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脱衣服了
    至于江枫为什么流鼻血,这跟树女的战斗方式有很大关系。

    具体怎么说呢……树女身上只穿着几片树叶你晓得吧,同时,这几片树叶又是树女的武器,这样说的比较清楚吧!

    虽然树女遮羞的树叶飞出去之后身上的绿光更胜,在下面的人啥也看不明白,可架不住江枫离得近啊!

    在加上江枫自青少年起就经常接受苍老师、小泽老师等艺术家的洗礼,这树叶飞出后更是浮想联翩、真真切切。

    “无耻之徒!”树女看着江枫的鼻血,懵懂的认识到了一些事情,罕有的说出了一个连续的句子。

    把人便宜都快看尽的江枫道:“树女姐姐,是你要打的,我也很无辜啊!总之,我是受害者。”

    “无耻!”树女又道了一句,决心一定杀死江枫,也不顾其他,身上绿光大盛,六十四片叶子齐齐射向了江枫。

    江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因为树女的配合出现了一点点纰漏,绿光和叶子射出的衔接并没有那么完美。

    所以,江枫表示,树女姐姐能不能给我的鸡儿放会假?

    树女也注意到了这一窘况,雪白的小脸一股潮红,绿色的发丝飘荡,跟随着六十四片叶子一同袭向江枫。

    要说之前,江枫别说六十四片叶子加发丝了,树女只要多放几道元气他就死翘翘了,但现在不同了,启远藏给的玄奥令牌硬生生的把江枫拔到了元力境这一高度。

    江枫挥舞长枪,毫无畏惧的迎了上去。

    他紧盯着树女,感受着她前所未有的愤怒,知道这次的树叶和发丝就是她的绝招。

    “那么,就分个胜负吧!”倒提长枪,江枫喝道:“本源战技·枪法篇·破字诀!”

    在下方注视着这场战斗的人都有一种错觉,那就是时间似乎变慢了,江枫和树女的招式似乎都很轻柔,一点也不同于刚刚把大地打的稀碎的情景。

    但江枫知道,这只是人们的错觉,他现在和树女的力量都提升到了极致,而任何力量余波的泄露都可能导致这场对决的失败。

    下方的人愈发看不懂这场战斗了,江枫手中的长枪缓缓地接触到了树叶之后,一片一片的把树叶挑开,看不出有什么困难。

    “难不成树女累了?给江枫放水?”民众猜测道。

    但他们看到这树叶从上空落到地面,一片片陡然爆炸,造成的损毁比大炮还胜十倍就一点也不这样想了。

    “江枫,加油,要赢啊!”民众们终于认识道战斗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求生欲的激发下纷纷为江枫鼓劲。

    江枫已经一往无前的破开了六十四片树叶,此时的他看着树女沉重的表情,非常轻松的听着民众的加油声。

    这才是一个英雄该受到的待遇嘛!

    “给我破!”虽然江枫得意,但还没有狂妄,他手中的长枪继续前行,扎入了树女甩来的发丝。

    树女笑了,江枫看到,树女灵动、狡黠的笑了。

    这种笑就是小玥成功作弄他后,发出的笑。

    下一秒,江枫知道,自己也被树女捉弄了,只是这个捉弄的惩罚远远要比小玥来的狠辣。

    &

    nbsp;  树女的发丝并不是缠绕、勒裹的武器,而是一个漩涡,能把一切、不、至少能把江枫连同他长枪一起吞噬进去的漩涡。

    “亲,亲师!!”

    “哥哥!”

    看着江枫的长枪已经有一般消失在树女的发丝里,司空达几人在地面惊恐的叫了起来。

    江枫奋力的想抽回长枪,但是他发现,碧绿发丝漩涡中,现在连他自己抽身都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怎么会这样?!”江枫很愤怒,“我不是已经和树女他们站在同一高度了吗?为什么我还要输啊!”

    江枫心中不甘,吼道:“既然你想把我吸进去,那我就帮帮你好了!”

    树女看着江枫,瞪大了碧绿的眼睛,显然不明白江枫话里的意思。

    下一秒,江枫的动作让所有人明白了他的意思。

    原本他因为跟漩涡争夺长枪,手上、脖颈上青筋暴起,但现在江枫放弃这种争夺,开口吼道:“本源战技·枪法篇·刺字诀!”

    随后,他整个人连同长枪一齐涌入了发丝漩涡。

    “亲师!(哥哥)”司空达几人不知道江枫这是不是飞蛾扑火,想说些什么,但到了嘴边就只剩了这两个字。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司空达、林毅、小玥、宋雪以及九灵城的全部民众眼睛都亮了起来。

    “丝……”

    就像布匹被撕裂的声音一样,原本不知道应该被漩涡带到哪里去的江枫刺开了这些头发,起初只是一个狭小的口子,之后裂痕越来越大。

    “刷!”

    发丝被彻底撕开!江枫的枪尖也到了树女的脖颈前。

    “牛逼!”

    “江枫牛逼!”

    民众们实在找不出形容词来形容自己这一刻的心境了,司空达、林毅几人笑的像花一样。

    “你,输了!”江枫挑着眉毛,近距离欣赏着被幽幽绿光包裹的树女的身姿,要知道,那六十四片树叶现在一片也没有了啊。

    树女急忙想用碧绿的头发裹住身子,但刚刚江枫的一刺,将她垂到脚跟的发丝截断到了腰间,任凭她怎样扭动也无济于事。

    “你……”树女似乎要哭出来一般。

    江枫笑了,不带淫秽的笑,而后解下了自己的袍带。

    “啊!”树女如同所有女子碰到流氓时的反应无二,一声尖叫刺痛了整个九灵城人的耳朵。

    九灵城民众也不顾这个,纷纷张大了嘴巴看着江枫,道:“不是吧!江枫这么好的兴致?打赢了就要来一段现场直播?”

    司空达看看林毅,林毅看看司空达。

    他们心中的想法是一样的,亲师什么时候这么不正经了?再怎么猴急,也要回到客栈再说啊!

    小玥和宋雪则是急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并且小玥已经决定,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好色的哥哥。

    天空,江枫很有先见之明的捂住了耳朵,所以免除了音波攻击的伤害,继续解下衣襟,他对树女勾了勾手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