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幸福生活
    不光南舒云,一边的无法大师、王天泰、凌清雅都觉得江枫该去看看精神科医师了。

    你闹呢?一重天vs五重天,一重天一招制胜?渐渐,王天泰几人对江枫投去了关爱智障儿童的目光。

    而江枫,也以关爱智障儿童的目光注视着几人,希望你们等等不要被打击到。

    战场上,王源和天南飞的战斗开始了。

    天生狂体的天南飞好战、好狠、冷酷的特质发挥出来,一柄锋利的匕首握在手中,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凭借五重天对战一重天无与伦比的速度优势,割向了王源的喉咙。

    一边刚刚到来,围观战斗的其他组人胆小的都已经捂上了眼睛。

    这时,王源也动了,他手中多了一杆长枪。

    看到这杆长枪,众人的反应不是为王源捏一把汗,而是想破口大骂!

    因为王源抽出了一杆木枪,这枪身虽然光滑,但有些歪歪扭扭,就如同村头顽童玩打仗游戏,胡乱雕刻的一样。

    嗯,这把枪也确实是江枫为了教王源枪法随意雕刻的……

    “惨了,惨了!王源要被你害死了!江枫,你那么有钱居然就给学生用这种玩具枪!真是害死人了!”南舒云不忍的看着战场道。

    江枫摸了摸鼻子,这是我不愿意给学生花钱吗?从要塞走到深渊森林,你找到个兵器铺给我瞧瞧?

    再说了,你什么语气,我教王源的那可都是真家伙!

    心中想着,江枫欲甩开南舒云紧抓着自己胳膊的手,但是她直勾勾的关注着战场,一下竟然没有甩开。

    “那你就拽着吧!反正咱也不吃亏!”江枫也打量起了战场。

    “这一匕首,先削断你的枪,再割破你的喉管!”天南飞高速移动中冷冷的道着。

    王源咧开大嘴笑了笑,道:“俺不想伤人,就把你打出擂台算了。”

    “狂妄!”天南飞怒道,手中的匕首也贴上王源的长枪了。

    霎时间,王源握着长枪的手紧了起来,枪尖一挑,喊道:“本源战技·枪法篇·刺字诀!”

    天地清明!

    原本实在看不起王源的众人眼里现在只剩下了王源一个,他的身影实在伟岸,他手中的木枪实在波澜壮阔、一往无前!

    甚至,天地间都只剩下了这一枪。

    “刺!”

    靡靡之中,所有人似乎都听到了这刚猛精进的一声“刺”!随后,王源手中的长枪递了出去,是那样的慢,那样的宛如一汪清水。

    但就是这一汪清水中,饱含了无可匹敌的力量。

    “噌!”

    枪尖格开了天南飞手中的匕首,刺中了天南飞的胸膛。

    “咚!”

    天南飞的衣襟炸裂开来,整个人被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击打的倒飞出去。

    等他落到擂台区之外,跌倒在地发出沉闷的一声响的时候,众人才回过神来,他们心中所想如一:“江枫的学生,王源赢了!”

    “大傻!干的漂亮!”被天南飞嘲讽了半天的司空达最先吼了出来。

    这一句如同投到平静湖面的一粒石子,荡起了无限波纹。

    王天泰结结巴巴道:“赢了!输了,我输了?王源怎么可能赢,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强的战技!”

    无法大师张着嘴,刚刚说过的每一句王源和江枫的坏话都如同巴掌一样打在他的脸上。

    江枫吹着口哨,看着这寂静的场景,道:“我都说了,王源一招之内必胜天南飞!”

    南舒云缓了好久,才喊道:“江枫,你个贱人!你怎么早不说王源是千年一遇的天生玄体?”

    江枫耸了耸肩膀,道:“你早没问啊!”

    说着,他收起了赌约中王天泰的第二箱天龙灵液。

    王天泰都要疯了,他吼道:“你,你又耍诈!你学生是天生玄体,你骗我!”

    江枫扶住了额头,道:“老兄,你搞清楚,咱们这是打赌,本就有输有赢!而且,你主动提出赌约的时候,难道不是因为天南飞是什么什么那一串?”

    王天泰不说话了,死死的看着无法大师,说好的赢呢?说好的翻本呢?怎么跟剧本不一样啊?

    无法大师能说什么,难道用他被江枫一行洗劫一空的往事去安慰王天泰?

    最高兴的就数至尊神石了,它吼道:“主人,两箱天龙灵液全部到手啦!能换好多好多灵石呢!这是不是就叫瞎子点灯——白费蜡!”

    江枫苦笑一声,这小石头说话开始引用成语的德行是跟谁学的?

    “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江枫道了一句,心中暗暗感念王天泰是个好人。

    届时,江枫的眼睛又瞟到了身旁的南舒云。

    看着浑身不自在的南舒云,江枫淫笑两声,道:“按照赌约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婢女了!你不会输不起吧?!”

    南舒云胸脯一挺,吼道:“你把我南舒家人当成什么了!不就是一个月的婢女吗?我当就是了!”

    “哈哈哈!”江枫的小心思活络起来,一个月可够干好多事情了啊!

    “先叫一声主人听听!”江枫大摇大摆道。

    “你!”南舒云横眉竖目的看着江枫。

    江枫一拧眉,威严无比的看着南舒云。

    “哼!”南舒云泄了气,道:“主人!”

    “温柔点!”江枫彻底带入了大爷的角色,畅快无比道。

    南舒云恨不得把江枫拨皮抽筋了,但也只得压下心中的怒火道:“主人~”

    江枫听的骨头都酥了,虽然至尊神石也每天叫他主人,但那稚嫩的童声跟这酥酥软软的吴侬软语哪能一样啊!

    “行,一会睡觉之前给我暖个床先!嗯,现在给我削个苹果!”江枫立即切换到了瘫痪模式,预备当一个月的废人了。

    南舒云几度都想发作,奈何赌约弄人,只得恨恨地拿起了苹果和水果刀,把苹果皮当成江枫一下一下削了起来。

    江枫才不顾这些,平躺再藤椅上又吩咐南舒云把削好的苹果切块喂自己。

    至于其他,有什么帐你南舒云留到一个月后算去,现在我就是主,你就是婢,你就活该听我的!生活简直不要太爽啊!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