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结盟
    两个小时后,江枫几乎花光了所有的蕴灵石把南舒云的关于二级魂环师的书籍全部看完了。

    又经过一个小时的演练,江枫觉得如果材料充足,自己就能完成二级魂环的凝聚了。

    他对一边的南舒云道:“美女,有没有二级兽核什么的啊,我想练练手!”

    南宫舒云在一边脸一黑,道:“练手?你知不知道凝聚一次二级魂环至少花费百万金币?刚刚一级兽核的五万金币还没跟你要呢!”

    不甚了解物价的江枫咂舌不已。

    “好了,你既然看完了就快出去吧!记住,不许说是我教你的魂环技能,不然我会被公会制裁的!”南舒云道。

    江枫笑了笑,推门正打算出去,吴家族长吴焕之、二把手吴长治推门进来了。

    吴焕之道:“江老师这是成为二级魂环师了?”

    江枫点头,道:“没试过,但是,差不多吧!”

    吴焕之的眼睛立即热切起来,道:“江老师,我知道你跟无法大师有过节。现在王家和无法大师结盟,想要一统四非城,肯定不会放过你。你看,若是加上你,咱们这就有两名二级魂环师,未尝不可一战……”

    江枫明白吴焕之想要结盟的意思,但他现在已经明白了魂环师的战斗方式,稍稍用些技巧基本上就处于吊打无法大师的状态了,根本没有结盟的必要。

    他开口道:“吴族长,我跟无法老儿的帐自己算就行了。嗯,司空达他们呢?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吴焕之赶忙挡下了江枫,道:“现在全城都被王家把守,不时就要对以吴家为首的大家族发动进攻,你带着学生出门,自己也许没事,但是他们不行啊!还有,江老师,吴家不会让你白帮忙的。”

    说着,吴焕之取出了一个托盘,上面赫然是十块海灵石。

    一出手就是五十万金币,果然大手笔。

    至尊神石喊了起来,道:“主人,我要次,我要次……”

    吴焕之继续见江枫一愣,继续道:“如果江老师能够帮助我们吴家拿下四非城的控制权,另有重谢!”

    至尊神石更不淡定了,咆哮道:“主人,主人,灵石,大把大把的灵石啊!”

    江枫弹了一下至尊神石,这下不答应也得答应了,不然至尊神石不得跟他玩命呀。

    江枫笑了笑道:“那吴族长说说,怎么个结盟法?”

    吴焕之心中石头落地,拉着江枫和南舒云走向了演武场。

    演武场内,横五竖六排列着三十人,一边的一个小擂台上,司空达正跟林毅比武。

    江枫站住了脚,饶有趣味的看了起来。

    吴焕之笑道:“司空达仙宠进化,本身实力与林毅旗鼓相当,怕是林毅要输了。”

    江枫对吴焕之道:“吴族长,我觉得林毅会赢!”

    南舒云插话道:“不可能啊!林毅已经被逼到了擂台边缘,只要司空达个狼猴左右夹击,林毅必败无疑啊!”

    江枫神秘一笑,道:“要不咱们赌点什么?比如一个月的婢女?”

    南舒云只觉得自己被贼惦记上了一样,但也忍不住道:“赌一块海灵石的!”

    本着蚊子在小也是肉的原则,江枫点头,冲擂台喊道:“司空达,下来吧!”

    正在拼斗的司空达听到江枫的声音,二话不说,从擂台上跳了下来。

    呃……林毅赢了,江枫也赢了。

    吴焕之忍不住的一阵咳嗽,感情江枫是挖好坑在这等人跳呢!

    “你无耻!”南舒云恨恨道。

    江枫耸了耸肩膀,道:“海灵石拿来!”

    南舒云头一扭道:“你那枚一级兽核的钱还没跟我结呢!咱们刚好平了!”

    江枫不在意,并且他也不是用这种小伎俩才赢的南舒云。

    要知道,林毅可是拥有战皇唐三传承的男人啊!

    在他得到传承之后,江枫还经常把自己从《本源战技》中得到的感悟传授给他,不客气的说,林毅将来的成就兴许比战皇唐三都要高。

    这样一个人会输给仅仅进化了仙宠的司空达?笑话!

    而江枫把司空达喊下来也不过是不希望林毅在成长起来之前在人前暴露太多的东西。

    心中感概了一番自己作为老师的用心良苦,江枫跟吴焕之、南舒云聊起了阻击王家和无法大师的战斗。

    演武场上的三十人有二十五名七重天修士和五名八重天修士。

    其中五名八重天修士都有一级魂环和二级魂环。(魂环是按一级到九级的排列顺序增长的,不能跳跃或者全部弄成高级。)

    而江枫和南舒云需要做的就是引动八重天修士的魂环覆盖这三十人,达到增益效果。

    原本凭借南舒云只能引动两人,但现在江枫来了,二人刚好可以引动五人魂环,可谓战力倍增。

    三十名修士结成吴家阵法,以江枫和南舒云为阵眼演练了两三次进攻与防守江枫正觉得无聊,这时,一个小斯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他高声喊道:“族长,不好啦,不好啦!王家带着人打过来了!”

    吴焕之早就猜到王家不是省油的灯,但来的如此快也让他心中一惊,拍了拍手,另一小厮捧上来了一个大托盘,赫然是六十四块海灵石。

    吴焕之每人发了两块,道:“诸位,吴家的荣辱,四非城的掌管权,就看这一战了!吴某在此,先行谢过各位的大恩大德!”

    这三十人都是吴家子弟,一个个肝脑涂地,慷慨不已。

    只有江枫,把玩着两块海灵石,对至尊神石道:“嘿嘿,小石头,有没有感觉白捡了十万金币?”

    至尊神石嘴上流着哈喇子,如果它有嘴的话,道:“主人,别晃海灵石了,我眼晕,我要忍不住咬它了!”

    “没出息!”江枫道了一句,带着三十名修士和南舒云,跟随着紧张兮兮的吴焕之走了出去。

    走着,江枫心道:“要不要把自己能吊打无法老儿的事情告诉吴焕之呢,不然他要是紧张出心脏病,等会答应了我找谁结尾款。可是,现在告诉他,他会不会直接接受不了,心脏病复发……真是麻烦。”

    吴家门外,聚集了将近百人,其中修为最差的也是修士六重天。

    为首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头就是王家族长王希礼了。

    王希礼对吴焕之道:“吴族长,怎么这么久不见你来我家喝茶了?”

    吴焕之:“王族长,你们家的茶贵,我可喝不起,今日到此,这么大阵仗有何贵干啊?”

    王希礼:“贵干没有,就是想找吴族长借点东西。”

    江枫被晾在一边,十分不耐烦,明明要干仗了,还这么斯文干毛啊?喊道:“借个屁啊!唧唧歪歪的,打不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