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一药难求
    众人附和道:“王大医师乃医界翘楚,若是贪财,也轮不到你这一点茯苓!你快走吧,别捣乱!”

    江枫有点摸不着头脑,我就想买个药,公平交易,你不乐意卖就不卖,谁侮辱你了?

    “呵呵,我tm找别人!”江枫道了一句向远处的其他医师走去。

    这时,白草部落的族长迎面走来,亲切的拉住了王天泰的手,道:“王大医师,您可来了,我们都盼您半个多月了!”

    王天泰道:“前阵子为天龙帝国皇帝疗伤,实在走不开。好了,你快说说,这次突然邀请了这么多医师来你们部落是为何啊?”

    白草部落的族长吹响了脖子上挂的牛角号,不时,几个精壮的白草族人推着一些编织精美的藤椅走了出来。

    “还请诸位就坐!”白草族长解释道,“我白草部落有个习俗,若有求于人,必会在对方进入部落前,把事情说清楚,还望诸位海涵!”

    众人纷纷在藤椅上坐下,口道不妨事,就连急着找茯苓的江枫也被按在了椅子上。

    江枫抓耳挠腮,不断的向身边的人打听,你们有没有茯苓啊?

    但他得到的答复大多是,一个瞪眼。

    “这些医师什么毛病!”江枫嘀咕一句,只好等着白草族长把话说完在问。

    “我们白草部落之所以叫白草部落,想必诸位也知道,是我们部落盛产一种叫白草的植物!这种植物从跟到茎、从茎到叶、从叶到花、从花到果无一不有极高的食用、药用、装饰、制作香水的用途……”

    白草族长滔滔不绝了好一会才进入正题,道:“但是现在,白草部落的白草,全部枯萎了!”

    听到这里,原本昏昏欲睡的众人全部精神起来,白草说直白点可是白草部落吃穿用度的来源啊,怎么说枯萎就枯萎了?!

    来此就是为了购买白草原料的赵纯一下急坏了,他喊道:“怎么会这样呢?我四个月前还来这进货的呢!”

    白草族长,一摊手,道:“不知道原因。也正是如此,我才请了各位医师来看看能不能解决。”

    江枫听到这,不解道:“这事不是应该找植物学家吗?请医生有什么用?”

    他身边的王医师道:“江枫,你这话见外了。医师不论人、植物、动物、仙宠都是可以医治的!”

    江枫尴尬的笑了笑,都tm忘了这是仙宠大陆了,惯性思维害死人。

    王天泰此时站了起来,道:“此事非同小可,族长还是快带我们到白草种植园去看看吧!”

    众人纷纷称是。

    白草族长道:“还有一事未说,就是,凡是能帮助白草部落解决这个问题的就能够在白草部落宝库里,任选三件宝物!”

    众人哗然,白草部落不大,但年年出产大量白草,世世代代早就富可敌国了!

    如此情景,挑选三样宝物,连王天泰的脸都忍不住变了变。

    白草族长笑了笑,白草枯萎这一段时间他愁的头发都白了。也是现在他才明白,跟宝物比起来,可持续发展的白草才是真正的宝物啊!

    “诸位请随我来!”白草族长道着,带领众人进了部落。

    江枫原本想借此机会问问谁那里有茯苓,却不想,贪图白草部落宝物的众人一个个跑的比鸵鸟还快。

    就连那些不懂医术的也止不住的往前挤,似乎先进就有办法了。

    要不是王医师往前挤之前对江枫道,小玥一两个时辰不喝药液没什么大碍,江枫大开杀戒的心都有了。

    “小玥,你在等哥哥一会,哥哥到了部落里面就能买到茯苓了!”江枫想着,也加入了拥挤大军。

    到了一望无垠的白草种植棚,江枫看着一株株枯黄致死的白草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

    原因无他,这群医师跟发了疯一样扎进了白草堆,有的拿出了放大镜、有点拿出了器皿、有的拿出了书籍,总之一个个忙的热火朝天,恨不得下一秒就把白草治好才行。

    江枫试探的问了两个人有没有茯苓,却好像跟那两个人结下了杀父之仇一般,被冷酷无情的眼神瞪的浑身打颤。

    “妈的!老子只想买点茯苓啊!要不要这么凶啊!”江枫无奈的看着这些人道。

    这时,忽然有人从白草堆里站了起来,喊道:“我有办法啦,我有办法啦!”

    众人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纷纷看去。

    “我认识这个人,是二等医师黄灿,对植物颇有研究!”

    “唉,看来白草宝库中的宝物归黄灿所有了!”

    ……

    黄灿见众人目光聚集,白草族长也急忙赶到自己身边,得意道:“族长,我已经堪透白草枯萎的病理了!略施小计就可以救回白草!”

    白草族长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道:“有劳黄医师,有劳黄医师!”

    黄灿朝众人拱了拱手,道:“诸位,我看这白草枯萎是因为地火逆行,透过根部达至叶稍。所以只要洒下干霜祛除火气,自然药到病除!”

    “有理!有理!”

    “哎呀,这么好的方法我怎么没想到呢?”

    有人赞叹,有人惋惜,大家都等待着黄灿医治白草。

    黄灿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个向豌豆射手一样的喷洒机器,先是往机器里灌入了干霜,又填充了一块蕴灵石做动力。

    随后,喷洒机发动,干霜像雪花一样洒落在这种植棚中。

    一股清凉之意涌出,众人甚是惬意,在看看地上的白草……

    嗯,还是枯萎的白草,一点用都没有。

    “……”

    “哈哈哈!”

    众人哄笑起来,黄灿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看来是我判断失误,那个啥,我再研究研究!”

    众人朝黄灿打趣了几句,又都准备埋下头去。

    这时,一个一直没有抬起头的小眼睛胖子站了起来,道:“黄灿医师,不劳烦你再研究了,我已经有了解决办法了!”

    原本看完黄灿表演,心情跌入低谷的白草族长,又来了精神,道:“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位是宫乌一等医师吧!有劳您为白草诊治了!”

    人群中,认出宫乌的也比认出黄灿的人多多了,大家又开始期待起来宫乌能不能救好白草了。

    宫乌医师的诊治比黄灿的诊治复杂多了,他先是在种植棚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埋下了兽骨、符箓、树皮、药液,又在种植棚中央布置了一个高台。

    最后,以高台为中心,发出光亮,辐射整个种植棚。

    半个小时过去了……

    光亮已经消失,但是白草还是一动不动。

    众人都明白宫乌也失败了,窃笑不止。

    江枫坐不住了,小玥可还等着自己呢!他喊道:“那个啥,等一等,我有话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