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阿牛与小翠
    看着一副要吃死自己的阿牛,又想了想司空达几人的赌注,江枫焦急万分。

    霎时间,他瞥到了桌边的水瓶和馒头,计上心来,大声喊道:“哎呀,快吃不下啦!还好我有秘诀!”

    说着,他拿起了馒头,抱着水瓶就往嘴里送。

    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吃了这么多东西在去吃馒头、喝水,那不是找死嘛!

    就连司空达都不明白江枫为什么这么做。

    台上正跟江枫殊死相搏的阿牛,疑惑地看着江枫道:“你这是干什么?”

    江枫“咕咚咕咚”的往嘴里送着水,道:“这可是我的独门秘诀,现在吃馒头喝水,能多吃一倍的东西呢!”

    说着,江枫像是说漏嘴了一般,急忙道:“看什么看!问什么问?吃你的!”

    这时,阿牛咧嘴一笑,道:“哈哈,我知道你的秘密啦!”

    他毫不犹豫的拿起了馒头、水,吭哧吭哧的灌了起来。

    江枫缓缓放下了一口没喝的水和一下没动的馒头,欢喜地看着一连吃了三个馒头喝了半桶水的阿牛。

    待阿牛吃完,拿起毛巾擦嘴,江枫似笑非笑道:“啊呀呀!你真卑鄙,把我的独门秘籍学去了,这让我怎么办啊!”

    不明所以的阿牛还以为自己捡了大便宜,笑道:“我阿牛可是聪明绝顶的,这下大胃王一定是我的啦!哈哈哈!”

    阿牛说着伸手就要去端牛肉,但这时,胃里的一阵胀痛感让他“咚”的一声磕在了桌子上。

    “怎么回事,阿牛不行了吗?大胃王要产生了吗?”台下一下子乱哄哄的。

    江枫关爱智障儿童一般的眼神看着阿牛,道:“你这头蠢牛,连餐后不能多喝水这么简单的常识都没有吗?”

    阿牛捂着胃,不可置信道:“什么?你不是说这是你的秘诀吗?”

    江枫看了一眼计分板。

    阿牛:牛肉23盘,羊腿20只,包子10屉,瓜果0

    江枫:牛肉53盘,羊腿20只,包子10屉,瓜果0

    折合下来,只要他再吃一盘牛肉就能赢得大胃王的称号了。

    抓起一盘牛肉,江枫边吃边道:“切,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还偷学我的秘诀?坑不死你!”

    “你卑鄙!”阿牛紧捂着肚子,挣扎着,屡次想直起身但都失败了。

    江枫笑嘻嘻道:“我逼你喝水了吗?哎,智商压制,不怪你啊!”

    阿牛悔恨的扶在桌案上,主办方判定阿牛没有继续进食的能力了,一脸哭丧的上台给江枫颁发大胃王的奖品。

    为什么一脸哭丧?你看看台下赚了个钵满盆满的司空达几人和在他们怂恿下一同买了江枫会赢的商队人员就知道为什么了。

    再算上食材、人工等费用,天知道主办方赔了多少钱。

    为了《气海纳仙术》这门破神通吃了这么久苦头,现在恢复如初,江枫春风得意的跟台下为他呐喊的人打招呼致谢。

    至尊神石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如果它有心的话),道:“这主办方真小气,主人你吃了那么多东西只奖励了一块破石头!”

    至尊神石主动吐槽一块石头的情形的情况可不多见,江枫正要询问,忽然,台下乱了起来。

    “你放开小翠,快放开!”

    “我去你奶奶个腿!你输了,大胃王比赛你输了知道吗?赶紧滚!”

    ……

    江枫好奇的看去,阿牛正被王大傻的老爷王大富一脚踹翻在地,王大富还拽着貌似阿牛的妹妹小翠骂骂咧咧的。

    “我,我没输!我还能吃!”阿牛拽住了王大富的裤腿喊道。

    王大富又踹了阿牛一脚,吼道:“没输个屁!比赛都结束了,你再不滚我就揍死你,知道了吗?”

    看着阿牛涕泪横流,江枫摸了摸鼻子,跳下台,问身边的人道:“这两人什么仇什么怨?”

    江枫身边的一位大妈摇了摇头,抹了抹脸上的眼泪,道:“哎!阿牛是个命苦的孩子呀,可惜大胃王被你得去了,不然……就好咯。”

    江枫一听这里面还有自己的事情,急忙追问。

    簇拥过来的司空达、林毅、宋雪、江小玥也道:“我亲师(哥哥)凭本事拿的大胃王,凭什么说可惜?!”

    大妈又心疼的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阿牛,道:“你们不是本地人不知道!阿牛和小翠都是农家孩子,青梅竹马的一对,我看着他俩长起来的。眼看今年他们就能成亲了,小翠的爹娘却一病不起,无奈之下,阿牛去找财主王大富借了钱。但不想,却中了王大富的诡计。”

    “什么诡计?”南舒云在一边听的入神了,问道。

    大妈继续道:“这王大富也垂涎小翠的美貌许久了,小翠的父母死后,阿牛一下子还不上这些钱。王大富竟然要强行掳走小翠抵债。”

    “这王大富也太可恨了!”南舒云恨恨道。

    大妈叹了口气道:“谁说不是呢。后来,小翠以死相逼,王大富才同意了要是阿牛能得大胃王冠军就延缓阿牛的还款日期,所以我才说可惜。”

    江枫几人愕然,原来一个简简单单的大胃王比赛中还隐藏着这么一个故事。

    “哥哥……”江小玥瞪大了眼睛看着江枫,想要帮阿牛的话尽在不言中。

    江枫笑了笑,摸了摸小玥的脑袋,朝王大富走去。

    这个老套的故事他的感触是最深的,阿牛、自己;小翠、沐晴;王大富、那夜接走沐晴的老者。

    为什么?为什么天下有情人不能均成眷属?

    阿牛此时已经被王大富连踹了十几脚,他死死的抱住了王大富的大腿,口中呼喊着不要带走小翠。

    江枫仿佛看到了那晚,神秘老者“放肆”两个字出口后,一动不动自己的内心活动。

    拳头捏的咯咯作响,江枫拍了拍王大富。

    王大富踹着牛皮糖一般的阿牛,正爽着呢,吼道:“谁呀?!”

    “多管闲事的人。”江枫淡淡道。

    王大富回头,看到了江枫,喜笑颜开,道:“原来是恩人啊!哎呀,我还没谢你呢,你可一定要留下来喝我跟小翠的喜酒,没有你,阿牛可就赢了!”

    满面堆笑的王大富搞的江枫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身后,南舒云也有些错愕,道:“嗯……江枫搞的定吗?”

    司空达和林毅诡秘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