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你是好人?
    众人都被江枫的话噎出心肌梗塞了,你究竟哪只耳朵听到我们喊你帅哥了啊?

    但想了想之前的所作所为,唯恐江枫报复的他们瞬间簇拥在了江枫身边,左一句帅哥长、右一句帅哥短。

    看着好似飘在了云端的江枫,司空达忍不住对林毅嘀咕道:“你说咱们没事多夸亲师两句长的帅,以后是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林毅极其认真道:“不是可以为所欲为,而是可以为所欲为之为所欲为!”

    漂亮话听够了,江枫摆摆手散去了人群,吩咐商队老板赵纯继续赶路。

    之前还想着坑江枫钱财的赵纯此时瑟瑟发抖,开玩笑,九重天高手,整个七城王国都屈指可数的存在!

    “整顿车马,准备上路!”赵纯喊了起来。

    江枫正要上马车,凌清雅却拦在了他的面前,质问道:“你既然是高手,为何不早点出手?”

    江枫摸了摸鼻子,看着换了合身衣服,再没有半点春光的凌清雅,无趣道:“早晚都是我的事情,与你何干?”

    “怎么与我无关?!”凌清雅娇喝道:“我凌伯在第一次阻止刺山兽的时候身受重伤,现在性命垂危,你若是早点出手也不会有这种事情了!”

    江枫看了一眼凌清雅说的凌伯,又看了看其他挂了彩对他怒目而视的高手,不屑的笑道:“我懒的跟你计较,你要是没事还是快去给你凌伯看病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凌清雅拉住了要上马车的江枫道,“你说清楚!”

    周围的人也窃窃私语。

    “是啊,江枫要是愿意早点出手也不会有人受伤了。”

    “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要是我是九重天,我早就站出来了!”

    “估计是高手心态作祟,什么不到最后绝不出场,真令人作呕。”

    “还是凌清雅好,不顾自身安危带领高手救下我们。”

    “凌清雅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江枫真是差远了!”

    ……

    江枫自认为自己是出了名的好脾气,现在也是被这些人气的肝疼,没有老子你们现在还能在这叭叭?你们早被碾成泥了吧!

    还拿自己跟凌清雅比,是不是没见过九重天的修士杀人啊!

    “司空达、林毅!”江枫喊道。

    “学生在!”司空达、林毅应道。他们听着这些言论,早就愤怒地握紧了拳头。

    “刚刚那些出言诽谤的喷子你们都记住了吗?”江枫问道。

    “胆敢诽谤亲师者,学生铭记在心!”司空达、林毅应道。

    “很好!”江枫咬牙,随手用灵气在地上画了个圈,道:“把他们赶紧来,今个,亲师要跟他们好好讲讲理!”

    说着,江枫邪魅一笑,道:“为师今天不介意你们用一些小小的暴力手段!”

    司空达、林毅听了这句话,如奉圣谕,蹦着高朝人群里那几张丑恶的嘴脸打去。

    众人都傻逼了,自己嘴贱个啥啊?说破天人家也是九重天修士,随随便便捏死自己的存在啊!

    一时间,哭爹喊娘的声音叫起。

    “江枫,江枫,你最帅!”

    “江枫,你是我男神!”

    ……

    有人忽然想起了江枫自恋的一大特点,喊了起来。

    江枫勾了勾嘴角,现在被我的美貌迷住了?晚了!

    大约五分钟后,商队七十多人有六十好几被赶进了江枫画的圈里。

    江枫跳上了马车顶,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往嘴里扔了粒葡萄干,边嚼边道:“听说你们对我有意见?”

    这场面看的凌清雅一愣一愣的,江枫要干啥?

    鼻青脸肿的众人,纷纷喊道“不敢、不敢”。

    江枫才不被这些话迷惑,嘴上说不敢,心里指不定怎么骂自己呢!

    他道:“我这个人做事,就俩字,讲理!咱们好好说道说道,我江某人到底怎么对不住你们了?”

    江枫指着一人问道:“你,你是不是刚生了孩子,还没被叫过爸爸?”

    那人点头。

    江枫继续道:“没有我你他妈有机会回家看孩子嘛?江枫我不求你感激我,可你刚刚说什么?我江某人跟屎一样,是个垃圾?你敢拍着胸脯在说一遍吗?”

    那人低头。

    江枫指着另一人道:“你,你家里生病的老娘是不是还等着你回去照顾?怎么,因为我江某人救了你,让你老娘没有流落街头,就活该被你骂没有公德心?”

    另一人捂着脸,不敢抬头。

    江枫还没有消气,指向了第三人,道:“你!你弟弟希望长大之后跟你一样跟着商队走南闯北是吧?你这个当哥哥的就这样给弟弟做榜样?怎么,回去还打算跟你弟弟吹,我骂了一个救我命的九重天修士,他都不敢还口?”

    ……

    一时间众人凝语,一个个羞愧的低下了头。

    江枫舒了一口气,妈的,天天跟这帮喷子待在一起,早晚被气出心脏病。

    随后,江枫把矛头转向了圈外站着的凌清雅,开口道:“你,你刚刚指责我为什么不早出手是吧?”

    有人小声道:“刚刚的事情是我们错了,可是,你要是早出手,确实也不会有人受伤啊!”

    江枫点了点头,道:“我不早出手,是因为她不配!”

    众人哗然。

    “怎么会,她可是挡下了第一次冲锋,救了我们的命啊!”

    江枫耸了耸肩膀,道:“没错,她是指挥你们,挡下了刺山兽第一次冲锋,但是诸位,想想,你们刚见到她的时候,她在干什么!”

    “她衣衫褴褛的,我光顾着看她的大腿了……”

    “我也是……”

    “她是来抢我们的蛮牛马的!”终于有人喊了出来。

    江枫笑了笑,道:“还是有长脑子的嘛。你们记住,她见到商队,二话不说就抢蛮牛马的目的是逃开刺山兽的冲锋,而我们则是她阻挡刺山兽的路障!

    至于后来,她带领你们阻止刺山兽,那是因为商队有高手存在,她脱身不得。所以你们现在能想象,没有高手,没有我江某人存在,你们会是什么下场了吗?”

    “……”

    “我们,我们就成被刺山兽碾碎的路障了啊!就成她逃走的垫脚石了啊!”

    “……”

    众人默然,一个个后脊发凉。

    “江枫是个好人啊!我,我刚刚还骂他,我真不是个东西!”

    “下个月我妹妹出嫁,还在为嫁妆发愁!那天江枫听到到了,二话不说,给了我一百金币,我却不知恩图报!我都对不起爹娘生养我!”

    “江枫,对不起,我们知错了……”

    “呼……”江枫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对司空达几人道:“暴力只是手段,做什么事最终还是要以德服人、以理服人,明白了吗?”

    司空达几人见江枫不仅名誉恢复,还好好的给商队众人上了一课,一个个挺直了腰杆,喊道:“谨遵亲师教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