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九灵城鸣钟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许多了。

    江枫一套混元针灸法过后,王源虽然没有生龙活虎的站起来,但也已经醒来,脸上黑紫的毒素逐渐消散完毕。虽然虚弱,想来只要在修养几天便能活动自如。

    “啪啪啪……”

    “好!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太棒了,这样的师徒真让人羡慕!”

    人群围着江枫一行,称赞万分。

    看着已无大碍的王源沉沉睡下,江枫捏了一把汗,拍了拍身旁小玥的脑袋道:“不怕,我以后再也不会跟你们分开走了!”

    “亲师(哥哥)……”几人看着江枫三分委屈、七分感动,热泪盈眶。

    “哈哈哈!”江枫笑了起来,道,“现在王源的毒解了,咱们也该找王天泰还有那个什么暗榜混蛋算账了!”

    “就是,这种人绝不能轻饶!”众人说着,寻找起了王天泰,然而,王天泰见势头不对早就溜之大吉了。

    江枫摸了摸鼻子,算这老匹夫跑的快,但是也别让自己在碰到他,毒杀之恨,非打断他第三条腿不能解。

    江枫不知道的是,王天泰此时也正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打断他的第三条腿。

    一间阴暗的小屋内,王天泰对无法大师道:“这江枫到底是何方神圣?混元针灸法这种传说中的东西他都能领悟?!真是岂有此理!”

    无法大师沉默了一会,道:“咱们两个设计暗杀江枫,现在暗杀不成、威胁又不成,情况大大的不妙啊!”

    王天泰还在纠结江枫的事情,道:“你说,江枫究竟为什么能如此强呢?他怎么能这么强呢!”

    无法大师又沉默了一会,突然吼道:“我知道啦!我有办法啦!”

    王天泰急忙捂住了无法大师的嘴巴,道:“你叫什么,不要命啦!”

    无法大师还是很兴奋,但也放低了声音道:“江枫的事情,我有解决办法了,咱们不用这样躲藏了!”

    王天泰也来了兴致,道:“你说!”

    无法大师道:“江枫能天才到这种程度,一定不全是靠自己!他必定身怀重宝!而森林试炼擂台赛的时候,他又得罪了龙霸最喜爱的徒弟天南飞,咱们去找龙霸,稍稍做些手脚就能弄死江枫!最后、灵液、兽核、宝贝全都归咱们了不是!”

    王天泰的眼睛都亮了,道:“好办法,好办法!借刀杀人、杀人夺宝!那咱们怎么出城呢?万一撞上江枫,岂不是要被扒皮抽筋?”

    无法大师顿了顿,道:“这个还没想好……”

    王天泰没好气地瞪了无法大师一眼,说半天,最重要的事情没解决。

    “咚,咚,咚……”

    王天泰和无法大师正说着话,沉重飘荡的钟声响彻了整个九灵城,听闻到这样的钟声,无法大师和王天泰的脸色立即变了。

    出了医师公会,在客栈内刚安顿好王源的江枫一行忽然听到这钟声和慌乱的脚步声、人群的叫嚷声,纷纷迷惑。

    江枫打开房门,拉住了一个急匆匆的奔走的店小二,道:“怎么了?

    大白天的还敲上钟了?”

    店小二诧异的看着江枫,说出了那句所有店小二都会问主角的那句话:“听客官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江枫道:“不是,到底怎么了?”

    小二看天看地,不说话。

    江枫摸出了一个金币,扔给了小二,跟所有向小二打探消息的大侠动作一样。

    小二接了金币,跟电视里所有的小二一样,眉开眼笑道:“我们这是去避难,也是去看热闹。”

    “避难?看热闹?”江枫不解,什么时候这两个词也能搁一块了?

    小二解释道:“九灵城挨着深渊森林,时常会有兽潮,围剿兽潮的场面可热闹了!那人最多,有落单的异兽进城,也不敢在那停留,所以也是避难了。”

    解释完,小二又和电视里所有的小二一样,鞠躬作揖离场。

    江枫摸了摸鼻子,这小二是哪来的龙套,从头到尾还真是敬业啊!

    小玥从房门内探出了头,道:“哥哥,咱们去看看吧?我还没见过兽潮呢。”

    江枫有些顾忌,毕竟小二说了,有可能有异兽溜进城,王源现在肯定活动不了,出事情了咋办?

    南舒云看出了江枫的顾虑,道:“我还有些晋升三级魂环师的东西要准备,你带着学生去吧,王源这里有我呢!”

    江枫看了看小玥可怜巴巴的眼睛,想到他们几个月来确实生活的过于压抑,点头道:“好,咱们去凑凑这热闹!”

    司空达在床边很够意思的拍了拍王源的肩膀,道:“兄弟,我一定会全神贯注的把你的那份热闹也替你凑了的!相信我!”

    有气无力的王源费劲全身精力朝司空达竖起了一根中指,江枫几人走出了房门。

    ……

    九灵城的城主叫启远藏,他听到了警备敲响警钟之后,立即踏上了赶往城墙的路途。

    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他八字胡的师爷,胡言。

    “胡言!最近这兽潮越来越频繁了,城内军队受伤人数已经高达五成,这可如何是好啊?”启远藏问道。

    低矮的师爷胡言一路小跑的跟着高大的城主,道:“还不是因为咱们前阵子偶得了那件东西,引得异兽愤怒,要我说,咱们还是快点把东西还回去吧!”

    启远藏急忙捂住了胸口,看了看四周,还好没有人听到他跟师爷的对话。

    他道:“胡言!真是胡言!跟你说过多少遍了,那件东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许乱说明白了吗?”

    胡言脖子一缩道:“明白了,明白了!”

    启远藏继续道:“这件东西要是交上去不知道能给我换来多大的功劳呢,到时候,我换任别地地城主,这里的兽潮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胡言道:“你走了跟你没关系,可百姓还在啊!百姓走不了啊!百姓要遭殃啊!”

    “胡言!真是胡言!”启远藏道,“在胡言乱语我就把你扔下城墙喂异兽!”

    胡言脖子再次一缩,道:“不敢,不敢!小的不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