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鼻血(为“0343”鲜花的加更章节,1/2)
    “江枫,江枫这傻逼咋还上天了?”

    “他不会又要救我们吧?”

    “我看悬?咱们要不要被他救啊?”

    听着民众无时无刻不冒着傻气的话,司空达破口大骂起来,道:“你们少自作多情了!亲师救你们?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我们还不想被他救呢!快叫你亲师下来,不就是死吗?谁怕谁啊!”一人喊道。

    “呸!”司空达早就不想忍这帮蠢货了,现在江枫不在身边少了肘制,爆发道:“你想死你死去,谁拦着你了?!亲师去干树女才不是为了你们这种吃里扒外的白眼狼呢!”

    “就是,你想死死去!我们不想死啊!”司空达的话得到了一些人的声援。

    没想到,那些人这下更来劲了,道:“总归江枫拦下了树女,也就救了我们!我们不想被救,他凭什么剥夺我们被杀的权利!”

    “江枫下来!”

    “江枫你去死吧!”

    “江枫滚蛋!”

    这些人见树女因为江枫御空而行停止了动作,渐渐纠结到了一起叫嚷。

    “你们,你们无可救药!”司空达和林毅气的脸都红了,道,“你们这群蠢货,不想活跳江去啊!谁拦着你们了?还不让我亲师救你们?刚刚是谁在树女的轰击下抱头鼠窜?死去啊倒是!”

    “我们刚刚不想死,现在想了,你管得着吗?江枫下来!”这些人见江枫和树女相对而视,愈发猖狂了!

    “你们姥姥的!”司空达和林毅还有宋雪、小玥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江枫别妨碍你爷爷我!别挡着我们看树女!”下面的人欺负完司空达几人,开始打起江枫的主意。

    江枫听到地面上的吼叫,挠了挠耳朵,一甩手,“砰”,这些人面前的土地爆裂,每个人的身子都有一半被埋进了土里。

    “哎呀,哎呀!你干嘛江枫!信不信我们去告你!”这几十人挣扎着喊道。

    江枫淡淡道:“你们想死是吧?好啊!我江枫最喜欢杀人了!”

    说着,江枫就要再次甩手!

    “不,不要啊!不要死,我们不要死!”这些被埋着半截身子的人喊了起来。

    江枫寂然笑了,什么玩意?一个个瞎装一通13,现在求着自己恨不得叫爸爸!

    他对司空达几人开口道:“同学们,咱们读书呢是为了心平气和的跟人说话,而修行呢,是为了让傻逼心平气和的跟咱们说话!你们记住了吗?”

    “记住了!”看着那帮嘴比鸭子还硬的人在江枫三言两语下乖乖就范,司空达几人心里甭提多爽了!

    江枫笑笑道:“嗯,行,记住了就去体验一下,让他们都学会好好说话!不用给亲师面子!”

    司空达、林毅当然都听出了江枫这是同意自己教训这些傻13了,纷纷吼道亲师不用担心!而后,不怀好意的走向了这些被埋了半截的人。

    刚刚,你们叫的都很开心啊!

    天空,树女看着江枫,似乎露出了一点微笑。

    江枫不太敢确定,因为树女的嘴巴只勾起了一点点,而且他的目光一直在树女的身上……毕竟,身材火爆的树女只穿了几片树叶啊!

    “东西、还给、我们……”树女平视着江枫道。

    江枫一摊手,道:“东西、我、不知道,你、离开!”

    树女看着江枫,因生气身上泛起了盈盈绿光,道:“不许、学我!”

    江枫一拍脑门,心道:“对啊,是树女不会人类的语言,但自己能流利说话啊!”

    他开口道:“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你要找什么,而且请你别破坏这里了!”

    “东西、在、这里,我,感的到!”树女道,“你,帮我!”

    江枫一跌,道:“你怎么还招安起我来了?我可是来阻止你的,拜托,不要这么搞好不好啊!”

    “你,阻止?”树女道,“杀、你!”

    说着,她碧绿的头发飘荡起来,一股威压笼罩了江枫。

    江枫知道,自己这次谈判已经谈的稀碎,那好吧!那就实实在在的打一场吧,也好让自己知道知道,究竟,这个阶级代表着什么!

    同样的威压从江枫身体里面散发出来,比起树女丝毫不弱。

    地面上的人第一次觉得自己有救了,纷纷欢呼起来,至于被埋在土里的那些……

    嗯,他们已经被司空达、林毅把嘴抽肿了,不论是欢呼还是咒骂,这个月是甭想开口了。

    金光一闪,江枫手中多出了灵器长枪,面对如树女一般的美色,江枫也没有任何迟疑,直直的一枪刺了过去。

    枪尖刺出,江枫并没有催动《本源战技》,而此刻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比催动了《本源战技》原本的自己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原本自己只是一滴水,而现在,自己变成了大海。

    江枫忘记的是,自己在战斗,而树女也同样是大海,所以他被树女抽了出去,并且要不是反应快,还得挨上两道灵气。

    不对,不是灵气,江枫现在知道了,树女、沐家老者、沐惊雷、沐破云用的东西叫“元力”。

    也正是这个东西,让他们之间产生了无法逾越的沟壑。

    “咱们、打、那边!”江枫看着树女,知道有一场恶战了,不忍战斗的余波伤及无辜,对树女道。

    树女身上盈盈的绿光更胜,道:“学我、死!”

    江枫一拍脑门,怎么又把自己是个正常人这茬给忘了……还好躲避着树女的轰击,树女也跟随他来到了城墙之外。

    “胡言,你说江枫能赢吗?”启远藏问师爷道。

    许多人也渐渐伸出了头,看着江枫和树女的战斗。

    胡言看着江枫和树女不出一分钟就把城墙外的那块地打的稀巴烂,抖了抖身子,道:“不知道啊!不过,要是打不过,咱们还东西不就行了!”

    “胡言,真是胡言!”启远藏拍着胡言的脑袋,道,“说了多少次了不能还,不能还!”

    师爷胡言委屈的抱住了头,不能还你还问我干嘛啊?

    这时,天空中,江枫和树女的战斗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

    你要是细心观察,会看到江枫已经在流鼻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