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他们来了
    民众们更不解了,刺山兽什么情况,刚刚一个喷嚏干翻不开口剑客的气势呢?

    江枫不解,难不成这个刺山兽在憋什么大招要暗算我?

    一念至此,江枫当然不会选择坐以待毙,看着刚刚退出大概两公里的刺山兽,一只脚缓缓地抬起。

    但就在江枫这只脚落地地那一刹那,一股灵气爆发,就像火箭推进器一样带起了一阵旋风,而江枫整个人喷射出去,一只手直直的朝刺山兽弱点抓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民众们暗暗钦佩江枫,至少敢这样跟刺山兽搏斗的,除了不开口剑客就是他了。

    但,民众们仍不认为江枫面对刺山兽有丝毫的胜算。

    更令人大跌眼眶的一幕出现了。

    原本眼巴巴盼着刺山兽一个喷嚏把江枫也干翻的民众们看到了,面对即将到来的江枫刺山兽居然猛吸一口气,之后像是被放气的气球一般,“轰”一声,用无可匹敌的速度撤回了森林。

    “……”全场寂然无声。

    “我以前也听说过刺山兽的腿可以180度自由弯曲,行进多个方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可是,刺山兽为什么怕江枫啊?这么说,江枫救了我们?”

    “刺山兽居然会怕一个人类?太不可思议了……”

    民众们说着,纷纷意识到自己因为江枫的举动安全了,一个个羞愧的低下了头颅。

    江枫才不在意民众到底什么心态呢?关键是这刺山兽搞毛啊?自己这么好一个装逼的机会就这么没有了?

    “晦气!连弱点都找到了,结果让你给跑了!”江枫跺了跺脚,朝城墙处司空达几人走去。

    至尊神石开口道:“还不是主人你把人家欺负怕了?”

    “小石头,你怎么说话呢?我什么时候欺负过它了?要说也是,我想欺负它,还没有开始!”江枫不满道。

    至尊神石白了江枫一眼(如果它有眼睛的话),道:“主人你真是,连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江枫听至尊神石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对啊,道:“小石头,你都知道什么,快说!别藏着掖着的!”

    至尊神石,吹了两声口哨。

    江枫撇撇嘴,规矩我懂,喂了至尊神石一块蕴灵石。

    至尊神石在江枫袖袍里啃着蕴灵石,立即换了一副嘴脸,道:“主人,这头刺山兽就是上次那头!你们还真有缘分!”

    江枫愣住了,道:“它就是那个,我撸了一管的刺山兽?”

    至尊神石啃着蕴灵石呜啊呜啊的点头。

    江枫看了看自己的手,mmp,这么说自己刚刚又握住了它的丁丁一次?玩蛇啊!好羞耻有木有?

    江枫越想越恶心,赶忙把手掌往裤子上蹭了蹭,谁想跟刺山兽有这种神奇的缘分啊!

    “江枫兄弟是吧?”九灵城城主启远藏到了江枫面前道,并且伸出了一只手。

    握手这个礼节在仙宠大陆可不常见,而且,讲道理江枫是一点也不想和这个刚刚实实在在嘲讽了自己一波的城主握手。

    但一想自己刚刚摸过什么,江枫立即攥住了启远藏的手,狠狠的在上面噌着,道:“没错,我就是江枫!”

    启远藏被江枫拉的死死的,抽了三次才把手抽出来,悄悄地嗅了一下自己的手,上面居然还有一股腥味。

    启远藏看江枫的目光一下不自然起来,急忙后退两步,道:“多谢江枫先生出手相助九灵城了!本城主已经设下晚宴……哦,不,这十块海灵石还请笑纳!”

    江枫不明白启远藏对自己的称呼怎么一下从兄弟变成了先生,好像还把晚宴改成了海灵石。

    不过自己正缺灵石呢,按住就要蹦出来的至尊神石,江枫接过了十块海灵石,道:“举手之劳,谢谢了!”

    师爷胡言不解道:“城主,咱们不是说请江枫吃饭,然后再给他整几个歌姬迷惑他,最后为咱们所用吗?怎么改了?”

    “胡言!真是胡言!”启远藏一下叫了出来,刚刚江枫使劲蹭他手的时候,他已经认定江枫是个gay了,所以怎么可能还请江枫吃饭、为自己所用。

    那句话怎么说?酒后乱性可就亏大发了!

    江枫才不在乎吃饭还是灵石,抑或启远藏有别的图谋,冲二人拱了拱手,开口道:“失陪了!司空达、林毅咱们回客栈啦!”

    启远藏看着江枫要离开,暗暗捏了一把汗,对自身容貌没有正确认知的他心想:“还好江枫走了,万一他对我用强的,那可怎么办?什么?你说江枫看不上我?那刚刚蹭我的手怎么解释!”

    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启远藏又离师爷胡言远了两步,现在他忌讳一切男人,道:“好啦,本次兽潮危机已经过去,开城门,去捡异兽尸体吧!”

    原本还因为错怪江枫暗暗愧疚的民众这时一下将所有的不愉快抛之脑后了。

    他们再次哄作一团,争先恐后的朝城门挤去。

    “哗哗哗……”城大门渐渐拉开。

    跟随江枫要离开的司空达看着身前的江枫忽然站住脚步,身体还颤抖起来,不解道:“亲师,亲师,你怎么了?”

    小玥几人也注意到了这点,关切的看着江枫。

    江枫的冷汗涔涔的顺着脖子流了下来,他没有回答司空的问题,冲要出城的人喊道:“别出城,他们来了!别出城!!跑!快跑!”

    “亲师,谁来了?”司空达不解道。

    “哥哥,我们为什么要跑啊?!”小玥问道。

    江枫咽了口口水,发现自己的腿已经不听使唤的僵住了,道:“跑,快跑!别问了,他们在发怒!快跑!”

    所有的民众都不解的看着江枫。

    “江枫犯病了吧?”

    “什么意思?不会是想和我们抢异兽尸体吧!”

    “谁要来啊!前面的森林平静无比,什么也没有啊!”

    “不管了,别以为救了我们就可以命令我们,咱们继续出城!”

    不知道谁带的头,民众“哗”一声涌了出去。

    司空达几人看着江枫如此失态,知道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搀扶着江枫快步朝客栈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