大臣。

    开玩笑,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吃醋的女人是好几只老虎。

    他道:“花无少,现在毒也解了,天也不早了,你看咱是不是该把赌约兑了回家吃饭啊!”

    花无少慌了,这就救好了?不科学啊!没道理啊!

    “你,你,一定不是你救的!说不定是七城王石本来就快好了,你们联合坑我!”

    “呸!”江枫啐了一口,道:“你瞎啊,来的时候没看到王石还要死要活的?坑你?为了坑你把老子的女人都差点搭进去,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吧!”

    花无少往后退了两步,抛来了五块海灵石,道:“我不跟你计较,这个梁子咱们就算结下了!”

    江枫笑了笑,道:“梁子结不结无所谓,你要是找事我也不介意多揍你几次!但是,赌约貌似不只有这么点吧!”

    江枫指的是一个响头,打赌的时候花无少可是叫嚣要把他贬为奴隶,每天一百个响头呢!

    花狂上前一步,挡在了花无少面前,道:“朋友,卖我个面子!”

    江枫要是七重天,说不都还会暂避花狂的锋芒,现在不一样了,他可是八重天的高手了!

    “砰!”引动灵气,风云骤变!

    花狂想了想,躲到了一边。

    花无少内心难受的一匹,双腿一软,给江枫磕了个响头。

    “哈哈哈!”七城王国的人都笑了起来。

    这一段日子,花无少可没少作威作福!更有甚者,还经常骚扰宫中侍女、嫔妃,现在看着他吃瘪,真是太痛快了!

    “江枫威武!”

    “江枫威武!”

    ……

    不知谁带的头,整座王宫响起了“江枫威武”这句嘹亮的口号。

    江枫揉了揉耳朵,道:“喊什么喊,耳朵都震疼了!”

    众大臣黑着脸停了下来,内心:“江枫这孩子哪都好,就是说话欠揍了点!”

    目送着灰溜溜远去的花无少一行,国王戚成山知道此事绝对无法善了,但七城王石起死回生、七城王国不必受制于人,哪里还管那些。

    他喊道:“来人呀,设宴,今日举国同庆!”

    ……

    宴会开始,司空达、林毅、宋雪、江小玥也被接入了王宫。

    几人一脸懵逼,亲师带着我们赶了半个月的路,我们什么都还不知道呢,他就把全部事情解决了?国王还给了亲师一通赏赐,这是闹哪样啊?!

    最终,还是林毅还是在一干大臣那里了解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记录在了小本本上。

    “牛,亲师实在是太牛了!一声不吭的就把公主给搞定了!”司空达啃着羊腿,跟林毅密谋着。

    林毅:“吾师行事如风,洒脱不做作,实为男人楷模啊!”

    而江小玥和宋雪二人,在一边一点一点喝着果汁,时不时的偷瞄一下江枫,心中不知做何感想。

    上宾位置上,江枫捧着国王赏赐的几大万金币和蕴灵石,都乐开花了。

    这时,国王端着酒杯来到了江枫面前,呵停了音乐,开口道:“江枫,你跟雨桐既然有了夫妻之实,朕今日就给你们赐婚如何?”

    众大臣一听,急忙贺喜。

    “恭喜国王获此良胥!”

    “恭喜江枫驸马爷!”

    司空达几人也眉飞色舞起来:“亲师威武!我们有师娘了!”

    在后面偷看宴会情景的戚雨桐更是把头一缩,两抹红霞爬上了脸颊。

    江枫想了想,起身道:“不行!”

    霎时间,宴会厅安静了下来,众人心中的想法都变为了“啥?”

    司空达忍不住先开口道:“亲师,你……你怎么能不答应啊!”

    国王脸色也难看不已,他问江枫只不过是给江枫面子,你都上了我女儿了,还不娶,找抽呢吧!

    戚雨桐在帘后,小嘴微张,一时间也无法接受江枫这个答案。

    江枫舒了一口气,道:“承蒙国王厚爱,并非江枫不识抬举,或薄情寡义,只是江枫有不得不拒绝之理由。”

    国王黑着脸,道:“说来听听。”

    江枫神色坦然,开口道:“结识公主之前,我曾跟一女子要好,她叫沐晴……”

    从因争夺宋雪相识,讲到诗情阁二人互诉衷肠,再到迎新晚会后仓促别离。众人听完,没有人在怪江枫了。

    众大臣窃窃私语。

    “沐家为何一夜之间音信全无?”

    “那老者又是何人?居然恐怖如斯!”

    “黑色眼睛,从未听闻哪个家族用此标记啊!”

    国王戚成山沉思了许久,抬头看着江枫道:“你是说,你要去寻找沐晴?”

    江枫一躬身,道:“望国王成全!”

    戚成山看了一眼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的戚雨桐,下令道:“撤宴!”

    大臣们一听,知道这是国王要跟江枫单独聊聊了,一个个弯着腰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